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裙女子淡淡道:“我可沒說過非要和古蒼寧合作。”

  涅風圣子不解道:“既然如此,為何之前要邀請古蒼寧,一起去對付聞心照?并且作為交換,還打算幫古蒼寧謀奪那一枚魔胎?”

  黑裙女子唇邊泛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道:“這是個秘密,只需知道,在我眼中,活擒聞心照,可要比那一枚魔胎重要多了。當然,即便沒有古蒼寧幫忙,我也不會就此罷手。”

  “活擒?”

  涅風圣子若有所思。

  “對,必須活擒。”

  黑裙女子點了點頭。

  涅風圣子強忍著心中疑惑,道:“那打算何時動手?”

  “等靈曲大會結束,在他們啟程離開靈曲城時。”

  黑裙女子蔚藍的眸泛起一絲期待,“以往時候,聞心照一直在云天神宮潛修,要將她活擒,幾乎沒多少希望。現在還不容易等到這樣一個絕佳的機會,絕不能錯過了!”

  說到這,她目光看向涅風圣子,道:“傷勢恢復的如何?”

  提起此事,涅風圣子眉梢浮現一抹陰霾,道:“已不影響戰斗,只可惜了我那一枚‘銀霄靈珠’,白白浪費在了那蘇奕身上!”

  聲音透著濃濃的恨意。

  黑裙女子思忖道:“能讓吃了這么大虧,那蘇奕的來歷和底蘊,注定非同小可,若有機會,我倒不介意幫去殺了此人,不過,前提是必須等我先將聞心照活擒了。”

  涅風圣子點了點頭:“好。”

  “藍觴,可打探出那一枚魔胎究竟出自何人之手?”

  靈曲城,一座殿宇內,古蒼寧隨意坐在靠椅中,隨口問道。

  “回稟少主,三大商會對這件事皆守口如瓶,只說這一枚魔胎以及那一批古寶,皆來自同一個人手中。”

  素凈長裙女子藍觴說道。

  “這倒是奇怪了,換做其他修士,若能獲得這樣一批古寶和魔胎,誰會舍得拿出來賣了?”

  古蒼寧眸光閃動。

  藍觴秋水似的眸眨了眨,抿嘴笑道:“或許,那神秘人自知無福消受這等寶物,故而才會這么做吧。”

  “少跟我扯淡!”

  古蒼寧瞥了藍觴一眼,“傳消息給婆婆,就說后天的靈曲大會,我希望她也能參與進來,畢竟,那些古寶極可能來自三萬年前,婆婆或許能從中看出一些玄機出來。”

  “是。”

  藍觴答應下來。

  永安鋪子。

  靈曲城中一座尋常可見的典當行。

  老板是一個身影佝僂,風燭殘年的老人,姓王,熟人皆稱其“王老頭”。

  陳舊的柜臺前,王老頭正在給一只紅嘴黑雀喂食,

  “王老。”

  霍云生走進了店鋪,這位云天神宮的內門弟子,此刻面對那貌不起眼的老人,卻露出敬畏之色。

  “怎么又回來了?”

  王老頭聲音沙啞緩慢。

  霍云生道:“情況有變,那名叫蘇奕的少年,遠比我們想象中更強大……”

  說著,他把蘇奕擊敗章蘊滔的事情一一說出。

聽罷,王老頭渾濁的眸已瞇成了一條線,眉梢間也浮現一絲  異色,道:“這么說的話,這叫蘇奕的少年可不簡單吶。”

  霍云生深呼吸一口氣,道:“王老,我希望能雇傭到比‘剔骨’更強大的刺客。”

  王老頭皮笑肉不笑道:“認為剔骨殺不了那個蘇奕?”

  霍云生目光沉凝,道:“不,我只是想十拿九穩,一擊必殺,永無后患!”

  王老頭一陣沉默,道:“聚星境層次的刺客,可不是多少靈石就能夠雇傭的。”

  霍云生當即拿出一塊黑色玉佩,擱在柜臺上,道:“這個當定金夠不夠?”

  黑色玉佩只嬰兒巴掌大小,表面鐫刻“灞橋霍氏”四個古老的銘文了。

  王老頭渾濁的眸一下子變得銳利如鷹隼,道:“原來是霍家的嫡系子弟。”

  大夏有三大頂級宗族,一個比一個底蘊古老悠久,勢力之強大,僅僅稍遜四大修行勢力。

  灞橋霍氏,便是其中之一。

  據傳,霍氏一族的根腳,可追溯到三萬年前!

  “好,這件事小老可以答應下來,不出意外,‘船夫’應該會對這件事很感興趣。”

  王老頭笑呵呵說道。

  船夫!

  霍云生眸子發亮,這可是一位以聚星境修為,刺殺過化靈境大修士“穆道人”的恐怖存在!

  他肅然抱拳道:“有勞了。”

  他轉身要走,王老頭忽地問道:“冒昧問一句,霍公子為何非要執意滅殺那個蘇奕?當然,霍公子也可以不回答,小老只是感覺,以霍公子的身份,犯不著去和一個來自大周的小角色這般較勁。”

  霍云生臉色一陣明滅不定,半響才說道:“他要搶我看上的女人!”

