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三章 敵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啟沖子!

  看到此人,就是彥君山瞳孔也驟然一凝,似沒想到,青玄刀宗會派這樣一位狠角色前來。

  飛靈劍府太上長老邱默池、大長老練冷月二人,也都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忌憚之色。

  這可是天南州極負盛名的聚星境刀修,哪怕在青玄刀宗,都舉足輕重,地位崇高。便是放眼天南州,能是其對手的人,都屈指可數。

  此人曾在落星江畔,一刀斷江分流,被稱作天南州最頂尖的刀修之一,有狂雷刀君的美譽。

  “不知刀君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彥君山迎了上去,心中頗有些微妙。

  他本以為,青玄刀宗最多來一兩個聚星境人物,沒想到卻竟把啟沖子這等頂尖人物派來了!

  要知道,在聚星境層次,無論是飛靈劍府的邱默池,還是他們元陽靈宗的賴長霄,比之啟沖子都要稍遜一些!

  “我聽聞此地埋藏有絕陰靈脈,而我恰好需要此物來淬煉道行,故而親自趕來。”

  啟沖子神色淡漠開口,言辭是金戈交鳴,殺伐氣驚人。

  他負刀而立,一下子成為全場的焦點。

  “哈哈,此次有刀君相助,我等定可以將那一道靈脈拿下!”

  彥君山笑容爽朗。

  “那就行動吧。”

  啟沖子明顯不想再耽擱時間。

  “刀君稍等,還差靈霞觀的道友還不曾抵達……”

  彥君山剛說到這。

  嘩啦!

  就見遠處虛空中,如翻涌起驚濤駭浪,一道身影踏浪而來,氣勢磅礴,聲勢驚人。

  很快,那人憑空一掠,飄然落在場中。

  此人一身白袍,上面繡繪著復雜的云紋,雙瞳閃耀璀璨的金色電芒,舉手投足間,有氣吞山河,霸天絕地之勢。

  他一降臨,不知多少人呼吸猛地一窒,臉色驟變。

  而彥君山、賴長霄等人,也都露出驚色。

  “千……千絕真人!”

  有人失聲叫出。

  千絕真人。

  靈霞觀最年輕的一位聚星境強者,他僅僅用了短短十年時間,便從元府境踏入聚星境,天賦之盛,道行之深,轟動整個天南州。

  而尤為讓人津津樂道的是,早在元府境時,千絕真人便躋身“天南州元府榜”第七位,同樣也是榜單前十名中,最年輕的一個。

  不夸張的說,在許多修士心中,千絕真人就如一個傳奇,耀眼如天上星辰。

  “這家伙怎么來了……”

  彥君山心中沉重。

  一個狂雷刀君啟沖子,就已讓彥君山感到壓力。

  而千絕真人的到來,讓彥君山徹底意識到,這次就是搶下那一道絕陰靈脈,在瓜分這樁機緣時,他們元陽靈宗怕也占不了大頭……

  “本打算驅虎吞狼,誰曾想,卻有可能是引狼入室啊!”

  彥君山心中一嘆。

  不過,嘴上他則笑著開口,道:“彥某見過千絕真人。”

  一襲云紋白袍,氣勢磅礴霸道的千絕真人一掃在場眾人,這才將目光看向彥君山,道:“彥宗主,你先介紹一下情況,然后我們立刻行動便是。”

  他的聲音宛如滾雷般,在眾人耳邊炸響。一雙瞳孔內似有無窮閃電在跳躍,極為懾人。

  “也好。”

  彥君山痛快答應,很快便把整件事敘述一遍。

“天一劍閣凌云  河?一個大齊的聚星境人物,也敢來湊熱鬧,還真是不知死活啊。”

  青玄刀宗的啟沖子冷哼。

  天一劍閣在大齊,堪稱第一修行勢力。

  可很顯然,啟沖子根本不在乎。

  “既然兩個時辰前,他們就已進入這翠寒谷深處,要么已經死在那一頭玄煞雪蟒口中,要么已奪得機緣,無論那種情況,我們都必須盡快行動才行。”

  千絕真人眸光如電,冷聲開口。

  “若遇到凌云河等人,該如何處置?”

  飛靈劍閣的邱默池問道。

  “要么死,要么交出機緣。”

  說著,千絕真人已率先朝翠寒谷深處掠去。

  其他人見此,皆不再遲疑,展開了行動。

  臨走前,彥君山只帶了賴長霄和四位元府境修士,其他人皆被留下來,把守入口。

  洞窟深處。

  蘇奕憑虛坐在水池上空,神色恬靜,寂然不動。

  其心神沉浸在一種玄妙的感悟中。

  對他而言,在元道之路,需參悟和掌控九種道韻。

  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陰、陽、風、雷。

  九種道韻彼此交融,則可稱作是三種絕品道韻,分別是五行、陰陽、風雷。

  這便是“修五行、煉陰陽、化風雷”!

