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個秘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瞎子攤位前,修士云集。

  當蘇奕一行人抵達時,這里早是里三層外三層,圍攏得水泄不通。

  五盞黑色滲著血色燭光的鬼燈,吸引著所有人目光。

  正如那些攤主所言,大多數進入鬼市的修士,幾乎都是奔著老瞎子手中的五盞鬼燈來的。

  “前輩,我這里有一塊寶骨……”

  一個年輕修士說著,取出一個玉盒呈在身前,玉盒內,一截烏黑寶骨瑩瑩燦燦,流淌靈性波動。

  “霧魂獸的寶骨?”

  人群一陣騷動,這等寶骨,已堪比靈道寶物,價值極為驚人。

  無疑,這年輕修士有備而來。

  “在當今蒼青大路上,這寶骨倒也算罕見之物。”

  老瞎子明明沒有眼睛,卻似已感知到這塊寶骨的神妙,聲音沙啞贊嘆了一句。

  年輕修士頓時一喜,道:“那晚輩是否能換一盞鬼燈?”

  老瞎子搖頭:“雖是稀罕之物,卻入不了老瞎子我的眼,你退下吧。”

  年輕修士神色間喜色凝固,沮喪不已。

  在場其他人見此,內心都一陣翻騰,這樣一塊寶骨,都無法讓那老瞎子滿意?

  那該是何等寶貝,才能從他手中換一盞鬼燈?

  “前輩,您看看這件靈兵如何?是我從巨象國一處古老遺跡中獲得,疑似是上古修士遺留……”

  一個修士取出寶盒,只露出一絲縫隙,給老瞎子看了一眼,便重新合上,似擔心被其他人看到了。

  “不行。”老瞎子無動于衷。

  “我有一幅獸皮殘卷,是祖上傳承下來的秘圖,請前輩一觀。”

  “前輩,您看這塊寶玉如何?”

  ……接下來,不少修士都紛紛出聲,拿出各種稀奇罕見的寶物,可老瞎子皆一一拒絕。

  這讓在場眾人都感覺,老瞎子的要求似乎太苛刻了。

  終于,一個銀袍青年拿出的一個奇異蠶繭,讓老瞎子感到滿意,同意拿一盞鬼燈進行兌換。

  銀袍青年不禁松了口氣,當察覺到周圍投來的羨慕的目光,唇角也是忍不住微微翹起。

  這奇異蠶繭,名叫“赤霞靈繭”,悉心培養,可蛻化出天地間一等一罕見的“赤霞九靈蠶”!

  “年輕人,你來挑一盞鬼燈吧。”

  老瞎子開口。

  銀袍青年深呼吸一口氣,指著位居正中間的鬼燈,道:“前輩,我選這一盞。”

  話音剛落,那一盞鬼燈忽地掠起,來到了銀袍青年身前。

  “恭喜少主,喜獲造化!”

  銀袍青年身邊,兩名侍從紛紛祝賀。

  “恭喜陶公子。”

  不少修士也紛紛開口。

  銀袍青年名叫陶劍廷,天南州三大修行宗族“陶氏”一族的嫡系子弟,身份尊貴,不弱于那些修行勢力中的核心傳人。

  被眾人這般奉承,陶劍廷笑著擺手,矜持道:“是否是大機緣,還很難說,諸位可莫要捧殺我。”

  話雖這般說,他卻難掩得意興奮之色。

  能從小酆都老瞎子手中獲得一盞鬼燈,說出去,也是極有面子的事情!

  “陶公子為何不現在打開封印,看一看其中寶物,也讓我等開開眼?”

  一個老輩修士捻須含笑道。

  頓時,其他人也紛紛期待地看向陶劍廷。

  就是元恒、清芽他們也都好奇不已。

  至于蘇奕,則一直在端詳那老瞎子,對其他的事情并不在意。

  “也罷,這鬼燈封印終究是要打開的,那就打開看看。”

  陶劍廷深呼吸一口氣,掌指在鬼燈頂部一點,啪的一聲,黑色的皮紙燈籠像花瓣似的綻放燃燒,撲簌簌化作灰燼消失,露出其內的一口石棺。

  石棺才巴掌大小,通體灰撲撲的,一層血紅的封印禁制,覆蓋在棺蓋和棺身之間,吸引在場所有人心神。

  這一剎,陶劍廷也不禁有些緊張,他穩了穩心神,伸手在那一層血紅的封印上一抹。

  喀嚓!

  就如開啟了塵封已久的寶箱似的,隨著那血色封印消散,灰撲撲的棺蓋隨之滑動,露出棺內的景象。

  陶劍廷滿臉的激動和期待,頓時凝固,眼瞳猛地瞪大,整個人都呆滯在那。

  而當看清棺內的物品時,附近其他人也都錯愕,彼此對視,神色都變得古怪起來。

  因為那石棺內,只有一撮卷曲的毛……

  氣氛頓時變得怪異而寂靜,不少人都憋著笑。

  一個價值驚人的赤霞靈繭,卻換了一撮卷曲的毛,這簡直就是血虧,被坑慘了!

  “一撮毛?”

