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二章 傾綰的劫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寶船上。

  嬌媚似火的華裳女子折身,返回宴席上。

  就見這宴席上,高朋滿座,男女老少皆有,都是來自大楚境內各大勢力中的修士,無一不是世間武者眼中只能仰望的存在。

  而這華裳女子,則端坐于上首坐席上。

  “妙華夫人剛才莫不是發現了什么?”

  一個墨袍灰發老者笑呵呵問道。

  在座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過去。

  之前時候,妙華夫人忽地起身,前往寶船憑欄處,遠眺河面上出現的一艘烏篷船,這一幕,早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被稱作妙華夫人的華裳嬌媚女子笑了笑,道:“說來倒是有意思,之前那一艘烏篷船上有兩名修士,其中一個則是妖修。”

  妖修!

  在座眾人皆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那墨袍灰發老者眸光閃爍道:“若真如此,剛才那妖修,定然不可能是來自咱們大楚境內。”

  眾人皆點了點頭。

  三百年前,大楚境內十三個修行勢力一起聯手,下達‘滅妖令’,號令天下修行者一起出手,滅殺世間妖修,歷經近十年的努力,幾乎將大楚境內的所有妖修滅殺一空。

  到如今,這世間妖類,早已如同絕跡。

  這等時候,一個妖修忽地正大光明地出現在天瀾河上,并且還不知道遮掩自身氣息,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這妖修定不可能來自大楚境內。

  “據我所知,妙華夫人最是厭憎妖修之輩,既然剛才發現對方的蹤跡,為何不將那妖修留下來?”

  一個身影瘦削,玉袍博帶的中年男子問道。

  妙華夫人抿嘴一笑,道:“以前的大楚,妖修橫行,為禍天下,到處是烏煙瘴氣的景象,所以才有了三百年前的滅妖行動。”

  “到如今,大楚境內,妖修近乎于滅亡,我縱使厭憎妖修之輩,也不至于無緣無故就痛下殺手。”

  頓了頓,她目光看向坐在不遠處席位上的一位道袍男子,笑說道:“更何況,今晚還有來自大齊的‘凌道友’在,再去打打殺殺,可就大煞風景了。”

  若蘇奕和元恒在此,一定能看出,這道袍男子,正是凌云河!

  而在凌云河身邊坐著的,則是少女清芽。

  清芽終究沒忍住好奇,道:“這位前輩,你為何會厭憎妖修呢?”

  妙華夫人笑吟吟道:“小友只需記住一句話便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清芽搖頭道:“天地萬物皆有靈,無論妖修,鬼修,還是我們人類修士,皆是大道路上的求索者,只有對錯善惡之別,而無高低貴賤之分。”

  此話一出,宴席上的氣氛沉悶不少。

  對大楚的修士而言,滅殺妖修之輩,就等于是在為世間眾生鏟除禍患,替天行道,天經地義。

  這等情況下,清芽這番話,就有些刺耳了。

  妙華夫人黛眉微皺。

  凌云河笑說道:“我這徒兒第一次下山游歷,不通世事,若有得罪,還望諸位莫要與之計較。”

  妙華夫人嫣然一笑,道:“這哪談得上得罪。”

  剛說到這,忽地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

  華夫人美眸微凝,從腰畔摘下一串銀燦燦的鈴鐺,鈴鐺表面鐫刻著諸多晦澀古怪的圖騰,銀光流轉,不斷震顫響徹。

  見此,妙華夫人目光一掃在座眾人,道:“諸位,這天籟河上疑似有極強大的鬼物出世!”

  此話一出,在座修士皆露出驚詫之色。

  奇了怪了,今晚碰到一個妖修已很讓人意外,現在竟還有鬼物出沒?

  妙華夫人道:“這鬼物竟能讓我的‘銀霄鈴鐺’產生異響,注定非尋常可比,諸位可愿隨我一起去看看?”

  眾人皆答應下來。

  當即,妙華夫人起身,袖袍一揮,銀霄鈴鐺破空而起,如有通靈般,朝遠處夜色中掠去。

  妙華夫人和其他修士一起,遁空跟了上去。

  夜雨綿綿,就見一片絢爛奪目的遁光騰起,照亮夜色下的天瀾河,宛如神虹似的,朝遠處飛去。

  凌云河與清芽也在其中。

  “師尊,這世間的修士,都喜歡斬殺妖鬼之輩嗎?”