  這也是為何,當蘇奕聽聞這云蟒山中藏有“絕陰靈脈”的消息后,會毅然選擇探尋一番的緣由。

  “有人來了。”

  忽地,玄煞雪蟒出聲,“我去看看。”

  說著,已朝洞窟外掠去。

  “清芽,你和元恒道友一起守在此地。”

  凌云河吩咐了一聲,也轉身跟了出去。

  洞窟外。

  遠遠地,彥君山一指那洞窟入口,道:“諸位且看,那絕陰靈脈就藏在其中。之前我等前來時,此洞窟入口盤踞著一頭極可怕的玄煞雪蟒,我等聯手,也不是它的對手……”

  說到最后,彥君山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此地并沒有戰斗痕跡,并且那玄煞雪蟒也不見了,難道說那凌云河一行人已經進入那洞窟深處了?”

  邱默池沉吟道。

  其他人也都有些疑惑不已。

  就在此時——

  通體雪白的玄煞雪蟒掠了出來,鮮紅的瞳孔一掃遠處眾人,不由微微一縮。

  好多聚星境修士!

  “諸位,那兇物出現了!”

  彥君山等人心中一凜,警惕起來,這兇物的實力,可要比一般的聚星境人物都可怕!

  而還不等彥君山他們反應,凌云河的身影也隨之從洞窟深處掠出。

  “麻煩了!”

  當看到附近的情形時,凌云河心中一沉,眉宇間盡是凝重。

  在場之中,僅僅聚星境人物,便有四位,且其中兩人身上的氣息,讓凌云河都有一種撲面而來的危險感。

  除了這四人,尚有其他一些元府境修士!

  “凌道友,你怎地和這兇物廝混在一起了?”

  彥君山瞪大眼睛,差點不敢相信。

  之前時候,他想過各種可能,唯獨沒想到,凌云河竟然和那玄煞雪蟒混跡在了一起,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其他人也都怔了怔,神色各異。

  “諸位,此地機緣已被我等占據,還請回吧。”

凌云河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你就是那天一劍閣的凌云河?給你一個機會,帶你們的人立刻從此地滾走!否則,必摘你首級!”

  千絕真人言辭霸道,威勢懾人。

  狂雷道君啟沖子撫摸著下巴,眼睛盯著玄煞雪蟒,道:“這頭玄煞雪蟒道行不俗,待會便由我來擒下,帶回去鎮守山門也好。”

  彥君山喟嘆一聲,道:“凌道友,眼下的局勢你也看到了,哪怕你和那兇物聯手,也注定擋不住我等,聽我一句勸,還是趕緊離開吧,否則,一旦動手,此地……怕是又要多幾具枯骨。”

  凌云河臉色難看,眼下的蘇奕,正在感悟大道的關頭,若被這些家伙闖進去,那麻煩可就大了。

  “不必和他們廢話,動手便是。”

  玄煞雪蟒開口了,語氣冰冷,雪白的軀體泛起如煙似霧般的幽藍神輝,一股恐怖的妖氣,也隨之彌漫而開。

  它張口噴出一片幽藍寒氣,朝啟沖子籠罩而去。

  顯然,剛才啟沖子那番話,激怒了它。

  “以卵擊石!”

  啟沖子冷哼,背后長刀掠起,被他抓在手中,猛地一斬。

  白茫茫的刀光,帶著漫天銀燦燦的狂雷斬落,毀滅般的氣息,隨之席卷而開。

  肉眼可見,在這一刀之下,幽藍寒氣被輕而易舉轟得潰散,而那刀氣余勢不減,朝玄煞雪蟒斬去。

  “去!”

  玄煞雪蟒張口一吐,一枚布滿幽藍冰霜的骨劍掠出,橫空擋住了這一刀。兩者碰撞,迸濺出滾滾力量波動,附近巖石草木皆轟然粉碎崩滅,地面都被鑿出如蛛網般的裂痕。

  “好孽畜!今日定當將你活擒帶走,無論是誰,都休想阻攔!”

  啟沖子大笑一聲,手握長刀,橫空殺來。

  “凌云河,給你機會你不珍惜,現在便來摘你首級!”

  幾乎同時,千絕真人冷哼一聲,掠空大步沖來,他袖袍鼓蕩,探出一只右手,揮拳如擂天鼓般,猛地朝凌云河砸去。

  虛空震蕩。

  這位靈霞觀最年輕的聚星境強者,道行竟強橫之極,寥寥一拳,盡顯霸天絕地的威勢。

  凌云河自不會退縮了,袖袍一揮,四把道劍橫空而起,化作四象之陣,劍氣森森,激射斗牛,與之遺憾。

  一剎那,大戰爆發。

  這是聚星境強者之間的廝殺,那等威能豈是尋常?

  就見附近山岳震顫,草木成灰,原本覆蓋在這片山谷上空的陰寒霧靄,都被肆虐的力量洪流掃蕩一空。

  僅僅須臾間,凌云河與玄煞雪蟒皆遭受到壓制,相形見絀。

  實在是,他們各自的對手,皆是大夏天南州頂尖的聚星境強者,一個比一個強橫和可怕。

  而見到這一幕,彥君山躊躇滿志大喝道:“一起上,解決了他們,絕陰靈脈便是我們的!”

  話音剛落。

  賴長霄已率先出動,朝凌云河撲殺過去。

  飛靈劍閣的邱默池則朝玄煞雪蟒殺去。

  一下子,凌云河與玄煞雪蟒徹底陷入劣勢中,處境岌岌可危!

ps:晚上6點,再來2連解釋一下,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