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卻道尋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一座三層樓閣,早已化作廢墟。

  當蘇奕的聲音落下,就見那一片廢墟中,走出一道倩影。

  她身段高挑,腰肢盈盈一握,玉腿筆直修長,穿著一身簡雅素凈的束腰長裙,一頭烏黑秀發泛著淡淡的紫色,隨意挽成一個發髻,露出纖秀如玉的雪白鵝頸。

  這個女子很美很驚艷。

  她才十八九歲的樣子,肌膚晶瑩透亮,眼睛靈氣逼人,紅唇水潤,姿容絕代,具有顛倒眾生般的美。

  只是,她此刻略顯狼狽,衣衫和長發上,落了不少塵埃。

  “小師叔!”

  清芽美眸一亮,歡呼著沖上去,一把抱住女子,踮起腳尖,親昵地在女子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嘿嘿笑道,“還是像以前那樣香!”

  女子絕美的容顏浮現一絲窘迫,伸手拎著清芽的衣襟,將她放到一邊,訓斥道:“都這么大人了,怎么還像個小孩子。”

  語聲婉轉,空谷鶯啼般動聽。

  “聞師妹,好久不見了。”

  不遠處,凌云河拱手見禮。

  那風姿絕代,天香國色般的少女,正是在大夏有著“小劍妖”之稱的聞心照,云天神宮年輕一代的傳奇,無數年輕修者心中如仙子般的絕代佳人。

  “凌師兄,的確好久不見了。”

  聞心照露出一抹笑容,明眸皓齒,一笑傾城,那等風姿和氣質,足以讓任何男人心跳加快。

  便是蘇奕,當看到聞心照時,眸子也是一亮,最初得知聞心照的事情時,蘇奕還在揣測,此女究竟是否如傳聞中那般耀眼。

  現在一見,聞心照的姿容和氣韻,無疑遠超了他最初時的預估。

  “聞師姐,現在可不是敘舊的時候。”

  任幽幽說著,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章蘊滔。

  章蘊滔跌坐在那,失魂落魄,狼狽凄慘,堂堂云天神宮長老,此刻卻顏面掃地,那等打擊無疑太沉重。

  “之前的事情,我都看在眼底。”

  聞心照輕嘆道,“我也沒想到,章師叔會敗。”

  任幽幽呆了一下,卻無力反駁。

  別說聞心照,就是她也沒想到,強大如章蘊滔,會敗得如此快。

  “章師叔,勝負已分,并且我看出,你輸得不冤,還望師叔經此一事,莫要被影響到心境。”

  聞心照走上前,勸慰章蘊滔。

  章蘊滔苦澀一笑,喟嘆道:“之前,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了,也總算明白,何謂螢火之光與日月之輝的差別。”

  他艱難爬起身體,眼神復雜地看了看遠處的蘇奕,便轉身而去。

  這位云天神宮的長老,已沒臉再待下去。

  “任師妹,你去勸一勸章師叔。”

  聞心照吩咐道。

  任幽幽連忙追上去。

  “小師叔,你可不能拉偏架,今日這件事,若換做其他人,怕是早被你那位章師叔狠狠揍了一頓。”

  清芽聲音清脆道。

  聞心照笑著攏了攏耳畔青絲,道:“你說錯了,換做這世間其他辟谷境修士,面對章師叔時,就是遭受到再大的蔑視和不屑,怕也只能隱忍,不敢反抗。”

想了想,她總結道:“歸根到底,像今日之事,若不是碰到了  像蘇道友這等人物,注定不會發生。”

  聽罷,凌云河深以為然道:“聞師妹所言極是。”

  聞心照轉身,看向早已重新坐在藤椅中的蘇奕,微微拱手道:“聞心照,見過道友。”

  她身影綽約動人,烏黑的秀發在天光下泛著淡淡的紫色,配上那足以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平添一種別樣的風情。

  蘇奕點了點頭,眸泛欣賞之色,道:“你覺得我剛才那一劍如何?”

  聞心照一怔,思忖片刻,說道:“若我沒看錯,道友在劍道上的造詣,已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其中奧妙,絕非遠遠觀望,便能洞察體會。”

  言外之意就是,這一劍的真正精髓,連她也僅僅只能領會一二,無法洞察全貌。

  蘇奕再問:“若換做是你,能否化解這一劍?”

  聞心照不禁笑起來,眼神中卻浮現一絲自信之意,道:“道友莫非想和我切磋一二?”

  蘇奕道:“我聽說,你癡心于劍途,于劍道之上的天賦極高,稱得上當世年輕一輩的翹楚人物,故而忍不住想見識見識。”

  聞心照點了點頭,紅潤的唇瓣勾起一抹驕傲的弧度,道:“也好,既然道友開口,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說著,她探出一只素凈潔白的右手,于虛空一捻。

  一縷紫色電弧凝聚,化作九寸劍鋒,纖秀如梭,瀲滟瑰麗。

  一股驚人的毀滅氣息,隨之從這九寸劍鋒上彌漫而開。

  凌云河動容,這小小一縷劍鋒的氣息,竟然比章蘊滔剛才所施展的“金焱至陽刀”氣息更懾人!

