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四章 惜花夫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城池大門上,刻著“青槐國”三個字。

  元恒不由笑道:“主人你看,這小小城池,卻以一方國度自居,這不就是螺螄殼里做道場嗎?”

  蘇奕隨口道:“這城池是幻象,此地是一片古老廢墟遺跡的一角,很久以前,說不準真的有一個國度盤踞于此。”

  元恒一怔。

  蘇奕已負手于背,邁步走進了城中。

  街巷上,熙熙攘攘,行人如織,彩燈高掛,一片喧囂熱鬧景象。

  當蘇奕等人進入,一路不少目光紛紛看向他們,帶著驚詫、戲謔、玩味等等神色。

  就似乎發現了三個異類。

  蘇奕渾不在意,視若無睹。

  可元恒和白問晴卻有些不自在。

  那些身影看似像一個個大活人,可在他們的法眼中,全都是一個個奇形怪狀,相貌猙獰可怖的鬼物,渾身陰氣森森。

  有耄耋老者,拎著自己破碎的腦袋,悠然在街上閑逛。

  有宮裝夫人只剩下上半身,滿面是血,眼眶空洞,卻笑容滿面。

  有小孩子滿街嬉笑奔跑,一會胳膊掉了,就撿起胳膊,一會腿掉了,就撿起腿……

  那一幕幕,看得元恒和白問晴都一陣惡寒。

  這些鬼物,明顯都不成氣候,屬于世間陰魂,一個個面目不堪,雖沒什么威脅,卻極讓人排斥和厭憎。

  “公子,要來玩嗎?”

  一側一座青樓上,一群女子嬌笑開口。

  蘇奕連眼睛都沒抬。

  沒辦法,肉眼凡胎眼中,那些女子一個個美若天仙。

  可在修士眼中,那簡直就是一群奇形怪狀的丑八怪,那搔首弄姿的動作,簡直能令人把隔夜飯吐出來。

  閑逛了一圈,蘇奕也沒有碰到什么稀罕玩意,不禁有些意興闌珊。

  這鬼地方,的確不是人呆的。

  就在蘇奕打算離開時,禁不住看了看天穹處。

  那里黑云洶涌,鬼霧森森,一看就不尋常。

  “難道,此地還另藏玄機不成?”

  蘇奕心中一動,一對深邃的眸悄然涌上一抹晦澀玄光,朝四下打量。

  頓時,整個繁華熱鬧的城池,在他的視野中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夜色下,此地廢墟成片,荒草叢生,枯骨堆積,一點點碧綠磷火閃爍躍動,散發出碧油油的光澤。

  成群的鬼物行走其中,熙熙攘攘,似傳說中的“百鬼夜行”。

  這才是這座名叫“青槐國”的城池的真實景象。

  剛才前來時,蘇奕就看穿這一切,只不過卻沒發現什么值得矚目的異常罷了。

  而此時隨著他悄然運轉秘法,頓時就看到,遠處荒蕪廢墟深處,有一股極晦澀的禁陣力量,寂然不動,毫無氣息波動。

  便是以神念感知,也很難察覺到。

  “一座殺陣?”

  蘇奕挑眉。

  這禁陣的力量,雖還未曾運轉,可在蘇奕法眼洞察下,一瞬就判斷出,這是一座極強大的殺陣!

  若是運轉,足以輕松滅殺元道三大境中的角色。

  就是化靈境修士來了,猝不及防之下,也會被困其中!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就在這時,一道笑聲響起。

  蘇奕收起法眼,眼前頓時恢復剛才那繁華熱鬧的景象。

  就見城中遠處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輛青銅寶輦飛馳而來,一路上,那些身影紛紛退避。

  很快,寶輦停在蘇奕他們身前,走下一個身著華麗宮裝,妝容精致的美麗婦人。

  “妾身莫惜花,見過三位道友,同道中人皆稱我惜花夫人。”

  美麗夫人笑語嫣然,朝蘇奕他們行了一禮。

  這是一名真正的鬼修,擁有聚星境修為,在這鬼物到處可見的城池中,宛如鶴立雞群,極為顯眼。

  元恒和白問晴都不由心中一凜,這惜花夫人的氣息,和云天神宮長老章蘊滔都不分伯仲!

  “這是你棲身修行之地?”

  蘇奕隨口問道。

  惜花夫人笑著點頭,道“很久以前,妾身便在此修行,今日難得遇到三位道友駕臨,心中著實歡喜,妾身斗膽,愿請三位前往妾身府邸一敘。”

  元恒和白問晴的目光看向蘇奕。

  他們本欲為蘇奕為拒絕,誰曾想,蘇奕卻點了點頭,道:“也好。”

  惜花夫人欣喜道:“三位道友快請。”

  她當先在前帶路。

  很快,惜花夫人帶著蘇奕等人來到城池盡頭,這里有著一堵高有十丈的黑色墻壁。

  蘇奕眼眸微瞇。

  這地方,正是他剛才所看到的那一座殺陣所覆蓋之地!

