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六章 要出大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劫雷轟鳴,垂落耀眼熾盛的劫雷。

  虛空中,傾綰略顯狼狽,但周身氣勢則如歷經千錘百煉的寶劍般,愈發凌厲強盛。

  根本不用仔細觀看,蘇奕便清楚這一場化形之劫,注定困不住傾綰。

  不遠處。

  妙華夫人花容慘淡,面如土色。

  之前,她曾多次嘗試逃遁,可每一次皆被蘇奕阻截,無法從這片血腥死亡之地逃脫。

  這一切,讓她這等聚星境強者的斗志,也遭受到沉重到無以復加的打擊。

  妙華夫人從沒想過,以自己的道行和手段,會在一個辟谷境少年面前顯得如此不堪。

  “殺了我,你也必死無疑!”

  逃無可逃,妙華夫人反倒豁出去了般,一對美眸燃燒著恨意,冰冷出聲。

  “是嗎?”

  蘇奕眼中無喜無悲,毫不在意。

  他直接身形一晃,向妙華夫人沖去,想要斬殺這位立足于大楚修行界頂尖位置的聚星境存在。

  可便在此時,凌云河的身影擋在前方,道:“道友且留手,能否聽凌某一言?”

  蘇奕眉頭微皺,道:“你要幫她出頭?”

  凌云河搖頭,嘆息道:“不,我只是擔心道友殺了妙華夫人,給自己招惹彌天大禍。”

  說著,他目光看向蘇奕,道:“道友應當不清楚,妙華夫人的兄長,乃是厲妙鴻!”

  “此人天賦異稟,悟性奇高,年少時便屢獲奇遇。百年前,才只十九歲的厲妙鴻,便有元府境修為,一身刀道造詣,無人可敵,‘大楚第一刀君’的美譽,”

  頓了頓,凌云河眉梢也不由浮現一抹慨然之色,“而在八十年前時,大夏四大道宗之一的‘青乙道宗’中,靈道大修士‘明雨真人’,親自駕臨大楚,主動邀請厲妙鴻加入青乙道宗。”

  “到如今,厲妙鴻已是青乙道宗內門排名第三的長老,名震大夏的‘妙鴻真人’,擁有化靈境修為!”

  說到這,凌云河神色已變得莊肅起來,“道友,你現在若殺了妙華夫人,豈不是就等于徹底得罪了妙鴻真人?”

  聽罷,元恒臉色也驟然一變。

  他完全沒想到,這妙華夫人的兄長,竟還是一位靈道大修士,并且,擱在大夏境內,都稱得上是一位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不遠處,妙華夫人已冷靜下來,尤其當聽到凌云河陳述自己兄長那滔天的威名時,她就如找到了依仗,整個人都恢復了一些精氣神。

  當再面對蘇奕時,她眉宇間已浮現一抹掩藏不住的傲意。

  不過,妙華夫人很清楚自己的處境,趁此機會,直接說道:“道友,若你愿意就此收手,我保證,以后也不會再計較此事,你覺得如何?”

  凌云河也說道:“道友且莫怪凌某多事,實在是不忍看到道友無端結下一個大敵。”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好意心領了,不過,別說區區一個化靈境修士,便是青乙道宗的祖師來了,也不放在我眼中。”

  說著,他驀地出手,駢指一劃。

  一道劍氣橫空,朝遠處的妙華夫人斬去。

  干脆利索。

  凌云河萬沒想到,自己在陳述利弊之后,蘇奕竟還會這般強勢。

  何止是他,妙華夫人也都差點不敢相信。

  眼見這一道劍氣就要斬來——

  一片血霧蒸騰,妙華夫人再顧不得其他,猛地一咬牙,直接施展出一門血遁之術,化作一道血影,向遠方逃去。

  這血遁之術明顯不尋常,速度奇快。

  蘇奕見此,眸子中冷芒一閃,袖袍揮動。

  “去!”