  說罷,轉身而去。

  王老頭一愣,不由感慨,又是一樁情仇!

  兩天后的清晨。

  靈曲大會拉開帷幕的日子。

  一大早,位于靈曲城中央的“九鼎閣”大門前,已是人頭攢動,人來人往。

  天南州各大修行勢力的大人物,紛至沓來,或乘坐寶輦,或御空而至,或聯袂漫步而來。

  場中氣氛也是愈發轟動,掀起不知多少嘩然聲。

  這一場靈曲大會,由于將拍賣一批古寶的緣故,早已傳遍天南州各地,萬眾矚目。

  可真正能夠有資格參與其中的,無不是天南州修行界的尊貴人物。

  別說是那些世俗武者,就是那些來歷尋常的修士,都沒有資格參與到其中。

  “云天神宮的修士來了!”

  忽地,人群一陣騷動,就見連續兩輛寶輦停靠在九鼎閣前。

  聞心照、章蘊滔、霍云生等人,從第一輛寶輦陸續走下。蘇奕、元恒、凌云河等人則從第二輛寶輦上走下。

  當一群人匯合,頓時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好美!那位是天上仙子嗎?”

  當看到一襲簡雅長裙,絕美如仙般的聞心照時,在場不知多少男人呼吸一頓,心跳加快。

  便是在場那些妙齡女子,都不由自慚形穢。

  聞心照的美,超然脫俗,有顛倒眾生般的魅力,那修長綽約的身影,讓人甚至不敢直視。

“仙子?那位可是名震天下的小劍妖,云天神宮年輕一  代的傳奇!”

  有老輩人物感嘆,神色間盡是敬畏。

  或許是聞心照吸引了在場絕大多數目光的緣故,就是章蘊滔、霍云生等人的風頭,都完全被蓋住。

  至于蘇奕等人,自然就更不可能引起多少波瀾。

  “嗯?這家伙怎會和聞心照一起?”

  人群中,一襲赤袍的涅風圣子臉色驟變,一眼就認出了蘇奕。

  “怎么了?”

  一側,身穿黑色長裙,嬌艷嫵媚的女子不由看了涅風圣子一眼。

  “是蘇奕!”

  涅風圣子傳音,透著恨意。

  黑裙女子一怔,順著涅風圣子目光看去,就看到一個身影峻拔修長的青袍少年。

  “這姓蘇的模樣倒是俊秀,氣質也不俗,看起來恬淡隨意,可這種角色,骨子里往往自負到了極致。”

  黑裙女子傳音說著,“這次倒是巧了,不過,可不能亂來,今天我的目標,是要將聞心照活擒。”

  涅風圣子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點了點頭。

  可就在此時,涅風圣子身體忽地微微一僵,就見遠處的蘇奕,扭頭看了過來。

  當目光對視那一瞬,涅風圣子內心也是緊繃起來,如臨大敵。

  不過,蘇奕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就如同看到一個陌生人般,神色恬淡到沒有任何波瀾。

  而后,他便和聞心照等人一起,走進了九鼎閣大門。

  直至目送蘇奕的身影消失,涅風圣子這才輕松下來,旋即,他內心涌起一股說不出的羞憤。

  剛才被蘇奕目光盯到那一瞬,他內心竟有一種轉身閃避的沖動,這無疑太恥辱了。

  “看來,他已經發現了。”

  黑裙女子幽幽一嘆,“也罷,這次靈曲大會結束了,若有機會,順帶將此人也解決掉便是。”

  話語隨意,似在決定阿貓阿狗的命運般。

  涅風圣子精神一振,內心不由期待起來,連忙跟了上去。

  涅風圣子一怔,道:“究竟準備了多少后手?”

  “等動手的時候,一看便知。”

  黑裙女子微微一笑,便邁步朝九鼎閣內行去。

  “婆婆,看到了嗎,那跟隨在聞心照身邊的青袍少年,便是蘇奕,當初在大楚天瀾河上,我與他曾對決一劍,最終卻是我略遜一籌……”

  極遠處,一座茶肆中,古蒼寧露出一絲苦笑,搖頭不已。

  一側,一個童顏鶴發,手握碧綠竹杖的老嫗笑容慈祥道:“少主,若真正分生死,憑的手段,那蘇奕怕是沒多少機會翻盤。”

  “婆婆所言極是,少主體內的三重封印力量,才僅僅揭開了一重而已,若全部揭開,這天下的元道修士中,怕都找不出一個對手。”

  素裙女子藍觴笑著恭維。

  “就話多,以后再談起我身上的封印,小心我拔了舌頭!”

  古蒼寧冷哼一聲。

  而后,他對老嫗說道:“我與那蘇奕無冤無仇,能不分生死,自然是最好的。”

  “走吧,我們也過去。”

  說著,古蒼寧長身而起,當先朝遠處的九州閣行去。

  ps:老規矩,第二更中午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