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上門交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默半響,蘇奕問老瞎子:“你當年鼎盛時,修為在何等境界?”

  老瞎子喟嘆道:“只差一步,便可踏入皇境。可現在看來,別說踏足皇境,此生怕是再無法恢復往昔修為了。”

  “現在,我唯一的執念就是尋覓一個合適的傳人,將我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薪火傳承下去,可惜……”

  老瞎子無奈道,“這蒼青大陸雖不乏一些天賦特殊之輩,可要尋覓一個能夠承載我們這一脈傳承的好苗子,卻太難了。”

  蘇奕道:“你們這一脈,的確太過特殊。”

  當初在往生池前垂釣的那一百年里,他曾和抬棺老鬼聊過很多事情,自然清楚,鬼燈挑石棺一脈在挑選傳人時,只有一個要求——

  身懷“冥脈陰骨”天賦!

  這種天賦,別說是在大荒九州,就是在幽冥之地,也都極為罕見,可遇不可求。

  倒并非是這等天賦有多厲害,而是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承,唯有身懷冥脈陰骨天賦,才能承受和參悟。

  這也是為何抬棺老鬼這一脈的傳人,會那般稀少的原因所在。

  “這蒼青大陸上,在最近數年中,必會迎來一場璀璨大世,到那時,這天下必會涌現許多修道種子,或許便有機會讓你找傳人。”

  蘇奕說道。

  老瞎子點了點頭,咧嘴笑道:“小老早有如此打算,這些年之所以廝混在這小酆都鬼市,也是在幫未來的傳人收集適合修行的寶物和靈材。”

  說到這,他遲疑了一下,道:“小老斗膽,敢問公子和……那位‘討債人’是什么關系?”

  “討債人?”

  蘇奕一怔,旋即就明白過來,不由笑了笑,道,“什么時候你家祖師重現世間了,他自然知道我是誰。”

  老瞎子哪會聽不出,蘇奕不愿多說,他很識趣地沒有再問。

  蘇奕想了想,道:“以后,若你需要幫助,盡可以來找我,記住,我叫蘇奕。”

  老瞎子師尊血棺之主五葬的死,以及老瞎子淪落到這般地步,皆和毗摩有關。

  而毗摩之所以這么做,極可能就是為了打探他前世轉生的事情。

  這讓蘇奕心中震怒之余,對老瞎子師徒也不免心存一絲愧意。

  畢竟,他們師徒也算是被自己牽累,遭受了無妄之災。

  “蘇奕……”

  老瞎子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旋即恭敬說道,“那小老就先謝過公子了。”

  在他心中,蘇奕儼然已是“討債人”一脈的角色,自然不敢不把蘇奕的話當回事。

  只是,蘇奕終究只是辟谷境修為,并且太過年輕,老瞎子自忖,哪怕自己遇到什么麻煩,怕也根本指望不了對方真的能幫自己。

  而蘇奕,又哪可能看不出老瞎子的心思?

  他沒有再解釋什么,拿出一個玉簡,略一思忖,在其中鐫刻了一門秘術。

  而后將玉簡遞給老瞎子,道:“這是佛門一脈的‘凝魂化魄’之法,不過需要搜集一些稀罕的神藥輔助,才能幫你補全所殘損的魂與魄,你且收好,切莫泄露出去,否則必生災禍。”

老瞎子先是一呆,旋  即整個人都激動起來,手腳顫抖,失聲道:“凝魂化魄之法?這世上真的還有這等秘傳?!”

  任何生靈,皆有魂魄。

  像人類,便是三魂七魄。

  凡人的神魂若殘碎,必當場殞命。

  而修士的神魂殘碎,雖能茍活下來,但幾乎沒有希望修復過來的可能。

  如今的老瞎子,遭遇過一場大難,只剩一魂一魄,這也是為何他會說無法再恢復往昔巔峰修為的原因。

  實在是,神魂一旦殘碎,想要修復比登天都難。

  據老瞎子所知,若他那踏入皇境層次的師尊還活著,怕也都對此束手無策。

  可現在,蘇奕卻隨手就拿出了一門凝魂化魄,修復神魂的秘法!!

  這讓老瞎子如何不驚?

  “是真是假,你看看便知。”

  蘇奕不以為然道。

  玉簡中的秘法,名喚“神元枯榮法”,是大荒九州第一佛門圣地“小西天”的鎮派秘傳,專門用以修補和滋生神魂。

  之前,蘇奕之所以讓老瞎子不要泄露此秘法,也是擔心老瞎子以后萬一碰到小西天的佛修,會被追殺……

  老瞎子將玉簡攥在手中,激動道:“小老不用看就知道,蘇公子斷不會在這等事情上欺騙小老。”

  說著,他猛地跪倒在地,叩首道:“公子贈小老妙法,不亞于再造之恩,小老他日,定結草銜環,執鞭墜鐙!”

