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九章 生氣對手太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等人一怔。

  就見遠處虛空,一個昂藏高大的身影凌空踏步而來,一襲風火道袍獵獵作響,渾身氣勢沖霄。

  那屬于化靈境層次的威能,令風云色變。

  “妙鴻真人!”

  章蘊滔瞳孔一凝,一眼就認出這位來自青乙道宗的大人物。

  作為大夏四大頂級道統之一,妙鴻真人能夠在其中擔任內門排名第三的長老,其地位之高,修為之雄厚,自不必多言。

  只是,章蘊滔卻沒想到,這樣一位大人物,怎會出現在這里,并且揚言要斬蘇奕!

  妙鴻真人!

  聞心照也認出對方,俏臉微變,來者不善!

  “啊,原來他就是妙華夫人的兄長?”

  清芽驚訝。

  當初在大楚天瀾河之上,蘇奕劍斬妙華夫人和一眾大楚修士,當時凌云河就曾談起過妙華夫人的兄長,乃是青乙道宗的妙鴻真人,一位神通廣大的化靈境修士!

  “這是報仇來了啊……”

  元恒神色凝重,他自然也清楚這其中緣由。

  白問晴雖不清楚這些,可當看到一位化靈境修士出現,點名要殺蘇奕,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應闕怔了怔,旋即內心狂喜。

  機會啊!

  他正愁無法在蘇奕面前好好表現一下,沒曾想,在和蘇奕臨別之際,一個大好的機會便送上門來。

  再看蘇奕,眉頭微微一挑,也有些意外。

  厲妙鴻在不遠處虛空佇足,眸光如電,渾身氣機洶涌,一副不打算浪費時間的架勢,要直接動手將蘇奕滅殺。

  可當目光掃過應闕時,他臉色猛地一變,眉梢浮現驚疑之色。

  這……似乎是一個化靈境大妖!?

  這個意外的變故,讓厲妙鴻強忍住第一時間動手的沖動。

  他深呼吸一口氣,微微稽首道:“青乙道宗厲妙鴻,見過道友,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任誰都看出,厲妙鴻的態度發生了變化!

  章蘊滔、聞心照等人初開始還有些忐忑,但此刻猛地醒悟過來,在蘇奕身邊,可還有一位化靈境大妖在。

  這等情況下,哪可能會懼怕厲妙鴻了?

  甚至,章蘊滔眼神變得古怪起來,厲妙鴻的確很強大。

  但和三百年前曾在“試劍大會”上連敗三位靈道大修士的“段長生”相比,終究差了一些火候。

  畢竟,身為蛟龍之屬,應闕的天賦和底蘊,原本就遠不是同境的化靈境修士可比。

  而按照應闕的說法,他在這化靈境已壓制修為千年之久,若不是以前時候受到心魔影響,早就去證道靈相境了!

  這等情況下,厲妙鴻若要殺蘇奕,怕是連應闕這一關都過不了!

  “這位妙鴻真人來的可真不巧,也不知該說他倒霉呢,還是說他運氣太差……”

  章蘊滔暗自嘀咕。

  應闕沒有理會厲妙鴻,轉身對蘇奕道:“蘇先生,似此等跳梁小丑,哪有資格勞駕您親自動手,交給應某來解決便是!”

  他才懶得理會厲妙鴻為何要找蘇奕的麻煩,也不在意對方那青乙道宗內門長老的身份。

  他只知道,若錯過這個在蘇奕面前表現的機會,絕對會后悔一輩子!

  跳梁小丑?

  厲妙鴻眉梢浮現一抹慍怒之色。

  在大夏,以他的道行和地位,便是遇到同境之人,也無須謙讓什么。

  可現在,一個不知哪里冒出來的妖修,卻這般詆毀和無視他,這讓他如何不怒?

  “閣下此話,可未免太囂張了,給你一個機會,速速退讓一邊,我便不與你計較,否則……”

  厲妙鴻冰冷出聲,“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背后站著青乙道宗,底氣十足,若不是念在對方同為化靈境修為的份兒上,早就不客氣動手了。

  尷尬的是,應闕依舊沒有理會他,抱拳朝蘇奕見禮道:“還請蘇先生成全!”

  這一幕,讓遠處寶船上的任幽幽都看得一陣瞠目,這是什么情況?

  章蘊滔等人的神色愈發古怪了,看向厲妙鴻的目光都隱隱帶上一絲憐憫。

  青乙道宗的確堪稱大夏的龐然大物,可應闕這等黑蛟一脈的恐怖妖修,可也不是吃素的!

  厲妙鴻已氣得臉皮陰沉,很是難看。

  又被無視了!

  這妖修……何其猖獗!!

  這時候,蘇奕有些無奈似的瞥了應闕一眼,道:“罷了,由你來解決便是。”

  之前在寶船上時,他還曾感慨,元道三大境中,對手難覓,還想著若能遇到化靈境修士,便可試一試自己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厲妙鴻的出現,雖讓他意外,卻也不由生出獵心喜之感。

  可應闕卻接連請命,還說厲妙鴻不夠資格讓他親自出手,這等情況下,他若再執意出手,反倒就和爭搶著出風頭似的。

  “多謝先生成全!”

