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三大榜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灰衣負劍男子收回目光,暗嘆一聲。

  哪怕真的是那個人,在這修行勢力昌盛的大夏境內,恐怕……也會泯然眾人矣。

  若蘇奕在此,一定能認出,這灰衣負劍男子,正是秋橫空。

  月輪宗太上長老,號稱大魏第一劍修!

  酒樓雅間內,一眾年輕男女正在宴飲。

  其中一個金袍男子扭過頭,看向秋橫空,大喇喇吩咐道:“秋師弟,你在看什么?快過來為大家斟酒。”

  秋橫空低聲道:“是。”

  他匆匆上前,拎著酒壺,低著頭,為席間眾人斟酒。

  像個仆從。

  “秋師弟,你也坐下吧。”

  一名坐在上首的少女似有些看不下去,輕聲吩咐。

  少女一身紫衣,肌膚晶瑩如雪,光潔的眉心處,有著一點形似金色蓮葉的胎記。

  她有著一對狹長的鳳目,眉如遠山,小小年紀,眉目顧盼時,卻有一股尊貴逼人的威儀。

  秋橫空有些意外。

  少女名叫姜璃。

  大夏三大宗族之一姜氏的嫡系后裔。

  她三年前加入天樞劍宗,如今已是內門首席核心傳人!

  她自幼繼承姜氏鎮族傳承‘鳳璇焚世經’,煉就一身的鳳璇真火道韻,堪稱世間一絕。

  再加上她姿容傾城,故而在大夏年輕一代,有“鳳璇仙子”的美譽。

  在天樞劍宗,姜璃的地位和名聲,足以和年輕一代劍首“宇文述”并駕齊驅。

  秋橫空可沒想到,姜璃這等天之驕女,會照顧自己這等地位最低微的外門弟子,心中也泛起一絲暖意。

  可還不等他開口,那金袍男子已笑說道:“姜師姐,在我們從宗門出發的時候,秋師弟可就說了,路途上的一切瑣屑雜事,統統包在他身上。”

  說著,他目光看向秋橫空,笑吟吟道:“更何況,秋師弟也是心甘情愿為我們斟酒,絕沒人故意使喚他,秋師弟,你說是吧?”

  秋橫空心中涌起一絲難言的屈辱。

  但他還是認真點頭道:“正是。”

  金袍男子名叫陶云池,天樞劍宗內門傳人,家世非凡,本就是一方修行勢力的嫡系后裔。

  論地位、身份、修為,皆遠不是秋橫空可比。

  事實上,在座的這些男女,皆大有來頭,一個比一個身份尊貴,是天樞劍宗年輕一代耀眼的杰出之輩。

  其中,以鳳璇仙子姜璃最出眾,地位也最高。

  僅次之的,便是金袍男子陶云池。

  至于他秋橫空,眼下僅僅只是剛拜入天樞劍宗一個月時間的外門弟子,身份和地位,遠無法和在座那些男女相比。

  哪怕是對比修為,秋橫空也遜色了太多!

  擱在大魏,秋橫空是大魏天下第一劍修,是月輪宗太上長老。

  可在這大夏……

  他也僅僅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天樞劍宗外門弟子罷了。

  不過,秋橫空已經很滿足了。

  大夏是蒼青大陸的霸主,修行勢力昌盛無比。

  隨便在大夏十三州拎出一個修行勢力,擱在大魏那等偏遠小國,都堪稱是巨無霸般的存在。

  這里英豪輩出,天才之輩如過江之鯽,不勝枚數,各領風騷。

  當初剛抵達大夏,在了解到這些情況后,秋橫空的驕傲、自信,也被打擊得蕩然無存。

  也是那時,他才深刻明白,大夏是何等鼎盛的修行之地!

  與之對比,大魏那等地方,和窮鄉僻壤都沒有區別。

  這也常常讓秋橫空自嘲,以前的自己,就是一只井底之蛙,自以為天空就那么大,可笑且可憐……

  不過,秋橫空道心堅定,雖被現實打擊得體無完膚,但憑借他非尋常可比的那毅力和氣魄,歷經重重考核和篩選,總算有幸拜入天樞劍宗修行。

  哪怕僅僅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無人在意的外門弟子,可這樣的身份,已足以讓世俗中那些尋常修士羨慕不來!

  秋橫空那低頭順從的姿態,讓姜璃暗自搖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在天樞劍宗,規矩森嚴,尊卑有別。

  在大多數內門弟子眼中,外門弟子的確和任憑使喚的小廝也沒什么區別。

  她若非執意讓秋橫空入席,和他們同桌共飲,反倒就像把秋橫空架在火上烤一樣,會讓在座其他人皆對秋橫空心生不悅。

  “我聽說,大夏皇室邀請諸多修行界的大人物一起,動用遍布天下的暗靈衛力量,正在編撰三個榜單,分別是‘古代奇才榜’‘當世群星榜’以及一份‘異界奪舍榜’。”

  陶云池忽地說道,“這三個榜單,前兩個榜單上,將羅列最近十年中,從蒼青大陸各地涌現出的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的名字。”

  “而‘異界奪舍榜’,則又被稱作‘懸賞通緝榜’,只要出現在榜單上的奪舍者,皆會被視作大夏修行界的公敵,無論誰滅殺那些奪舍者,皆可以獲得來自大夏皇室的豐厚賞金。”

  眾人都不禁露出感興趣之色。

  古代奇才榜!

