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四章 和尚和刺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就在當元恒目光看向蘇奕那一瞬,蘇奕出手了。

    嗡!

    他探出一只如同白玉般的修長手掌,一股無形的道韻隨之在掌指之間彌漫。

    遠遠一看,他那抬起的手掌流淌如夢似幻的清輝,仿佛一尊青玉雕琢而成。

    轟!

    虛空中猛的響起巨大的聲響,就仿佛天上神祇探向人間的手印,帶起如同巨大磨盤碾壓虛空般的轟鳴之音。

    就見一道足有丈許范圍的巨大掌印,橫空而去。

    在這掌印前,破空而至的那一抹狂焰槍鋒,便如紙糊似,砰的一聲寸寸爆綻潰散。

    清色掌印碾壓虛空,似緩實快,徑直朝遠處的鐵莫度拍擊而去。

    “去!”

    鐵莫度大喝,手中金色長槍揚起,直似一道耀眼的火柱拔地而起,迎上清色掌印。

    結果,他那足以挑翻一座大山的力量,卻僅僅只讓清色掌印一顫,然后繼續壓迫下來。

    那金色長槍都被壓得猛地彎曲起來!

    鐵莫度臉色驟變,猶自不信般,厲聲長嘯,那瘦削的身影轟然膨脹開來,條條肌肉炸裂,如同鐵水澆灌,身形猛的暴漲,達到了接近三丈的程度。

    直似遠古蠻神般,氣息恐怖無邊。

    蠻象霸體術!

    這是煉體一脈的秘法,也是鐵莫度的壓箱底手段,施展之后,他那一身實力,也隨之暴漲一大截。

    然而,在眾人震撼目光注視下,蘇奕那一道清色掌印就如不可抵擋般,先是壓迫得那一桿金色長槍倒射飛出。

    而后任憑鐵莫度如何催動秘法,甚至窮盡一切潛能,都無力阻止那不斷壓迫而至的清色掌印。

    咔嚓咔嚓!

    轟鳴如驚雷,煙霞滾滾中,有骨頭爆裂的聲音傳出,就見鐵莫度的身影猛地倒射出去,足足在十多丈外才站穩身影。

    而他模樣已凄慘之極,就像被磨盤碾壓過似的,渾身肌肉破裂,筋骨都不知斷裂多少根,鮮血汩汩流淌而下。

    一掌而已,重創一位掌握天階上品槍意的元府境修士!

    嘶!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眾人皆色變,被這一幕驚得瞪大眼睛,辟谷境而已,怎會擁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這一剎,這些大楚修士看向蘇奕的目光,直似盯著一個怪物般,寫滿不可思議。

    須知,鐵莫度可并非是尋常的元府境修士,他擁有元府中期修為,好掌握著天階上品槍意!

    就是同境人物,都極少有能夠和他抗衡的。

    可現在,他卻被一掌重創!

    那等一幕,自然就顯得格外震撼人心。

    凌云河內心也是震顫不已,禁不住看了一眼身邊的清芽。

    他這徒兒,也是個修道的小妖孽,在宗門內,縱觀以往八百年歲月,都找不出一個能與之媲美的。

    清芽同樣有跨境擊殺元府境修士的實力。

    可卻無法像遠處那青袍少年一般,能夠在一掌之間,便輕松重創一位元府境存在!

    而對于這一切,蘇奕根本不在意。

    他目光再次看向天穹。

    天穹上,劫云滾滾,雷霆激蕩,有耀眼絢爛的劫雷垂落。

    這一場屬于傾綰的化形之劫,終于來臨了。轟!

    一掛如瀑般絢爛繽紛的劫雷落下,聲勢浩大,遠遠看著,便讓人頭皮發麻,膽顫心驚。

    無邊的劫難毀滅氣息,隨之在這片虛空彌漫而開。

    這一瞬,蘇奕敏銳注意到,傾綰一對眸變得淡漠冰冷,再沒有以前在自己身邊時那楚楚可憐,呆萌柔軟的神韻。

    一身氣息反倒變得清冷而肅殺,綽約的身影,泛起滔天的幽冷寒光,隱然似一位幽冥中走來的女皇般,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威嚴。

    她紅裙飄曳,身影掠空,探出一只晶瑩雪白的拳頭,于虛空一敲。

    砰!!!

    那一掛如瀑般的絢爛劫雷,被硬生生鑿開沖散,化作迸濺潰散的光雨,從她那綽約身影附近飄灑而下。

    一時間,光雨如霧,讓傾綰那綽約的身影平添一份虛幻而懾人的氣勢。

    蘇奕眸子泛起異彩。

    傾綰的來歷,本就極神秘,其靈體最初寄活在一塊神秘的魂玉內,而那塊魂玉,則來自血荼妖山深處那空間壁障另一端的世界。

    而蘇奕早已了解到,那片異界名喚“天冥大陸”。

    換而言之,最初時的傾綰,極可能是來自天冥大陸!

    眼下,傾綰展現出的力量,一方面和修煉十方修羅經有關,一方面也和自己的指點和傳授有關。

    但更重要的是,傾綰自身的靈體本就純凈無比,擁有極神妙的未知潛能。

    這一切加起來,讓傾綰渡劫時,展現出的風采才那般強大耀眼。

    “也不知此次踏上元道之路,能否讓傾綰覺醒一些生前的記憶……”

    蘇奕暗道。

    正自思忖,遠處忽地產生一陣元力轟鳴。

    “貧僧法虛,來領教道友高招!”

