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三章 五百年前的一場驚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清芽喜道:“我也有三年沒見小師叔了,也不知道小師叔如今怎么樣了。”

  凌云河道:“你小師叔十四歲時,就已是咱們天一劍閣年輕一代天賦最高的劍修,被大齊天下稱作‘小劍妖’,說的就是她對劍道的領悟和掌控,如同妖孽般。”

  “她十五歲時,咱們天一劍閣上下,已無人能指點她在劍道上的修行,無奈之下,由太上長老‘寒山老祖’親自出面,送你小師叔前往大夏四大道宗之一的‘云天神宮’修行。”

  “當時,云天神宮有意考驗你小師叔的劍道造詣,派十八位辟谷境修士一起,組建‘天羅神行劍陣’,言稱只要你小師叔能堅持盞茶時間,便收錄她為內門弟子。”

  “結果……”

  說到這,凌云河眉梢浮現一抹驕傲之色,“僅僅片刻,你小師叔一人一劍,輕松從‘天羅神行劍陣’殺出,讓得那十八位辟谷境修士皆栽了個大跟頭。”

  清芽小臉上盡是驚嘆,道:“這件事,我以前可真不知道。”

  凌云河笑道:“那時候你還小,貪玩貪吃,對修行之事根本不感興趣,哪可能知道了。”

  清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來。

  元恒和白問晴也將這一切聽在耳中,皆震驚不已,意識到清芽這位“小師叔”必然是一位堪稱曠世的天才人物。

  凌云河繼續說道:“經此一戰,云天神宮一眾大人物皆被驚動,連閉關三十年不曾顯現蹤跡的靈道大修士‘寒煙真人’,都在那天破關而出,點名要收你小師叔為關門弟子。”

  “你可知道你小師叔當時如何說的?”

  凌云河笑著看向清芽。

  清芽呆呆道:“自然是答應啊。”

  凌云河搖頭,感慨道:“你小師叔說,她來云天神宮,只為修煉劍道,反問寒煙真人,是否有能耐指點她修煉劍道。”

  “寒煙真人非但不惱,反而大笑說道,若有一天,他無力指點你小師叔修行,便會解除師徒名分,任你小師叔離開。”

  清芽欽佩道:“這位寒煙真人的心胸倒是真了不起。”

  凌云河道:“也是從那天,你小師叔便留在了寒煙真人身邊修行,這一晃……都已經過去三年了。三年前的她,是辟谷境中期修為,以她的天資和底蘊,又是在云天神宮中修行,如今的修為,怕是早不在辟谷境中了。”

  聽罷,元恒都禁不住道:“凌道友,你說的這位‘小師叔’,姓甚名誰?”

  清芽搶先回答道:“聞心照。”

  聞心照?

  對元恒和白問晴而言,這是個陌生的名字。

  可對大夏境內的修士而言,小劍妖聞心照,早已如彗星般,光耀天下。

  “據我所知,你們鬼燈挑石棺一脈,傳人向來極少,甚至所求索的道途太過特殊,對傳人的要求無比苛刻,在很長的歲月中,是一脈單傳,你和‘抬棺老鬼’又是什么關系?”

  另一個房間,蘇奕懶洋洋躺靠在椅子中,目光看著老瞎子。

老瞎子自進入房間,便微躬著身體,腦袋低垂,雙手垂落  腰間,一副畢恭畢敬的謙卑敬畏姿態。

  聽到“抬棺老鬼”這個稱呼,老瞎子骨瘦嶙峋的身影一震。

  旋即,他連忙道:“不瞞公子,您口中的‘抬棺老鬼’,正是老瞎子的師祖,小老則是‘鬼燈’一脈的第三代傳人。”

  蘇奕饒有興趣道:“第三代?那你師尊是誰?”

  老瞎子恭敬答道:“小老師尊道號‘五葬’,在幽冥界,皆稱他老人家為‘血棺之主’。”

  “血棺之主?”

  蘇奕眉頭微皺,努力回憶也沒想起,此人是誰。

  想了想,他再問道:“你呢,怎會出現在這蒼青大陸?你們這一脈的規矩,除非遇到滅頂之災,否則,可不允許離開幽冥。”

  老瞎子初開始,還有些懷疑蘇奕那“討債人”的身份。

  可眼見他連祖師“抬棺老鬼”這個綽號,以及鬼燈一脈不許離開幽冥的規矩都知道,老瞎子已再不敢懷疑。

  他枯瘦的臉頰露出苦澀之色,道:“公子有所不知,小老這一脈……的確遇到了滅頂之災,若不是小老逃的快,差點就喪命在幽冥中。如今即便活著來到這蒼青大陸,可也已是重殘之軀,只能茍延殘喘地活著。”

  “滅頂之災?幽冥之中,還有人敢對你們鬼燈挑石棺一脈的人不利?就不怕你祖師親自去給他‘抬棺送葬’?”

