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二章 人間仙都九鼎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乙道宗掌教陌煬真人眸子一亮,道:“九鼎城?此子莫不是要去參加蘭臺法會?”

  大殿中,灰袍老者沉聲道:“極有可能!”

  陌煬真人沉吟不語。

  他發絲如銀,柳須飄然,容貌卻如青年,眸子轉動時,泛著一絲絲歲月滄桑氣息。

  此時獨坐大殿中央主座上,雖然只穿著一襲簡單樸素的麻衣長袍,威勢卻極懾人,有君臨天下的霸氣。

  “可查出這蘇奕身邊可有高手跟隨?”

  陌煬真人問道。

  在他看來,一個辟谷境少年,縱使戰力再逆天,也不可能殺死厲妙鴻這等化靈境中期人物。

  “暫時還沒有查到。”

  灰袍老者搖頭。

  陌煬真人眉頭微皺。

  便在此時,一個矮胖老者忽地一陣風似的沖進大殿,道:“陌煬師兄,有大消息從云天神宮傳來!”

  勒峰真人。

  內門三長老,陌煬真人的師弟,化靈境存在。

  “何事?”

  陌煬真人和灰袍老者的目光都看過去。

  勒峰真人道:“據說,云天神宮的三位內門弟子,皆被蘇奕所殺,其中一個名叫霍云生的弟子,乃是霍氏族長嫡子,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的侄孫!”

  他眉梢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味道,“因為這件事,云天神宮那些老家伙們爭吵了多天,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蘇奕……定要遭難了!”

  聽罷,陌煬真人卻眉頭緊鎖,意識到不對勁,道:“這蘇奕……有大問題!”

  厲妙鴻乃是他們青乙道宗排名前三的內門長老,化靈境中期存在,可卻在對付蘇奕這樣一個辟谷境少年時遭難。

  現在,連云天神宮的三位內門弟子,也喪命于蘇奕之手,這讓人都不敢去相信。

  “是啊,一個來自大周的少年,卻在近段時間,連續開罪我們青乙道宗和云天神宮,這膽子……可太大了!”

  灰袍老者也意識到不對勁,“就是那些古代妖孽,在當今的天下,可都不敢輕易招惹我們這等頂級道統,這蘇奕……又是哪里來的底氣敢這么做?”

  最初還有些幸災樂禍的勒峰真人一愣,旋即也回過神來,神色凝重道:“你們是懷疑,這蘇奕背后站著某位恐怖存在,或者是某個不為人知的神秘勢力?”

  “不好說。”

  陌煬真人神色明滅不定,“但不管如何,我們都不能低估了此子。”

  頓了頓,他做出決斷,“勒峰師弟,你和汀鶴師弟一起,現在便去九鼎城走一遭,調動你們的人脈和力量,去查一查蘇奕此子的底細。”

  勒峰真人和灰袍老者汀鶴真人一起答應下來。

  陌煬真人猶不放心般,叮囑道:“記住,若非必要,你們不要直接去和蘇奕接觸,對你們兩位化靈境人物而言,對付此子或許沒什么威脅可言,可卻不得不提防,此子身邊是否有高人相隨。”

  勒峰和汀鶴心中一凜,點了點頭。

  “去吧,厲妙鴻長老的死訊,已經鬧得沸沸揚揚,這天下不知多少人為此幸災樂禍,在看我們青乙道宗的笑話,不管這蘇奕什么來頭,這件事,我們青乙道宗也絕不能善罷甘休!”

陌煬真人眸光  冰冷。

  這一天,是九月初十。

  云天神宮和青乙道宗這兩個大夏最頂級的龐然大物,皆將矛頭指向了蘇奕一人!

  五天后。

  九月十五,傍晚。

  蘇奕一行人,穿過一片莽莽山脈后,終于看到了遠處坐落在大地上的九鼎城。

  暮色蒼茫,晚霞似火。

  九鼎城宛如一條遠古巨龍,盤繞在大地之上,綿延如起伏山岳,一眼望不到頭。

  暮色云霞灑在巨城之上,古老如神金澆筑而成的墻體,披上一層金燦燦的光澤,莊肅而雄渾。

  這里是天下修士皆心向往之的修行之都,被世間眾生贊美為人間仙城。

  是大夏的心臟,歷經三萬年暗古之禁的磨蝕而長存,猶如蒼青大陸上一塊最耀眼的明珠。

  “這就是大夏皇都嗎……”

  元恒震撼,遠遠看著那座城,就讓他內心產生說不出的敬畏,直似看到一方神圣之土。

  “傳聞九鼎城方圓九萬丈,大如一方世俗國度,極為浩瀚,尋常百姓,行走三天三夜,才能從城東走到城西。”

  白問晴喃喃,“最初時,我還沒當真,可現在看來,傳聞可一點都沒有夸張……”

  九鼎城太大了,遠遠望著,一座城池而已,卻給人接天連地,綿延無垠的浩瀚之感。

  “不錯,此城總算有了一些仙家氣象。”

  蘇奕點了點頭。

  這九鼎城,只論氣象的話,已和大荒九州內一些鐘靈毓秀的修行之城沒多少區別。

  不過,對蘇奕來說,這才是九鼎城應該有的樣子。

  修行者匯聚之地,自當巧奪天工,擁有仙家氣派!

