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夜雨泛舟天瀾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看了歡喜雀躍的清芽一眼,蘇奕最終還是拒絕了,帶著元恒一起離開。

  這讓清芽呆滯了片刻。

  直至目送蘇奕他們的身影消失,這個清秀活潑的少女才回過神似的,失落悵然,喃喃道:“師尊,他們是在嫌棄我們么?”

  凌云河頓時心疼,連忙安撫道:“哪可能,依我看,是那妖修的主人兀自心存芥蒂,對我們之前誤會那妖修的事情有些不滿,再加上,咱們畢竟是萍水相逢,非親非故,對方拒絕和我們一起同行,才是正常的事情。”

  清芽唔了一聲,想了想,道:“原來是這樣啊,哎,我本以為修行問道,便可不理會人情世故,哪曾想,修行者之間的關系,也這般復雜。”

  凌云河不由苦笑,這也叫復雜?是你這丫頭第一次下山,太過天真罷了。

  他從袖袍中取出一顆飽滿鮮紅的火桃,遞給清芽,“喏,吃點東西。”

  清芽歡呼一聲,抓住火桃便大口吃起來,清秀明凈的小臉上滿是幸福和歡喜。

  她含糊說道:“這世間事,沒有什么是一顆桃子解決不了的,如果有……”

  “就再吃一顆。”凌云河認真說道。

  “對嘍!”

  清芽笑得眼睛彎成了明亮的月牙。

  凌云河也笑起來,滿臉的疼愛和寵溺。

  他這個徒兒,在修行之道上,天資極驚艷卓絕,活脫脫一枚千年難遇的小妖孽。

  擱在大齊,縱觀天下之輩,無人可及。

  擱在宗門,細數過往八百年,無人能比。

  可唯一讓凌云河擔憂的是,清芽性情質樸純凈,天真無邪,不懂世事詭譎,人心險惡,在下山游歷時,最容易吃虧,甚至是受到傷害。

  像此次前往大夏時,凌云河便放心不下,于是親自陪同清芽一起同行。

  “師尊,剛才那妖修朋友的主人,真的很厲害嗎?”

  清芽脆聲問道。

  “厲害。”

  凌云河想了想,說道,“起碼在神魂力量的淬煉上,遠超他自身的修為。”

  說到最后,他眉宇間稍稍有些凝重,“像剛才時候,就連我都不曾察覺到他靠近過來。”

  清芽眨巴著眼睛,驚嘆道:“這可真是了不起。”

  “哈哈,等咱們到了大夏,你就會知道,這世上厲害的人物何其之多,比那妖修的主人更厲害的角色,也絕不在少數了。”

  凌云河笑起來。

  “是嗎,那師尊咱們快些趕路吧,我對那一場蘭臺法會可期待很久了。”

  清芽兩眼發光,期待不已。

  當即,師徒二人也啟程離開。

  天光大亮。

  草溪村。

  小女孩曹安睡醒了,只覺渾身舒服,精神十足,她爬起身來,走出了大門。

  就見哥哥曹平站在大門不遠處,仰頭看著門楣處,神色怔怔。

  曹安抬眼看去,就見門楣上,貼著一張紅紙,上邊寫著四個字。

  “哥哥,那四個字怎么念?”

  曹安好奇問道。

  她年齡小,還沒上私塾,并不認識那四個字。

  “平安是福。”

  曹平喃喃,“這是那位神仙般的大人留給咱們的,我剛才把這幅字貼到門楣上后,越看心中越舒服,好像開了竅似的,精氣神十足。”

  “平安是福……”

  曹安默默念著,旋即反應過來似的,喜滋滋道,“哥哥叫曹平,我叫曹安,加起來便是平安,神仙哥哥寫的字,是祝福我們倆平平安安呢。”

  曹平嗯了一聲,也很高興。

  沒多久,村里的一些長輩路過這座簡陋的庭院時,目光都不禁被那一副高掛門楣上的紅紙黑字吸引。

  “這字誰寫的?讓人看著就舒服!”

  有村里的老人嘖嘖贊嘆。

  不少人都點頭不已,那四個字,看似沒什么,可卻讓人感到心神清寧,滿懷愉悅。

  “曹平小子,我給你家一頭豬,你把這幅字讓給俺如何?”

  村里的屠夫大咧咧開口,他常年宰殺牲畜,渾身血煞氣息十足,性情也變得暴戾許多。

  可當遠遠看到那幅字,他內心罕見地憑生許多安寧清和之意,渾身都一陣舒服。

  “這是神仙哥哥留給我們的,才不會賣哩!”

