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眼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一場針對傾綰的化形大劫,共有六重。

  每一重劫雷,皆毀滅氣息驚人,遠超尋常,一般鬼靈怕是連一重都扛不住,便會魂飛魄散。

  而傾綰則顯得極強勢,在渡前五重雷劫時,一直主動出擊,從無避讓退縮之態。

  直至此時,當那最后一重雷劫降臨,傾綰縱使模樣略顯狼狽,氣勢猶不減分毫。

  蘇奕略一端詳,便吩咐道:“元恒,你去收拾戰利品。”

  元恒連忙點頭答應,匆匆而去。

  而后,蘇奕目光又看向凌云河、清芽二人,道:“此劫即將落幕,還請兩位暫避。”

  清芽一呆,不等她想明白,已被凌云河帶走。

  轟隆!

  虛空中,劫雷絢爛,如驚世的神虹般,撕裂長空,轟在傾綰身上,瞬息間,她那綽約的身影就被淹沒其中。

  仔細看,她渾身被刺目炫亮的雷芒縈繞,每一寸肌膚如爆竹似的炸開,整個身影都變得虛幻起來,隱然又潰散的跡象。

  蘇奕眉毛一挑。

  一般而言,針對鬼靈的化形大劫,這最后一重雷劫,雖充斥無比強大的毀滅威能,可也孕育著澎湃之極的生機。

  只要扛住,便能借雷劫中的生機來“塑造靈身”,徹底蛻化出一副和修士沒什么區別的軀殼出來。

  可此時,針對傾綰的最后一重雷劫,竟是超乎想象的恐怖。

  并且在蘇奕寵的感應中,這最后一重雷劫竟然沒有任何生機力量,充斥的,盡是毀滅氣息。

  這就有些反常了!

  畢竟,若無雷劫中的生機力量,拿什么來“塑造靈身”?

  蘇奕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不對勁!

  這最后一重雷劫隱然有一種詭異的味道,似要徹底將傾綰抹滅,根本不容她有活下來的可能。

  這一幕,讓蘇奕想起自己在亂靈海上所引發的那一場詭異大劫,同樣極罕見,無比恐怖。

  當時,還是憑借九獄劍的力量,才讓他輕輕松松化解那等劫難,從而筑就至強道種。

  可現在……

  傾綰所遇的這一重雷劫,雖遠不如自己當時所遇到的恐怖,可同樣也帶著一絲詭異反常的色彩!

  這是怎么回事?

  是因為傾綰自身的緣故,還是因為她受到了自己身上的氣運影響,以至于遇到了這樣一樁大劫?

  蘇奕眉頭皺起。

  眼見傾綰那綽約的身影就要在劫光中徹底潰散,蘇奕再不敢遲疑,正要催動九獄劍的力量,去幫傾綰一把。

  可就在此時——

  悄無聲息地,傾綰體內,浮現出一幅奇異的山河景象,山河倒懸于天穹之下,傾覆在深淵之上!

  仔細看,這幅圖案又像一只詭異淡漠的眼眸,那倒懸山河便是其瞳孔,瞳孔深處,則是虛無般的深淵。

  “是那塊神秘魂玉上所鐫刻的圖案!”

  蘇奕瞳孔微瞇。

  猛地,籠罩在傾綰周身的浩蕩劫雷,驟然炸開,化作無數細碎的雷芒劫光,被那詭異眼眸般的圖案吞噬一空。

  而后,在蘇奕吃驚目光注視下,那“詭異眼眸”悄然一轉,望向了天穹劫云深處。這一瞬,那滾滾劫云中,驟然產生驚天動地的崩塌爆鳴之音。

  緊跟著,滾滾雷芒劫光如瀑般傾瀉而下,涌入“詭異眼眸”圖案中。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個呼吸左右的時間。

  那“詭異眼眸”在汲取到如此多的雷芒劫光后,變得燦然若大日,徐徐融入傾綰那即將支離破碎般的身體內。

  傾綰那綽約的身影,隨即大放光明!

  其光沖霄,照亮夜空,煌煌無量。

  “有意思……”蘇奕眸子浮現異色,他已看出一些端倪,意識到一件事,掌心一翻,一枚神秘的魂玉浮現。

  魂玉正面,鐫刻著和那“詭異眼眸”幾乎一模一樣的圖案。

  而在反面,則是一道扭曲繁復的敕令。

  當初在得到這塊魂玉時,蘇奕就看出,魂玉是由“蘊靈玄髓”這等天地瑰寶煉制而成,在鬼修一脈眼中,此寶足稱得上是神圣之物。

  而鐫刻這幅圖案和敕令的,則必然是一位皇境人物!

