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章 元府之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應闕這番話,讓厲妙鴻氣得渾身哆嗦,羞憤欲死。

  修行至今,他還從不曾體會過這等羞辱,自尊心都遭到嚴重踐踏!

  有那么一瞬,他的確生出不顧一切和對方拼了的念頭。

  可最終,厲妙鴻還是忍住。

  應闕剛才那一掌,太過恐怖,也讓他意識到了和應闕之間的差距是何等大。

  若他沒看錯,應闕當是一個化靈境大圓滿的老妖怪!

  這還怎么打?

  心念轉動間,厲妙鴻深呼吸一口氣,臉色鐵青道:“這筆賬,我青乙道宗遲早會跟閣下算一算!”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影一閃,憑空消失。

  就是直接逃了!

  這樣一幕,讓章蘊滔、聞心照等人完全猝不及防。

  可就見應闕大笑道:“早料到你會逃,我怎可能不提前防范?”

  說話時,他抬腳猛地一踏虛空,唇發晦澀道音。

  哞——!

  直似龍吟響徹,天地激蕩,十方山河簌簌,天穹云層崩碎潰散。

  肉眼可見,一道道無形的力量波動,似不斷起伏的漣漪般,驟然間擴散而開。

  眾人只覺天搖地動,山河逆亂,眼前景象都似要被震碎般,一個個都不禁膽寒。

  這是何等神通!?

  “真是浪費……”

  蘇奕忍不住揉了揉眉尖,很是無語。

  應闕這一擊,調動全部道行,以化靈境的氣機籠罩四野的同時,也牽引出天地周虛之勢,從而呈現出“天地為我所用”般的宏大氣象。

  可這么做,看似霸道無邊,聲勢驚人,可卻平白浪費了太多不必要的力量。

  畢竟,殺一個逃遁的化靈境中期修士,何須搞出這等大動靜?

  一擊必殺便可!

  不過,蘇奕也看出,應闕這么做,截殺厲妙鴻倒在其次,主要是想讓自己看一看他的能耐……

  這讓蘇奕無語之余,也不免啼笑皆非,為了得到自己的認可,至于如此賣力嗎?

  無形的漣漪擴散,數千丈外,厲妙鴻身影被狠狠震出來,身影一個踉蹌,臉色煞白。

  不好!

  他袖袍翻飛,第一時間祭出一個剔透晶瑩的紫色銅鑒,大放光明,橫擋身前。

  紫氣御山鑒!

  一個極神妙的靈道寶物,遭受攻擊時,銅鑒的力量能夠像四兩撥千斤般,輕易將其卸掉。

  那等威能,足以抵消來自同境人物的全力攻伐!

  喀嚓!

  然而,僅僅一瞬,爆鳴響徹,這被厲妙鴻視作保命底牌的紫氣御山鑒,如紙糊般被拍碎,四分五裂飛濺。

  毀掉此寶的,是一只覆蓋著黑色鱗片的利爪,足有磨盤大小,鋒利如神兵利刃,彌散著滔天的妖氣和毀滅威能。

  這正是屬于應闕那蛟龍之屬的天賦之力,有撕裂長空,拍碎山河般的可怕威能。

  而毀掉這寶物后,黑色鱗爪已朝厲妙鴻狠狠拍去。

  “開!!”

  厲妙鴻驚恐大叫,渾身氣血如燃,全力抵抗。

  砰砰砰!

黑色鱗爪勢如破竹,似五道利刃般劈下,厲妙鴻那一身的護體力量和防御法器,皆爆碎炸  煙霞迸濺擴散中,厲妙鴻的身體被黑色鱗爪劈開,四分五裂。

  就像一塊完整的豆腐,被鐵梳子犁了一遍似的,血肉一塊塊像撲簌簌灑落的雨水似的。

  那血腥殘暴的一幕,驚得寶船上的任幽幽雙膝一軟,跌坐在地,魂兒都差點嚇出來。

  便是章蘊滔、聞心照等人,都不由驚悸。

  這也太殘暴了,一爪子劈碎了一位化靈境大修士!!

  也是這一瞬,章蘊滔他們才真正意識到,應闕看似溫醇如春風般,一派高人風范,可當真正動手時,他那屬于黑蛟的兇厲嗜血性情,便會暴露無遺!

  若這次不是蘇奕在,以這黑蛟的性情,怕是不可能對他們這些人尊重謙讓,客氣有加了。

  天地寂靜,恢復寧靜。

  應闕殺敵歸來時,一身的兇厲殘暴氣息已不見,大袖翩翩,直似神仙中人。

  尤其當面對蘇奕時,更是露出謙卑敬畏之色,訕訕道:“蘇先生,應某之前太過用力,不小心之下,連那厲妙鴻的神魂也給滅了。”

  眾人:“……”

  那等殘暴的殺人手段,怎能叫不小心?

  蘇奕瞥了應闕一眼,道:“殺了就殺了,我也沒什么要問對方的,反倒是你,就不擔心開罪青乙道宗?”

