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且看他殺敵如殺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家伙的肉身怎會如此強大?難道已經修成了不壞之身?”

  馮隱心中震顫。

  千幻宗的獨門匕首,足以輕易刺碎頂級的元道靈兵。

  可現在,卻竟被擋住了!

  “不好,立刻逃。”

  而就在蘇奕轉身看過來時,馮隱瞬間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芒遠遠逃竄而去。

  蘇奕怎可能會讓他逃掉了。

  他屈指一彈,仿似輕拂塵埃,信手拈花般,看似輕飄飄毫無力道,可當手指點在馮隱身上時,這位號稱大楚三大最強刺客之一的元府境修士,身影猛地一顫。

  而后,其軀體砰的一聲炸開,化作如沙礫般的細碎血肉,撲簌簌從虛空中飄灑。

  一指,碾碎馮隱!

  遠處響起倒吸涼氣的聲音。

  許多人甚至沒看清兩人的交手,馮隱就已經死了。

  第一個出手的瑞辰鏡,乃是辟谷境大圓滿修士,被蘇奕彈指滅殺的時候,并未讓那些大楚修士太震撼。

  可當看到法虛和尚、馮隱這等在大楚境內堪稱頂尖的元府境強者,都被蘇奕在一掌、一指之間滅殺。

  那等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畢竟,誰都想到,那些和叱咤風云的大人物,在蘇奕這樣一個辟谷境少年面前,卻宛如螻蟻般,不堪一擊?

  而直至此時,才不過片刻功夫而已,先后便有瑞辰鏡、法虛和尚、馮隱三人被殺,鐵莫度也遭受重創!

  那一幕幕,讓得其他大楚修士,再不敢小覷蘇奕分毫。

  這少年究竟是誰?

  為何以前從不曾聽聞,這世上還有這等逆天之輩?

  難道……他是奪舍者?

  不可能!

  奪舍者縱使再強大,可也需要重新修煉,哪可能會如此變態?

  各種疑惑涌上妙華夫人等人心頭,讓得他們神色驚疑,一時間,竟無一人敢再上前。

  就如蘇奕之前所言,敢靠近那山巔十丈之地者,死!

  之前,或許還有人當做笑話看待,可當目睹剛才那血淋淋的一幕幕景象,誰還敢不當回事?

  凌云河與清芽師徒二人,內心也是久久無法平靜。

  蘇奕太強了,目前為止,縱使對付元府境的頂尖人物,也有絕對碾壓的力量。

  這也讓他們師徒終于明白,為何被群敵環伺,蘇奕猶能一副視若無睹的姿態了。

  元恒內心澎湃。

  以前在大周,他只聽聞,蘇奕于亂靈海之上,引曠世大劫而入辟谷境,以一人之力,大敗群敵。

  可畢竟沒有見過蘇奕大發神威的風采。

  而現在,他終于親眼得見,那等震撼,讓他都有虔誠膜拜的沖動。

  唯獨蘇奕,似僅僅只是滅殺三兩只蒼蠅般,渾不在意,目光再次看向天穹處,傾綰渡劫已到了關鍵時刻。

  也就在此時,遠處虛空中,妙華夫人冷冷開口:“一起動手!”

  話畢。

  妙華夫人雙袖,飛出兩把雪白靈刃,橫空斬出。

  唰!唰!

  只見兩道無匹的白色鋒芒,似白蛟舞空般,綻放出懾人的殺伐之氣。

  玲瓏雙刃!

  一對古老的元道靈寶,被妙法夫人以聚星境修為御用,所顯露出的威能,超乎想象的強大。

  其他大楚修士,也知道若再不全力出手,根本拿不下蘇奕,故而當妙華夫人一聲令下,他們皆全力出擊。

  他們原本有二十余人,之前被蘇奕殺了三個,重創一個,還有接近二十人,其中元府境修士,便有九人!

  當他們全力出手,那等威力,豈是尋常可比?

  就見天空之中,寶焰流轉,霞光絢爛,將這片天地山河照得通明。

  飛劍、靈刃、大戟、秘符、法術…….諸般寶物和秘法,直似決堤洪水般匯聚在一起,浩浩蕩蕩鋪天蓋地砸來。

  這些大楚修士,各個身家殷實,所動用的秘法和寶物,皆非同小可,畢竟都是佇足在大楚修行界的一流人物,所擁有的秘法和寶物,也注定不是那些散修可比。

  轟隆!

  這一瞬,無數寶物和秘法匯聚,一起朝蘇奕籠罩而去,讓天地為之色變,虛空為之紊亂。

  便是凌云河這等聚星境存在,都渾身發僵,感到無比壓抑。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都不敢硬接這等一擊!

  尤其是妙華夫人的兩柄靈瓏刀刃,更是鋒利無邊,如同兩道貫日長虹般,所產生的威能也最恐怖。

  面對這等攻擊,蘇奕眸光淡然如舊。

  米粒之光,又怎能與皓月爭輝?

  就見蘇奕不閃不避,反而主動迎上去。

  隨著他出動,那頎長的身影上下,皆綻放出璀璨的清色光霞,只見一層層青光之中,有五行道韻的力量氤氳其中。

  到最后,蘇奕整個身影,都被燦然清光籠罩,宛如鍍上一層仙金般,那一身辟谷境中期的龐大道行,在這一刻被他催到了巔峰!

