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二章 七月初一故人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夕陽晚照。

  天元學宮,鳴泉閣。

  “蘇奕哥哥,原來你如今都已經如此厲害了?”

  文靈雪雙手負背,彎著盈盈一握的腰肢,一張靈秀清麗的小臉都快要湊到躺在藤椅中的蘇奕面前。

  她盯著蘇奕仔細打量,眉梢和眼角盡是好奇。

  似不敢相信,消息中那在亂靈海上,大發神威的傳奇人物,就是眼前這個自己最熟悉的俊秀少年。

  少女絕美清純的容顏近在咫尺,吐氣如蘭,粉潤的唇光澤瀲滟,就像鮮嫩可口的水蜜桃似的,讓人禁不住想品嘗一口。

  “這也叫厲害?”

  蘇奕哂笑,從他這個角度,能清楚看到少女那清澈瞳孔中倒映出的屬于自己的模樣。

  也能把少女那輪廓明秀絕美的臉龐看得格外清晰。

  那是一種洋溢著青春張力的美,靚麗絕俗。

  順著臉龐往下看,便是修長雪白的頸項,線條精致的鎖骨……

  還不等蘇奕再繼續往下看,少女已挺起身體,笑吟吟道:“這若不叫厲害,全天下修行者怕是得羞愧死不可。”

  不遠處,寧姒婳、茶錦看著這一幕,都不禁笑起來。

  蘇奕返回不久,他們便得到了從外界傳來的消息,自然清楚,蘇奕此次前往亂靈海的行動,可謂是大獲全勝,滿載而歸。

  一只虎頭虎腦,渾身毛絨絨的小獸一躍跳進了蘇奕懷中。

  小家伙是赤猊,碧焰金睛獸的后裔,想比以前,已長胖了一大圈,肉乎乎的,一對眸帶著一絲絲的金色。

  蘇奕揉了揉赤猊的腦袋,渾身愈發輕松了。

  在求索大道的路上,他喜歡這種難得放松的感覺,其樂融融,閑適平淡,心神都得到一種慰藉。

  晚上。

  鳴泉閣前辦了一場宴席。

  參與者除了寧姒婳、文靈雪、茶錦、風曉峰、風曉然之外,還有木晞、陳征、濮邑、袁武通、鄭天合等等友人。

  就連黃乾峻、袁珞兮、袁珞宇、鄭沐夭等人,也都來了。

  蘇奕自然很高興,觥籌交錯,酣暢豪飲。

  酒席上,武靈侯陳征告訴蘇奕,他已經將那一縷奪舍者的神魂徹底煉化。

  蘇奕這才猛地想起,當初前往血荼妖山深處的地下洞窟,陳征曾被視作“道繭”,差點被一個異界修士的神魂奪舍。

  后來,是自己出手,幫陳征鎮壓了這一縷異界修士的神魂,并傳授給陳征一門秘法,來煉化這一縷神魂。

  為的,便是從這一縷神魂中,弄清楚那異界修士的來歷,以及其所來世界的一些情況。

  蘇奕當即問詢起來。

  可惜,陳征所煉化的僅僅只是一縷神魂,所擁有的記憶并不多。

  僅僅知道,這異界修士道號“流闋”,來自一個名叫“風冥大陸”的世界位面。

  而流闋,是這風冥大陸五大頂級宗門之一“長生靈宗”的一位靈道大修士。

  在長生靈宗所掌控的地盤上,分布著一個空間壁障裂縫,正是通往大周八大妖山之一,血荼妖山深處的入口。

  按照流闋的記憶,似這樣的空間裂縫,在風冥大陸上還有三個,分別被一方頂級宗門掌控。

  其中一個頂級宗門的名字,引起了蘇奕注意——

  化星妖宗!

  這讓蘇奕一下子想起,在寶剎妖山深處般的若禪屠遺跡之下,自己所擊敗的那個自稱“赤鵬神君”的奪舍者。

  對方,正是來自化星妖宗!

  “天冥大陸的五大頂級宗門,目前已經確定的,便有兩個皆掌控著進入大周的空間裂縫入口……”

  “而在蒼青大陸上,像大周這樣的國度,足有上百個之多,當年在暗古之禁爆發時,蒼青大陸世界壁障上出現的裂縫,絕對不會少了。”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裂縫另一端的世界位面,絕不可能僅僅只有一個風冥大陸了。”

  做出如此推斷后,蘇奕腦海中大致有了一些想法。

  近三萬年前,遭受暗古之禁影響,蒼青大陸世界壁障出現的裂縫數量,定然不會少了。

  而這些裂縫,并非指向一個世界位面,而是通往不同的世界位面!

  像風冥大陸,僅僅只是其中之一。

  進一步推斷的話,若是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能夠跨界而來蒼青大陸的異界修士,注定是來自多個世界位面!