  應闕肅然道:“換做是他們得罪應某,應某定會捏鼻子隱忍退讓,畢竟,青乙道宗非尋常勢力可比,底蘊無比古老,有諸多極強橫的老家伙坐鎮。”

  “可他們得罪先生,應某自不會容忍!”

  這馬屁拍的,讓身為蘇奕仆從的元恒都不禁嘆服。

  蘇奕道:“我曾讓你答應三件事,今日滅殺厲妙鴻,便算還掉其中一件事了。”

  應闕恭敬道:“蘇先生,別說三件事,以后便是幫您做一輩子事,應某也心甘情愿!”

  蘇奕不由哂笑,道:“行了,我們要離開了。”

  說罷,轉身朝寶船行去。

  “先生一路保重,待應某破境成功,定會前往叩見先生,以聆聽先生教誨!”

  應闕躬身見禮。

  蘇奕沒有回頭,甩手拋出一個巴掌大小的佛像,“這小玩意對我已經沒用,暫且交由你保管,以后若需要,自會跟你討要。”

  應闕連忙雙手接過。

  這佛像跏趺而坐,雙手交錯腹部,結蓮花印,背上盤繞著一條真龍,龍首在肩膀處揚起,栩栩如生。

  當看到的第一眼,應闕軀體一震,差點失聲叫出來。

  這佛像,赫然是由一截真龍本命骨所煉制!!

  應闕心潮澎湃,黃褐色的眸發光,激動得雙手微微顫抖。

  身為蛟龍之屬,在他心中,真龍就如傳說中至高無上的存在,是任何蛟龍之屬可望不可即的終極蛻化形態!

  在應闕很小的時候,便經常聽父親談起真龍的種種神異傳說,可那些終究是傳說。

  連他父親都不清楚,世上究竟是否真的有真龍這等傳說般的生靈。

  可現在,一塊真龍本命骨就在眼前,活生生托在他手中!

  這讓應闕都有做夢般的不真實感。

  許久。

  當應闕從震驚失態中清醒時,便見一艘寶船破空而去,扶搖直上云霄,很快便消失不見。

  當時,夜色消褪,黎明破曉。

  第一縷曙光灑落人間,山河萬象似從沉睡中蘇醒,萬物承輝。

  “先生之恩,應某定會以畢生來報!”

  應闕手捧真龍本命骨,肅然跪地,叩首三次,而后這才起身,掠入那浩浩蕩蕩的怒龍江中。

  寶船上。

  蘇奕舒服地躺在藤椅中,閉目養神。

  這一夜,斷龍崖畔偶遇黑蛟應闕,雖談不上有什么收獲,但除掉厲妙鴻這樣一個對手,也算解決了一個隱患。

  “接下來,就該為晉升元府境做準備了。”

  蘇奕暗自喃喃。

  元府境,元道之路的第二個大境界。

  臻至此境,能夠在體內丹田開辟出一方元府,蓄積元力,溝通天地周虛之氣,元府愈牢固,便意味著大道根基越雄厚。

  修士一身的道行,也會隨之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蘇奕已是辟谷境后期修為,由于不缺修行資源,在這段時間的日夜錘煉中,其修為已隱隱趨于圓滿地步。

  不出意外,不出七天時間,便能將辟谷境修煉到真正的圓滿地步。

  到那時,也就擁有了沖擊元府境的底蘊!

  蘇奕對此境自然不陌生。

  所謂元府,可理解為在丹田內開鑿出的一方洞府,匯聚一身道行和底蘊。

  除此,將“元力種子”蓄養在元府內,才擁有生根發芽的機會,當沖擊聚星境時,便能夠在元府內凝結出“元力星辰”!

  簡而言之,元府境就像一道橋梁,在元道三大境中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

  沒有元府,在辟谷境所凝聚的“元力種子”便無法生根發芽,自然就無法在聚星境時,凝結出“元力星辰”。

  “元府的品相高低,意味著元力種子能否蘊生出真正的參天大樹,按照大荒九州的評判標準,元府品相分作上、中、下三品。”

  “上品為最,下品為末。”

  “唯有上品元府,才能在元府內淬煉出‘大道元光’,這也代表著修行者在此境的大道根基,已立足最頂尖的行列中。”

  “前世的時候,我曾在此境淬煉出‘燦若朝霞,質若神玉’的大道元光,在同境中稱得上頂尖,也只有那些古老道統中的絕代圣子之流,方能夠比肩……”

  “可惜,那時候自己在元府境,終究稱不上是真正的舉世無二,有我無敵。”

  蘇奕默默思忖,“不過,這一次我已錘煉出萬古未有的‘至強道種’,就是不知道,在踏足元府境時,能在丹田內筑就何等一方元府來……”

  想到這,蘇奕不免有些無奈。

  至強道種這等大道底蘊,以前根本不曾有過,這也讓他縱使有前世的修行閱歷,也不好推斷當踏足元府境時,屬于自己的元府會顯露出何等品相了。

  很快,蘇奕笑了笑,眸泛憧憬期待之色,未知才有意思,而這不正是自己轉世重修,所要求索的道途嗎?

  只要比前世每一個境界更強大,自己這條道途,也就注定要比前世走的更長遠!

ps:晚上6點前,爭取再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