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不自量力古蒼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吟嘯如潮,很快便隆隆響徹這片天地間。

  就見一道軒昂如松般的身影,腳踏一柄火紅如燃的道劍上,從遠處破空而來。

  那吟嘯之音,正是那一柄道劍發出。

  此人一身玉袍,頭戴峨冠,面目俊美,御劍橫空時,一身衣袍獵獵作響,瀟灑風流。

  凌云河眸子微凝。

  這青年模樣極年輕,卻有著元府境修為,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

  關鍵是這青年身上的氣勢,讓聚星境的凌云河都感到一種撲面而來的壓力。

  此人,定然非尋常之輩。

  凌云河心中暗道。

  倏爾間,玉袍青年在數十丈外的虛空佇足,一對亮若星辰的眸子一掃山巔附近,而后笑吟吟著看向蘇奕等人,道:

  “妙華夫人他們竟然死了……想來,這一切都和各位道友有關吧?”

  蘇奕瞥了對方一眼,道:“與你何干?”

  話語毫不客氣。

  可玉袍青年卻不以為然,反而笑說道:“說起來,這件事還真和鄙人有些關系,今夜妙華夫人他們泛舟天瀾河之上,原本是要對付鄙人,可不曾想,他們卻先死了……”

  他露出感慨之色,“這還真是世事無常啊。”

  凌云河心中一震,道:“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清芽也露出好奇之色。

  之前,她可清楚看到,妙華夫人帶了二十余位修行者,那等陣容,擱在這大楚境內絕對堪稱一流。

  只是,誰能想到,妙華夫人他們今晚真正要對付的目標,會是一個元府境的年輕人?

  古蒼寧微微拱手,謙虛道:“鄙人古蒼寧,無名小輩一個,只不過是因為前陣子的時候,曾無意間得罪了妙華夫人,故而才會被她視作仇敵,約戰于這天瀾河之上。”

  古蒼寧?

  凌云河怔了怔,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

  可越是如此,就越讓凌云河不敢大意,對方展現出的氣息之盛,可遠不是尋常元府境可比!

  而眼見對方不是來為妙華夫人等人出頭的,蘇奕登時失去了談話的興趣,對元恒道:“走吧。”

  說著,凌空邁步,朝下方天瀾河上掠去。

  元恒緊隨其后。

  玉袍青年古蒼寧怔住,似沒想到,蘇奕說走就走,一副懶得理會自己的樣子。

  凌云河也愣了一下,連忙道:“道友,凌某剛才的提議,你意下如何?”

  蘇奕頭也不回道:“可。”

  凌云河頓時笑起來,和清芽一起追了上去。

  他直至現在,還不清楚蘇奕和元恒的身份,但卻能看出,這一對主仆的來歷絕對不簡單了。

  只剩下古蒼寧被晾在那,整個人都有些懵,也有些尷尬。

  半響,他揉了揉臉頰,自語道:“沒想到,今晚雖沒能把妙華夫人這女人拿下,反而遇到了一些奇怪的家伙……不行,非得跟他們認識認識不可。”

  說著,古蒼寧腳下的火紅道劍發出如潮般的吟嘯,載著他朝蘇奕等人追去。

  天瀾河上。

  蘇奕等人剛返回烏篷船,古蒼寧便已踏劍而來。

  這玉袍青年笑著抱拳道:“不知鄙人能否和各位一起同行?各位放心,鄙人絕無其他心思,只是在這等深夜,偶遇各位道友,忍不住想和各位攀談一番,若能成為朋友,自然是更好的事情。”

  說話時,他目光看向蘇奕。

  他早已看出,蘇奕才是主事之人。

  蘇奕眉頭微皺,道:“沒看出這里不歡迎你?”

  古蒼寧神色一滯,卻并未著惱,反而苦笑道:“現在看出來了,也罷,鄙人這就離開。不過,離開前能否請教,道友尊姓大名?”

  蘇奕淡淡的說道:“想知道我的名字?可以,只要你能接住我一劍,告訴你也無妨。”

  古蒼寧哦了一聲,忍不住又揉了揉臉頰,輕嘆道:“也罷,鄙人便不自量力一次,還請道友賜教。”

  話雖這般說,他眉梢間卻浮現一抹自信之色,那是內斂到極致的一種驕傲。

  凌云河與清芽師徒二人對視一眼,眼神古怪。

  這古蒼寧若是知道,他眼前這辟谷境少年,實則擁有足以輕松滅殺聚星境強者的力量,是否還敢這般應承下來?

  元恒也笑起來,這家伙對他自己的評價真的很精準,這不叫不自量力又叫什么?

  古蒼寧將他們神色間的微妙反應盡收眼底,心中微微有些奇怪,但并未太當回事。

  他自有他自己的依仗。

  蘇奕動手了,隔空一指,一道清色劍氣掠空而起,輕描淡寫。

  可當那劍氣出現的一剎,古蒼寧唇角的笑意凝固,亮若星辰的眸子中爆綻出懾人的金色神芒。

  原本自信從容的他,就如受到刺激般,軒昂如松般筆挺的身影,涌起可怖的力量波動,衣袍鼓蕩。

  “著!”