  惜花夫人抬手一晃,黑色墻壁上靈光一閃,露出一道門戶。

  “三位快請。”

  惜花夫人第一個走進去。

  蘇奕點了點頭,和元恒、白問晴一起走入其中。

  門戶內別有洞天,是一座古老的道觀,青松翠柏,草木葳蕤,清靜脫俗。

  直似遠離紅塵世俗的小小凈土。

  元恒和白問晴都不禁訝然,萬沒想到,這鬼物橫行的城池中,竟還藏蟄這樣一個清寧之地。

  很快,一行人在惜花夫人帶引下,進入位于道觀中央的大殿內。

  大殿墻壁上,懸掛一幅畫像,畫像前的供桌上,孤零零擺著一盞銅燈,燈影昏暗斑駁。

  畫像上,畫著一條血色河流,河流之上漂浮著一座黑色蓮臺。

  一個身著黑色長袍,頭戴羽冠的男子,盤膝坐在血河蓮臺之上,只在畫面中留下一道瘦削背影。

  血河浩渺奔騰,黑色蓮臺漂浮其上,黑袍男子背對眾生,雖只一道背影,卻給人獨坐九天般的高遠孤寂之感。

  當進入大殿,蘇奕目光第一時間就看向這幅奇異畫像,道:“這畫像可有什么說法?”

  惜花夫人露出莊肅敬重之色,道:“此乃三萬年前天下第一鬼修圣地陰煞冥殿的第一任殿主,冥羅靈皇大人!”

  蘇奕露出恍然之色。

  早在小酆都山陰城的時候,他就聽凌云河談過陰煞冥殿的事情。

  也清楚,陰煞冥殿是天下鬼修心中的圣地。

  作為陰煞冥殿第一任殿主,冥羅靈皇的一幅背影畫像,被供奉在惜花夫人的地盤上,也就不奇怪了。

  “三位道友請坐。”

  惜花夫人笑著開口,邀請蘇奕等人入座。

  蘇奕卻搖了搖頭,道:“不必了,還是談正事為好。”

  “正事?”

  惜花夫人怔了一下,似很疑惑。

  蘇奕彈了彈手指,儀態閑散道:“既然你裝糊涂,那我便把話挑明了,就憑此地的這座殺陣,可奈何不了我,反倒是你只要動手,注定必死無疑。”

  此話一出,元恒和白問晴心中一震,皆警惕起來,目光齊齊看向惜花夫人。

  就見惜花夫人瞳孔驟然收縮,道:“原來,道友已經看出來了。”

  她攏了攏耳畔青絲,巧笑嫣然道:“只是,道友你們如今已是甕中之鱉,籠中之雀,妾身實在想不出,這等情況下,你們還能如何脫困。”

  蘇奕淡淡說道:“若你能想得出,怕是根本不敢包藏禍心,把我迎進這座大殿內。”

  “是嗎。”

  她美眸流盼,嫵媚橫生,“要不……道友讓妾身見識見識?”

  顯然,惜花夫人這位聚星境鬼修,根本不在意蘇奕的警告。

  蘇奕笑了笑,再懶得多說。

  袖袍一揮。

  漫天清色霞光涌現。

  可在這之前,惜花夫人身影如光影似的,倏爾消失不見。

  唯有她那憐憫的嘆息聲在大殿中響起:“三位,莫怪妾身無情,誰讓……你們傻乎乎地自投羅網呢。”

  聲音還在飄蕩,畫像前供桌上,那孤零零的一盞同等悄然熄滅。

  頓時,大殿驟然陷入黑暗中。

  蘇奕三人眼前景象隨之變化,似置身一座陰森煉獄中,四野茫茫,盡是灰暗之色。

  轟隆!

  一條浩浩蕩蕩血河席卷而來。

  緊跟著,此地雷霆大作,掀起一片狂風驟雨。

  而后,一座座白骨堆積的大山,從血色長河中涌出,橫空而起,朝蘇奕他們鎮壓而去。

  同時,尚有血色雷電轟殺而下,有狂風化作的長矛鋪天蓋地而來,有暴雨化作的劍氣呼嘯而至……

  眨眼間而已,諸般堪稱恐怖的殺伐力量,已從四面八方而來,讓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元恒和白問晴渾身發僵,如墜冰窟。

  好恐怖的殺陣!

  僅僅那等威能,便壓得他們喘不過氣,有窒息無助之感。

  而目睹這一幕,蘇奕不禁暗暗點頭。

  此陣的威能,和他之前所判斷的相差不大,足以輕松滅殺元道三大境的修士,甚至能在出其不意之下,殺化靈境修士一個措手不及。

  可惜,對早有防范的蘇奕而言,完全就是形同虛設。

  他都懶得動用自身道行去破陣。

  隨著蘇奕指尖一挑,一道雪白如玉的奇異秘符掠出,于虛空中滴溜溜一旋,驟然間彌散出至剛至陽的煌煌道光,席卷天上地下,朝四面八方擴散而開。

  破禁符!

  和當初在斷龍崖畔所施展的“金燈曜日符”一樣,皆是蘇奕利用從左家得來的珍稀靈玉所煉制,威能奇大,可入靈階。

  若不是蘇奕神魂力量足以比肩靈道大修士,也斷不可能煉制出這等屬于靈道層次的秘符了。

  而像這樣靈階秘符,蘇奕身上還有十三種,皆是最近一段時間所煉制,各有各的妙用和威能。

  眼前既然要破陣,自當用破禁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