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一章 師徒出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陽州。

  云天神山,一座洞府中。

  “心照,宗門做出決斷了。”

  寒煙真人走進洞府落座時,眉宇間帶著一絲疲憊。

  她生的極美,早在十余歲在宗門修行時,便是年輕一代公認的第一美人。

  即便她如今已有近三百年的壽元,可容顏依舊美麗如初,肌膚瑩潤細膩,身段綽約曼妙,柔順的青絲隨意挽成髻,露出一張吹彈可破的清艷臉龐。

  對擁有駐顏之術的修行者而言,并不存在“美人遲暮,不許人間見白頭”的說法。

  寒煙真人擁有化靈境中期修為,容貌依舊美得令人心顫。

  歲月的影響下,只讓她舉手投足之間,多出年輕時沒有的成熟和柔潤,別有風情。

  “師尊,掌教如何決斷?”

  聞心照起身,遞過來一杯熱騰騰的靈茶。

  少女絕美如畫,和其師尊相比,是一種蓬勃靚麗的美,各有千秋。

  寒煙真人輕嘆了一聲,道:“掌教下令,撤掉章蘊滔長老職務,并從今日起,前往煉心崖禁足,三年內不得外出。”

  聞心照俏臉微變。

  五天前,他們一行人便返回宗門。

  也在當天,章蘊滔便把一路上發生的遭遇如實稟報,宗門上下為之震動。

  霍云生、孫楓、錢天隆三位內門傳人,皆被殺害,這讓誰能不驚?

  尤其是霍云生,乃是大夏三大宗族之一霍氏族長的嫡子,他的死,甚至驚動了一些閉關多年的老怪物。

  在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后,云天神宮的一眾高層,卻陷入激烈的爭執中。

  一部分大人物認為,霍云生等人雇傭刺客對付蘇奕,做錯在先,即便被殺,也是咎由自取。

  而蘇奕展露出的戰力也太過逆天,雖是來自偏遠小國,可卻稱得上一個危險人物。

  這等情況下,不宜對蘇奕大動干戈。

  另一部分大人物則堅稱,這等仇殺,不能以是非對錯而論,蘇奕敢殺云天神宮傳人,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否則,云天神宮的威嚴何存?以后還如何在大夏立足?

  這樣的爭執,一直持續多天。

  聞心照也在關注,可她卻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這樣一個壞消息!

  聞心照深呼吸一口氣,輕聲問道:“師尊,這是否意味著,宗門高層已達成一致意見,決定要對付蘇奕了?”

  寒煙真人搖頭,道:“這是內門大長老霍天都和一部分長老的決定。”

  “心照你也知道,霍天都是霍云生的叔祖,他自不會善罷甘休。并且,霍天都的決定,已經得到了太上三長老‘靖海真君’的認可。”

  靖海真君!

  一位早在五百年前,就已踏足靈相境的老怪物,這些年來,幾乎一直在閉關,極少理會世事。

  可他如今,卻表態支持霍天都的意見,這分量可就太重了!

  聞心照心中愈發沉重,道:“掌教……也答應了?”

  “掌教可不會眼睜睜看著因為一個蘇奕,而讓宗門內部出現矛盾和撕裂,只能默許。”

  寒煙真人輕嘆了一聲,道,“我明白掌教的難處,看似一言九鼎,可為了大局,有時候卻不得不妥協。”

  聞心照眉梢盡是悵然和愁色,喃喃道:“這么說的話,事情……可真的再無法挽回了……”

  寒煙真人的美眸有些微妙,凝視著眼前這個讓她最得意的關門弟子,柔聲道:“心照,我一直有個疑惑,你和那蘇奕才認識不久,卻為何對他的處境如此在意?莫不是……”

  聞心照白玉般潔凈的俏臉微赧,星眸含羞,不敢去看寒煙真人的眼神,低著螓首說道:“師尊,您想多了,我只是心中極敬慕和欽佩蘇道友的劍道造詣罷了。”

  寒煙真人眼神愈發微妙,笑了笑,道:“師尊是過來人,哪會不清楚男女之間的喜歡,有時候是很不講道理的,一見鐘情這等看似荒唐的事情,也并非不存在。”

  聞心照愕然,星眸睜大,剛要辯解,便被寒煙真人柔聲阻止道:

  “無須解釋,無論是你喜歡那個蘇奕,還是僅僅只敬慕對方的劍道造詣,我只問你,若宗門要對他動手,你會如何自處?”

  說到最后,她那清艷美麗的面龐上,已盡是認真莊重之色。

  這個問題,章蘊滔也曾問過聞心照,故而她不假思索道:“師尊,這對我而言,并非難事,無非是袖手旁觀,置身事外罷了。”

  寒煙真人怔然道:“你……不怕蘇奕被殺?”

