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九章 殺敵歸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正在逃遁的灰袍青年心中一寒。

    身為一名刺客,他對危險的嗅覺要遠比尋常修士更敏銳。

    幾乎在蘇奕那一劍斬出的一瞬,灰袍青年袖袍一揮。

    “起!”

    一道金燦燦的秘符掠出,在虛空轟然化作一道金色雷霆盾牌,橫擋身前。

    金雷靈盾符!

    一枚的價值,可抵一百顆六品靈石,可抵擋聚星境修士全力攻擊,防御力驚人。

    可當蘇奕那密匝匝的劍氣光雨斬來,剎那間而已,那金色雷霆靈盾,就被劈得稀巴爛,潰散如雨。

    灰袍青年根本顧不得肉疼,雙手一揮,十余道秘符飛灑而出。

    有殺伐氣驚人的劍氣、肆虐狂暴的火焰、洶涌澎湃的滔天水浪、瘋狂滋生的藤蔓……

    每一道秘符,皆不是尋常貨色,各有神妙,毀滅氣息驚人。

    蘇奕見此,眼神泛起一絲不屑。

    他身影一閃,如若無堅不摧的鋒芒般,所過之處,那一道道秘符所釋放出的威能,皆被狠狠碾碎,掀起漫天光雨。

    鏘!

    幾乎同時,一縷劍吟響徹。

    就見玄吾劍不知何時已握在蘇奕手中,驀地在虛空一劃。

    虛空之中,金、木、水、火、土五座劍山涌現,一座比一座巍峨高大,朝灰袍青年圍殺而去。

    大五行鎮域劍!

    這一擊之下,直接將灰袍青年的退路封死。

    “不好!”

    灰袍青年臉色驟變,手中驀地多出一柄銀色雷電交織的長矛,發出大喝,與之硬撼。

    可僅僅須臾,便被震得咳血,身影狼狽。

    在那五座劍山的鎮壓下,他就如一頭困獸,找不到出路,被壓迫得處境越來越兇險。

    “刺客,一擊不中,遠遁千里,從不和人正面硬撼。現在的你,已處于最不堪的處境中。”

    蘇奕一邊揮劍殺伐,一邊淡然開口,“告訴你說出,誰是你的雇主,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灰袍青年很狼狽,不斷負傷,那一座座劍山不斷鎮壓而下,讓他已快沒有可躲避的地方。

    可聽到蘇奕的話,他卻笑呵呵道:“身為一名真正的刺客,哪可能泄露雇主是誰?”

    蘇奕哦了一聲,道:“那你就去死吧。”

    劍氣如洪流席卷,鋪天蓋地,透發滔天殺意。

    “咄!”

    灰袍青年發出一聲長嘯,猛地祭出一道晦澀神秘的黑色符詔。

    黑色符詔發光,涌現出一道通天徹地的黑色刀氣,帶起無邊的魔焰,在虛空中一掃。

    靈道符詔!

    這才是灰袍青年壓箱底的保命手段,由苦海一位化靈境大修士親手煉制,蘊積著屬于這位靈道大修士的一股刀氣真諦。

    一擊之下,足以撼動同等層次的對手!

  轟隆    驚天動地的碰撞中,那黑色刀氣橫掃之下,將蘇奕斬出的劍氣盡數摧垮,霸道無邊。

    蘇奕瞳孔微凝,玄吾劍驟然清吟,爆綻出滔天的劍意,橫空怒斬。

    以他現在的道行,全力出手時,都敢去和化靈境一較高低,而現在那一道黑色刀氣,僅僅只是蘊積在符詔中的一股力量罷了,而非真正的化靈境修士,哪可能會放在蘇奕眼中了。

    咔嚓!

    就見那一道黑色刀氣,被硬生生破開,寸寸崩滅。

    “怎可能!?”

    灰袍青年徹底色變,被驚到了。

    他作為苦海勢力聚星境中的頂尖刺客,曾成功刺殺過如穆道人這般的化靈境修士,被世間不知多少修士忌憚。

    可今日,任憑他手段盡出,卻盡數被一個辟谷境的少年挫敗!

    這讓他如何不驚?

    不遠處,蘇奕揮劍殺來。

    灰袍青年來不及多想,其身影驟然爆綻出沖霄的血氣,整個人一下子化作千百條血影,朝四面八方沖去。

    蘇奕微微搖頭,似這樣的一幕,他前世見了不知多少次。

    尤其是刺客,經常會在臨死之時,催動這等和逃遁有關的禁術,以燃燒自身道行和生機為代價,搏一線活路。

    這等情況下,蘇奕哪可能讓對方逃了。

    就見——

    蘇奕袖袍鼓蕩,手中玄吾劍剎那間斬出上百次。

    轟隆!

