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五章 妒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聞心照是驕傲的。

  她的驕傲內斂在骨子里。

  可蘇奕剛才那一指,讓她在面對蘇奕時,想不服都不行。

  她癡心于劍道,自然清楚,蘇奕那寥寥一指展露出的劍道造詣,遠不是現在的她所能企及。

  故而,她的驕傲也不屑于讓她否認這一點。

  于是,便有了向蘇奕躬身見禮,承認技不如人的一幕。

  這般心性和風姿,倒是愈發讓蘇奕欣賞了。

  在他看來,無論是羽流王月詩蟬,還是眼前這小劍妖聞心照,皆是修煉劍道的好苗子,不止是天賦極為驚艷的緣故,而在于她們的心境,皆契合于劍道。

  “蘇道友,我能否跟你請教一些問題?”

  聞心照問道。

  這位小劍妖的態度明顯變了,面對蘇奕時,已變得尊重不少。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你覺得,這地方合適么?”

  歷經一場大戰,附近區域早已化作焦土,到處是廢墟。

  聞心照怔了一下,便抿嘴笑道:“是我失禮了。”

  接下來,她帶著蘇奕、凌云河、清芽一起,離開這片區域,來到庭院前方一座樓閣一層大殿內。

  聞心照毫不避嫌地直接坐在蘇奕一側,拿出一個黃皮酒葫蘆,道:“道友,這是我云天神宮獨有的靈酒‘千湖春’,你且嘗嘗。”

  說著,便為蘇奕斟了一杯。

  頓時,清冽綿醇的酒香彌散而開。

  蘇奕也不客氣,舉杯一飲而盡,略一品咂,點頭道:“味道不錯。”

  聞心照嫣然一笑,又為蘇奕斟了一杯,虛心請教道:“道友,你之前說,我那劍道造詣很尋常,且有諸多破綻,不知能否為我解惑?”

  這樣一個風姿絕代的仙子人物,卻如紅袖添香,親自斟酒,姿態謙遜,足以讓任何男人的虛榮心得到滿足。

  蘇奕不禁暗暗點頭,為了向自己請教劍道,聞心照這等名震天下的小劍妖,能把姿態擺的這么低,實屬難得。

  “你所修的劍道,以凌厲殺伐為主,與雷霆道韻契合,極具毀滅之威,雖然火候精純,可卻有三個弊端。”

  蘇奕隨口道。

  聞心照精神一振,一對如水般漂亮的眸望著蘇奕,期待道:“還請道友指點。”

  “其一,雷霆道韻主殺伐,但絕非只具備毀滅之氣,須知,春雷一動,萬物驚蟄,雷霆一道,也孕有生機,毀滅與生機并存,便如陰陽清濁之交融。”

  蘇奕飲了一杯酒,說道,“你對雷霆道韻的參悟和掌控,明顯有所偏差,以至于在融合自身劍道時,發揮出的威能,也受到極大的限制。”

  聞心照心中一震,驚嘆道:“道友好眼力,這正是目前困擾我的一個難題,我曾請教過諸多長輩,可每個人給出的答案,卻不盡相同,以至于到現在,也不曾將這個難題解決。”

  蘇奕道:“要解決這個問題,核心不在劍道的錘煉上,而在對雷霆一道的感悟和理解,我倒是建議,每逢雷雨天氣時,你可以靜心感悟雷霆閃電的變化,或者,去修煉一些和雷霆一道有關的秘法和傳承。”

頓了頓,蘇奕道:“當然,這只是小問題,即便我不  提醒,以你的天賦和悟性,遲早也能解決。”

  聞心照又為蘇奕斟了一杯酒,輕聲請教道:“那敢問蘇道友,剩下的兩個弊端是什么?”

  這位絕代仙子自己或許都沒有察覺到,在面對蘇奕時,她的態度已悄然變化,變得愈發認真,謙虛,恭順。

  可這一幕,卻被不遠處的凌云河、清芽盡收眼底。

  兩者對視,都很吃驚。

  “都三年沒見面了,怎么剛一見面,小師叔卻和蘇奕哥哥那般親昵,連我們都不管不問了。”

  清芽嘀咕道,很是不滿。

  從在這座大殿落座后,聞心照就在跟蘇奕討教劍道,完全把她和凌云河忘了一樣。

  凌云河笑著訓斥道:“瞎說什么呢,你小師叔性情向來如此,癡心于劍道,一旦聊起和劍道有關的事情,便什么都不顧了。”

  話雖這般說,他心中卻有些復雜。

  最開始和蘇奕結伴同行時,他還擔心蘇奕所展現出的能耐,會把清芽的心拐跑了。

  可不曾想,清芽沒被拐跑,反倒是聞心照的心,卻有被拐跑的跡象!

  這才和蘇奕剛認識而已,便聊得如此忘我,且對待蘇奕時,更是親自斟酒,謙遜如面見師長般。

  這讓凌云河都不禁懷疑,若蘇奕愿意,怕是勾勾手,就能讓聞心照投懷送抱。

  “希望不會這樣,以蘇道友的為人,應該……也不會干出這等事情……吧?”