  他凌空踏步,直接沖入眾多轟殺而來的寶物和秘法中,不管不顧,無懼無畏,霸道強勢到了極致。

  一柄赤色飛劍斬在蘇奕身上,光雨迸濺,發出金戈交鳴的聲音,完全沒能傷到蘇奕分毫。

  而隨著他探手一抓。

  那柄赤色飛劍被攥在手中,此劍靈性夭矯,通體火紅剔透,覆蓋密密麻麻的云紋圖案,火焰洶洶,極為不凡。

  但到了蘇奕手中,卻如被擒住的蟲子似的,隨著他手指發力。

  赤色飛劍從中斷裂,爆綻如雨。

  “噗!”

  不遠處,一個辟谷境后期修士直接吐血,赤色飛劍被毀,讓他心神也受到牽連,遭受創傷。

  而這只是第一個。

  只見蘇奕每抬手一次,就有一件寶物被擊潰,要么被毀掉,要么被震飛。

  那些大楚修士,一個接一個咳血,遭受創傷,滿臉盡是駭然。

  “太強大了,他的肉身簡直如萬劫不壞,那些寶物根本就無法破開他周身的防御力量!”

  有人大叫。

  鐺!!!

  便是妙華夫人的玲瓏雙刃斬來,都被蘇奕揮手擋住,無法給蘇奕帶來多少傷害。

  “這……”

  妙華夫人的臉色徹底變了。

  她那聚星境中期的修為,都沒能撼動對方,這讓她如何不驚?

  可惜,這些大楚修士并不清楚,早在先天武宗境時,蘇奕在那群仙劍樓遺跡內,便能以一己之力,連殺元府境層次的秦洞虛、澄真等人。

  換而言之,先天武宗境時的蘇奕,就早已不把元府境修士放在眼中。

  而如今的他,早已是一名真正的辟谷境修士,曾引來詭異大劫,筑就萬古未有的至強道種,一身戰力,早比先天武宗時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這等情況下,哪可能會將這些大楚修士放在眼中了?

  “死!”

  就見戰場中,蘇奕雙臂一震,恐怖的元力沖天而起,璀璨的清色神輝,直接凝聚成巨大的掌印,憑空拍下。

  砰砰砰!

  足足有兩個辟谷境和一個元府境大楚修士來不及躲避,被直接拍碎,軀體四分五裂,血灑虛空。

  妙華夫人等人的圍攻之勢,也就此被打破。

  蘇奕那所向披靡的神勇姿態,讓妙華夫人都膽寒不已,徹底意識到了不妙。

  “快逃!”

  “此子不可敵,走!”

  不少大楚修士的斗志都崩潰,再不敢去硬拼,駕馭法寶就想逃離。

  但蘇奕哪可能讓他們輕易離開了。

  只見他身影舒展,剎那間,連續出手多次,或以劍氣凌空斬殺,或以掌印橫空拍擊,或凝聚拳印強勢轟殺……

  每一擊,都能輕易滅殺一個對手,甚至他身影猛地一撞,就能把對方連人帶寶物,盡數撞碎。

  幾個彈指間而已,便有十余個大楚修士被滅殺當場。

  僅剩下的那六七人幾乎嚇得膽寒,各自催動秘術,進行逃遁,

  可這一切都是徒勞。

  蘇奕的身影,就如浮光掠影般,每當有修士遠遠逃遁,他便隔空一劍斬出,于千丈外殺敵,干脆利索。

  輕松如砍瓜切菜!

  “我愿臣服,為奴為仆皆可以!”

  一個美艷女子倉惶大叫,惶恐不安,楚楚可憐。

  可惜,蘇奕眼神一片淡漠,毫不客氣一掌將其抹殺。

  隨著此女被殺,場中只剩下了妙華夫人和那墨袍灰發的老者。

  目睹這一切,遠處的凌云河都已呆滯在那,身心皆顫,手腳發涼。

  之前,他還有看熱鬧的心思,好奇蘇奕該如何化解這樣一場殺劫。

  可現在,當看到那些皆堪稱立足大楚當世頂尖的大人物們,卻如喪家之犬般,被蘇奕翻手之間便一一滅掉,讓得凌云河也徹底失態,完全無法淡定了。

  蘇奕所展現出的實力太恐怖了。

  讓凌云河這等人物,都不禁感到驚懼和心悸!

  “孽障,我和你拼了!”

  場中猛地響起一道竭斯底里的咆哮,那墨袍灰發老者眼睛發紅,渾身力量直似燃燒般,施展了一門自毀道行的禁術,試圖和蘇奕玉石俱焚。

  可他的身影尚在半途,就被蘇奕隔空一巴掌拍碎,像紙糊般不堪,軀殼和神魂齊齊炸開,血灑如瀑。

  之前時候,這老家伙還曾喝罵蘇奕和元恒、傾綰,斥他們狼狽為奸,沆瀣一氣,不知死活。

  可現在,他自身卻如土雞瓦狗般,被滅殺當場,世事之滑稽,概莫如是。

  “該你了。”

  蘇奕目光淡漠,看向妙華夫人。

  今夜和她一起前來的大楚修士,皆已伏誅,如今只剩下她一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