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七章 跪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思忖時,已返回之前宴飲的殿宇中。

  “蘇奕哥哥,成了嗎?”

  清芽把一只剝好的雪白蝦肉放在蘇奕身前,好奇問道。

  蘇奕笑著點了點頭,一邊吃蝦肉,一邊飲酒。

  “這么說,蘇奕哥哥真的有辦法對暗古之禁?”

  清芽吃驚道。

  一句話,讓章蘊滔、聞心照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

  暗古之禁!

  困了蒼青大陸三萬年之久,那些擁有皇境人物坐鎮的古老道統,都束手無策,一步步走向衰亡。

  這等力量,又豈可能是隨便誰就能化解的?

  若如此,應闕的父親,那位擁有靈輪境的強大存在,何至于被暗古之禁力量折磨到如今?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蘇奕忽地意識到一個問題,對蒼青大陸上的修士而言,暗古之禁就是一個無法打破的魔咒。

  若讓人知道,自己擁有破解這魔咒的辦法,怕是非引發不知多少風波和麻煩了。

  蘇奕不怕麻煩,卻抵觸麻煩找上門來。

  “還好,當初在亂靈海上,也只有花信風等人知道我擁有破除暗古之禁的手段,他們應該不會輕易泄露此事。”

  “至于載星船上的星珩,不等璀璨大世來臨,他怕是根本無法從暗古之禁的囚禁中脫困。”

  “接下來,只要讓應闕守口如瓶便可。”

  想了想,蘇奕說道:“對我來說,幫應闕的父親從‘生不如死’的困境中解脫,倒并非難事。”

  這番話,模棱兩可,讓眾人下意識認為,蘇奕也沒辦法破除暗古之禁。

  對他們而言,這才是最合情合理的答案。

  一炷香后。

  應闕返回后,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跪伏在地,朝蘇奕叩首,肅然道:“蘇先生,應闕替父親向您叩首,以表解救之恩!”

  他再次叩首,道:“自今以后,蘇先生乃我黑蛟應氏一脈的大恩人,以后蘇先生無論有任何差遣,我應氏一脈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若有違背,天雷劈之,地火燒之,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說罷,他再叩首。

  莊肅鏗鏘的聲音,擲地有聲,回蕩不休。

  全場皆寂,眾人皆驚!

  誰能想到,僅僅只是將那一頭老黑蛟從“求生不得”中解脫,竟會讓應闕感激到這等地步?

  須知,應闕可是一位強橫無匹的化靈境蛟龍,可他卻三次叩首,立誓報恩,這讓誰能不驚?

  章蘊滔都不由倒吸涼氣,內心震顫。

  若有這應闕和其應氏一脈的族眾相助,這大夏天下的修行勢力,誰還敢輕易視蘇奕為敵?

  “蘇先生?”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

  這個稱謂,讓他想起了在廣陵城當文家贅婿時的那一段時光,想起了杏黃小居,想起了往昔那些故人。

  雖然,那一段時光距如今才不過半年時間。

  可再聽到這樣的稱謂,蘇奕內心也不禁一陣唏噓。

  先生,道途之上,達者為先,如師長之于學生。

  論高低,恰似“先己以生者也”。

  簡而言之,在修行路上,“先生”二字,是一個極崇高的敬稱!

  “起來吧。”

  蘇奕揮了揮手。

  他一眼看出,應闕這次的叩首和言辭,皆發自肺腑,真情流露,并無虛假。

  不過,他向來不在意這些。

  人是會變的。

  論心不論跡,足矣。

  應闕從地上起身,再次朝聞心照等人躬身見禮,道:“初次相遇時,應某舉止唐突,冒犯了諸位,還望莫要見怪。”

  章蘊滔登時慌了,連忙起身還禮道:“應前輩不必如此,我等今日有幸在前輩的府邸飲酒暢談,已是莫大榮幸。”

  他只是聚星境中期修為,面對應闕這等恐怖的靈道大妖,敬畏都來不及,哪敢坦然承受對方的大禮?

  更何況,章蘊滔很清楚,應闕之所以朝他這等人物行大禮道歉,完全就是看在蘇奕的面子上。

  若非如此,應闕怕是根本都不會把他這等角色放在眼中了。

  眼見章蘊滔都起身還禮,聞心照哪還能坐著?

  只是,他們還沒起身,應闕便笑著擺手,道:“諸位莫要這般,應某只是表達內心歉意罷了。”

  他在之前的宴飲上,就已了解到,除了章蘊滔,聞心照、清芽等人皆和蘇奕關系更親近一些。

  這等情況下,哪還敢讓聞心照等人還禮?

  蘇奕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沒有多說什么,長身而起,道:“應道{看書就去醋溜文學網}友,我們單獨聊聊。”

  殿宇外。

  蘇奕直接開口:“我希望,今日幫你父親解脫的事情,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

  應闕肅然見禮道:“不瞞蘇先生,之前我父親離去時,就已再三叮囑,不能泄露此事,否則,必會為先生招惹不可預測的麻煩。應某自會守口如瓶,還請先生放心!”

