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五章 仙人之法 不滅螻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于尚林一番感慨,讓元恒、凌云河等人的神色都變得微微有些異樣。

  這老家伙,真的以為山陰城是他們陰煞門的地盤,便可以為所欲為?

  就見于尚林氣勢一變,眼神泛起桀驁冷厲的光澤。

  他看著凌云河,淡淡說道:“我是帶著誠意來的,真心不想大動干戈,可若真動手,你們在場之輩,怕是無一人能活著離開山陰城。道友,你確定要為了一個小輩身上的寶物,看到此地血流成河?”

  凌云河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卻愕然發現,蘇奕這時候取出一把藤椅,懶洋洋坐在了其中,眼眸微閉,似要假寐休息。

  于尚林也愣住,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這小子……是完全沒聽懂自己的話,還是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中?

  身為聚星境大修士,于尚林也見過不少眼高于頂的驕橫之輩,可唯獨沒見過,如眼前這少年那般囂張的。

  大敵當前,卻獨坐藤椅之中,這姿態……簡直囂張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元恒和白問晴神色古怪。

  清芽嘻嘻笑起來,只覺蘇奕此刻的動作,簡直不能更瀟灑!

  沉悶的氣氛中,于尚林似乎感覺自尊遭受到莫大的挑釁和踐踏,臉色都變得陰沉無比。

  “好,很好!”

  于尚林眸如冷電,渾身氣機涌動,殺氣騰騰,“老夫還從未見過如你這般不知死活之輩!今日若不……”

  不等說完,藤椅中的蘇奕眉頭微皺。

  老瞎子忽地咧嘴一笑,道:“仙人之法,不滅螻蟻,將軍有劍,不斬蒼蠅。”

  老瞎子笑容一斂,恭敬抱拳道:“公子,還請允許小老出手,送此跳梁小丑上路。”

  蘇奕微皺的眉頭舒展,點頭道:“可。”

  之前,老瞎子一直低頭垂手立在蘇奕身后,恭敬如仆,于尚林根本沒有在意。

  可當此時目光看向老瞎子時,于尚林似意識到什么,臉色猛地一變,驚疑道:“你是小酆都鬼市老瞎子?”

  老瞎子空洞的眼眶“看”向于尚林,聲音沙啞道:“既然認出我,便給你一個機會,說說吧,你想怎么死?”

  于尚林背脊直冒冷汗,臉都變了,內心的殺機和憤怒蕩然無存,整個人汗毛倒豎。

  身為山陰城陰煞門長老,于尚林哪會不清楚,鬼市老瞎子的神秘和恐怖?

  縱使是陰煞門門主,都曾再三叮囑,莫要去打探和老瞎子有關的一切事情!

  可現在,老瞎子卻像個仆從,聽命于眼前那辟谷境少年!!

  這讓于尚林頓時意識到了不妙。

  怪不得這少年如此有恃無恐,原來是有老瞎子撐腰!

  深呼吸一口氣,于尚林強忍著內心的不安,低聲道:“前輩,我想這是個誤會……”

  不等說完,老瞎子已抬手一巴掌,抽在了于尚林身上。

  一巴掌而已,這位陰煞門聚星境強者,就如蒼蠅似的軀體狠狠砸在地上,地面石板龜裂爆碎,煙塵彌漫。

  再看于尚林,已是鼻青臉腫,披頭散發。

  元恒和凌云河等人皆倒吸涼氣,誰能想到,在那老瞎子面前,聚星境人物竟都如此不堪?

“我讓你選擇怎么死,不是讓你承認  錯誤。”

  老瞎子沙啞出聲。

  于尚林驚恐道:“前輩,我來自陰煞門,奉涅風圣子之命行事,您……”

  喀嚓!

  話沒說完,于尚林的脖頸,就被老瞎子一腳踩碎,連同他的神魂,都被這一腳狠狠震碎炸開。

  “螻蟻般的東西,還蹦跶著叫囂,不知死活。”

  老瞎子滿臉不屑,吐了口吐沫。

  元恒、凌云河他們都被驚到,老瞎子動手太利索了,殺死一位聚星境存在,隨意的就像踩死一只螞蟻般!

  “公子,要不小老直接殺去陰煞門,去將那些個魑魅魍魎一一踏滅?”

  老瞎子轉身,恭聲開口,那枯瘦的臉頰上,已帶上諂媚之色。

  這時候,庭院大門被從外邊踹開。

  原本等候在外邊的那些陰煞門修士聽到動靜,沖了進來,氣勢洶洶。

  “于長老!!”

  有人驚呼。

  “這……”

  “你們好大膽子,竟敢在我陰煞門地盤上殺人!”

  那些修士皆看到了橫尸在地的于尚林,皆臉色大變,又驚又怒。

  “又來一群送死的。”

  元恒、凌云河他們神色古怪,看向那些陰煞門修士的目光都帶上一抹憐憫。

  老瞎子沒有轉身,笑呵呵對蘇奕拱手道:“公子,依小老看,還是將這陰煞門踏平最好,省得那些蒼蠅接二連三來煩您。”

  藤椅中,蘇奕慢吞吞說道:“這樣就太殘暴了,冤有頭債有主,此事既是那涅風圣子引起,自當由他來承擔后果。”

  老瞎子肅然起敬,贊嘆道:“公子有所為有所不為,真乃大丈夫風范,小老遠不如也。”

  眾人:“……”

  這也能趁機溜須拍馬?