    一道道百丈劍氣掠起,在天地間縱橫交錯,仿似編織成一張劍氣大網般,籠罩而下。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蘇奕這一擊,也呈現出無懈可擊,無所不至的神韻。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血色虛影被斬殺,如紙糊似的炸開。

    僅僅眨眼間,灰袍青年的身影便被逼迫顯現出來,他臉色煞白,瞳孔收縮,滿臉盡是驚駭。

    可不等他再閃避,便有十余道劍氣轟鳴而至。

    灰袍青年心中一聲長嘆,他知道,自己徹底栽了。

    縱使在刺殺之前,他已做足了各種準備,也都沒想到,一個辟谷境少年,卻竟遠比自己預估中還要強大,還要恐怖……

    這一剎,灰袍青年反倒并不那般畏懼和彷徨了,想起了留在靈曲城永安鋪子里的那半瓶酒。

    “老王,便宜你了……”

    當這個念頭閃過腦海,灰袍青年身影四分五裂,被可怖的劍氣轟殺成碎片。

    鏘!

    蘇奕收起玄吾劍,飄然落地,搜尋了一遍灰袍青年的遺物,卻并未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也對,一個合格的刺客執行任務時,身上從不會攜帶任何和刺殺不相干的東西。”

    蘇奕搖了搖頭。

    這灰袍青年,勉強稱得上是一個真正的刺客。

    擱在這世俗中,憑他剛才施展的手段,只要抓住出手的絕佳時機,甚至有希望刺殺化靈境修士!

    這樣的角色,注定不可能是尋常之輩了。

    而雇傭這樣一個刺客前來刺殺自己,無疑證明,那雇主應當很清楚,要對付自己,尋常的刺客根本不夠看的。

    雇主會是誰?

    蘇奕思忖時,已折身返回。

    不管雇主是誰,這一場刺殺勢必和左氏一族分不開干系!

    左家。

    議事大殿,氣氛壓抑沉悶。

    左星河坐在座椅內,雙目失神,神色明滅不定,內心煎熬,像等待審判的囚徒般。

    那些左家大人物也都默然。

    每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若蘇奕這次一去不回,那一切危機皆會煙消云散。

    可一旦蘇奕活著歸來,首先要倒霉的便是他們左氏一族!

  聞心照、元恒等人,早    已察覺到左家那些大人物神色不對勁,似乎極為焦慮和緊張。

    這讓聞心照他們不禁懷疑,這一場針對蘇奕的刺殺,極可能和左氏一族分不開干系。

    不過,在蘇奕沒有返回之前,他們并未詢問。

    章蘊滔在沉默,他見多識廣,哪會看不出,今日這件事充滿了蹊蹺和不對勁的地方?

    眼下,就要看一看,蘇奕能否活著回來了。

    霍云生、錢天隆他們,也是心神不寧。

    之前,船夫已出手,以無匹凌厲的箭道隔空刺殺蘇奕,按照左星河所言,那等威能,足以輕松擊殺任何聚星境人物。

    可結果,蘇奕非但毫發無損,還反而去追殺船夫了!

    這讓霍云生等人焉能不緊張?

    “船夫乃是苦海勢力如若傳奇般的刺客,當初都能刺殺掉穆道人,眼下只是對付蘇奕而言,應該……不會出意外的……”

    霍云生不斷如此安慰自己。

    而同一時間,左家那些大人物也正在用傳音進行交流。

    “族長,按你所言,那刺客雖非我們左家請來,可畢竟也得到了我們左家的配合,若那蘇奕活著返回,注定不會善罷甘休啊。”

    大長老憂心忡忡。

    昨夜時候,他們不清楚蘇奕的底細,還敢不把蘇奕放在眼中,當做一個可有可無的小角色。

    可現在誰還敢?

    “若那蘇奕死了,自然最好,可若萬一活著,我們左家必須得提前做好準備才行,是戰是和,還請族長盡早定奪!”

    有人沉聲傳音。

    “怕什么,他蘇奕再兇狂,在我們左家地盤上,還敢大開殺戒不成?別忘了,二哥如今在摩訶禪寺修行,乃是天下有名的靈道大修士,他蘇奕真要徹底和我們撕破臉,那后果恐怕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有人不以為然出聲。

    此人口中的“二哥”,名左星穹,是族長左星河的胞弟,早在六十年前,便進入摩訶禪寺修行,法號“覺衍”,化靈境大修士!

    “夠了!我自有決斷!”

    左星河猛地打斷眾人的傳音,深呼吸一口氣,道,“遠水救不了近火,這一次若蘇奕活著返回,我們……”

    說著,他神色一陣明滅不定,內心似在激烈掙扎,最終一咬牙,道:“我們……認栽便是……”

    左家一眾大人物皆錯愕,默然不語,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恥辱感。

    “蘇奕哥哥回來了!”

    便在此時,清芽歡呼出聲。

    回來了?

    左星河等左家大人物心中齊齊一震,臉色大變,最壞的結果,終究還是出現了!

    蘇奕……活著回來了?!

    霍云生、錢天隆、孫楓他們如遭雷擊般,手腳一陣發涼,這怎么可能啊……

    這一刻,所有目光都是齊刷刷看向大殿外。

    就見遠處虛空,一道遁光一閃,倏爾化做一道峻拔頎長的身影,青袍如玉,絕塵脫俗。

    一個邁步之間,便來到了大殿前。

    正是蘇奕!

    全場寂靜,神色各異。

    ps:先來個2連更,感謝鵬城老哥又一次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