正因如此,當初  蘇奕才會推斷出,傾綰的來歷非同尋常。

  不過,因為當時那魂玉的神性氣息早已消失,讓蘇奕再無法推斷出其他線索。

  可現在,當目睹傾綰渡劫時那一幕幕不可思議的景象,讓蘇奕立刻判斷出——

  神秘魂玉上的神性力量,并未消散,而是化作一股烙印力量,融入到了傾綰體內,化作其潛能的一部分!

  正因如此,在剛才傾綰渡劫遭遇致命危險時,其身上才會涌現出“詭異眼眸”圖案,吞噬十方劫光力量,為其化解危機的同時,也幫其奪取了來自劫云深處的磅礴生機!

  思忖時,蘇奕注意到,被滾滾雷芒劫光籠罩的傾綰,其身影正在產生一場翻天覆地般的蛻變。

  仿似成蝶前的破繭之路,又似浴火涅槃時鳳凰。

  當漫天劫光徹底不見時,就見虛空中,一道綽約的身影靜靜立著,渾身被一縷縷如夢似幻般的靈光縈繞。

  她那一襲猩紅的裙裳,早已在渡劫是被毀掉。

  此刻的她,雙眸閉合,一對晶瑩雪白的玉臂交錯于胸前,纖纖玉手按在香肩上,渾身不著寸縷……

  從蘇奕這個角度看去,就見少女如若仙子般,如瀑般的烏黑秀發披落盈盈一握的腰肢處,一對線條筆直修長的玉腿,泛著光潔如象牙般的光澤。

  由于背對著蘇奕,讓他也無法看到少女正面。

  可僅僅只是那一道背影,就讓蘇奕眉梢間也不由浮現一抹驚艷之色。

  少女如夢如幻,如仙如妖!

  雖然,少女身影被靈光縈繞,身影也變得漂亮,可哪能擋住蘇奕神念的感知?

  “沒想到,這丫頭本錢很足啊……”

  蘇奕暗道。

  他沒有再多看,但所看到的景致,讓他這等見慣世間美色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認,傾綰這身段……絕了。

  這時候,傾綰細長如小扇子似的睫毛微微一顫,睜開了深邃靈秀的眸,目光先是惘然地一掃四周,旋即“啊”地一聲叫出來。

  她這才猛地意識到,自己是寸縷未穿,光潔溜溜,第一時間就要閃身躲避起來。

  就在這時,蘇奕憑空出現,給少女披上一層衣物,道:“以后再渡劫,記得準備一些寶衣。”

  傾綰清麗如畫的小臉漲紅,雙手緊緊把衣物蓋著身軀,吶吶道:“綰兒記在心中了。”

  蘇奕注意到,少女螓首低垂,晶瑩的耳朵和雪白細膩的鵝頸都暈染一層粉紅色,明顯是害羞之極。

  他不禁笑起來。

  之前渡劫時,傾綰氣勢何等凌厲和強盛,直似一位傲世女皇般,有俯瞰眾生般的風采。

  可現在,就像一直小鴕鳥,恨不得把頭埋在胸前。

  “仙師……剛才……剛才沒有人看到吧?”

  傾綰軟糯清甜的聲音細若蚊蚋。

  “除了我之外,應該再沒有其他人看到了。”

  蘇奕說道。

  “呃……啊?仙……仙師……都看到了?”

  傾綰綽約修長的身影都微微顫抖起來,螓首低垂,一對玉足緊繃成弓形,直似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當然。”

  蘇奕回答的坦坦蕩蕩,理所當然,“我若不是早預料到這一幕,哪會把其他人提前支走?還為你準備好衣物?”

  傾綰:“……”

  少女羞得小臉嬌艷欲滴,她這才知道,蘇奕早料到她渡劫成功時,極可能會是寸縷未穿的樣子……

  蘇奕實在無法把眼前害羞如小鹿似的傾綰,和剛才渡劫時的她聯想在一起,反差太大了。

  不過,這樣的反差倒也不錯,誰能知道,害羞膽怯的少女,一旦動手時,擁有那等傲世的風采?

  “快把衣服穿好,我有話要問你。”

  蘇奕說著,已凌空邁步,返回山巔之上。

  沒多久,穿著一身青色寬袖長袍的傾綰,就俏生生來到了蘇奕面前。

  這是蘇奕的衣服,穿在傾綰身上,略顯肥大松垮,可卻讓少女多出三分俏麗和可愛。

  “多謝仙師為綰兒護法,讓綰兒經此大劫,終證大道!”