  清芽問。

  凌云河搖頭道:“并非如此,這大楚境內的修士,在以前時候,曾和妖修、鬼修之輩結下血海深仇,雙方勢同水火,無法并存,哪怕到如今,對大楚修士而言,滅殺妖鬼之輩,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清芽恍然道:“原來如此。”

  夜色深沉,滾滾黑云涌動匯聚。

  一座毗鄰天瀾河的大山之巔。

  蘇奕負手于背,望著那天穹上不斷匯聚的劫云,道:“這是屬于你的化形之劫,渡過之后,便能凝聚成一副靈軀,成為一名真正的鬼修了。”

  旁邊,一襲血色裙裳,眉目如畫般清麗的傾綰憑空漂浮,眉梢間盡是緊張和忐忑。

  之前在烏篷船上,察覺到養魂葫的異動后,蘇奕這才了解到,傾綰在修煉時,心有所感,察覺到了一場針對她的劫難即將來臨。

  蘇奕頓時意識到,傾綰已經到了從妖靈之身蛻變突破的時候。

  那一場即將來臨的劫難,便是她蛻化靈身,踏上元道修行之路的化形之劫。

  于是,蘇奕當即行動,帶著傾綰來到了這座大山之巔,為渡劫做準備。

  “仙師,綰兒倒是不怕渡劫,就是擔心萬一渡劫失敗了,以后就……就再無法陪伴您身邊了。”

  傾綰怯生生開口,聲音清潤軟糯。

  “有我在,哪可能讓你出事了?”

  蘇奕哂笑,“你且專心渡劫便是,無論發生什么,皆無須理會。”

  一場小小的化形之劫罷了,以傾綰的底蘊,足可輕松化解。

  須知,傾綰靈體本就無比純凈罕見,在鬼物之中,稱得上是“根骨清奇,底蘊卓絕”。

  再加上傾綰修煉的,乃是十方修羅經這等鬼修一脈的至高道典,這一段時間來,又有自己的悉心指點和教導,哪可能會被一場化形之劫難倒了?

  “嗯!”

  傾綰狠狠點了點頭。

  少女深呼吸一口氣,清麗略顯嬰兒肥的小臉上,緊張和忐忑之色一掃而空,變得平靜而堅定。

  蘇奕悄然退開。

“主人,傾綰姑娘所迎  來的這一場化形之劫,可要比我當初遇到的更可怕。”

  元恒眉梢間盡是凝重。

  此劫雖還未曾真正形成,可天地間彌散的劫難氣息之盛,讓他都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此劫的確很不尋常,不過,也談不上太逆天。”

  蘇奕隨口道。

  和他當初踏入辟谷境時所遇到的那一場禁忌般的劫難相比,眼前這一場針對傾綰的大劫,只能算“中規中矩”。

  和當然,在蒼青大陸的修士眼中,這等大劫已堪稱曠世罕見了。

  天穹上,劫云愈發厚重,壓抑人心。

  忽地,遠處夜空中,出現一片絢爛奪目的遁光,朝這邊急速掠來,足有二十余人,浩浩蕩蕩,陣容強大。

  當遠遠地,看到山巔上正準備渡劫的傾綰時,一陣嘈雜的聲音隨之響起:

  “好可怕的天劫氣息,那鬼物莫非是一只積年老鬼不成?”

  “有意思,這鬼物是要渡化形之劫啊!”

  “什么時候,這天瀾河附近,竟藏有這樣一個厲害的鬼物了?”

  “管她是什么來歷,似此等孽障,必當予以毀滅,從世間抹除!”

  聲音還在回蕩,那一群修士已迅速靠近過來,氣勢洶洶。

  “主人,是剛才寶船上的那些修士!”

  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時,元恒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蘇奕嗯了一聲,神色淡然如舊,扭頭對傾綰說道,“記著我說的話,專心渡劫,無須理會其他事情。”

  傾綰原本也被這一幕驚到,當聽到蘇奕的話后,心中就如找到了最堅實的依靠,身心皆平靜下來。

  她低聲道:“仙師,我……我若化形成功,也……也可以稱您為主人么?”

  少女睫毛微顫,似有些羞澀和忐忑,也帶著一絲絲的期待。

  “都快渡劫了,腦瓜子想什么呢。”

  蘇奕啞然失笑,“等你渡劫成功,隨你怎么稱呼便是。”

  傾綰登時笑起來,清麗的小臉都煥發出一種別樣的神采,狠狠點頭,“嗯!”

  而后,她轉過身,望向天穹,嬌俏綽約的身影上,有一股沛然無匹的強大氣息在運轉,一對深邃美麗的丹鳳眼也變得深邃而明亮。

  少女眉目如畫,裙裳飄曳,如若鬼中仙,氣質幽冷似雪。

  嗖嗖嗖!

  破空聲響起,那群修士陸續抵達,立足距離山巔不遠處的虛空。

  為首的,正是一襲華袍,嬌媚似火的妙華夫人。

  當看到蘇奕和元恒的身影,妙華夫人這位大楚聚星境頂尖人物,一對黛眉不由微微皺起,道:“是你們?”

  幾乎同時,站在人群后方的凌云河、清芽師徒二人,也是認出了蘇奕和元恒,皆是一怔。

  “師尊,他們……”

  清芽張嘴要說什么,就被凌云河不動神色地制止,傳音道,“莫要聲張,且看看情況。”

  清芽唔了一聲,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遠處憑空漂浮的傾綰,神色間不由浮現一抹驚艷之色。

  呀,好漂亮的鬼修小姐姐!

ps:第五更會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