  蘇奕驚訝。

  “抬棺老鬼”是幽冥中的一個奇人,掌握許多不為人知的秘辛,行蹤飄忽不定,神出鬼沒。

  一般的皇境人物,都不敢輕易招惹。

  前世時,蘇奕曾為了籌備轉世重修的事情,多次進入幽冥界游歷和闖蕩,不止是認識抬棺老鬼,還曾進行過一場豪賭。

  蘇奕若輸了,就交出身上佩劍“三寸天心”。

  抬棺老鬼輸了,便交出“六道葬世棺”。

  對賭的方式也很特別,比一比誰能夠從幽冥“往生池”內,釣出一條“往生魚”。

  此魚誕生于‘往生之力’中,極為神秘,古往今來,僅僅只出現過數次。

  當時,蘇奕和抬棺老鬼兩人,在王生池前枯坐百年,最終蘇奕以大道為垂綸,引來一條往生魚。

  雖然最后還是被這條往生魚逃之夭夭。

  可抬棺老鬼卻只能認輸。

  不過,這老鬼卻耍賴,說“六道葬世棺”并不在他手中,而是深埋幽冥某個不可知之地,當此寶出世時,他自會將此寶收走,贈予蘇奕。

  也由此,讓蘇奕成了抬棺老鬼“討債人”。

  后來,直至轉世至今,蘇奕便再沒有見過抬棺老鬼。

  可蘇奕卻沒想到,聽那老瞎子的話,抬棺老鬼這一脈竟遭到了滅頂之災!

  “祖師早在很久以前,便沒了蹤跡,據我師尊所說,祖師是去找‘六道葬世棺’了。而降臨在我們這一脈的災禍,則發生在五百年前。”

  老瞎子說到這,神色頗為復雜,有感慨,也有驚懼和不安。

  五百年前!

  蘇奕心中一震,那不正是自己轉世重生的那一年?

  “到底發生了何事?

  ”蘇奕問。

  老瞎子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只記得,那時候我在洞府中修煉,忽地有一天,我師尊匆匆返回,說有一個名叫‘毗摩’的皇境強者,闖進了幽冥,要找祖師打探一樁事情……”

  聽到這,蘇奕瞳孔微微一凝,毗摩!?

  這正是他大徒弟的道號!

  并且這個道號,還是他在前世時,授予大徒弟。

  所謂毗摩,便是“無塵無垢”之意。

  可在蘇奕前世轉世之后,他這個大徒弟卻成了一個私通外敵的大叛徒……

  這件事,早已是蘇奕心中一個疤痕!

  當初在廣陵城覺醒前世記憶后,蘇奕就已決定,以后當重臨大荒九州時,他自會去算一算這筆賬。

  不曾想,這時候卻從老瞎子口中,再次聽到了這個大徒弟的名字。

  老瞎子并不知道,蘇奕心中早已掀起波瀾,自顧自說道:

  “當時,我家祖師早已消失多年,毗摩沒能找到我家祖師,便打算把我師尊抓走,說只要抓住我師尊,遲早有一天,我家祖師肯定會主動現身……”

  “我師尊哪可能甘心淪為階下囚?最終施展一門自毀道行的秘術,從那毗摩手中逃脫。當回到宗門后,師尊已因為受傷過重,瀕臨死亡的邊緣。”

  說到這,老瞎子滿臉憤恨和悲慟,“為了讓鬼燈一脈延存下去,師尊在臨終前,動用了祖師所留的一股意志力量,以‘幽冥神輪’之力,將我從幽冥界中送走……”

  老瞎子長嘆一聲,“可我卻沒想到,那幽冥神輪的力量太過霸道,雖將我送出了幽冥界,可卻磨蝕了我的軀殼和道行,三魂七魄都差點消散。”

  “最終雖抵達這蒼青大陸,可也只剩下一魂一魄,傷勢嚴重,只能在這小酆都鬼市中裝神弄鬼,茍延殘喘。”

  說罷,老瞎子形神落寞,滿臉哀傷。

  這件事,已憋在他心中很久很久,本以為在這蒼青大陸上,沒人會認出他這位“鬼燈”一脈的傳人。

  可不曾想,今日偏偏就被認出來了,并且對方還極可能是“討債人”的后裔!

  聽完這一切,蘇奕皺眉道:“這么說,你也并不清楚,毗摩找你祖師是為了何事?”

  老瞎子搖頭:“當時情況緊迫,我師尊有許多事情都來不及交代,便把我從幽冥中送走,到如今,我也疑惑,那毗摩究竟是誰,為何要這么做。”

  蘇奕沉默了。

  五百年前,他轉世重修。

  蹊蹺的是,也是在當年,毗摩闖入幽冥,欲找抬棺老鬼,打探消息,讓鬼燈挑石棺一脈,差點遭受滅頂之災。

  這讓蘇奕不得不懷疑,自己這個大徒弟,極可能是想從抬棺老鬼口中,打探和自己有關的事情。

  “是因為當年轉世時,沒能發現我的尸體和九獄劍,讓毗摩心存狐疑了嗎?”

  “也對,這叛徒曾聽我談起過幽冥中的經歷,知道我和抬棺老鬼的關系,他去找抬棺老鬼,或許就是要打探和我轉世有關的事情……”

  想到這,蘇奕一對眸變得幽冷深邃,淡漠可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