  蘇奕都不禁怔了一下,身為抬棺老鬼的徒孫,這老瞎子別的本事沒看出多少,阿諛奉承的本事倒是一絕啊。

  “怎么……怎么是他!?”

  猛地,一道驚恐尖叫響起。

  就見那些陰煞門修士中,一個立在人群后邊的宮裝美婦,此刻如遭驚嚇般,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藤椅中的蘇奕,滿臉驚懼,渾身都在瑟瑟發抖。

  飛靈劍閣長老練冷月!

  元恒和凌云河他們登時認出來了,只是他們都有些疑惑,這女人明明是飛靈劍閣的長老,現在怎地和陰煞門的人混在一起了?

  “練長老,你這是怎么了?”

  那些陰煞門修士也被驚到,滿臉疑惑。

  練冷月卻沒有理會他們,噗通跪在地上,戰戰兢兢道:“大人饒命,妾身不知是您,還望恕罪!”

  全場寂靜。

  那些陰煞門修士見此,頓時預感到不妙。

  “你也是那涅風圣子的手下?”

  蘇奕有些意外。

  練冷月結結巴巴道:“回稟大人,妾身本就是陰煞門走出的修士,在數年前時候,加入飛靈劍閣,擔任長老一職。”

  “練長老,你怎能向仇敵跪地!?”

  那些陰煞門修士皆震怒。

  “各位,這位便是蘇奕蘇大人!”

  練冷月此話一出,那些陰煞門修士皆如遭雷擊般,一個個傻眼了。

在奉命前來  時,他們就已從練冷月口中得知了蘇奕在翠寒谷滅殺啟沖子等人的事情。

  當時,涅風圣子還推斷,蘇奕極可能和他一樣,是一位從古代活下來的妖孽!

  誰能想到,他們這次來找的對象,竟然就是此人?

  一下子,那些陰煞門修士也雙膝發軟,心都沉入谷底,總算明白,為何練冷月會那般驚恐和不安了。

  因為當初在翠寒谷,她才剛從蘇奕手底下撿回一條命!

  看著這些陰煞門修士神色的變化,元恒、凌云河他們皆大感有趣,來時氣勢洶洶,現在卻人心惶惶。

  這反差太大了。

  蘇奕卻有些意興闌珊。

  這些陰煞門的修士,慫得太快,讓他完全抬不起興趣。

  他揮了揮手,道:“你們走吧。”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練冷月激動叩首。

  其他人則有些驚疑,這家伙就這般放過他們了?

  直至他們試探著轉身離開,走出庭院,當發現蘇奕他們沒有出手的打算時,這才都暗松一口氣,宛如驚弓之鳥似的,忙不迭逃了。

  山陰城。

  一座富麗堂皇的恢弘行宮內。

  赤袍青年一邊飲酒,一邊算著時間。

  待會,他就要離開山陰城,前往天南州“靈曲城”。

  他得到消息,數天后,在靈曲城內將有一場規格空前的拍賣會拉開帷幕。

  拍賣會上,將出現不少從三萬年前遺存下來的“古物”!

  “少主,不好了!”

  驀地,一陣急促的聲音響起,那些陰煞門修士回來了,一個個神色倉惶,如喪考妣。

  赤袍青年皺眉,放下手中酒壺,道:“出什么事了?”

  “我們……我們碰到了蘇奕!”

  練冷月深呼吸一口氣,飛快稟報,把之前的事情和盤托出。

  赤袍青年聽罷,神色也是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他忽地笑道,“有意思,原來之前我所察覺到的那一縷靈體的主人,便是那個蘇奕啊……”

  “少主,我們……我們該怎么辦?”

  有人不禁問。

  赤袍青年目光一掃他們,道:“他既然殺了于尚林長老,為何又要放你們回來?”

  “這……”

  眾人一時語塞,他們也都沒想到,蘇奕會那般輕易放過他們,又哪可能知道其中緣由?

  “我明白了!”

  赤袍青年意識到什么,目光倏爾望向大殿外。

  幾乎同時,大殿遠處,一道頎長的身影不知何時已悄然出現,青袍如玉,淡然出塵。

  在其身后,還跟隨著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者。

  正是蘇奕和老瞎子。

  當看到這一幕,練冷月他們臉色齊齊一變,頓時明白,蘇奕之所以那般輕易放過他們,實則是為了在暗中跟蹤他們,前來尋仇!

  “你就是那涅風圣子?”

  蘇奕雙手負背,眸光淡然,遙遙看向大殿內的赤袍青年。

  “不錯。”

  這一刻,赤袍青年卻顯得無比淡定,微微一笑,大步走出殿宇,感慨似的說道,“沒想到,在我離開山陰城前,還能和道友見一面,這莫非就是……緣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