  “走,我們進城。”

  蘇奕當先帶路。

  越是靠近,就格外能感受到九鼎城的雄渾和壯闊,僅僅是城墻,便高達百丈,城門之高,讓人行走其中時,顯得極渺小。

  嗖嗖嗖!

  城門外很熱鬧,一道道絢爛遁光從遠處破空而來,當抵達城門前,皆老老實實地飄然落地,步行朝城門內行去。

  在九鼎城,禁止遁空飛行!

  哪怕是靈道大修士,也都不敢僭越。

  否則,便會被分布九鼎城內的古老禁陣轟殺。

  “好多修士……”

  元恒吃驚。

  九鼎城大門附近,密密麻麻的身影如過江之鯽,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修士,男女老少皆有。

  除此,不乏一些妖修、佛修這樣的角色。

  有的乘坐寶輦,有的騎乘靈禽走獸,那一幕幕,直似離開了世俗,來到了真正的修行之地。

  白問晴眼神也一陣飄忽。

  太不可思議了!

  尋常時候,哪能見到這等修士如云,熙熙攘攘的場景?

  蘇奕卻對這一切視若無睹。

  在大荒九州,這樣的景象尋常可見。

  他目光望向那百丈高,通體泛著青銅光澤的城墻。

  那堆砌城墻的一塊塊巨石,皆由秘法煉制,覆蓋陣圖符文,在晚霞照耀下,泛著神秘的靈性波動。

  僅僅一塊磚石的價值,都抵得上不知多少靈石。

而由這無  數磚石堆積而成的城墻百丈高,綿延若無盡……那等價值,早不是多少靈石能夠衡量!

  “看來,傳聞中說的不錯,整座九鼎城便是一座巨型禁陣,覆蓋九萬丈之地,其下鎮壓龍脈,其上勾連天地大勢,若是全力運轉,的確足以輕松滅殺靈道大修士……”

  蘇奕若有所思。

  他曾聽聞心照談起,九鼎城內,鑄有九尊神鼎,呈九宮之勢,分別鎮壓在城中九個不同的方位。

  每一尊神鼎,皆是三萬年前的神物,如若大陣之基,在三萬年暗古之禁的磨蝕下,庇護九鼎城長存至今。

  到如今,這九座神鼎和覆蓋城中的那一座禁陣,皆掌控在大周皇室手中。

  這也是大夏皇室能屹立于世,威懾天下的根本所在。

  便是青乙道宗、天樞劍宗、云天神宮、摩訶禪寺這四大頂級道統的修士,輕易也不敢在九鼎城中造次。

  最初時,蘇奕還有些將信將疑。

  而現在,當看到那城墻上堆砌的磚石和秘紋,蘇奕總算確信,大夏皇室擁有這等巨型禁陣,的確擁有俯瞰天下修行勢力的底蘊。

  “不過,這九鼎城所覆蓋的禁陣力量,終究還是殘損太多了……”

  蘇奕暗道。

  三萬年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讓不知多少古老道統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這九鼎城雖屹立長存至今,可覆蓋此城的禁陣力量,也遭受到了極大的磨損和侵蝕。

  “以大夏皇室如今的底蘊,到如今還沒有采取行動,去修復這九鼎城四周的禁陣,莫非是以他們如今的力量和手段,還無法解決這個難題?”

  就在蘇奕思忖時,耳畔忽地響起一道聲音——

  “小友莫非從這城墻上看出了一些什么?”

  蘇奕扭頭看去,就見不遠處立著一個中年男子,正含笑看向自己,帶著一絲好奇。

  此人一身素色布袍,如墨長發盤髻,看起來四十余歲的樣子,五官明朗,溫潤如玉。

  他負手立在那,唇邊含笑,儒雅隨和,仿似飽讀詩書的大儒般。

  蘇奕眼眸悄然瞇了瞇,旋即便波瀾不驚,淡然道:“你這是要跟我閑聊,還是要向我請教?”

  布袍中年怔了一下,走上前來,笑道:“閑聊如何講,請教又有什么說法?”

  這時候,連元恒和白問晴也看出,這布袍中年不對勁,心中皆警惕起來。

  九鼎城雖禁止遁空飛行,可卻并不禁止斗毆廝殺!

  “閑聊的話,我可沒心思站在這城門附近,和一個不知什么目的的陌生人浪費時間。”

  蘇奕隨口道,“若是請教,你就該擺出請教的態度,或許我心情好,不介意告訴你一些我所看出的東西。”

  布袍中年一呆,似有些意外。

  旋即,他笑著抱拳作揖,道:“閑聊就算了,我也不忍浪費小友的事情,請小友賜教。”

  “小友?”

  蘇奕似笑非笑。

  布袍中年露出哭笑不得之色,但還是改變稱謂道:“還請道友賜教。”

  禮數舉止,倒也沒有敷衍,自然而然,帶著一股令人如沐春風般的氣質,也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蘇奕見此,卻有些意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