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九章 詭異律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聞心照忽地低聲歉然道:“蘇道友,我手中也沒有修補性靈魂體的辦法,這次……幫不上你的忙了。”

  她剛才就察覺到,蘇奕對那獸皮卷似很感興趣,原本還打算出手,幫蘇奕拍下這件寶物。

  哪曾想,競拍的條件卻如此苛刻。

  “不過,蘇道友放心,接下來你看中任何寶物,只要是錢財能解決的,我定傾囊相助。”

  聞心照聲音柔潤,絕美如仙的容顏透著堅定。

  少女風姿絕世,向來驕傲,可現在對待蘇奕時,神態和舉止無不透著溫婉體貼。

  這一幕,看得不遠處霍云生胸口發悶,隱隱作痛,恨不得現在就一刀捅死蘇奕!

  便是章蘊滔、錢天隆、任幽幽他們,內心都一陣翻騰。

  在云天神宮,他們可從沒見過聞心照對哪個男子能這般和顏悅色、溫柔體貼。

  蘇奕笑著搖頭,道:“些許小事而已。”

  說著,他吩咐元恒道:“你來拍下那一個獸皮卷軸。”

  聞心照一怔。

  在座其他人心中也是一震。

  蘇奕手中有修補性靈魂體的辦法!?

  玉臺上,長袍老者向庸眼見久久無人應答,不由輕聲一嘆,道:“既然如此,我們便接著拍下一件古寶。”

  可此時卻有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且慢,我家主人拍下了這獸皮卷軸。”

  此話一出,全場轟動。

  “竟真的有人掌握著修復性靈魂體的辦法?”

  “聲音是從云天神宮傳人所在的雅間傳出,應該不會有假。”

  “原來是云天神宮的強者出手了,怪不得……”

  議論聲四起。

  “云天神宮竟掌握有這等秘法?為何我以前從不曾聽說?”

  老嫗疑惑。

  古蒼寧神色異樣,道:“婆婆,你想錯了,出手的不是那些云天神宮傳人,而是蘇奕!”

  他認得元恒的聲音,也清楚元恒的主人便是蘇奕!

  “是他?”

  老嫗都不由吃了一驚。

  “我早說了,蘇奕此人來歷極不尋常,我唯一疑惑的是,他為何會看上這樣一部殘缺的靈道傳承。”

  古蒼寧沉吟。

  素裙女子藍觴忽地出聲道:“他會否僅僅是看上了那一個獸皮卷軸?畢竟,此物能夠從三萬年歲月的侵蝕下,還能保持如此完整,定然不是尋常寶物那般簡單了。”

  古蒼寧瞳孔一凝,“應當如此!”

  老嫗眸光閃爍,泛起絲絲懾人的銀光,再度朝那一副獸皮卷軸看去。

  僅僅剎那,她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果然,這獸皮卷軸不簡單,之前是我走眼,只關注那記載于獸皮上的傳承秘法,卻忽略了這獸皮本身。”

  古蒼寧禁不住道:“婆婆,這獸皮有何來歷?”

  老嫗道:“那獸皮,疑似是由‘巽靈吞虛獸’煉制。”

  巽靈吞虛獸!

  古蒼寧倒吸一口涼氣。

  他自然清楚,這是何等恐怖的一種絕世大兇。

  “這蘇奕的確很不簡單,才辟谷境修為而已,非但掌握有修復性靈神魂的秘法,并且,似乎早已認出了這獸皮的來歷。”

  老嫗感嘆。

  在他們交談時,早有一個侍者進入蘇奕他們所在的房間,取走了由蘇奕鐫刻在玉簡內的一門修復性靈神魂的秘法。

  沒多久,侍者再返回來時,還帶著那一卷獸皮卷軸,恭維道:“恭喜大人,您所拿出的秘法,已被寶物的主人看中!”

  聞心照星眸明亮,流光溢彩。

  霍云生、章蘊滔等人面面相覷,內心震動,這無疑證明,蘇奕的確掌握有那等秘法,否則,哪可能獲得這一副獸皮卷?

  “哇,蘇奕哥哥你也太厲害了吧?”

  清芽歡呼,少女的喜悅從來是不掩飾的。

  眼見白問晴也滿臉的驚色,元恒內心涌起說不出的自豪,傳音道:“白姑娘,無須這般大驚小怪,這點事情對我家主人而言,完全就不值一提。”

  白問晴怔怔,這滿場英豪,皆望而止步,唯有蘇奕大人一舉拿下此寶,這等事情,也能叫不值一提?

  “蘇道友,你為何會看中這等殘缺的靈道法門?”

  聞心照禁不住問。

  其他人也豎起耳朵。

  蘇奕將那獸皮卷軸拿在手中端詳片刻,這才說道:“我看中的是這塊巽靈吞虛獸的獸皮,雖然神性早已磨滅一空,可獸皮上的大道痕跡猶在,對我而言,價值要遠在那一門殘缺靈道秘法之上。”

  聞心照等人皆震驚,這才明白,這獸皮卷軸的價值,竟遠比他們想象中更大。

  巽靈吞虛獸!