  曹安大聲說道。

  眾人都不禁笑起來,明顯都把曹安的話當做小孩子的說笑了,很快就陸續散去。

  那副字再好,可對他們這些鄉野村民而言,也比不上柴米油鹽醬醋茶這類生活物資。

  只是,沒有人能想到,從那天起,曹平和曹安這對貧寒兄妹的命運,卻就此悄然改變。

  匆匆七天時間過去。

  楚國境內,天瀾河。

  深夜。

  雨水綿綿。

  一艘烏篷船飄在浩浩蕩蕩的大河之上,雨水飄落在船篷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蘇奕隨意躺在藤椅中,身旁紅泥小爐上,燙著一壺酒。

  夜雨淅淅瀝瀝,河水嘩嘩作響,淡淡的酒香在船艙中氤氳,讓人心神都似得到一種洗滌和撫慰。

  “這‘玄武霸世印’雖只九招,每一招所蘊含的奧秘,足夠讓你畢生受用無窮。”

  蘇奕儀態慵懶,欣賞著夜雨下的天瀾河,隨口道,

  “之前,我已將翻山印、蹈海印、伏天印這前三招的奧秘一一為你闡述,接下來,就要靠你自己勤加修煉了。”

  “以你的根基,若能將這三招的奧秘吃透,淬煉到收發由心的地步,即便是辟谷境修為,也能和那名叫凌云河的聚星境修士分庭抗禮。”

  說罷,蘇奕拎起紅泥小爐上的酒壺,為自己斟滿一杯,一飲而盡。

  元恒心在激動,手在顫抖。

  離開浮仙嶺后,蘇奕這一路上,便在指點他修煉玄武霸世印,到如今,已將前三招的奧秘傾囊相授。

  以元恒的眼力,自然清楚,這門戰斗秘法是何等恐怖,遠不是尋常秘術可比。

  “多謝主人賜法!”

  元恒跪地叩謝。

  蘇奕道:“起來吧。”

  他目光忽地一瞇,望向遠處廣闊的河面上。

  就見一艘巨大的寶船出現,華燈流彩,璀璨明亮,將那片夜色都驅散。

  寶船足有數十丈長,其上樓閣矗立,人影幢幢,似是在進行宴飲,遠遠地便飄來一陣歡聲笑語。

  偶爾有琵琶、古箏、玉簫之音響起,似是在為宴席中的客人助興。

  “主人,那船上好多修行者的氣息!”

  元恒驚訝道。

  他本體乃是金黿,在這天瀾河上,感應尤為靈敏,一下子就辨認出,那寶船上,有諸多修道者的氣息匯聚,讓得寶船附近的天地,都呈現出一種煌煌氣象。

  “那艘寶船,是一件元道靈兵,寶船上最強大的一縷氣息,當來自一位聚星境修士。”

  蘇奕的神念何等強大,自然也早已洞察到這一點,甚至從那寶船上釋放出的氣息中,就辨別出寶船上有著一位聚星境修士坐鎮。

  “這大楚果然不簡單,不愧是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中,足可排名前五的世俗之界。”

  元恒感慨。

  蘇奕點了點頭,這大楚修行界的底蘊的確不俗。

  之前在進入大楚境內后,他就打探到許多有價值的消息。

  在大楚境內,足有十三個修行勢力!

  并且這些勢力中,或多或少都有這聚星境修士坐鎮!

  而要知道,無論是大周、大魏,還是大秦境內,各自境內最強大的修士,也只是元府境層次而已。

  后來,隨著了解,蘇奕才知道,在蒼青大陸上,唯擁有聚星境強者坐鎮的國度,才稱得上是當世大國。

  沒有聚星境強者坐鎮的國度,只能算邊緣小國。

  而這大楚的修行勢力之盛,可排進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中的第四位!

  由此可見,大楚境內的修行勢力,何等強盛。

  至于排在大楚之前的三個國度,分別是排名第一的大夏,排名第二的大漢、排名第三的大齊。

  “主人,那寶船之上,有一道神念剛才曾掃視我們這邊。”

  元恒猛地低聲開口。

  “不必理會。”

  蘇奕也察覺到了那一股神念力量,不以為然地說道。

  當烏篷船遠遠地和那一艘燈火通明的寶船擦肩而過時,就見一道身影忽地立在寶船憑欄處,遙遙看過來。

  那是一名身著華袍,云鬢霧鬟,嬌媚如火的女子,一對漂亮的眸似星辰般明亮。

  元恒眸子冷芒一閃,察覺到剛才那曾掃來的神念再次出現,落在了自己身上。

  顯然,神念正是來自那華袍嬌媚女子。

  “兩位道友面孔陌生的很,想來并非我大楚境內的修士,既然有緣在這天瀾河上相見,可愿上船一敘?”

  華袍嬌媚女子開口,軟糯沙啞的聲音,清清楚楚傳入烏篷船上。

  元恒目光看向蘇奕,后者搖了搖頭。

  元恒當即說道:“多謝相邀,我和我家主人還要趕路,就不叨擾諸位雅興了。”

  華袍嬌媚女子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靜靜地目送他們的烏篷船在雨幕中遠遠離開。

  “那女人著實奇怪,剛才時候,看我的眼神就如盯上了獵物般,原本我還以為,對方忽然出聲邀請,定是別有意圖,不曾想,她最終卻什么也沒做。”

  烏篷船上,元恒皺眉不已。

  蘇奕淡然道:“她幸好什么也沒做。”

  剛說到這,在他腰畔養魂葫內,忽地產生一陣微微的震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