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三章 強敵環伺 我自視若無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劫云厚重,氣氛壓抑。

  以妙華夫人為首的二十余位大楚修士,憑虛而立。

  每個人氣息強橫,光霞流轉,將這座山巔附近的虛空封鎖。

  可蘇奕卻視若無睹,雙手負背,望著天穹處。

  這一場針對傾綰的大劫,不出片刻,就將降臨了……

  元恒神色警惕,蓄勢以待。

  他看得出,來者不善!

  “妙華夫人認得他們?”

  那墨袍灰發老者問。

  “諸位且看,我之前所說的妖修,便是那人。”

  妙華夫人抬起玉手,遙遙一指元恒。

  所有目光都齊刷刷看了過去。

  “原來是他們。”

  眾人都恍然過來。

  “嘖,沒想到啊,這妖修身邊竟還有一個要渡劫的鬼物,簡直是狼狽為奸,沆瀣一氣。”

  墨袍灰發老者冷笑,言辭間盡是不屑。

  元恒臉色一沉,眉梢涌起怒意,目光看向蘇奕。

  上次在浮仙嶺山神廟時,由于他擅自出手,讓蘇奕曾告誡他,以后行事不可魯莽,當低調一些。

  這一次,他縱使憤怒,倒也記得蘇奕叮囑。

  就見蘇奕看向天穹的目光挪移,掃了遠處虛空那些大楚修士一眼,這才淡然開口道:

  “靠近山巔十丈之地者,死。”

  話語隨意,輕描淡寫。

  場中一寂,妙華夫人等大楚修士皆錯愕。

  這少年明明辟谷境修為而已,但那神態和語氣,卻竟一副視群雄如無物的姿態,簡直囂張到極致。

  反倒是凌云河見識過蘇奕的行事風格,相對淡定不少。

  可他心中也兀自疑惑,在場這些大楚修士,最強大的如妙華夫人,足有聚星境中期修為。

  而能夠參加她在寶船上所設宴席的角色,也都不是尋常可比,僅僅元府境人物,便有十余人之多!

  就是那些辟谷境修士,也個個都有著后期乃至大圓滿的修為。

  擱在這大楚境內,已堪稱是第一流的陣容,換做一般修士,面對這樣的處境,早已膽寒絕望,惶恐不安。

  就是換做是他凌云河,都得做好抽身而退的打算。

  可蘇奕,非但夷然不懼,還一副藐視一切群雄的淡然姿態。

  這讓凌云河焉能不驚訝?

  “敢問小友尊姓大名,來自何地,師承何人?”

  妙華夫人看出,蘇奕應當是有恃無恐,態度也變得慎重不少。

  蘇奕沒有理會,他撣了撣衣衫,隨意坐在了一側巖石上,目光看向傾綰。

  少女一身道行已全力運轉,蓄勢到巔峰地步,觀摩者她身上的氣息,也讓蘇奕徹底安心。

  以傾綰的道行,足可獨自輕松應對這場化形大劫,而不必他來出手幫忙。

  蘇奕沒有開口,元恒自然不會多說一個字。

  他雙臂抱胸,冷冷掃視這些大楚修士。

  妙華夫人和那些修士的臉色皆一點點陰沉下來,只覺內心尊嚴都在遭受挑釁和踐踏。

  以他們的身份,擱在這大楚境內,誰敢這般無視?

  “小小辟谷境而已,卻如此狂妄,縱使他來歷不凡,就憑他和妖鬼之輩廝混在一起就知道,注定不是什么好東西了!”

  一個威嚴十足的黃袍中年冷哼。

  “妙華夫人,依我看,根本不必和他們廢話,先將那妖修和鬼物一起殺了便是!”

一個黑  衣青年殺氣騰騰。

  此話一出,在場那些大楚修士皆蠢蠢欲動。

  妙華夫人一直盯著蘇奕,可讓她皺眉的是,后者在此時此刻,兀自如沒事人般,淡定從容,渾不見一絲慌張。

  便在此時,凌云河干咳一聲,沉聲開口:“諸位,能否聽凌某一言?”

  頓時,所有目光都匯聚在他身上。

  “道友有何指教?”

  妙華夫人輕聲問。

  凌云河道:“數天前,在大梁境內的浮仙嶺上,凌某曾和那位小友有過一面之緣,確信對方并非邪祟之輩。不如諸位高抬貴手,此事到此為止,如何?”

  妙華夫人和其他修士皆皺眉。

  凌云河乃是來自大齊的一位頂尖人物,擁有聚星境修為,他的態度,誰也不能忽視。

  可讓他們就這般收手,不止顏面掛不住,誰又能甘心?

  “道友,你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依我看,最好還是莫要摻合進來,省得鬧得咱們雙方不愉快。”

  妙華夫人神色冷淡道。

  凌云河剛要說什么,遠處山巔上的蘇奕已開口道:“良言難勸該死鬼,這件事,你和你那徒兒袖手旁觀便可。”

  眼見蘇奕開口,元恒這才說道:“不錯,兩位且請置身事外,至于這些家伙,他們要找死,怪不得誰。”

  他們主仆二人,一個比一個語氣強橫,讓得妙華夫人等大楚修士皆不禁怒極而笑。

  “囂張!”

  “哈哈哈,這些孽障,都已身處絕境,猶如此猖獗,這是完全沒把我等放在眼中啊。”

  “良言難勸該死鬼?這句話,是說給你們自己聽的吧!”

