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一章 欠鬼蛇一族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瞥了黑裙女子一眼,道:“別緊張,若要動手,現在的你,早已化作一具尸體。”

  說著,他走上前,端詳起那一口青銅箱。

  或許是因為蘇奕表現的太鎮定和從容,讓得黑裙女子驚疑不定,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蘇公子,涅風……已經死了?”

  黑裙女子美眸流轉,試探問道。

  蘇奕點了點頭,道:“上次讓他逃走,已讓我有些惱火,這一次,自然不會再給他逃走的機會。”

  黑裙女子心中震動,嬌艷嫵媚的俏臉都微微有些發僵。

  涅風雖然只有元府境修為,可作為一個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之下活過來的古代妖孽,其手中的保命底牌可不止一個。

  就是面對靈道大修士,也自有脫困之法。

  可現在,涅風卻折在蘇奕手底下!

  這讓黑裙女子如何不驚?

  深呼吸一口氣,黑裙女子低聲道:“蘇公子,咱們之間可無冤無仇,更何況,今日我要對付的乃是聞心照,斷沒有傷害其他人的念頭……”

  蘇奕揮斷道:“放心,我不會殺你。”

  黑裙女子一愣,似很意外,道:“這是為何?”

  蘇奕避而不答,問道:“能否跟我說說這魔胎的來歷?”

  黑裙女子搖頭道:“我只能告訴蘇公子,這魔胎和陰煞冥殿有關。”

  陰煞冥殿,三萬年前蒼青大陸上的第一鬼修道統,勢力遍布天下。

  其第一任殿主,更是威懾天下的“冥羅靈皇”。

  雖說陰煞冥殿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可在當今蒼青大路上,到處分布著陰煞門,視陰煞冥殿為心中的“圣地”!

  蘇奕目光從青銅箱子上挪移,看向黑裙女子,道:“魔胎留下,你可以走了。”

  黑裙女子俏臉微變,似豁出去般,道:“蘇公子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亦或者說,是我的忍讓,讓你認為可以吃定我了?”

  蘇奕輕嘆一聲,沒有再廢話,直接出手了。

  他駢指如劍,隨意斬下。

  一劍而已,勢如九天銀河垂落,滌蕩人間。

  黑裙女子美眸驟然一縮,手中血色蓮燈驀地揚起。

  一片血色燈影掠空而起。

  可僅僅剎那,這一片血色燈影爆碎,直接被浩浩蕩蕩的劍氣劈開。

  黑裙女子背脊生寒,紅潤的唇驀地發出一道尖嘯。

  就見她手中的血色蓮燈剎那間而已,化作一柄血色長刀,猛地斬出。

  刀氣如匹練,妖異陰森,附近虛空中浮現出成百上千的鬼神虛影,

  血靈玄姹訣!

  這是黑裙女子的殺招,一刀斬出,如百鬼夜行,讓對手如墜森羅鬼域,逃無可逃。

  然而,面對蘇奕這斬來的一劍,那成百上千的鬼神虛影宛如泡沫般不堪,根本就擋不住那浩浩蕩蕩的劍氣,紛紛崩滅消散。

  “不好!”

  黑裙女子徹底色變,終于意識到了蘇奕的可怕。

  而此時,她已來不及閃避,猛地一咬牙,將手中血色長刀揚起,欲與之硬撼。

  可就在這一瞬,黑裙女子嬌軀一僵,手中動作停滯在那,再不敢有絲毫亂動。

  那斬來的一片浩蕩劍氣,在她面前三尺之地時,頓時如潮水般消散一空,并未傷到她分毫。

  只是,黑裙女子那一對嫵媚的美眸中,已盡是驚懼和不安。

  因為蘇奕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她身邊,一只修長白皙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這樣的變故,嚇得她魂兒都差點冒出來。

  “活命的機會只有一次,快走吧。”

  蘇奕拍了拍黑裙女子的肩膀,便邁步走向那一口青銅箱子。

  看著蘇奕的背影,黑裙女子玉容陰晴不定,內心兀自驚懼難安。

  她終于明白,正如蘇奕所言,若真下狠手,她早已成了一具尸體!

  “蘇公子,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何會放我離開?”

  黑裙女子忍不住問。

  之前,她就曾問過,只不過蘇奕避而不答。

  蘇奕一陣沉默,眸子泛起一絲悵然,擺手道,“這是我欠你們鬼蛇一族的。”

  欠鬼蛇一族的?

  黑裙女子愈發疑惑,這家伙明明只是個辟谷境少年而已,絕非是和她一樣從三萬年萬古之禁中活下來的角色,更不可能是奪舍者。

  可為何他會說這番話?

  難道說,他背后的師門,或者身邊的長輩,曾和自己這一脈有著某種淵源?

