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七章 絕陰寒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看了看玄煞雪蟒,對元恒道:“我現在要收走這絕陰靈脈,你把陶青山傳授你的化形之術,傳授給白問晴便可。”

  元恒一怔,旋即高興道:“是,主人!”

  他轉身看向玄煞雪蟒,道:“白姑娘,你跟我來。”

  “多謝蘇道友垂憐!”

  玄煞雪蟒先朝蘇奕叩首三次,而后才轉身跟著元恒一起朝洞窟外行去。

  “我也去看看。”

  清芽興致勃勃,剛要追上去,就被凌云河一把按住腦袋,“丫頭,你去湊什么熱鬧。”

  清芽怔道:“我去看看白姐姐如何化形啊。”

  凌云河無奈道:“笨,法不傳六耳,你若湊過去,便是修行之大忌。”

  清芽噢了一聲,這才安分了下來。

  水池旁,蘇奕取出一個玉瓶,手中掐訣,在玉瓶上覆蓋一層神玄奧神秘的禁制陣圖。

  而后,蘇奕將玉瓶拋空,唇中輕吐一個字:“收!”

  數丈范圍的水池內,一道黑色的冰寒水流涌起,似一道黑線般掠入玉瓶內。

  這是絕陰靈脈孕育出的“絕陰靈液”,按照靈材劃分,可入五品,既可煉藥,也可煉器寵,同樣對傾綰的修煉也有極大的妙用。

  僅僅片刻,水池內的絕陰靈液被抽取一空。

  蘇奕當即將玉瓶收起。

  說起來,這玉瓶也是一件儲物寶器,是上次滅殺妙華夫人等大楚修士后,獲得的戰利品之一,其內自成空間,可儲藏世間諸多靈性物品。

  水池被抽空后,底部露出一層泛著冰冷光澤的黑色巖石,彌散著刺骨般的陰寒煞氣。

  “兩位且退到十丈外。”

  蘇奕略一打量,便吩咐道。

  凌云河連忙帶著清芽退避。

  蘇奕不再耽擱,鏘的一聲,祭出玄吾劍,手腕一轉,劍鋒朝下連斬數次。

  喀嚓!喀嚓!喀嚓!

  水池底部,黑色巖石表面出現一道道宛如尺子量出的筆直裂痕,縱橫交錯,深入地下三尺。

  蘇奕不禁挑眉。

  以他現在的修為,又用玄吾劍的力量出手,那等威能,聚星境人物都擋不住。

  可現在,卻僅僅只在那水池底部鑿出三尺深的裂痕,可想而知,此地巖石何等堅硬。

  思忖片刻,蘇奕卻收起了玄吾劍,拿出絕殤兇劍。

  “這次對你而言,也是一個凝結‘性靈魂體’的契機,若抓不住,別怪我沒有給你機會。”

  蘇奕自語。

  絕殤兇劍猛地一顫,似是聽明白了般,劍身泛起一股兇厲冰冷的懾人氣息,蠢蠢欲動。

  蘇奕沒有再遲疑,手持絕殤兇劍,再次出手。

  一道道帶著滔天兇厲殺伐氣的劍氣掠出,斬在那水池底部開鑿出的裂痕上,陣陣碎裂爆鳴響徹。

  到最后,那裂痕在深有九丈之地時,猛地——

  水池底部產生異動,一股恐怖的陰寒力量爆綻,將那足有九丈厚的黑色巖石震碎,化作無數細小的石屑飛濺,像成千上萬的利箭般,爆射四周。

  砰砰砰!

  附近巖壁上,都被洞穿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窟窿,寒氣彌漫。

  而幾乎同時,一道幽藍色光影猛地從地底掠出,輕輕一閃,滾滾絕陰寒煞力量如潮般席卷擴散,所過之處,虛空、巖石、塵埃等事物皆在剎那間凍結。

  就是蘇奕身上,都浮現一層幽藍的冰霜。

  凌云河不禁一驚,那等絕陰寒煞的力量,都能輕而易舉把聚星境修士凍成冰雕!

  但很快,就見蘇奕身上的冰霜無聲息消散,對已掌控陰之道韻力量的他而言,哪可能會受此影響了。

  劍光一閃,絕殤兇劍,精準刺中那一道試圖逃走的幽藍色光影!

  “吱吱——!”

  一陣刺耳的嘶鳴響起。

  仔細看,那幽藍色光影,忽然是一道蠕動如球的靈體,虛幻透明,涌動著幽藍懾人的寒光。

  絕陰寒魄!

  這是一種誕生于絕陰靈脈中的靈體,極陰極寒,擁有一定的意識和本能,極為少見。

  將其煉入法寶中,足以提升法寶的品相,蘊養出屬于法寶自身的性靈魂體!

  之前在開鑿那水池底部時,蘇奕就敏銳感應到了一絲屬于絕陰寒魄的氣息,故而才會將絕殤兇劍祭出。

  他曾答應,以后有機會,會幫絕殤兇劍重新祭煉一番,彌補其底蘊的不足,使之擁有蛻變出劍魂的潛能。

  而現在,機會就在眼前!