  古籍記載中,這可是上古絕世大兇之一,天生掌握巽風之道的奧義,此獸可駕馭周虛之氣,呼嘯于九天之上,一旦發怒,動輒便能吞沒虛空,撕裂長穹!

  來自此獸身上的一塊皮,可想而知,其價值何等之大!

  一時間,眾人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得微妙起來。

  尤其是霍云生等人,蘇奕所展露出的眼力和手段,令他們都不敢相信,這是一個辟谷境少年能夠擁有。

  “現在且讓你得意,等靈曲大會結束,便是你的死期!”

  霍云生暗自咬牙。

  在他眼中,這一刻的蘇奕出盡了風頭,也讓他愈發痛恨和厭憎。

  拍賣會還在進行。

  向庸陸續又拿出一些古寶,有當世罕見的避火靈珠、一塊古劍碎片、來歷神秘的神藥種子……

  每一樣古寶,皆引發場中轟動,掀起一輪又一輪競價。

  像那避火靈珠,絕對稱得上天地奇寶,攜帶此寶進入一些兇險的熔漿火海秘境,足可如履平地。

  最終,此寶被古蒼寧以三百顆六品靈石拿下。

  對于這些古寶,蘇奕僅僅只打量了一番,就收回目光。

  能夠從從三萬年前遺留下的寶物,并非全都是一等一的瑰寶,即便是瑰寶,也不見得對每個人都有價值。

  就如那一塊古劍碎片,氣息驚人,殺伐氣滔天,任誰一看就知道,這古劍碎片來頭極大。

  可蘇奕一眼就斷定,這古劍碎片除了殘留著一縷屬于靈輪境大修士的殺伐氣,根本沒多少價值。

  可在場修士,又哪可能知道這些?

  非但如此,此寶還引起了場中激烈競價,最終被霍云生拿出一塊拳頭大小價值連城的“碧金星紋鐵”,拍下了這塊古劍碎片,引來滿場驚嘆聲。

  霍云生對于自己能拿下此寶,頗為得意。

  對此,蘇奕都不禁樂了,冤大頭也不過如此了。

  “諸位,接下來要拍的,便是此次靈曲大會的最后一件古寶。”

  玉臺上,向庸的一席話,讓在場氣氛頓時變得騷動起來,所有人停止交談,目光齊刷刷看過去。

  就見向庸深呼吸一口氣,取出一口巨大的青銅箱,箱子上覆蓋著封印力量。

  咚!咚!咚!

  青銅箱的封印還沒打開,一陣強勁的心跳律動聲,便如擂動的戰鼓聲般傳出,回蕩大廳。

  “這……”

  一些修士神魂震顫,心神壓抑,臉色都變了。

  便是一些修為高深之輩,在聽到這等奇異強勁的律動聲后,渾身氣血也是一陣翻騰,坐臥不安。

  “這就是那一枚魔胎的力量波動?”

  聞心照動容,她悄然運轉修為,才抵消掉那等律動力量的沖擊。

  再看霍云生、章蘊滔等人,也都早已運轉修為,一個個臉色都變了,看向那青銅箱的眸,都泛起驚疑、震撼之色。

  蘇奕兀自懶洋洋躺在藤椅中,只是眸子中也泛起一絲異色,看著情況,魔胎內蘊養的活物,似乎要覺醒了啊……

  “婆婆,你可看出什么玄機了么?”

  古蒼寧眸光灼灼。

  “只感受這生命律動氣息,這魔胎內的活物,怕是快要覺醒了。至于這魔胎究竟是什么來歷,又藏著何等玄機,怕是非得打開那青銅箱的封印,才能一窺端倪。”

  老嫗輕語,眸子中涌動著絲絲縷縷的銀色神芒,極為駭人。

  古蒼寧點了點頭,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不管付出何等代價,這魔胎,我要定了!”

  “我們要不要出手,拿下這魔胎?”

  另一座雅間內,涅風圣子也極為心動。

  黑裙女子蔚藍色的眸泛起一絲玩味,道:“別著急,飯要一口一口吃,今天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活擒聞心照,順帶幫你殺了那蘇奕,一解心頭之恨。至于這魔胎……”

  她忽地笑起來,嬌艷嫵媚的臉上盡是自信之色,“早注定是屬于我們的。”

  涅風圣子一怔,心中愈發疑惑,不清楚黑裙女子的底氣究竟是從何而來。

  “正如諸位所想,這青銅箱內封印的,乃是一枚從三萬年前遺留下來的魔胎,至于其中的玄妙,老朽也并不清楚,待老朽打開封印,諸位一看便知。”

  玉臺上,向庸沉聲開口,他軀體緊繃,額頭直冒汗珠,明顯也遭受到了那律動力量的影響。

  魔胎!

  場中愈發寂靜,可每個修士的眸光,皆變得熾熱無比,神色間盡是渴望和好奇。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向庸退后到一丈外,神色莊肅地從袖袍中取出一柄古怪的黑色蛇形如意。

  而后,他掌指發力,蛇形如意發光,蛇首上的一對眸子倏爾間變得猩紅妖異。

  也就在這一瞬,一直懶洋洋坐在那的蘇奕瞳孔驟然一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