  卻見聞心照輪廓靈秀明麗的眉宇間,浮現一抹自信之色,“蘇道友不會有事的,反倒是宗門……”

  說到這,她遲疑了一下。

  “你但說無妨。”寒煙真人道。

  聞心照輕抿粉潤的唇,似豁出去般,道:“若是和蘇道友為敵,我只擔心宗門會付出承受不住的代價。”

  此話一出,寒煙真人愣住,一對美眸不斷變幻,似難以置信。

  似是擔心寒煙真人不相信,聞心照認真說道:“師尊,我并非在說氣話,而是很清楚,蘇道友遠不是一般意義的奇才,無論是像涅風圣子這樣的古代妖孽,還是像我這種被宗門視作年輕一代翹楚的人,都無法和蘇道友比較。”

  斟酌了一下,聞心照還是沒忍住,說道:“在我看來,便是一般的化靈境人物,恐怕都不放在蘇道友眼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番話,讓寒煙真人美眸一凝,內心震動,道:“心照,此話當真?”

  面對她那帶著威嚴的目光注視,聞心照也感到極大壓力,認真點頭道:“師尊,我可以對我每一句話都負責。”

  寒煙真人頓時沉默了。

  她了解自己這個徒弟,絕不是夸夸其談之輩,更不可能因為喜歡上了蘇奕,便把對方夸到天上。

  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聞心照從不會含糊。

  “若真如你這么說,這蘇奕……可著實是一個了不得的角色,只是,以我的地位和身份,便是把你所說的全部告訴掌教,恐怕……也都難以改變大長老霍天都的態度啊。”

  寒煙真人幽然輕嘆。霍天都既是內門大長老,更是霍氏族人,他要為霍云生報仇,豈可能是隨便誰能勸得住的?

  聞心照輕聲道:“師尊,蘇道友曾說,以后若有機會,他會親自前來咱們云天神山走一遭。”

  寒煙真人頓感詫異:“他這是要做什么?”

  聞心照星眸泛起追憶之色,道:“蘇道友擔心我進退兩難,說他親自來拜山之后,比一比誰的拳頭大,這樣一來,咱們宗門或許就會改變態度,做出一個明智的抉擇。”

  寒煙真人頓感荒謬,不由好笑道:“他一個辟谷境少年,莫非還要以一己之力,迫使我們整個云天神宮低頭?”

  若聞心照不是她的徒弟,就憑此話,她都會視對方為不可理喻的瘋子!

  可出乎寒煙真人意料,就見聞心照眉梢泛起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顧光彩,以一種前所未有的莊重口吻說道:“我感覺,他可以的!”

  旋即,她笑道:“當然,師尊當做一個玩笑看待也無妨。”

  少女笑容燦爛,如詩如畫。

  寒煙真人凝視少女片刻,不由感慨道:“你這般盛贊那蘇奕,讓我也不免對他心生好奇,想看一看他究竟是否如你所說那般厲害。”

  聞心照眨了眨眼眸,道:“師尊想見蘇道友還不簡單,等蘭臺法會開始的時候,師尊和我一起前往九鼎城走一遭,就能見到他了。”

  寒煙真人搖頭道:“到了那時候可就晚了,大長老霍天都已決定,明天親自前往九鼎城,去找蘇奕算賬。”

  “按照他的腳程,不出三天,便可抵達九鼎城,憑借九鼎城霍家的勢力,要在城中找到蘇奕也定不是什么難事了。”

  說到這,她似做出決斷般,長身而起,道:“心照,你可愿和我一起,現在去九鼎城走一遭?”

  聞心照吃了一驚,道:“師尊要去做什么?”

  “見一見你說的蘇奕,若是可以,我希望能阻止這一樁悲劇發生。你不希望蘇奕出事,我也如此,同樣,我也不希望宗門為了對付蘇奕,而付出原本不必付出的代價。”

  寒煙真人美麗清艷的玉容上,浮現一抹堅定之色。

  聞心照心中一震,點頭答應。

  “當然,離開前我會單獨見一見掌教,告訴他我的決定,最終究竟能否化解這一切……”

  說到這,寒煙真人輕嘆道,“盡人事,聽天命吧。”

  當天,寒煙真人與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聊了半個時辰。

  聞心照并不清楚,師尊和掌教聊了一些什么。

  不過她卻看出,見過掌教之后,師尊的情緒卻有些低沉。

  即便如此,寒煙真人還是在當天帶著她一起,啟程離開了云天神宮。

  同一天。

  橫州境內,青乙道宗。

  一位灰袍老者神色興奮,匆匆來到宗門大殿,向掌教陌煬真人進行稟報。

  “啟稟掌教,我們的人已經查清楚,那蘇奕曾和云天神宮的傳人一起同行,從靈曲城出發,一路抵達金柳城,看其行程,當是要前往大夏皇都九鼎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