  得到蘇奕首肯,應闕精神振奮,心胸為之一蕩。

  他轉身大步騰空,一副迫不及待的姿態,似唯恐厲妙鴻這個對手被別人搶走似的。

  眾人哪能看不出,應闕是著急想在蘇奕面前展現一下自己的能耐?

  這讓眾人也感慨不已。

  一位叱咤風云的化靈境大妖啊,誰敢想象,他此刻的樣子,卻像個渴望得到師長關注的學生?

  便是蘇奕,也不由啞然。

  厲妙鴻已經被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幕刺激得面頰鐵青,怒火中燒,渾身氣息洶涌。

  修行至今,他何曾被人這般輕蔑過?

  “厲妙鴻對吧,我希望你能全力以赴對待此戰,不要表現得太差勁,否則,我保證讓你死的很難看!”

  應闕大袖翩翩,憑虛而立,聲音溫醇如酒,可說出的話,卻霸道強勢之極。

  厲妙鴻氣得直咬牙,冷笑道:“孽障!我厲某人之前一直容忍,禮讓再三,可現在終于明白,對待你這等野蠻粗鄙之輩,根本無須客氣!”

  他右手探出,一柄精芒閃爍,火云翻涌的戰刀落入手中,刀身足有四尺,鋒芒夭矯,刀氣貫沖長空。

  附近虛空的氣流,都猛地產生爆鳴,撕裂出無數裂痕。

  附近山河,皆覆蓋上一股壓抑肅殺的氣息。

  一入化靈,神通自成!

  臻至這等境界,舉手投足之間,便有莫大神威,動輒能焚山煮海,逆轉一方天地之勢。

此時隨著厲妙鴻拔刀,那化靈境的威勢,也是顯  現的淋漓盡致,讓在場眾人皆呼吸一窒,心神顫栗。

  “化靈境中期,領悟靈道刀意,這家伙倒不是一般的化靈境初期人物可比。”

  “不過,相較于真正卓絕的頂尖人物,他在此境所磨煉出的氣息和威勢,終究還是差了一大截……”

  蘇奕暗道。

  “這才像點樣子,殺起來也才痛快!”

  虛空中,應闕仰天大笑,驀地揮掌打出。

  天穹雷霆大作,風雨怒嗥。

  一掌而已,卻如神龍探爪,在那等強橫的靈道力量擴散下,令這片天地的氣象都變了。

  厲妙鴻瞳孔驟然擴張,毫不猶豫揮刀斬出。

  火云燃燒,刀氣沸騰,橫空而起時,像席卷長空的烈火風暴,洶涌肆虐,毀滅氣息驚人。

  兩位化靈境修士的對決,那等景象該何等恐怖?

  就見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滾滾雷霆和火焰光雨迸濺席卷,擴散而開,原本如墨般的夜色,絢爛如白晝。

  方圓千丈的天地元氣,都隨之紊亂,翻滾不休。

  章蘊滔、聞心照等人眼前刺痛,心神完全被震懾,完全都無法看清楚戰斗的細節。

  境界相差太大了,那等屬于靈道層次的神通和手段,也根本不是元道修士能理解和想象。

  鐺!!

  金戈交鳴般的碰撞聲響徹。

  在眾人震撼目光中,厲妙鴻身影如彗星墜落,把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煙塵彌散中,就見他披頭散發,衣衫襤褸,唇角淌血!

  一掌,擊潰厲妙鴻!!

  遠處寶船上,任幽幽嚇得花枝亂顫,徹底懵掉,哪能想到,厲妙鴻這等名震天下的化靈境存在,才剛戰斗,就遭受挫敗?!

  “好強!”

  章蘊滔、聞心照等人也倒吸涼氣。

  他們早清楚應闕戰力極恐怖,卻沒想到在對付同樣是化靈境的厲妙鴻時,他會強橫到這等地步。

  蘇奕卻感覺有點無聊。

  一個化靈境中期的人類修士,一個是在化靈境大圓滿層次壓制了千年之久的蛟龍之屬,差距本就極大。

  這等情況下,應闕若無法絕對碾壓對方,那才叫反常。

  “這……就是青乙道宗的化靈境修士?”

  虛空中,應闕也有些失望,皺眉喃喃道,“可真是差勁啊……”

  他本欲在蘇奕面前展現能耐,可若對手太弱,還如何顯現他應闕的強大?

  厲妙鴻也被這一掌打懵了。

  他臉色變幻,滿腔的怒火不翼而飛,遍體生寒,眸子泛起驚懼之色。

  這妖修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在化靈境中錘煉出如此恐怖的道行?

  “沒死就過來再戰!拿出你的底牌,施展你的殺手锏,莫要辱沒了你青乙道宗的威名!”

  虛空中,應闕大喝,“若再表現得這般不堪,我可就真生氣了!”

  對方的表現,讓他都有些捉急了,都恨不得求對方趕緊變得強大起來……

  眾人神色皆變得古怪,總感覺這樣一幕太荒誕和滑稽了。

  明明是一場化靈境之間的曠世對決,可應闕卻似很生氣,生氣對方為何那么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