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三章 九鼎鎮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布袍中年不是一般人。

  哪怕對方氣息內斂到近乎無漏的地步。

  可即便不動用秘法,僅憑前世的閱歷,也讓蘇奕一眼看出,這是一個靈道大修士!

  這樣的角色,擱在九鼎城內,也絕對是呼風喚雨的主。

  可現在卻在這城門前,找自己主動攀談,這讓蘇奕也不免有些懷疑對方的意圖。

  故而,之前蘇奕那一番不客氣的話語,實則是故意為之,要試探一下對方的反應。

  不曾想,對方卻毫不在意,似乎的確僅僅只是好奇,自己從那城墻上看出了什么。

  略一思忖,蘇奕道:“似你這般人物,為何會在意這城墻上的事情?”

  布袍中年笑道:“我只是好奇,道友看出了什么。”

  蘇奕也懶得再試探,抬手一指這城墻,道:“上邊的禁陣再不修,不出三五年,定會徹底崩壞。若此城禁陣全力運轉,最多三次,就會讓此陣徹底毀掉。”

  布袍中年瞳孔驟然一縮,臉上的笑意消失,似被驚到。

  好半響。

  他目光望向蘇奕,似重新認識對方般,再次請教道:“道友……是如何看出來的?”

  蘇奕道:“自然是用眼睛看出來的。”

  布袍中年:“……”

  他不由苦笑搖頭,看得出蘇奕不愿說出其中原委。

  不過,蘇奕剛才那番話,的確讓他驚了一下,根本沒想到,這樣一個少年,僅僅從城墻之上,就能看出這等“玄機”!

  “就這樣吧,告辭。”

  蘇奕則懶得再和一個靈道大修士磨嘴皮了,轉身朝城門內行去。

  “道友……”

  布袍中年剛要說什么,蘇奕已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交淺言深是大忌,更何況,你我又不熟,再問東問西,可就招人嫌了。”

  布袍中年一怔,眼神古怪,這小家伙……很不客氣啊!

  目送蘇奕一行人身影消失,布袍中年目光挪移,看向城墻,一對澄澈如湖的眸微瞇,沉吟不語。

  “九鼎鎮界陣……只能動用三次了嗎?”

  布袍中年腦海中,不禁又想起蘇奕那番話,眉頭不由一點點皺起。

  “主上,是否要老奴去請那位公子回來?”

  無聲無息地,一個身影佝僂,相貌尋常普通的灰袍老人,出現在布袍中年身邊。

  “不必。”

  布袍中年擺了擺手,眼神泛著一絲意味深長的味道,道,“虜風,以你的手段,是否能從這城墻中,判斷出九鼎鎮界陣如今的狀況?”

  灰袍老人搖頭,道:“九鼎鎮界陣乃上古奇陣,未曾遭受暗古之禁侵蝕之前,號稱蒼青大陸排名第三的絕世禁陣,似此等禁陣的奧秘,豈是老奴這等小角色能一眼就看出的。”

  布袍中年感慨道:“是啊,當初的天下第三禁陣,哪怕到如今,我也從不曾聽說,誰僅僅從城墻之上,就能窺破此陣玄機的。”

  灰袍老人似意識到什么,吃驚道:“主上,莫非之前那元府境少年,看出了這些?”

  布袍中年眸光閃動,道:“現在還不好說,等我找人確認一下,便知道真假。”

  灰袍老人低聲道:“主上,是否需要派人去跟蹤那少年?”

布袍中年笑了笑,道:“只要他不離  開九鼎城,若要找到他,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走吧,該回去了。”

  說著,布袍中年轉身走進城門。

  一路上,行人如織,熙熙攘攘,可無論是誰,無論修為高低,竟似沒有察覺到布袍中年的存在般。

  行走紅塵眾生間,鬼神不驚!

  灰袍老人跟隨其后,低調得像蕓蕓眾生中的一朵浪花,雖能被人看到,卻沒有引起任何注意。

  主仆二人,一個超然于紅塵眾生之上,一個形似紅塵眾生中的一個。

  相映成趣。

  九鼎城內,又是一番繁華如水的景象。

  寬敞足有十丈的街道四通八達,密集如網,街巷兩側的建筑古色古香,皆沉淀著歲月的厚重氣息。

  和其他世俗城池不同,開在九鼎城內的店鋪,幾乎都和修士息息相關,出售著諸如靈藥、靈材、靈丹、靈符等等修行資源。

  同時,尚有煉器坊、煉丹爐、武斗場等等專門為修士開設的場所。

  當然,吃喝玩樂之類的銷金窟,自然應有盡有。

  修士雖能辟谷不食,但絕非不食人間煙火之輩。

  一些由各色靈材烹飪而成的珍饈美味,同樣讓修行者趨之若鶩。

  總之,給元恒、白問晴的感覺,就是一句話,這九鼎城,無愧是天下修士皆心向往之的修行之都!

  蘇奕也很滿意。

  他意識到,在接下來一段時間里,九鼎城內所擁有的修行資源,足以滿足他修煉到靈道層次!