  黑裙女子想不透。

  可她卻看出,蘇奕并不愿回答這件事。

  沉默片刻,黑裙女子道:“蘇公子,若讓這天下間的陰煞門修士知道,這個魔胎落入你手中,注定會為你帶來諸多殺劫。”

  略一猶豫,她補充道:“還有……若魔胎中那位存在覺醒,對公子而言,怕也是禍非福。”

  說罷,黑裙女子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蘇奕沒有回頭,心中卻嘆了口氣。

  “小葉子,我可沒想到,這蒼青大陸上,竟還有你們鬼蛇一脈的族人在行走……”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溫婉美麗的綽約倩影。

  女子約莫十八九歲,眉眼彎彎,,頭戴冠冕,披著鶴氅,手握一盞清輝流轉的蓮燈。

  那一天,女子流著淚獨自離去,空曠幽暗的天地間,只剩下她孤獨而落幕的一道單薄身影,漸行漸遠……

  耳畔,仿似又響起她柔弱而又堅定的聲音:“蘇玄鈞,我偏要等你回來,等一輩子也無所謂。”

  女子名叫葉妤。

  鬼蛇一族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皇。

  半響,蘇奕搖了搖頭,按捺下心中那一抹悵然。

  往事不可追憶,亦不堪追憶。

  蘇奕目光重新看向那一口青銅箱,略一思忖,便咬破指尖,以鮮血為墨,在青銅箱上勾勒出一副奇異神妙的敕令。

  禁靈敕令!

  道門一脈的一種壓制和禁錮靈體的敕令。

  當敕令圖案成形,頓時如呼吸般一明一滅,悄然消失不見。

  而整個青銅箱的氣息都徹底消失,再沒有任何神異之處,便是以神念感應,都察覺不到任何異常。

  蘇奕這才以神念探入青銅箱內。

  就見其中,靜靜擱著一個蒲扇大小,渾圓如球的黑色神秘玉石。

  天魔源髓。

  一種極罕見的曠世神料,用以煉制魔胎的胎心,再經由秘法封印,魔胎內的活物便可得到孕育、滋養和蛻變。

  這一個魔胎,同樣覆蓋有諸多封印,氣息妖異恐怖。

  僅憑神念,只能看到那重重封印之下的魔胎內,有著一道虛幻般的模糊靈體,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模樣。

  似乎察覺到了蘇奕的神念,魔胎猛地劇烈震動起來,表面覆蓋的封印力量發光,閃爍詭異神秘的力量波動。

  “管你是什么來歷,就先乖乖呆在其中吧,”

  蘇奕笑了笑,收起神念,將青銅箱合上,丟進了雪蚨玉佩內。

  這魔胎內的活物,雖不知什么來歷,但其氣息卻無比驚人,若不是被封印力量壓制著,怕是早已脫殼而出。

  按照蘇奕估計,這魔胎內的活物,極可能已擁有靈道層次的修為!

  這就太驚人了。

  須知,魔胎就如一個母胎,其中的活物就如嬰孩。

  想一想,一個活物還沒誕生出來,就擁有靈道層次的氣息波動,那該是何等驚人的一件事?

  這樣的魔胎,讓蘇奕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三徒弟火堯,當初火堯在魔胎內的時候,也擁有著極強大的氣息,甚至比眼前這個魔胎內的活物更強橫。

  不過,魔胎內的活物橫空出世后,卻需要封印力量,重新修煉,唯有如此,才能掌控自身所擁有的力量。

  這和轉世重修有異曲同工之妙。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魔胎內的活物,并未轉世。

  蘇奕現在可沒心思理會這魔胎中的活物。

  若將其殺了,不免暴殄天物。

  若將其現在就放出來,又極可能給自己帶來諸多麻煩。

  還不如干脆將其封印起來,暫且不管不問。

  等以后時機成熟了,再琢磨這魔胎的事情也不遲。

  總之,對蘇奕而言,這魔胎現在就是個沒用的寶物,都懶得花費心思去研究。

  “兩位,既然已蘇醒過來,就別掩飾了。”

  蘇奕抬頭,望向遠處一座雅間。

  話音剛落下不久,古蒼寧和老嫗的身影出現,前者的神色有些尷尬,后者的臉色則有些驚疑不定。

  “蘇兄,這次多虧是你幫忙,否則,我都不敢想象,璇芷那女人竟干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

  古蒼寧抱拳見禮。

  想起剛才的經歷,他就恨得咬牙切齒,內心震怒之余,也有著些許羞憤。

  這對他而言,和栽了個大跟頭也沒區別,太丟人了!

  “不用謝我,我只不過適逢其會罷了。”

  蘇奕搖了搖頭,轉身朝原先所在的樓閣行去。

  “蘇道友且留步。”

  這時候,那童顏鶴發的老嫗忽地開口。

  “有事?”蘇奕問。

  “不知……蘇道友可愿將手中魔胎相讓?”

  老嫗猶豫了一下,說道,“當然,我們會付出足以讓道友滿意的寶物作為交換。”

  古蒼寧也露出期待之色。

  “若換做是你們,是否愿意將此等寶物想讓?”

  蘇奕似笑非笑,他自然看出,那老嫗是一個靈道大修士,可這還不至于讓他忌憚。

  ps:第五更送上!

還欠大家5個5更,另外,今天太累了,明天上午的更新放晚上一起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