  傾綰盈盈一拜,小臉上盡是感激。

  “我可沒幫多少忙。”

  蘇奕擺了擺手,“起來吧,我且問你,現在可曾回憶起一些事情?”

  傾綰努力思索,半響才說道:“在我神魂中,多出一些模糊不堪的畫面,可當仔細感應時,卻無法真正感知到……”

  蘇奕想了想,說道:“這是個好兆頭,起碼證明,隨著你修為進步,關于以往的記憶,已有恢復的跡象。”

  傾綰低聲道:“仙師,綰兒對以前的記憶可一點不感興趣,只要能陪在仙師身邊……綰兒就很知足了。”

  這樣的話,傾綰說過不止一次。

  可此時再聽到,蘇奕內心依舊感觸不已,不由笑了笑。

  而后,他這才問道:“那你可知道,在其體內,有著一股烙印力量?”

  說著,他將那塊神秘魂玉拿出,道:“那一股股烙印力量,應該就來自這塊魂玉。之前在你渡劫時……”

  蘇奕把自己的發現和推斷,一一告之傾綰,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喚醒傾綰的一些記憶。

  可聽完,傾綰卻一副困惑驚疑的樣子,明顯毫無反應。

  見此,蘇奕只能作罷。

  這時候,傾綰猶豫了一下,輕抿粉潤的唇,低聲弱弱道:“仙師,渡劫之前,綰兒曾說,若渡劫成功,就……就認仙師為主……您……答應么?”

  這番話,說的結結巴巴,期期艾艾,既忐忑又期待,似唯恐蘇奕會拒絕般。

  這若被其他男人看到,怕是非嫉妒發瘋不可。

  畢竟,這可是一個絕色少女,氣質、容貌和舉止,皆堪稱當世無二,風華絕代。

  尋常時候,都是被那些個男子愛慕和追求。

  誰曾見過,這樣的絕代美少女主動認主的?并且還擔心被拒絕……

  就是蘇奕自己,都怔了一下,不由笑道:“我不是說了嗎,一個稱謂而已,隨你的心思就行。”

  傾綰登時開心起來,美麗雋秀的眸熠熠生輝,喜滋滋道:“那……仙師以后就是綰兒的主人了!”

  蘇奕想了想,道:“別高興太早,以后行事,且記聽我吩咐,不得打著我的名號行事,可明白?”

  傾綰狠狠點頭:“主人放心,綰兒明白。”

  蘇奕又說道:“雖說你視我為主,但我自不會真的把你當奴仆看待,畢竟,等以后踏足靈道之路,你我還要進行一番雙修,共參大道,若視你為奴仆,不免對你不公平。”

  一提到雙修,傾綰嬌軀都微微一僵,俏臉泛紅,羞赧極了。

  顯然,她還沒有習慣蘇奕會如此坦蕩自然地跟自己談起這等羞人的事情。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元恒的身影從遠處掠來。

  “主人,戰利品都已收拾妥當。”

  元恒先是朝蘇奕拱手稟報,而后朝傾綰見禮,恭賀道:“恭喜傾綰姑娘,自此擺脫浮萍之身,踏上元道之路!”

  傾綰怔了一下,這才連忙道:“多……多謝了。”

  很快,凌云河與清芽師徒也返回,紛紛開口,祝賀傾綰。

  傾綰有些手足無措,期期艾艾一一回禮。

  在為人處世上,她明顯不善于和除了蘇奕之外的人交談,這是性情的原因。

  “你先回養魂葫吧。”

  蘇奕一陣搖頭。

  “嗯!”

  傾綰登時松了口氣,身影一閃,便化作一縷靈光,掠入養魂葫內。

  少女如今雖塑成真身,但和真正的血肉之軀還不一樣,乃是由靈體蛻化,自可以像以往那般,藏于養魂葫。

  清芽一陣羨慕,道:“我也想有這樣一個漂亮的鬼修小姐姐相伴在身邊,無聊的時候,可以一起說說話,高興的時候,可以一起吃桃喝酒。”

  凌云河啞然。

  蘇奕則暗嘆一聲,心神微微有些異樣,這清芽不止是容顏,就連神態和舉止,都和少女時期的青棠有些相似。

  凌云河朝蘇奕拱手道:“道友,我們師徒打算啟程前往大夏,不知道友是否愿一起同行?”

  蘇奕剛要開口,忽地感應到什么,目光遙遙看向遠處。

  幾乎同時,一陣如浪潮轟鳴般的奇異吟嘯聲,從極遠處夜空中傳來。

字大章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