  凌云河暗道。

  庭院大門外。

  一輛寶輦載著霍云生、錢天隆、孫楓三人返回。

  “這次多虧了霍師兄幫忙,等事情順利結束,我定會準備一份厚禮,以表謝意。”

  走進庭院,錢天隆兀自難掩興奮。

  之前時候,在霍云生的穿針引線下,讓他順利和“苦海”勢力的一位暗哨聯系上。

  在付出三十塊六品靈石的定金后,霍云生雇傭了一位綽號‘剔骨’的元府境刺客,一樁和刺殺蘇奕的交易就此敲定。

  按照對方的說法,刺客“剔骨”在至今所執行的所有刺殺任務中,從無失手。

  且多次刺殺過聚星境人物,實力極為恐怖。

  在苦海組織中,剔骨在元府境刺客中,足可排進前三!

  這一切,讓錢天隆對滅殺蘇奕,充滿了信心。

  “錢師弟,都是自家人,無須這般客氣。”

  霍云生說到這,提醒道,“接下來,莫要再談起此事了,若讓章師叔和聞師姐知道,指不定會引發什么誤會。”

  錢天隆笑著答應。

  “嗯?”

  忽地,霍云生臉色一變,“這是?”

  他們一行已來到原本屬于聞心照的修煉之地,可現在,這里卻是一片焦土,滿目瘡痍。

  “這里發生了一場大戰!”

  孫楓瞳孔一縮,“看這等戰斗痕跡,怕是連章師叔也已動手了。”

  “這……難道說有仇敵殺上門了?”

  錢天隆臉色也變了。

  便在此時,任幽幽從遠處匆匆而來,道:“三位師兄,你們可算回來了。”

  “任師妹,這里發生了何事?”

  霍云生問道。

  任幽幽神色復雜,穩了穩心神,便把剛才蘇奕和章蘊滔對決的事情合盤說出,沒有任何隱瞞。

  聽罷,霍云生等人簡直如遭雷擊,呆滯在那。

  蘇奕,竟打敗了章師叔!?

  這讓霍云生他們差點懵掉,一個辟谷境少年,還是在僅僅兩劍之間,挫敗一位聚星境中期的頂尖人物,這若說出去,誰敢信?

  身為云天神宮內門傳人,霍云生他們可比任何人都清楚章蘊滔的強大,可也正因如此,當得知這樣的消息時,才會難以接受。

  半響,錢天隆忽地像受到刺激般,大叫一聲:“不好!”

  他扭頭看向霍云生,驚慌道:“霍師兄,我們為苦海……”

  “閉嘴!”

  霍云生臉色一沉,而后對任幽幽說道,“師妹,你且避讓一二,我有話對錢師弟說。”

  任幽幽心中雖疑惑,可還是答應下來,轉身而去。

  直至她身影消失,霍云生臉色陰沉地盯著錢天隆,一字一頓道:“我說了,不得提起苦海勢力,錢師弟你怎么就不長記性呢?”

  話語森然,透著怒意。

  錢天隆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道:“霍師兄,我只是想到,之前為苦海提供的和蘇奕有關的資料,明顯有嚴重偏差,我擔心……”

  “擔心那綽號‘剔骨’的刺客,會栽個大跟頭?”

  霍云生冷哼,“放心吧,按照約定,后天那一場靈曲大會結束后,等我們離開靈曲城時,這一場刺殺才會展開,在這之前,有大把的時間把有關蘇奕的消息,傳遞給對方。”

  錢天隆這才長松一口氣,旋即羞愧道:“霍師兄,之前是我失態了,還望您莫怪。”

  霍云生拍了拍他肩膀,道:“記住,沒有下一次了。”

  面對霍云生那淡漠冰冷的眸子,錢天隆渾身發寒,下意識點了點頭。

  一側的孫楓將這一切看在眼底,內心不禁有些疑惑,霍師兄未免也太謹慎了,他這是擔心泄露苦海這個勢力,讓他也受到牽累?

  若如此,他和苦海又是什么關系?

  “走,我們去見一見聞師姐。”

  霍云生轉身而去。

  錢天隆和孫楓連忙跟隨其后。

  當三人進入那座殿宇時,都不禁一怔。

  就見被他們視若天上仙子般的聞心照,此時卻坐在蘇奕一側,一邊為蘇奕斟酒,一邊交談,那態度和神色,無不流露出欽佩、尊重、恭敬的味道。

  就如后輩晚生在為長輩奉茶,聆聽教誨。

  “這……”

  霍云生他們對視一眼,下巴都差點驚掉。

  聞心照,云天神宮無數男弟子愛慕和敬佩的仙子,天下聞名的小劍妖,就是面對師門長輩時,可都不曾流露出過這等謙順的神態和舉止!

  “霍師兄,那……那還是聞師姐嗎?”

  錢天隆眼神恍惚,滿臉難以置信。

  “當然是!”

  霍云生此刻的臉色,卻格外的陰沉和難看,眸子中洶涌著無法掩飾的妒火和憤怒。

  他喜歡聞心照。

  這是云天神宮幾乎人盡皆知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