  當世群星榜!

  異界奪舍榜!

  這三大榜單針對的目標,無疑極明確。

  分別是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中活下來的古代妖孽、最近十年名震一方的當世奇才、以及那從異界潛入蒼青大陸上的奪舍者!

  有人沉吟道:“無論古代妖孽,還是當世奇才,畢竟都是蒼青大陸的修士,而這異界奪舍者,前來蒼青大陸時,皆心懷鬼胎,另有企圖。大夏皇室編撰異界奪舍榜,分明是要號令天下修士,一起對付那些奪舍者。”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據說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時,來自異界的修士,便會大舉入侵,到那時,這天下還不知會動蕩成什么樣子。”

  有人喟嘆。

  “不必為此憂慮,何謂璀璨大世?天地異變,靈氣爆發,天下修士皆有希望實現自身境界的飛躍。同時,隨著古代妖孽一一橫空出世,以及來自異界的修士入侵,這天下固有的格局必將被打破,新的秩序必將在血腥和動蕩中形成。”

  有人沉聲道,“這是根本無法避免的事情,我們要做的,便是在這一場大世來臨前,做好充足的準備,靜待天下有變!”

  眾人一邊飲酒,一邊議論,所談的事情,讓秋橫空也心潮澎湃,對那一場璀璨大世心生期待。

  他很清楚,以他這等才情,要一步步在天樞劍宗站穩,還不知要花費多少年時間。

  甚至,更殘酷的是,哪怕他再努力,也極可能會被一代又一代不斷涌出的天才傳人踩在腳下。

  而像他這種角色,要想快速變得強大,幾乎沒什么機會。

  除非碰到天大的契機和造化。

  而對秋橫空而言,那一場即將在數年后來臨的璀璨大世,便是一個足以改變命運的機會!

  這時候,姜璃道:“據我所知,大夏皇室所編撰的這三份榜單,會在半個月后公布,那時候距離‘蘭臺法會’拉開帷幕的日子,恰好還有一個月時間。”

  說罷,她長身而起,朝外行去,“時間不早,我們該啟程離開了。”

  陶云池等人皆連忙起身,尾隨其后。

  秋橫空則跟隨在最后邊,像個無人問津的仆從。

  明月當空照,星光點點。

  茫茫山野之間,蘇奕一行人跋涉其中。

  一路所見的景象,的確和白晝不同,多出一份曠遠、寂靜、野性的氣息。

  夜晚,也是飛禽走獸、山鬼精怪之流最活躍的時候。

  尋常人根本不敢在這時候穿梭山林之間。

  蘇奕他們自然不是尋常人。

  僅僅元恒和白問晴身上散發出的妖氣,便輕松將這一路上的魑魅魍魎震懾,根本不敢靠近過來。

  “把身上氣息收斂起來。”

  忽地,蘇奕察覺到什么,開口叮囑。

  說話時,他目光望向遠處群山之間。

  那里的夜空,籠罩著一層厚厚的黑云,森森鬼氣彌漫。

  若不仔細感應,很難發現。

  “走,過去看看。”

  蘇奕起了興趣。

  一行人身影閃爍,朝遠處群山之間掠去。

  很快,一座城池輪廓出現在蘇奕等人視野中。

  這座城池很小,充其量只有千丈方圓,坐落在群山之間。

  城內燈火如龍,喧囂熱鬧,而在城池上空,黑云厚重,煞氣翻騰!

  “這似乎是一座鬼城?”

  元恒吃驚。

  這等茫茫無垠似的荒山野嶺之地,卻出現一個熱鬧非凡的城池,自然極反常。

  再看那城池上空洶涌的煞霧鬼氣,任誰都能看出,這城池很危險!

  “這才是真正的‘鬼市’。”

  蘇奕眸泛幽邃的光澤,一眼看出,那城池只不過是一片廢墟遺跡所映現出的幻象。

  而城中匯聚著的,皆是鬼物,正在進行各種各樣的交易。

  看起來繁華熱鬧,當天色大亮時,無論是這座城池,還是那城中的鬼物,皆會四散而去。

  和小酆都地下的鬼市相比,這地方,自然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鬼市。

  “也不知那些鬼物所販賣的又是何等寶物了,走,我們過去瞧一瞧,記住,莫泄露身上氣息,否則,必會驚動那些鬼物。”

  蘇奕饒有興趣,吩咐了一聲,便率先朝那座城池掠去。

  如此深夜,竟能在這深山中遇到這樣一個處處透著詭異色彩的鬼市,若是不去走一遭,不免可惜。

  元恒和白問晴緊隨其后。

  ps:第五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