  蘇奕笑了笑,道:“那就這樣吧,我們也該離開了。”

  應闕連忙道:“蘇先生,應某還有一事相求。”

  蘇奕眉頭微皺。

  應闕頓感緊張,躬身見禮道:“我父親離世前,希冀應某能夠拜在蘇先生門下,為先生鞍前馬后,以報答蘇先生之大恩!”

  一位化靈境大妖,卻要拜在一個辟谷境少年門下效命,這傳出去,天下非為之瞠目不可!

  蘇奕怔了怔,旋即似笑非笑道:“你父親讓你這么做,恐怕不是為了報恩那般簡單吧?”

  應闕這一瞬,只覺內心的念頭和想法像被全部看穿,渾身都一陣不自在。

  他不敢隱瞞,將實情說出,道:“我父親得知了先生的手段后,心中極是震撼和欽佩,感慨說,當年他在渡化龍之劫時,若能有蘇先生相助,根本不愁無法化龍成功!”

  “父親還說,若我能拜在先生門下效命,以后有機會渡化龍之劫時,當不會再重蹈他的覆轍。”

  聽罷,蘇奕已明白過來。

  老黑蛟被暗古之禁折磨了一萬三千年之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然最清楚暗古之禁的可怕。

  而自己擁有破除暗古之禁力量的手段,自然讓老黑蛟高看了一眼,這等情況下,他想讓應闕拜在自己門下,也就不奇怪了。

  可惜,蘇奕可不會收徒,再加上有元恒在,也沒有心思再收一個侍從跟隨身邊。

  應闕道行的確很強,擱在這大夏修行界,已佇足在巔峰位置。

  可對蘇奕而言,侍從就是打雜跑腿的,修為高低與否,并不重要。

  似看出蘇奕態度冷淡,應闕再次跪倒在地,叩首于地,誠懇祈求道:“應某愿誓死為先生效命,還請先生收留!”

  一頭叱咤風云的化靈境黑蛟,卻三番兩次跪地向蘇奕叩首!

  可蘇奕卻渾不在意,反倒皺了皺眉,道:“似這等事情,本就強求不得,你若再這般,可別怪我斬斷這份情誼。”

  應闕軀體一僵,惶恐叩首道:“請先生息怒,應某再不敢了。”

  他內心充滿沮喪,唇中滿是苦澀。

  老黑蛟離世前,再三叮囑,這是一樁足以讓應闕逆天改命的仙緣,萬千年難得一見,斷不能錯失了。

  初開始應闕自忖以自己的道行和實力,若誠心誠意求蘇奕收下自己,料來問題不大。

  可他卻沒想到,蘇奕卻拒絕了!

  并且,似乎還心生不愉!

  這讓應闕哪能不惶恐忐忑,沮喪懊惱?

  看著應闕這般模樣,蘇奕沉吟片刻,道:“如今,你心魔已除,距破境渡劫已不遠,當你踏入靈相境時,再來見我便是。”

  說罷,他轉身走進殿宇。

  應闕怔怔,旋即似咀嚼出蘇奕話中的意味,內心的沮喪一掃而空,眉梢涌起一股狂喜。

  蘇先生……這是在考驗我嗎?

  踏足靈相境?

  我已壓制境界千年之久,而今心魔已除,破境而入靈相境應當問題不大。

  到時候,再去面見蘇先生,或許……便會允許我侍奉在身邊效命了!

  想到這,應闕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激動,長身而起。

  也就在這時,蘇奕一行人已從大殿內走出,決定離開了。

  應闕上前挽留,眼見蘇奕他們去意已決,便親自相送。

  章蘊滔等人皆察覺到,應闕心情似乎極好,談笑自若,溫醇如春風。

  只是面對蘇奕時,他不免有些拘謹和敬畏,一副“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的姿態。

  “等回到宗門,一定要將今夜之事如實稟報!”

  章蘊滔暗道。

  原本,蘇奕滅殺霍云生等人,讓章蘊滔判斷出,他們云天神宮得知消息后,定不會善罷甘休。

  可現在,蘇奕身邊還有一個視他若神明般的化靈境大妖!

  這等情況下,云天神宮要對付蘇奕,恐怕就得認真掂量掂量后果了。

  想到這,章蘊滔內心都一陣感慨。

  捫心自問,他雖然曾敗在蘇奕手底下,可卻根本恨不起來,技不如人,還能怪誰?

  若有可能,他也不希望因為霍云生等人的事情,而讓云天神宮視蘇奕為仇敵。

  現在好了,若讓宗門知道,蘇奕身邊有應闕這等強橫的化靈境大妖,注定會三思而后行!

  就在此時,章蘊滔耳畔傳來應闕溫醇如春風的聲音:

  “章道友,今日發生的事情,牽扯甚大,蘇先生那等高人,不屑于說這些,可應某卻不能不認真對待。”

  “總之,今日的事情,不宜再讓其他人知道,章道友應該明白應某的意思吧?”

  聽罷,章蘊滔眼眸驟然一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