  就見那絕陰寒魄在絕殤兇劍上瘋狂掙扎,吱吱嘶鳴,可卻無濟于事,反倒被絕殤兇劍的力量死死壓制,不斷侵吞。

  幾個呼吸之間,這絕陰寒魄就發出一聲悲鳴,徹底融入到絕殤兇劍內。

  絕殤兇劍顫抖起來,似在激動歡呼,又似在向蘇奕表達感激。

  蘇奕屈指一彈,絕殤兇劍頓時安靜下來,而后被他收了起來。

  “天獬古劍已經給了靈雪,而這把劍……倒是可以留給傾綰用。”

  蘇奕暗道。

  傾綰本就是鬼修,由陰魂證道,而絕殤兇劍在汲取絕陰寒魄后,便能蘊養出極陰極寒的性靈魂體,這樣的兇劍用在傾綰手中,足以發揮出超乎想象的威能。

  接下來,蘇奕目光重新看向那水池底部,探手一抓。

  嘩啦!

  一條九丈長的黑色靈脈被抓攝了出來。

  此靈脈瑩瑩燦燦,通體泛著如墨般的黑色,寬有一尺,遠遠一望,宛如一條黑色巨蛇般。

  這就是絕陰靈脈!

  汲取天地至陰之氣凝聚,似黑色玉石般晶瑩剔透,彌散出的絕陰靈氣精純磅礴,純厚無比。

  世間靈石,無論何等品階,皆是從靈脈中獲得。

  這條絕陰靈脈足有九丈長,寬有一尺,若切割成世俗中通用的靈石,起碼能切分出上萬塊!

  當然,蘇奕可不會干出這等暴殄天物的事情。

  一道靈脈的價值,足以改變一方山河的氣象,引來天地元氣的匯聚,從而讓這片山河化作一方修行福地。

  除此,像絕陰靈脈這等稀世之寶,無論用來煉器、煉丹,亦或者是修行,皆有不可思議的妙用。

  這等價值,已不是多少靈石可以衡量。

  就是靈道大修士見到,也必眼紅垂涎!

略一思忖,蘇奕將這九丈長的靈脈進行  切割,每一截皆有一丈長。

  分給了凌云河、清芽師徒各一丈靈脈。

  “多謝道友!”

  凌云河感激見禮。

  清芽也高興道:“謝謝蘇奕哥哥。”

  兩者都沒想到,蘇奕會將這等機緣分給他們各自一份。

  這就是蘇奕的行事準則,一起行動時,無論獲得多少寶物,無論出力多少,斷不會自己吃獨食。

  蘇奕擺了擺手,道:“我們先離開此地。”

  洞窟外。

  元恒正在和一個白衣女子交談。

  當看到那白衣女子時,清芽一愣,旋即兩眼發光,歡呼道:“哇,白姐姐果然是個大美人!”

  聽到這般贊美,白衣女子不禁微微有些忸怩,螓首低垂。

  天光下,她肌膚雪白細膩,如若羊脂,容貌秀雅明麗,一頭烏黑秀發隨意披散,氣息幽冷中帶著一絲孤峭的氣息。

  這,正是玄煞雪蟒化形后的模樣,倒的確稱得上美麗脫俗。

  蘇奕略一打量,頓時明白,白問晴之所以沒有遭遇化形之劫,便在于她一身累積的道行極為龐大,早在化形之前,實則已稱得上是妖修,擁有匹敵聚星境層次的修為。

  她所欠缺的,無非是一次化形的經歷罷了。

  而現在,元恒傳授她的化形之法,讓她就此打破妖身的枷鎖,成為了一名真真正正的修士。

  凌云河內心不由一驚。

  他可深知,妖類要化形何等之艱難。

  可卻沒想到,白問晴才剛獲得化形秘法,便如此順利實現了自身的一場蛻變,并且其擁有的修為,已在聚星境層次,那當氣息,遠比一般修士更強!

  而這也從側面證明,由元恒所傳授的那一門化形之法,何等之神妙!

  凌云河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這等神妙秘法,定是出自蘇奕之手,像元恒當初化形,定也是受到了這等“指點”。

  一時間,凌云河內心又是一陣翻騰,這蘇奕……究竟是什么人?

  不止底蘊恐怖無邊,連所擁有的秘法和手段,都堪稱不可思議,就仿佛在修行一道上,沒有他不擅長的!

  白問晴上前,欲跪地叩謝蘇奕指點之恩,卻被蘇奕阻止,淡淡說道:“不必多禮,我向來不喜這些繁縟禮節。”

  元恒猶豫了一下,上前說道:“主人,我之前問過白姑娘,她這三百年來,不曾離開此地一步,如今化形成功,卻不知該何去何從,我想……能不能先讓白姑娘跟著咱們一起行動?”

  說罷,他內心緊張忐忑,不敢去看蘇奕目光,唯恐這個提議招惹蘇奕反感和生氣。

  蘇奕瞥了元恒一眼,這小烏龜怕是對白問晴動了心啊。

  清芽大眼睛滴溜溜一轉,笑嘻嘻道:“蘇奕哥哥,讓白姐姐和咱們一起走吧,要不元恒大哥怕是會傷心的。”

  元恒頓時尷尬,窘迫得古銅色的臉頰都漲紅,辯解道:“我哪有,別瞎說,我只是……”

  蘇奕擺手道:“行了,不必解釋。”

  他看向白問晴,“你可愿意與我們一起同行?”

  這件事,歸根到底,也要看白問晴的心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