    就見一身影高大威猛的僧人,凌空踏步,朝山巔沖來,其聲音如洪鐘大呂般,響徹夜空。

    法虛和尚,大楚七雷禪宗內門長老,元府境后期修為,修煉七雷煉體術,是名震天下的煉體一脈頂尖存在。

    此時,當他出動時,渾身如同神金鑄造般,一道道雷霆轟鳴之音從他四肢百骸,內臟骨骼中響起。

    整個人,宛如金身羅漢降世,佛光熾盛!

    “咄!”

    法虛舌綻春雷,神色莊肅,抬起雙手,于虛空結印。

    轟!

    一只金燦燦的十丈佛印橫空而起,那佛印涌動著赤、青、黑、白、紫、黃、灰七種雷霆電光,毀滅氣息恐怖驚人。

    七雷寶瓶印!

    法虛甫一出手,竟是直接動用壓箱底的絕學。

    無疑,之前瑞辰鏡的死,以及鐵莫度遭受的重創,讓法虛早已視蘇奕為頭等大敵,沒有任何小覷。

    轟!

    七種雷霆融于一道佛印之中,那等毀滅威能,讓身為妖修的元恒都毛骨悚然,有窒息之感。

    “死。”

    蘇奕眼中無喜無悲,他那修長白皙的手掌橫空一壓,頓時有一片星辰劍氣呼嘯而起,燦然奪目,繽紛瑰麗。

    比拼煉體力量,蘇奕豈可能怕了?

    就如他此刻所施展的,便是魔門一脈的古老傳承眾星劍指,融合五行絕品道韻,威能無邊。

    轟隆!

    星辰劍氣如若磨盤般,輕而易舉便將那七雷寶瓶印碾碎,在虛空中猛地炸開。法虛和尚神色空前凝重,他已來不及閃避,雙手橫空,如羅漢托印,硬撼這一擊。

    嘭!

    在眾人目光中,法虛和尚生生吃了蘇奕一掌,竟然紋絲不動,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擋住了?

    那些大楚修士,正要松口氣的時候。

    就見到法虛和尚臉上忽然浮現一絲苦澀,喟然長嘆。

    “阿難尊者言,‘我見如來舉臂屈指,為光明拳,耀我心目’。今日我的法身崩壞在這一擊中,方才領會何謂‘耀我心目’,愿來世入空門時,常駐無執心,修大乘法,再無業障……”

    喃喃自語聲中,眾人驚駭看到,法虛身上出現一道道細密如蛛網般的裂痕,就如龜裂的瓷器瓶般。

    最后咔嚓一聲。

    法虛和尚的軀體盡數化作碎片,寸寸炸裂開來,在虛空中悉數飄灑一空。

    原來,蘇奕這一擊,直接將法虛和尚的軀體、修為、神魂盡數擊碎,那等力量,由于過于霸道,讓法虛和尚看似擋住了,實則其通體內外,早已徹底崩壞!

    至此,這位七雷禪宗的內門長老,緊跟瑞辰鏡之后,隕落當場!

    遠處那些大楚修士,皆驚得頭皮發麻,手腳發涼。

    便是妙華夫人,身影也微微一僵,美眸一片凝重。

    凌云河倒吸涼氣,蘇奕這一擊,直接鎮殺一位元府境后期的佛修,要比剛才重創鐵莫度那一幕更震撼人心。

    清芽呆呆的望著蘇奕,大大的眼睛浮現恍惚之色,難道真如那位妖修朋友所言,他的主人是天上的仙人不成?

    然而,就在蘇奕滅殺法虛和尚之后——

    一道虛幻般的身影,詭異地出現在蘇奕背后,手中一柄黑色匕首,猛地刺入蘇奕背部。

    這一幕發生太快,場中不少人都出于震撼中,哪會想到,會突兀發生這等事情?

    唯獨妙華夫人,唇邊浮現一抹笑意。

    偷襲刺殺蘇奕的,乃是大楚千幻宗的副宗主“馮隱”,被大楚修行界公認是天下最厲害的三大刺客之一!

    之前法虛和尚在明面上出手,以吸引蘇奕注意,而馮隱在悄然隱匿在暗中,等待一擊必殺的機會。

    而現在,這一場刺殺就將成功!

    “死!”

    馮隱手中的黑色匕首,剎那間而已,就刺入蘇奕背部。

    刺客,講究一擊必殺。

    這一擊中,馮隱將一位刺客的能耐展現的淋漓盡致。

    而且他手中的匕首,乃是千幻宗獨門秘寶,刺擊時,能夠將一切力量內斂,以達到無聲無息殺敵的目的。

    眼見匕首順利刺入蘇奕背部,馮隱臉上剛浮現出一絲得意和欣喜,只聽“鐺”的一聲巨響。

    他那一柄鋒利無匹的匕首,在刺入蘇奕背脊時,就如刺在堅不可破的銅墻鐵壁上,發出金戈交鳴般的碰撞聲。

    不要說殺人,便是刺進去一分一毫都做不到!

    “這怎么可能?!”

    馮隱眼睛圓瞪,難以置信。

    而此時,蘇奕轉過身來,眼神深邃淡漠,如視螻蟻。

  ps:1,多謝諸君的鼓勵、理解以及打賞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