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六章 風之道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涅風圣子身影軒昂如松,當走出大殿,隨意立著,便有氣吞山河般的威勢。

  遠遠地,老瞎子似有察覺般,微微抬頭,道:“公子,這小子身上有古怪。”

  蘇奕淡淡說道:“是不是感覺他年齡不對勁?修為也不對勁?”

  老瞎子點頭:“正是。”

  “很正常,以秘法封印其生機和修為,足可讓其在無盡歲月的浮沉中存活下來,直至封印瓦解,便能從沉寂中醒來。”

  蘇奕不以為然道,“只不過這種秘法,往往掌握在皇級道統中,且施展此等秘法,不止要消耗諸多神材,施法者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道友好見識!”

  遠處,涅風圣子撫掌贊嘆,“之前我便懷疑,你和我一樣,皆是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中活下來的角色,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老瞎子禁不住咧嘴笑起來,鄙夷道:“小家伙,你的眼力,可要比我老瞎子都差勁,稱得上有眼無珠。”

  開什么玩笑,若蘇奕也是從無盡歲月的沉寂中活下來,以他們鬼燈一脈的力量,第一時間就能感應出來。

  “難道不是?”

  涅風圣子皺眉,似很意外。

  旋即,他搖了搖頭,笑道,“不管是不是,這時候都已經不重要,不是嗎?”

  “對于一個將死之人而言,這些的確已經不重要。”

  蘇奕說著,邁步朝前行去。

  涅風圣子眸子爆綻紫色神芒,盯著不斷逼近的蘇奕,“要動手?也好,我也想看一看,你究竟有多強大!”

  說話時,他袖袍鼓蕩,驀地探手,一掌隔空拍出。

  虛空中,一道虛幻般的紫色掌印凝結,洶涌著一縷縷晦澀的道韻,橫空朝蘇奕籠罩而去。

  道光轟震,虛空紊亂。

  寥寥一掌而已,卻似天降神山,那等威能,都能威脅到聚星境人物的性命。

  而要知道,涅風圣子的修為僅僅只元府境層次而已!

  “無愧是涅風圣子!”

  練冷月等陰煞門修士遠遠看著,皆憑生驚艷之感。

  紫色掌印來襲,蘇奕看也不看,掌指一劃,如刀切豆腐般,紫色掌印一分為二,在虛空中炸開。

  “這……”

  練冷月等人瞳孔收縮。

  老瞎子則唏噓贊嘆道:“好一記手刀!看似簡單,卻有無堅不摧之勢,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吶!”

  這倒并非完全是拍馬屁,之前時候,老瞎子雖確定蘇奕和那“討債人”有關系,可并未見過蘇奕出手。

  再加上蘇奕僅僅只是辟谷境修為,讓老瞎子很難把蘇奕當做一個高手對待。

  可現在,當目睹蘇奕這一擊,老瞎子這才終于意識到,相比這世俗中那些元道修士,蘇奕所擁有的道行和力量,完全可以用妖孽老形容!

  “有點意思。”

  涅風圣子眸光燦然,身影凌空,毫無保留出手了。

  他雙手翻飛,于身前捏印,虛空紫氣蒸騰,光霞流轉,轟鳴聲中,一片巍然山河虛影橫空,狠狠朝蘇奕鎮壓而去。

  直似神祇搬起山河,投擲人間!

  不得不說,這涅風圣子的確很強,遠超同境修士,更能讓那世俗中的聚星境人物低頭!

  可在蘇奕眼中,此人的道行,充其量也就和那個“古蒼寧”差不多。

  就見蘇奕看也不看,掌指再次一劃。

  咔嚓!

  從天而降的一片巍然山河虛影,如若泡沫般,四分五裂。

  光霞彌散中,蘇奕身影憑空,突兀出現在涅風圣子身前,輕飄飄一掌拍下。

  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若是拍實了,便是煉體一脈的聚星境修士,也必被拍成一團爛泥。

  出乎人們意料,涅風圣子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宛如人間蒸發般,也讓蘇奕這一掌落空。

  “人呢?”

  在場眾人皆是一驚,放眼四顧,哪怕是用神念,竟都無法捕捉到涅風圣子的氣息。

  “好強的遁空隱匿術!”

  老瞎子臉色微變,這一瞬,連他也無法感知到涅風圣子的蹤跡。

  這詭異的一幕,無疑讓人毛骨悚然。

  忽地,蘇奕身邊虛空中,一縷風聲響起。

  比風聲更快的,是一抹迅疾無匹,幾乎透明的紫色槍鋒,猛地朝蘇奕背脊刺去。

  這等一擊,換做其他修士,怕都來不及反應,更別說去抵擋了。

  可蘇奕背后卻似長了眼睛,身影朝一側倏爾橫移一尺之地,右手食指于虛空一點。

  鐺!!

  那一道紫色槍鋒如遭雷擊,猛地產生劇烈碰撞聲,火花四濺。

  不遠處虛空,涅風圣子的身影也是一個踉蹌顯現出來,俊朗的臉頰上不由浮現一抹凝重。

  眾人見此,無不震驚。

  涅風圣子的潛行匿蹤之術何等詭異強大,誰能想到,竟然就這般被擋住了。

  “后發先至,料敵于先,妙啊!”