  清芽叫出聲,“這算什么機緣!?太坑了吧?”

  聞言,不少人都再也憋不住,噗嗤噗嗤笑出來,空氣中充滿了歡快的氣息。

  之前,陶劍廷能得到鬼燈,讓不知多少人艷羨。

  現在,眾人雖想忍著,還是控制不住地笑出來了,看向陶劍廷的目光,都帶上憐憫。

  “得,又一個被坑的!”

  遠處那些攤主都一陣搖頭,明知道那老瞎子的鬼燈籠需要賭運氣,為何偏偏要當冤大頭呢?

  “一撮毛……一撮毛……”

  陶劍廷腦門充血,額頭青筋爆綻,郁悶得差點咳血,再聽到眾人的笑聲,他都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太坑了!

  耗費一件稀世靈繭,卻換來一撮毛?

  這消息傳出去,他陶劍廷一生英明,怕都要和這“一撮毛”脫不開干系了!

  便是蘇奕見此,也不禁笑起來。

  拿這玩意坑人,這“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家伙,還真是一如以往那般陰險刻薄啊……

  “還剩下四盞鬼燈,是否還有人換取?”

  老瞎子老神在在出聲。

  頓時,眾人心神被轉移了過去。

  唯獨陶劍廷神色復雜,僵硬在那,郁悶失神。

  他沒辦法后悔,鬼燈是他自己挑的,愿賭服輸,怪不得誰,并且哪怕他想后悔,也不敢在此放肆。

  傳聞中,小酆都的老瞎子,道行深不可測。

  以往時候,也不乏被坑之后要跟老瞎子興師問罪的角色,可無一例外,都在老瞎子手底下吃了大虧!

  “蘇奕哥哥,我想要那左側第二盞鬼燈,你能幫幫我么?”

  忽地,蘇奕耳畔響起清芽的傳音。

  扭頭看去,就見這清秀可愛的少女,正期待地看著自己。

  清芽繼續傳音道:“我手中有一樣名叫‘珍瓏玄髓’的寶物,自信肯定能讓那老瞎子答應進行交換,可他的規矩卻不讓女人參加,所以……”

  “小事一樁,至于那珍瓏玄髓,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拿去換這樣的鬼燈,不免便宜了那老瞎子。”

  蘇奕隨口就應承下來。

  他走上前,指著左側第二盞鬼燈,道:“我拿一個秘密,和你換這一盞鬼燈。”

  在場修士皆驚詫,目光看向蘇奕,拿秘密來換鬼燈?這還是他們頭一遭碰到這種奇事。

  一個老輩修士語氣不屑道:“年輕人,我等各自拿出的寶貝,都換不了鬼燈,你一個秘密而已,且不說真假,又哪能值得一盞鬼燈?你若是手中沒有寶物,就別摻合進來了,以免浪費大家的時間。”

  其他人也一陣搖頭。

  老瞎子也怔了一下,旋即笑呵呵道:“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說的秘密是什么,你放心,我不會故意刁難你,若真要拒絕你,也會給你一個心服口服的理由。”

  在場修士哪會聽不出,老瞎子口中那毫不掩飾的不屑?

  無疑,不管眼前這青袍少年拿出什么秘密,怕也過不了老瞎子這一關了。

  這等于是已經拒絕了這一場交換。

  換做稍伶俐一些的角色,怕是已知難而退。

  可出乎在場眾人意料,就見蘇奕淡淡道:“我換主意了,我手中這個秘密,要拿你手中這剩下的四盞鬼燈一起換。”

  全場嘩然,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元恒、清芽他們愣了一下,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你一個秘密,要換我老瞎子的四盞鬼燈?”

  老瞎子似乎也難以置信,坐直軀體,面無表情道,“年輕人,你這若是存心挑事,說不得老瞎子就得替你家長輩,好好教一教你該如何做人了。”

  蘇奕笑起來,拿出一個空白玉簡,略一思忖,便在其中鐫刻了一番字跡。

  “看過其中的秘密,記得跟我說一聲道歉,我便不計較你剛才的冒犯之舉,否則,后果自負。”

  蘇奕淡淡開口,抬手一拋,玉簡落入老瞎子手中。

  這番話語落入在場那些修士眼中,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一個少年,僅憑一個秘密,妄想換四盞鬼燈不說,還要讓老瞎子道歉,這……這怕不是瘋了!

  老瞎子明顯也很生氣,臉色都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他用那空洞的眼眶惡狠狠“瞪”了蘇奕一下,冷笑道:“小子,你這秘密若真能讓我無法拒絕,別說道歉,就是跪地當著所有人的面,叫你一聲爺爺都行!”

  眾人都意識到,哪怕蘇奕拿出的這秘密大破天,老瞎子為了自己顏面,也必然會拒絕!

  一時間,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一絲憐憫,玩砸了吧?

  唯有元恒、凌云河他們的目光,都緊緊盯在老瞎子身上。

  就見老瞎子拿過玉簡,神色初開始還極生氣,極不屑。

  可當感知到玉簡中的內容后,他如遭雷擊似的,渾身一哆嗦,整個人靈魂出竅般,呆若泥塑,愣在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