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章 絕陰靈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想了想,道:“若論最感興趣的,自然是求索大道,除此,便只剩下享樂了。”

    清芽笑嘻嘻道:“我和蘇奕哥哥有一點相似,我只對享樂最感興趣。那蘇奕哥哥為何會這般執迷于求索大道呢?”

    蘇奕:“……”

    他忽地發現,若就這般聊下去,這肚子里好像藏著無數問題的少女,絕對會一直問下去。

    還好凌云河及時拿出一顆鮮紅飽滿的火桃,遞給了清芽,少女的注意力登時集中在了吃桃上,開心到嘴角揚起。

    接下來的路上,蘇奕、元恒主仆和凌云河、清芽師徒二人一起,前往大夏。

    一路上,并未再發生什么風浪。

    半個月后,八月初九。

    “道友,穿過那云蟒山,便是大夏的地界了。”

    這天晌午,凌云河指著遠處一片連綿起伏的大山說道。

    蘇奕點了點頭。

    從七月初二當天離開大周,直至現在,已過去一個月零七天。

    想起這一路上的行程,蘇奕這才深刻體會到,大周和大夏之間的距離何等遙遠。

    “傳聞,大夏乃是蒼青大陸的腹地,物華天寶,人杰地靈,僅僅是疆土,便有三萬里范圍,其內盤踞著的修行勢力,更有上百之數,稱得上是一個修行國度,也不知是真是假。”

    元恒露出向往之色。

    “這自然是真的。”

    凌云河說道,“在大夏,隨隨便便一個修行勢力,擱在其他國度中,都擁有稱霸一國的底蘊!”

    “而像大夏四大頂級道統,每一個道統內,皆有靈道大修士坐鎮,放眼整個蒼青大陸,都稱得上是龐然大物,底蘊強大之極。”

    如今,蘇奕和元恒都已了解到,所謂“大夏四大道統”,分別是天樞劍宗、青乙道宗、云天神宮、摩訶禪寺。

    這四大道統,就如大夏修行界的擎天之柱,雄踞天下,威懾八荒。

    在世俗人眼中,這四大道統的修行者,就和真正的神仙也沒什么區別。

    就是擱在整個蒼青大陸上,這四大道統也堪稱當世頂尖,超然世外。

    其核心便在于,這四大道統內,各有靈道大修士坐鎮,且不在少數!

    “除了這四大道統,大夏尚有三大宗族,據說每一個宗族的根腳,都可追溯到三萬年前,底蘊深不可測。”

    凌云河帶著感慨說道,“不過,若論大夏境內最有權勢的,當屬大夏皇室!”

    “當今夏皇,更是一位雄才偉略,猶如傳奇般的巨擘人物,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是靈道層次的大修士,據傳其一身道行之深厚,已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元恒聽到一陣心潮起伏。

    蘇奕卻并不意外。

    若大夏皇室所擁有的底蘊不夠強大,如何能壓得住那大夏境內的四大道統?

    歸根到底,哪怕大夏皇帝所擁有的權柄,掌控的是世俗之界,可若自身不夠強大,怕是早淪為那些修行勢力所掌控的傀儡了。

    交談時,一行人已飛掠到云蟒山上空。

    此山峰巒起伏,蒼茫綿延,極為壯闊雄渾,到處可見飛泉流瀑,奇石怪巖。

    “這云蟒山毗鄰大夏南疆邊境,以前時候,山中妖獸肆虐,不乏一些極強大的妖王,可謂是一座兇山。”

    凌云河侃侃而談,“不過,此山中物產豐富,不止生著諸多靈藥,還埋藏有靈礦,這些年倒是吸引了不少修行者前來探尋寶物,采擷靈藥。”

    “傳聞中,曾有個修士在此山中發現了一座洞府遺跡,其內生有一株七品金絲靈蓮,那修士獲得此神藥后,拿去大夏皇都九鼎城拍賣,最終賣出了八百塊六品靈石的天價。”

    “也有傳聞說,此山深處,埋藏有一道絕陰靈脈,可那附近,卻有一頭極恐怖的巨蟒盤踞,實力之強大,讓元府境修士都不敢靠近。”

    聽到這,蘇奕當即頓足,道:“絕陰靈脈?”

    若真是絕陰靈脈,那就絕不能錯過了!

    凌云河道:“只是傳聞而已。”

    蘇奕想了想,道:“我來一試,便可分辨真假。”

    說著,他憑虛而立,目光一掃下方那茫茫大山,驀地深呼吸一口氣,雙手十指飛快結印。

  嘩啦    附近千丈虛空分布的元氣,頓時如受到吸引般,朝蘇奕雙手間的法印匯聚而去。

    在凌云河、元恒等人好奇目光注視下,就見蘇奕所凝結的那一枚法印,忽地騰空而起,滴溜溜旋轉起來,飄灑出一片瑰麗繽紛的光雨。

    沒多久,法印忽地一變,化作一只活靈活現的靈雀,先是用鳥喙梳理了一下羽毛,而后撲棱一聲振翅朝西北方向掠去。

    這神妙的一幕,看得清芽兩眼發光,脆聲道:“蘇奕哥哥,這是什么法術?”