  蘇奕輕嘆道:“這是我應該做的,以后你自會明白,起來吧,我要問的都已問完。”

  剛說到這,庭院外忽地響起一陣叩門聲。

  正在正廳歇息的凌云河、元恒等人,也都聽到了叩門聲。

  “難道是小師叔來了?這也太快了吧?”

  清芽眸子發亮,第一時間起身,一陣風似的沖了出去。

  可當打開庭院大門,卻見外邊站著的,并不是她所期待的小師叔聞心照。

  而是一群修士!

  “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為首的是一位白發墨袍老者,笑呵呵開口。

  正是陰煞門修士于尚林!

  “原來是你。”

  清芽恍然。

  今日在城隍廟時,此人曾主動上前,邀請他們去見陰煞門涅風圣子,只不過卻被沖蘇奕拒絕了。

  這時候,凌云河、元恒他們也已走出。

  當看到于尚林和他身邊那些修士時,凌云河眉頭不易察覺皺了皺,道:“道友倒是好手段,竟還能找到這里。”

  于尚林微微一笑,道:“說句大言不慚的話,在這山陰城內,還沒有我們陰煞門找不到的地方。”

  頓了頓,他抱拳道:“各位別誤會,我們此來并無惡意,而是想和諸位身邊的一位朋友做一個交易。”

  說著,他目光一掃凌云河等人,疑惑道:“敢問那位青袍年輕公子可在?”

  凌云河他們頓時明白,于尚林等人是來找蘇奕的。

  “我家主人正在待客,你有什么事,直言便是。”

  元恒沉聲道。

于尚林眉頭皺起,沉吟道:“能否讓  我親自見一見你家主人?各位若不放心,我一人前往拜見那位公子也好。”

  凌云河想了想道:“請進。”

  于尚林頓時笑起來,對身邊那些修士道:“你們且在外等候,記住,莫要以神念窺探院內的事情,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那些修士皆點了點頭。

  而后,他一個人進了庭院。

  元恒匆匆前往蘇奕所在的房間進行稟報。

  “陰煞門的人找我做交易?”

  蘇奕不禁意外,略一思忖,起身朝外行去,道,“走,我倒要看看,他想要做什么買賣。”

  老瞎子和元恒跟隨其后。

  庭院中,當看到蘇奕走出,等候在那的于尚林第一時間迎上去,笑著見禮道:“于某見過公子。”

  此人也是一位聚星境修士,又來自陰煞門,在山陰城中,和在他自家地盤也沒區別。

  可面對蘇奕時,禮數不可謂不周到,態度不可謂不謙遜客氣。

  蘇奕點了點頭,道:“說說吧,你要做什么交易?”

  于尚林怔了一下,似沒想到,蘇奕一個辟谷境少年而已,面對自己時,說話竟如此直接,也不知請自己進入正廳入座,一點禮數都沒有……

  換做其他時候,別說辟谷境修士,便是那些元府境修士,可都入不了自己的眼!

  心中雖如此想,于尚林表面上卻笑容和煦道:“公子快人快語,那于某便直言了,實不相瞞,我家少主察覺到,公子那養魂葫內,有著一道純凈的靈體……”

  蘇奕剛聽到這,便眉頭一挑,打斷道:“若你是為此而來,便就此打住。”

  凌云河、元恒他們眉頭也都皺起,這才意識到,這些陰煞門的修士,是為傾綰而來!

  這樣的交易,蘇奕怎可能會答應?

  于尚林卻不知道這些,即便被蘇奕拒絕,他兀自不以為然,笑呵呵道:

  “這么說吧,只要公子割愛,無論公子有什么要求,盡可以提出來,只要我陰煞門能辦到的,保證不會皺一下眉!”

  他說的豪氣十足,擲地有聲。

  蘇奕卻無動于衷,都懶得再看此人一眼,揮手道:“元恒,送客。”

  “是!”

  元恒當即上前,道,“這位朋友,該離開了。”

  于尚林臉上的笑容凝固,眉宇間也漸漸浮現出一抹陰沉之色。

  他自認態度已擺的夠謙和和真誠,可卻沒曾想,一個辟谷境少年,卻竟完全不給自己面子。

  深呼吸一口氣,于尚林目光看向凌云河,道:“道友,我說了,只要你們肯割愛,無論什么條件,我陰煞門能滿足的,統統滿足。你們……真不打算給于某這個面子?”

  在他看來,蘇奕這般底氣十足,是因為有凌云河這位聚星境修士撐腰。

  凌云河面無表情道:“不給你們陰煞門面子又如何?難道你還打算強取豪奪不成?”

  于尚林見此,不禁長聲一嘆,神色悵然道:“在我等前來時,我家少主便叮囑,交易的時候,一定要客氣一些,能不動手最好,可現在看來……不動手恐怕真的不行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