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九章 涅風圣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城隍廟內,建筑重重,鱗次櫛比,虛空中香火繚繞彌漫。

  那些個世俗中的男女老少,皆在其中焚香膜拜,祈求平安。

  蘇奕一行人皆收斂了身上氣息,混跡在人群中,倒也沒有引起多少關注。

  很快,來到廟宇正殿大門前。

  就見一座九丈高的神像屹立其中。

  神像呈女子狀,體態婀娜曼妙,腰部以下則是一條蜿蜒盤繞的蛇身。她雙手交錯身前,提著一盞形似蓮花般的燈籠。

  兩個身著灰袍道服的廟祝,正在神像前添加燈油。

  那些善男信女,皆排著隊進入其中,上香、跪地、祈禱,一個個神色虔誠莊肅,嘴里念念有詞。

  “果然如此。”

  當看到這神像的第一眼,蘇奕便驗證了內心的一個推斷。

  當初在袞州城時,他曾見過一座一模一樣的神像,當時就推斷出,這神像所顯現的女子形象,乃是鬼蛇一族后裔。

  鬼蛇一族,乃是幽冥九大王族之一,在陰魂惡鬼眼中,鬼蛇族又被稱作“掌燈使”,地位極為崇高。

  之前在路上,凌云河曾提到,那陰煞冥殿第一任殿主冥羅靈皇身邊,伴隨著一個“鬼蛇冥神”,又被尊稱為“掌燈侍者”時,蘇奕就已心存懷疑。

  眼下,當在這城隍廟內見到這座神像,內心再無疑慮。

  “看來,這冥羅靈皇的確是來自幽冥界,且身邊伴隨有一位鬼蛇一族的強者。”

  蘇奕暗道。

  “各位可要上香祭拜?”

  一個廟祝上前,問蘇奕等人。

  蘇奕搖頭,對元恒等人道:“走吧。”

  擱在前世,鬼蛇一族的皇境老祖在自己面前,連入座的資格都沒有,只能遠遠躬身站著!

  “諸位道友且留步。”

  然而,蘇奕一行人剛準備離開,忽地一個白發墨袍老者迎上來。

  老者身影消瘦,眼窩微微凹陷,眼眸淡褐色,笑著朝蘇奕抱拳道:

  “老朽于尚林,奉我家少主之令,請諸位道友前往側殿一敘。”

  換做其他人,必會問一句,你家少主尊姓大名,為何要邀請我等一類的套話。

  可蘇奕只瞥了這老者一眼,道:“你家少主莫非就是那個涅風圣子?”

  墨袍老者于尚林訝然道:“道友認得我家少主?”

  蘇奕淡淡說道:“不認識,也不想認識。”

  說罷,轉身而去。

  元恒等人緊隨其后。

  于尚林一呆,眉頭皺起,旋即匆匆折身,進入城隍廟一處側殿內。

  殿宇內,一個身著赤袍,身影軒昂的青年正在飲酒。

  青年約莫二十余歲,劍眉星目,玉樹臨風,發髻間別著一枚黑色骨簪,舉手投足,帶著一股俯瞰四海般的睥睨之勢。

  除了赤袍青年,殿宇內還立著一群身影,只看衣著打扮,便知道皆是久居上位的大人物。

  無論男女,身上皆縈繞著屬于修行者的氣息。

  只是,這些大人物們在面對那赤袍青年時,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敬畏和忌憚。

  飲了一杯酒,赤袍青年目光一掃那些大人物,道:

  “僅剩下四個月時間,大夏皇帝親自操辦的‘蘭臺法會’就將拉開帷幕,時間可愈發緊迫了,我希望三個月內,諸位能搜集到足夠的‘絕陰靈石’,若不然……”

  說到這,他輕嘆一聲,“若不然,我就只能拿諸位身上的道行,來煉制‘絕陰之氣’了。”

  他聲音陰柔,慢條斯理,可話語落入那些大人物耳中,卻令他們一個個渾身一僵,臉色都變了。

  其中一個宮裝美婦苦澀道:“回稟圣子,昨天時候,我得到消息,說在云蟒山深處翠寒谷中,發現了一道絕陰靈脈,于是便和飛靈劍閣太上長老邱默池一起第一時間趕往……誰曾想,行動最終還是敗了……”

  若是蘇奕他們在此,定能認出,這宮裝美婦正是飛靈劍閣長老練冷月。

  昨天時候,此女曾和彥君山等元府境修士一起低頭認栽,拿出身上寶物后,才撿回一命。

  而現在,練冷月則出現在了這城隍廟內,稱赤袍青年為圣子!

  “絕陰靈脈?”

  赤袍青年眸子發亮,道,“你把昨天的行動詳細說說。”

  當下,練冷月把發生翠寒谷深處的廝殺一五一十說來,沒有任何隱瞞。

  當得知一個辟谷境少年,竟輕而易舉鎮殺啟沖子、邱默池、賴長霄這等名滿天南州的聚星境強者時,場中頓時響起一陣嘈雜的驚呼聲。

  “這名叫蘇奕的少年,竟如此強大?”