  隨著聞心照指點一揚,九寸劍鋒破空而去,掠入千丈高的一片云層內,而后那片云層驟然炸開,化作絲絲縷縷的煙霞飛射。

  清芽哇的一聲叫出來,道:“好漂亮!”

  漂亮?

  凌云河不禁苦笑,這哪里是漂亮,分明是毀滅力驚人!

  “蘇道友覺得,我的劍道如何?”

  聞心照笑吟吟看向蘇奕,她本就生得極美,紅唇瑩潤,貝齒晶瑩,笑起來時,清艷動人。

  “是否有保留?”蘇奕問。

  聞心照回答道:“大概有我七成劍道之力。”

  蘇奕隨口道:“在這世俗中,以你辟谷境大圓滿的修為,能夠擁有這等劍道造詣,已堪稱驚艷,若是對戰,擊敗你那位章師叔也不在話下。”

  凌云河與清芽都不禁倒吸涼氣。

  辟谷境大圓滿,卻能擊敗聚星境中期的章蘊滔?

  這無疑證明,如今的聞心照,絕對堪稱是個妖孽人物,遠非從前可比!

  須知,章蘊滔可不是尋常的聚星境中期強者。

  相差兩個大境界,尚且有擊敗這等人物的劍道造詣,這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聞心照微微一笑,道:“道友謬贊了。”

  蘇奕搖頭道:“不是謬贊,我還沒說完。”

  聞心照笑容微滯,有些錯愕。

  就見蘇奕說道:“我之前說的,是在這世俗中的情況,在我眼中,你如今所擁有的劍道造詣,只能說尋常,破綻極多,遇到真正的劍道高手,一擊便可取你性命。”

這番話一出,凌  云河與清芽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這等劍道怎可能只算尋常?

  聞心照也愣住了。

  她自幼便展露出卓絕耀眼的劍道天賦,十四歲時,便成為大齊年輕一代人盡皆知的“小劍妖”。十五歲時,更被云天神宮破格錄取,拜靈道大修士寒煙真人為師。

  到如今,在整個大夏年輕一代,也是極負盛名,令不知多少老輩人物都黯然失色。

  可現在,蘇奕卻說,她的劍道破綻極多,只算尋常……

  這讓骨子里向來極為驕傲自負的聞心照哪能服氣?

  半響,聞心照說道:“道友所說的劍道高手,若是靈道大修士,那我的確可能無法擋得住其一劍。”

  顯然,她認為在元道三大境中,還沒人能夠一劍將其滅殺。

  蘇奕道:“我說的是辟谷境。”

  聞心照怔了怔,漂亮的眉毛挑起,道:“我能否認為,道友說的是你自己?”

  蘇奕哪會看不出,聞心照內心極不服?

  他笑了笑,道:“除了我,這天下還有不少人同樣可以辦到這一步。”

  聞心照明顯不信,道:“那我可真要請教一下道友,我的劍道究竟尋常到哪里了。”

  這位風姿絕代,容顏如畫的小劍妖,甚至有點生氣了。

  蘇奕從藤椅中起身,邁步朝聞心照走去,笑容恬淡道:“身為劍修,不服氣是好事,你且試試,能否擋住我這一劍。”

  說著,一指探出,如劍鋒般朝聞心照眉心刺去。

  輕描淡寫,稀松尋常,速度也并不快。

  這一劍,也并未動用修為力量,純粹是以劍道造詣來施展。

  在聞心照眼中,這一道劍指,到處都是破綻。

  可當她準備化解時,卻忽地發現,每一處破綻都像一個陷阱,給她一種無論如何化解,都會遭受反制的感覺。

  若是動用修為,聞心照自信可以一力降十會,根本不必在意那些破綻和埋伏,以力破力便可。

  然而,蘇奕都沒有動用修為,她的尊嚴和驕傲,也不能容忍她這么做。

  心思轉動時,聞心照錯愕發現,蘇奕已收回了劍指。

  “能擋得住嗎?”

  蘇奕撂下這句話,便轉身返回,坐進了藤椅。

  聞心照沉默了。

  她美麗白皙的臉龐上,明滅不定,一對如星辰般明亮的眸,時而恍惚,時而怔怔。

  凌云河與清芽對視一眼,皆一頭霧水。

  蘇奕剛才那一擊,就如隨手指了聞心照一下,兩者完全沒看出藏有任何玄機。

  可看聞心照的反應,卻似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更讓人意外的是,片刻后,聞心照深呼吸一口氣,便來到蘇奕身前,微微躬身道:“多謝道友賜教,讓我明白在劍道之上,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聲音帶著三分窘意,三分慚愧,以及一些若有若無的驚意。

  剛才時候,她還認為蘇奕是在故意貶低她的劍道,內心還很生氣。

  可在見識了蘇奕那一指的神妙后,她背脊都生出寒意,心中顫抖,苦思冥想許久,最終確定一件事——

  若以劍道造詣分勝負,自己……的確根本擋不住這一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