  老瞎子撫掌大贊。

  涅風圣子神色明滅不定,他手中長槍紫氣瀲滟,鋒芒沖霄,明顯是一件了不得的寶貝。

  可當面對蘇奕時,他已如臨大敵!

  “我還當你有多大本事,無非是掌握了一門和風之道韻有關的潛行秘法罷了。”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不屑,直接一掌拍過去。

  涅風圣子的身影再度消失不見。

  蘇奕眉頭微挑,風之道韻很特別,因為風本就無形,用在潛行秘法中,簡直就像天地間自由自在的風,只要有氣流流動,風就會出現每一處地方。

  一般修士的神念,根本就無法窺破對方的身影。

  不過,這難不倒蘇奕。

  他手中有無數辦法能把對方逼迫出來,顯現原形。

  但他沒有這么做。

  這樣的話,極容易讓對方察覺到不妙,趁機逃走。

  一個掌控風之道韻的家伙要逃走,要將其留下可不是一般的困難。

  嗤!嗤!嗤!

  猛地,在蘇奕佇足之地的四面八方,皆有細微的風吟響起。

  “死!”

  一道大喝響徹。

  幾乎同時,在眾人震驚目光注視下,成百上千的紫色槍芒猛地乍現,直似暴雨突兀而至,又像紫色的流星群,鋪天蓋地砸下。

  恐怖的殺伐之氣,將蘇奕佇足的那片虛空徹底淹沒。

  無疑,這是涅風圣子的殺招!

可就在此時,就見蘇奕微微一笑,道  :“抓到你了。”

  他頎長的身影猛地一展,漫天凌厲無匹的紫色槍芒齊齊炸開,崩散如雨!

  幾乎同時,蘇奕縱身掠空,掌指如劍,驀地斬出。

  一道清色劍氣橫空,倏爾化作無數細小如游魚的劍氣,席卷那片虛空。

  我有一劍游十方,上窮碧落下黃泉!

  大快哉劍經——游十方!

  就見那片虛空,直似馬蜂窩般,出現無數劍痕,縱橫交錯,密密麻麻,似無窮盡般。

  鐺鐺鐺!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起,就見虛空中,槍影重重,不斷抵擋那些凌空斬來的劍氣。

  而涅風圣子的身影,也是被逼迫出來。

  此刻的他,就如面對一場狂風驟雨,四面八方,頭上腳下,到處都是斬來的劍氣,凌厲的寒芒,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不過,涅風圣子的確不是一般的強大,面對這等殺伐,一桿紫色長槍揮得潑水不進,并未受傷。

  可還不等他將這一擊化解,蘇奕早已凌空殺來,掌指如劍,一斬而至。

  大快哉劍經,劈山海!

  那恐怖的劍氣,通天蓋地,有橫掃寰宇,無堅不摧般的大勢,只遠遠看著,便讓人膽寒絕望。

  “不好!”

  涅風圣子徹底色變,當要閃避時,已來不及了,只能硬撼。

  鐺!!!

  劍氣與紫色長槍碰撞,產生驚天動地的爆鳴,紫色長槍脫手而飛,倒射出去。

  涅風圣子整個人,則被這一擊劈得狠狠砸在地上,地面塌陷,裂出一個大坑。

  他唇中咳血,渾身筋骨不知斷裂多少根,鮮血染身。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一劍,重挫涅風圣子!!

  那等一幕,讓得練冷月等陰煞門修士無不頭皮發麻,如墜冰窟。

  “這等劍道……未免也太猛了……”

  老瞎子也不由倒吸涼氣。

  捫心自問,當年他是辟谷境修為時,雖也傲視幽冥中大多數同境,被視作鬼燈一脈千年難遇的修道種子。

  可是和蘇奕一比,明顯差了許多!

  而此時,蘇奕可沒留手,再次朝涅風圣子殺去。

  他那頎長的身影,直似謫仙般,有無敵橫推之勢。

  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就見涅風圣子猛地一咬牙,張口一吐。

  一道銀光乍現。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枚靈珠,表面覆蓋著扭曲詭異的道紋,甫一掠空,一股毀滅般的恐怖氣息隨之彌漫而開。

  蘇奕瞳孔微凝,前沖的身影驀地頓住,而后遠遠避開。

  百丈范圍的天地間,驟然轟鳴大作,恐怖的銀色神焰沖霄而起,帶起洶涌的力量洪流,將那天穹的云層都沖散擊潰。

  當煙塵彌散,這座富麗堂皇的行宮和行宮前那一片場地,皆化作一片焦土!

  這恐怖的毀滅力量,讓遠處觀戰的練冷月等人都遭受到沖擊,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一個個模樣凄慘,遭受重創,痛苦大叫不已。

  不是他們不想躲,而是根本就來不及躲!

  場中,蘇奕身影憑虛,毫發無損,唯有眉頭皺起。

  那涅風圣子,竟趁此機會逃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