  當然,前提得擁有足夠的錢財。

  對此,蘇奕并不擔心,憑他的手段,要在城中賺取一些財富,不要太簡單。

  這就是修行之城的好處。

  若擱在其他地方,哪怕擁有通天的手段,都找不到賺取修行資源的地方。

  像覺醒今世記憶修行至今,蘇奕這一路走來,所消耗的修行資源,幾乎都是從敵人身上搜集到的戰利品……

  倒不是他喜歡如此,而是他就是想購買一些修行資源,都找不到適合的地方。

  “主人,之前那中年男子似乎有些不對勁。”

  元恒忽地開口說道,

  “那是一個靈道大修士,身邊還跟著一個靈道層次的老仆,自然不是尋常之輩。”

  蘇奕隨口道。

  他正在琢磨,究竟是煉一爐丹藥販賣換取靈石,還是煉制一些靈兵來換取靈石。

  不過,無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都很消磨體力和心血,蘇奕這等懶人,可不喜歡賺這種“辛苦錢”。

  “靈道大修士!”

  元恒吃了一驚,似這等存在,可不是隨處可見的大白菜,擱在大夏之外的地方,近乎于傳說般不可見。

  便是在大夏境內,靈道大修士也屬于神龍見首不見尾般的頂尖存在!

  可誰能想到,他們在進入九鼎城城門前,就碰到了一個?

  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布袍中年身邊,還跟著一個靈道修士的仆從!

  “這九鼎城的底蘊,簡直太可怕了,隨便都能碰到這等存在,真不愧是人間仙城。”

  元恒感嘆。

  “錯了。”

  蘇奕眼神深邃,道,“之前我們所遇到的那中年男子,可不是巧合。”

  元恒臉色微變,“主人是說,對方是主動找上門來的?”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出意料,當如此,不過對方并未展露出惡意,心中當是另有意圖。若我估計不錯,用不了多久,對方定會再找上門來。”

  元恒神色凝重道:“主人,那我們是否要提前準備一下?”

  一個靈道大修士,倒不至于太讓人忌憚,可若一個靈道大修士身邊的仆從,都是靈道修士時,任誰能不重視?

  “不必。”

  蘇奕擺了擺手,眉梢浮現一絲悵然寂寞之意,輕嘆道,“我已經很久沒有痛痛快快戰一場了,巴不得有對手主動送上門來。”

  元恒和白問晴對視一眼,皆默然。

  別人都是唯恐被靈道大修士盯上,誰敢想象,蘇奕會期待這樣的事情找上門來?

  不過,元恒和白問晴跟在蘇奕身邊久了,早習慣蘇奕那看似隨意自然,實則“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倒也沒有太過吃驚……

  “白姑娘,有一件事要托你去做。”

  閑逛時,蘇奕忽地想起一件事,拿出一塊玉佩,遞給白問晴。

  “你去找人打探一下‘云澤樓’在何地,然后拿此玉佩前往,就說,你需要一個暫時的住處,最好僻靜一些。”

  玉佩呈紫色,巴掌大小,表面鐫刻和一只浴火展翅,抱陰負陽的神禽,形似盤龍,生有翎羽,其首如鳥。

  龍雀圖騰!

  這正是花信風當初贈予蘇奕的玉佩。

  眼下,蘇奕剛抵達九鼎城,當務之急,自然是要解決落腳居住的問題。

  而最簡單而又不費力氣的辦法,便是動用這塊龍雀玉佩。

  白問晴雙手接過玉佩,道:“前輩,我辦完事后,該如何找到您和元恒道兄?”

  “把此符佩戴身上,我自可以找到你。”

  蘇奕將一個秘符遞給白問晴。

  這是“靈犀秘符”,用途很簡單,佩戴者無論在何地,另一個佩戴者皆能產生“心有靈犀”般的感應。

  白問晴很快匆匆而去。

  “我們繼續在城中逛一逛,”

  蘇奕說著,繼續前行。

  元恒跟隨其后,他心中清楚,主人一是想領略一下九鼎城的風貌和環境。

  二也是順便想看看,能否感應到那“葛謙”的氣息。

  而要辦到這一步的關鍵,就在修煉有“玄武真炁經”的自己身上!

  直至閑逛了快兩個時辰,蘇奕已失去了再走馬觀花,品賞城中繁華的興趣。

  他讓元恒雇傭了一輛寶輦,舒服地躺在其中,告訴駕馭寶輦的車夫——

  繞城轉一圈!

  車夫大概經常干這種生意,眉開眼笑地報出一個數:“十塊五品靈石,不還價!”

  九鼎城太大了,繞城一圈,便是乘坐寶輦飛馳,都需要數個時辰。

  可這價錢,還是讓元恒一陣肉疼。

  也是這時候,他猛地意識到一個極嚴峻的問題。

  這大夏皇都九鼎城雖繁華鼎盛若人間仙城,可物價也是奇高無比,貴的嚇人!

  一般的修士,別說在城中扎根定居了,怕是活都活不起……

ps:這周日會再補個5更,到時候,爭取在更新上給大家一個驚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