    “這是一門和風水堪輿一道有關的秘術,名喚‘小靈雀引’,能夠捕捉到天地山河間分布的諸般靈脈氣息。”

    “走,我們跟上。”

    說著,蘇奕已邁步朝那一只靈雀追去。

    其他人也紛紛行動。

    足足飛遁了半刻鐘后,遠處的靈雀忽地俯空而下,朝下方大山中掠去。

    蘇奕唇邊浮現一抹笑意,道:“這云蟒山內,的確有靈脈分布,至于是否是絕陰靈脈,還要進一步查探。”

    說話時,他們一行人并未耽擱,繼續跟著那靈雀,來到了一片山澗處。

    此地群巒疊嶂,霧靄彌漫,有一條溪流在山間蜿蜒而過,嘩嘩作響。

    甫一抵達,眾人就感到一陣撲面而來的陰寒之氣。

    元恒乃是金黿,精通水性,略一感應,渾身都一個激靈,道:“主人,此地水脈陰寒徹骨,絕非尋常之地。”

    “這就對了,絕陰靈脈蘊生之地,必是天地間陰寒之氣最重的地方。”

    蘇奕剛說到這,極遠處山間忽地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此地已被我‘元陽靈宗’封鎖,爾等速速離開,否則,定斬不饒!”

    “快滾!”

    “再不走,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嘈雜的聲音還在回蕩,就見極遠處掠來一群身影,有男有女,皆罵罵咧咧的,神色難看。

    “這位朋友,遠處發生了什么?”

    凌云河攔住一個精瘦男子,問詢道。

    這精瘦男子原本有些不耐,可當感受到來自凌云河身上的氣息時,渾身一個激靈,連忙道:“回稟前輩,前方便是‘翠寒谷’,附近時常能采擷到一些靈藥,可今日我等前來時,此地卻被元陽靈宗的人霸占了,根本不讓其他人靠近……”

    凌云河打斷道:“元陽靈宗為何要封鎖那里?”

    精瘦男子一愣,搖頭道:“這倒是不清楚。”

    “走吧,去看看。”

    蘇奕當先朝遠處行去,之前他以“小靈雀引”凝結出的靈雀,已飛向遠處。

    凌云河他們連忙跟上。

    遠遠地,就見一座山谷出現,寒氣籠罩,附近草木都凝結出一層冰霜。

    山谷入口,立著一眾強者,有男有女,皆氣勢非凡。

    為首的是一名紫袍中年,正坐在一塊巖石上飲酒,儀態悠閑。

    當看到蘇奕一行人的身影時,一個華袍青年頓時喝斥道:

    “不是說了讓你們滾嗎,怎么還靠近過來,真當我元陽靈宗不敢殺人?”

    其他人也都露出不耐之色,一個個殺氣騰騰。

    “奇了怪了,明知道我們元陽靈宗在辦事,怎地還有人不怕死前來……”

    那盤膝坐在巖石上的紫袍中年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酒壺放下,目光看向了蘇奕等人。

    直至當看到凌云河時,紫袍中年先是一愣,旋即噌地起身,慌里慌張抱拳見禮道:

    “元陽道宗黎懷彪,見過前輩。”

    說話時,他額頭直冒冷汗,心臟劇烈跳動,對方竟是一個聚星境存在!

    而他們元陽道宗,最強大的太上長老,也僅僅只是聚星境而已。

    那些原本神色不耐,喝罵蘇奕等人的男女,全都傻眼了,這……這是什么情況?

    凌云河面無表情道:“你們元陽道宗好威風啊,這是要讓我等從此地滾走?”

    紫袍中年連忙道:“誤會,這是一場誤會,只怪那些弟子有眼無珠,還請前輩見諒。”

    那些年輕男女這時候也意識到不妙,一個個噤若寒蟬。

    凌云河看了蘇奕一眼,見后者并沒有計較的打算,這才說道:“罷了,無知者無罪,你們且讓開吧。”

    紫袍中年松了口氣之余,又不禁為難,道:“不瞞前輩,我元陽道宗正在山谷深處探尋一樁機緣,且宗主有令,讓我等看守此地,不允許任何人靠近,您看,能否改天再來?”

    “這……”

    凌云河目光看向蘇奕。

    這件事牽扯到一個修行勢力的行動,若是硬闖,極容易惹出禍端來。

    他雖不懼,可也想聽聽蘇奕的主意。

    蘇奕淡淡的說道:“一塊無主之地,誰都能來,元恒,你來開道。”

    這元陽靈宗的做法,或許能唬住一般修士,可又怎可能唬得住蘇奕?

    “是!”

    元恒直接站出來,渾身氣息轟鳴,大步朝前行去,神色冷冷道:“我勸諸位還是讓開為好,否則,小心性命不保!”

    聲音沉悶如雷,而元恒那一身的強橫威勢,也是如潮水般席卷而開。

    紫袍中年等人徹底色變,萬沒想到,在明知道他們來自元陽靈宗的情況下,對方竟還敢硬闖!

    這分明就是沒把他們元陽道宗放在眼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