  ……那些大楚修士皆怒了,殺機如潮迸發,鋪天蓋地,令這片虛空的云層都崩散消失。

  凌云河暗嘆一聲。

  這等局面,哪還有他插手的機會?

  “讓我來試試,這大言不慚的小家伙,究竟有多大能耐!”

  那一襲黃袍,神色威嚴的中年冷冷出聲。

  說著,他凌空踏步,朝遠處山巔靠近過去。

  瑞辰鏡。

  辟谷境大圓滿修士,大楚一流勢力冥雪刀宮外門長老,一位名極一時的刀修。

  他所修煉的“摩天逆靈刀”,在大楚境內極負盛名,號稱一刀之下,可斷千丈大山,削山為壑!

  在所有目光注視下,瑞辰鏡手握一柄四尺長青色長刀,衣袂獵獵,很快就來到距離那處山巔十丈距離的虛空前。

  而此時,蘇奕坐在那巖石上,兀自沒有任何反應。

  瑞辰鏡見此,不禁冷哼:“孽障,你若再不出手,這十丈距離,我自可如履平地!”

  說著,他邁步踏出的同時,手中青色長刀猛地一揮。

  一道耀眼的青色刀氣乍現,照亮夜空,直似一頭青龍掠空,帶起磅礴無量的鋒芒,朝蘇奕斬去。

  快得不可思議!

  蘇奕眼皮都沒抬,看也不看,隨手一指點出。

  一道清色劍氣從蘇奕指中勁射而出,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那一道耀眼的青色刀氣碾碎,破碎聲如爆竹,激蕩虛空。

  而后,劍氣余勢不減,在瑞辰鏡還沒有反應之前,就沖到了他面前。

  “開!”

  瑞辰鏡瞳孔驟然收縮,渾身汗毛倒豎,渾身氣機空前轟鳴,被運轉到了極致,猛地揚起手中青色長刀。

  可不等他揮刀斬出——

那一道清色劍  氣便摧垮他那一身的防御法器和護體元力,接著洞穿了他的頭顱。

  咔嚓!

  他那頭蓋骨都被掀飛,帶出一蓬猩紅滾燙的鮮血。

  這位在大楚赫赫有名的刀修,竟然被蘇奕一彈指斬殺!

  臨死,他手中剛揚起的青色長刀,都沒能來得及斬出去,最終連人帶刀,從虛空中墜入那浩浩蕩蕩的天瀾河中。

  全場寂靜無聲。

  那些大楚修士臉色齊齊一變,都用冰冷又忌憚的目光掃向蘇奕。

  瑞辰鏡雖然在他們這些人中,實力只算尋常,遠不如元府境修士,更無法和妙華夫人相比。

  但能夠一指擊殺瑞辰鏡的人,至少也得有元府境的修為!

  可蘇奕這樣一個辟谷境少年,卻輕松辦到了這一點,這讓誰能不驚?

  就是妙華夫人,都不禁瞇了瞇漂亮的眸,玉容明滅不定,這小子……果然不簡單!

  凌云河眸子泛起一抹亮澤,低聲傳音清芽,“或許,我們師徒二人真的可以當個看客,好好看一看這一場熱鬧了。”

  之前,蘇奕有恃無恐,可卻讓人摸不清楚他一個辟谷境修士,究竟哪里來的底氣,敢去和一眾大楚修士對抗。

  而現在,凌云河隱約有些明白了,甚至有些好奇,在接下來的時候,蘇奕會亮出怎樣的底牌。

  根本不必凌云河提醒,清芽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都不帶眨的,屏息凝神,似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蘇奕彈指殺敵后,便眼觀鼻鼻觀心,坐在那巖石之上,怡然自得。

  猛地,天穹那積蓄已久的黑色劫云深處,響起一道驚雷,轟隆隆在這夜色之下滾蕩而開。

  也打破了這場中沉悶僵持的氛圍。

  這一瞬,驀地有一道身影悍然出擊。

  這是一名灰袍老者,身影消瘦,眉目沉凝冷厲。

  鐵莫度。

  元府境中期修為,大楚云瑯劍閣內門長老。

  他修行至今已有二百六十余年,大道根基雄厚,修煉的乃是槍術,且已淬煉出天階上品“狂焰道韻”。

  一身戰力之盛,在大楚元府境中,足可名列前十。

  鐵莫度甫一出手,便催動一桿明晃晃的金色長槍,隔著數十丈距離,朝山巔上的蘇奕刺去。

  剎那間,直似天火來襲。

  一道鋒利無匹的槍鋒,帶起焚化山河般的恐怖火焰,那片虛空,都出現一道筆直的焦痕,觸目驚心。

  眾人眸子皆齊齊發亮,這一槍,絕對堪稱驚艷,有貫穿一切,無物不焚的霸道威勢!

  凌云河眸子緊緊盯著蘇奕,面對一位元府境修士這焚天一槍,他有該如何化解?

  就是元恒心中也猛地緊繃,面對這元府境修士的一擊,讓他的心神也受到影響,感到壓抑之極,目光下意識看向了蘇奕。

  ps:第五更送上。

  說說今天的心情,有人說修煉體系的描寫不重要,有人說劇情老套路,有人吐槽劇情寫偏了,有人直接開噴了,當然,帖子已經被我刪了……

童鞋們,金魚今天在爆5更,這時候說這樣的話,真的很打擊碼字的心情,原本想求鼓勵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