  鏘然劍吟聲中,玄吾劍橫空而出,就如一道流光般,于虛空中一閃,便消失不見。

  “該死的混賬,待我見到兄長,定要請他出手,將你挫骨揚灰!!”

  逃遁中的妙華夫人臉上盡是瘋狂之色。

  她所施展的血遁之術,需要燃燒自身根基和精血,使用一次,便會令自身元氣大損,沒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休想恢復如初。

  若不是這次遭遇性命之危,她也不會動用了。

  “嗯?”

  忽地,一道流光突然出現在妙華夫人的神念范圍內。

  還沒等她反應,一股致命般的危險氣息已涌上心頭,如芒在背。

  “靈劍!”

  也是這一瞬,妙華夫人終于“看”清楚,那是一柄彌漫著清色神輝的靈劍,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地步,眨眼間而已,就已追上來了!

  “滾開!”

  妙華夫人尖叫一聲,袖袍一揮,玲瓏雙刃破空而出,想要阻攔住玄吾劍。

  但,玄吾劍經由蘇奕以全身道行斬出,那等威能豈可能是隨便能擋住的?

  鐺!鐺!

  就見寒芒璀璨的玲瓏雙刃,直接被玄吾劍破開,狠狠震飛出去。

  玄吾劍余勢不減,在妙華夫人來不及反應時,便如一道流光般洞穿她的肉身,從后背貫穿,從胸前射出,鑿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她那一身聚星境的修為和護身寶物,在玄吾劍面前,完全就是不堪一擊,如若紙糊!

  “混賬,你給我等著!!”

  一道神魂虛影,從妙華夫人尸體上跳出,想要向遠方遁去。

  這女人明顯擁有神魂秘寶,擋住了玄吾劍威能的侵襲,從而讓神魂有了逃生的機會!

  可就在這時,玄吾劍中響起一道兇厲的尖嘯,一頭龐大的兇禽帶著滔天的黑色神焰掠出,向妙華夫人的神魂撲去。

  幽冥九兇之一,冥焰魔雀的精魂!

  “不——”

  妙華夫人的神魂嚇得尖叫,可不等她反應,就被冥焰魔雀張嘴吞沒。

  就如吃掉一只小蟲子似的。

  至此,這位聚星境存在,形神俱滅!

  遠處的凌云河呆滯在那,喃喃道:“要出大事了……”

  若讓名震大夏的妙鴻真人知道,其妹妹被這般滅殺,豈可能善罷甘休?

  被一位靈道大修士盯上,那后果又該何等嚴重?

  今日,天瀾河之上,一眾來自大楚各大修行勢力的強者,皆隕落于此,這樣的消息若傳出,又該在大楚境內掀起怎樣的波瀾?

  以凌云河的心性,此刻都不禁一陣顫栗。

  便是對世事懵懂無知的清芽,此刻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清秀的小臉上浮現驚悸之色。

  這家伙,難道真的天不怕地不怕?

  冥焰魔雀掠入玄吾劍,倏爾落入佇足在山巔位置的蘇奕手中。

  “道友,你這次……可就徹底和妙鴻真人結仇了。”

  凌云河喟嘆,眼神復雜。

  他忽地想起當初在浮仙嶺上和蘇奕第一次相見時的情景。

  當時,蘇奕無聲無息地出現,曾說若不是自己撤掉了圍困他那仆人的劍陣,早已動手斬殺自己……

  而自己,當時根本沒有在意。

  可現在想來,凌云河才意識到,當時的蘇奕的確有能耐辦到這一步!

  “殺了便殺了,若在意這些,還有什么資格配得上‘劍修’二字?”

  蘇奕彈了彈手指,毫不在意。

  他目光看向天穹。

  也在此時,針對傾綰的最后一重劫雷,帶著滔天的劫光,降臨人間。

  ps:臨時有事要出門,這一章略短了些,晚上金魚補個4000字大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