  “他是何等來歷,為何以前從不曾聽說過?”

  “天南州四個修行勢力的聚星境強者一起聯手,三死一逃,這……這可就太嚇人了……”

  那些大人物的臉色寫滿驚色,難以置信。

  便是那赤袍青年,也不禁動容,露出驚疑之色。

  半響,他才恢復冷靜,道:“若按你這般說,這蘇奕絕對是一個妖孽人物!甚至……有可能和我一樣,是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下幸存下來的角色。”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他們都清楚,眼前的赤袍青年,是去年時候,才剛從近三萬年的封印中蘇醒過來,來歷極可怖,底蘊更強大無比。

  若那名叫蘇奕的少年,也是和赤袍青年一樣的角色,那其來歷注定非同小可了。

  “不得不說,你能從那等人物手底下撿回一條命,運氣倒是真不錯。”

  赤袍青年瞥了練冷月一眼。

  練冷月低頭道:“經少主這么一說,我才明白這次能活命,有多幸運。”

  “奪舍者、身懷大氣運的幸運兒,獲得古老傳承的奇才……如今,再加上如我這般從古代存活下來的妖孽怪胎,這世道可越來越有意思了……”

  赤袍青年發出一聲感慨,似很期待和憧憬。

  “少主,那蘇奕奪走了一道絕陰靈脈,您看……我們能否將此物從其手中奪過來?”

  一個灰袍男子輕聲問道。

赤袍青年嗤地笑起來,道:“憑你一個元府境修為的尋常貨色,也敢惦念此事,就不怕被那蘇奕翻手之間將  你滅了?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灰袍男子頓時冷汗淋漓。

  “也不怪你,畢竟只是這世俗間成長起來的修士,眼界有限,根本不懂那些妖孽人物的恐怖。”

  赤袍青年想了想,說道,“換做是我,也要先摸清楚此人的底細,才能判斷出,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拿下此人。畢竟,似這等妖孽,完全不能以常理來衡量。”

  眾人心中又是一陣翻騰,這才進一步意識到,所謂“妖孽”之輩,是何等危險。

  否則,以赤袍青年的性情,怕不會說出這樣一番謹慎保守的話語來。

  這時候,一個白發墨袍老者匆匆走進偏殿,正是之前和蘇奕等人搭話的于尚林。

  “少主,那些修士拒絕了您的邀請,已轉身離開。”

  于尚林低聲道。

  “他們好大的膽子,連圣子大人的面子也敢拂逆?”

  有人皺眉,語氣不善。

  于尚林道:“此事的確古怪,那為首的年輕人,似早已猜到圣子的身份,可他卻說,并不想和圣子認識。”

  赤袍青年一怔,旋即哂笑道:“他們這是擔心我這個陰煞門新任圣子,對他們不利嗎?”

  于尚林低聲詢問:“少主,老朽之前見過那些人,由于他們將自身氣息皆收斂起來,并未發現太特殊的地方,不知少主您是察覺到了什么,才會邀請他們?”

  眾人也將目光看過去。

  剛才時候,赤袍青年正在飲酒,可忽地眉頭一皺,取出發髻間的黑色骨簪打量了一眼。

  而后,他便吩咐,讓于尚林前往城隍廟正殿,邀請那些修士前來一見。

  可卻沒有人知道,赤袍青年為何要這么做。

  “之前時候,我這‘冥靈玉簪’產生異動,感應到了一股極為純凈的靈體,經由我略一感應,便察覺到,這一道純凈的靈體,藏于那為首一個年輕人身上的養魂葫內。”

  赤袍青年并未隱瞞,直接道,“你們也知道,我這冥靈玉簪乃是一件古老的異寶,但凡能讓它產生感應的靈體,來歷注定不尋常了。故而,我心存好奇,欲和他們見一見,若是可以,倒是想和他們做一筆交易,將那養魂葫內的靈體買過來。”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一個身影高大的虬髯巨漢主動請命道:“少主,此事好辦,那些修士既然在山陰城,憑我們的手段,足可輕易找到他們,到時候,我來幫少主買下那養魂葫中的靈體便是。”

  “我等也愿意前往。”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表態。

  赤袍青年略一沉吟,道:“也罷,于尚林長老,你帶一些人一起,去見一見那些修士。”

  于尚林肅然領命:“是!”

  赤袍青年隨手拿起酒壺,一邊斟酒,一邊慢條斯理道:“記住,能不動手最好,我可不希望被世間修士認為,我涅風是一個強取豪奪之輩。”

  于尚林微微一笑,道:“少主放心便是。”

  赤袍青年揮了揮手,“去吧,三個時辰后,我必須啟程離開山陰城,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們能把這件事能辦妥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