  古蒼寧掌指一點。

  如潮轟鳴的劍吟中,其腳下那一柄火紅如燃般的道劍掠起,直似一頭火螭騰空,光焰千丈,劍氣肆意暴烈,劍勢鋪天蓋地。

  附近虛空,都被無盡火光淹沒,浩蕩的天瀾河面,剎那間被壓迫得塌陷三尺,滾滾水霧蒸發而起。

  這一劍威能之盛,讓凌云河都不由倒吸涼氣。

  原本,他雖看出這古蒼寧非尋常之輩,可根本就不認為,古蒼寧能夠和蘇奕較量。

  可現在凌云河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這古蒼寧,明顯也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念頭轉動間,古蒼寧那一口火紅道劍已帶著滔天劍意,和蘇奕斬出的那一劍硬撼在一起。

  鐺!!!

  直似兩座火山在天瀾河上空相撞,可怖的劍氣亂流沖霄而起,而后擴散而開,席卷百丈之地,掀起一片驚濤駭浪。

  煙霞滾滾中,火紅道劍劇烈震顫,如若哀鳴般。

  而古蒼寧的身影,也是如遭受極大的沖擊般,猛地在虛空中搖晃起來,如喝醉酒般。

  最終,他似終于撐不住,身影朝后退出一步。

  僅僅只退出一步而已,可他卻似遭受到極大的打擊般,臉色明滅不定,眉梢間盡是難掩的錯愕、震驚和恍惚。

  似不敢相信,自己會在這一劍之間被逼退。

  “這家伙好強啊!”

  烏篷船上,清芽驚嘆。

  凌云河也點了點頭,心神翻騰,這古蒼寧的確很強,一個元府境年輕人,展露出的劍道威能,卻比妙華夫人這等聚星境強者都要強大!

  甚至,捫心自問,面對這等一劍,凌云河自己也需全力出手,才能化解……

  元恒顯然也看出這一點,收斂了輕慢之心,暗道能擋住主人這一劍,此人倒的確稱得上非同尋常了。

  只是,三人的驚訝,反倒讓古蒼寧愈發難受了。

  原本,他自信可輕松擋住這一劍,可哪曾想……對方隨便駢指一劃的劍氣,都能逼迫得他退出一步!

  此時,蘇奕似也有些意外,又似看出了什么,當目光看向遠處的古蒼寧時,不由帶上一絲異色。

  “這……的確是鄙人不自量力了。”

  古蒼寧輕嘆一聲,而后大大方方承認,在這一劍對拼中,自己略遜一籌。

  蘇奕道:“我名蘇奕,來自大周。”

  不管如何,古蒼寧也算是接住了他這一劍,他自不會食言。

  大周?

  蘇奕?

  凌云河與清芽對視,他們師徒也是第一次知道蘇奕的身份,可卻感到無比陌生。

  在他們印象中,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中,大周只能算偏安一隅的小國。

  以前從不曾關注過大周,又哪可能聽說過蘇奕這個名字了。

  “大周……蘇奕?”

  古蒼寧也怔了一下,明顯以前也不曾聽說過。

  旋即,他遙遙抱拳道:“今日得以領教閣下的風采,雖只驚鴻一瞥,那等劍道造詣,已令我嘆服,以后若有再見之時,定會再跟道友請教。”

  說罷,他腳踏火紅道劍,轉身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天邊。

  “師尊,那家伙是嫌丟臉,不愿多留了么?這其實沒什么的,畢竟僅僅只略遜一籌而已。”

  清芽脆聲問。

  “就你話多。”

  凌云河瞪了她一眼。

  這何止略遜一籌,沒看到蘇奕出手時,分明就沒有動用全力?

  而那古蒼寧最終雖擋住這一劍,可誰能看不出,他那一劍已動用了真正的能耐?

  認真對比的話,可遠不是“略遜一籌”可形容。

  “這妖修不簡單。”

  蘇奕忽地開口,“若我沒看錯,他真正的實力,遠不止如此。”

  妖修!

  無論是凌云河、清芽,還是元恒,皆吃了一驚。

  他們之前,可根本沒有從古蒼寧身上察覺到任何一絲妖氣。

  尤其是元恒,他自身就是妖修,可若不是蘇奕點破這一點,連他都不知道,古蒼寧會是一個妖修了!

  “兩位以前可曾聽說過此人?”

  蘇奕問道。

  凌云河與清芽皆搖了搖頭。

  對他們而言,在此之前,別說聽過“古蒼寧”這個名字了,就是“蘇奕”這個名字,也完全都沒聽說過。

  蘇奕走進船艙,躺在藤椅中,不再多想。

  古蒼寧很不簡單,無論大道底蘊,還是所掌握的力量,皆遠遠在這世俗間的元府境之上。

  此人是蘇奕目前所見的元府境中,可稱得上“奇才”的角色。

  不過,對蘇奕而言,也僅僅如此罷了。

  與此同時——

  一片群山峻嶺上空,古蒼寧放緩遁空的速度,望著天穹那一輪皎潔冰月,不由輕聲一嘆。

  “少主何故嘆息?”

  無聲無息地,一個慈眉善目,手握碧玉杖的老嫗,出現在古蒼寧身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