  接下來,蘇奕又問詢了一些事情。

  比如這長生靈宗,作為天冥大陸的五大頂級宗門之一,實力最強大的,乃是靈輪境大修士。

  也就是靈道三大境界中,最后一個境界的強者,僅在皇境之下。

  由此便可以推斷,能夠和長生靈宗并列的其他四大頂級宗門,當也相差無幾了。

  并且,必然沒有皇境人物坐鎮。

  否則這五大頂級宗門,斷不可能是并駕齊驅的狀況。

  對陳征而言,獲得的這些消息,讓他完全是一頭霧水。

  可對擁有前世閱歷的蘇奕來說,僅僅從這些一鱗片爪的消息中,就推斷出一個極有價值的事實——

  那天冥大陸上,最強大的勢力,也僅僅只是靈級道統!

  相比底蘊的話,在很久以前曾擁有皇境人物坐鎮的蒼青大陸,無疑要比天冥大陸強大了太多!

  當然,歷經暗古之禁長達三萬年的破壞之后,現在的蒼青大陸,是遠無法和天冥大陸相提并論的。

  畢竟,放眼天下,也只有作為蒼青大陸霸主的大夏境內,才有靈道大修士這等存在出沒。

  而在天冥大陸上,有著五個靈級道統!

  “也不過如此,和我預想中的韭菜也沒什么區別。”

  推斷出這些事實,蘇奕暗自搖頭不已。

  若把大荒九州比作一方頂級的修行大世界,那么無論是蒼青大陸,還是天冥大陸,皆和殘碎的小世界位面也沒什么區別。

  不過,這僅僅只是天冥大陸的狀況,那其他能夠進入蒼青大陸的世界位面中,或許會有更厲害的。

  宴席在凌晨時結束。

  蘇奕都有些醉醺醺的,最后被同樣醉醺醺的茶錦攙扶著,走進了鳴泉閣內。

  臨走前,寧姒婳善意地提醒了一句:“道友,別忘了布置隔音法陣。”

  蘇奕大大方方地笑著答應。

  茶錦則羞紅了臉。

  干柴烈火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這一夜,自然是說不盡的纏綿,其中樂趣,不足為外人道也。

  接下來一段時間里,蘇奕便閑居在鳴泉閣。

  除了修煉,便是懶洋洋地享受著生活的清寧和閑適。

  一如從前。

  偶爾,他會和文靈雪對弈,一起漫步在山野間,指點少女修行。

  而在晚上,大多時候是和茶錦同枕共眠,以雙修來代替獨自修行。

  在這種近乎夜夜笙簫的情況下,茶錦一身的修為也是得到了一次次夯實和錘打,底子愈發精湛和雄厚……

  蘇奕也獲益匪淺。

  辟谷境初期的道行,已得到進一步的鞏固,形似九獄劍的至強道種,也愈發剔透凝練了。

  在此期間,大周儲君周知離親自來了天元學宮一趟,送上了一份明顯精心準備的賀禮。

  足足十塊六品靈石!

  那等價值,足以讓任何元道修士心動眼紅。

  畢竟,在這世俗之界,五品靈石已經極為珍貴罕見,更何況是六品?更何況是十塊?

  蘇奕自然不會拒絕。

  踏入辟谷境后,以他那龐大無匹的大道根基,在修煉時,每日都要消耗近十塊五品靈石,身上的存貨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而若換做是六品靈石,每日只需煉化一顆便足夠了。

  周知離此來,還帶給蘇奕一個消息——

  大周大皇子周知乾,早在五月初四時,就已啟程前往大夏,如今已成為大夏四大道宗之一,天樞道宗的內門弟子。

  雖然周知乾是周知離的兄長,可畢竟不是一母所生,再加上周知乾自幼在隱龍山修行長大,他們兄弟之間的關系,完全可以用疏遠和淡漠來形容。

  故而,周知離毫不猶豫就把周知乾賣了,告訴蘇奕,周知乾以后極可能會為死在蘇奕手中的那些隱龍者報仇。

  對此,蘇奕并未太在意。

  當踏足辟谷境后,往昔那些仇視他的角色,都已無足輕重,就如大秦那三大修行勢力,還不是全都一一跟自己低頭認輸了?

  周知乾或許在大夏擁有崛起的機會,可也根本不可能被蘇奕看在眼里了。

  悠閑充實的日子一天又一天悄然流逝。

  一個月后。

  七月初一。

  晌午十分,蘇奕懶洋洋坐在鳴泉閣外一株大松樹之下,眉頭微微皺起,陷入沉思。

  他身上那適合修煉的修行資源,已所剩不多,最多只能再支撐七天左右。

  而現在的情況是,別說是天元學宮,就是在整個大周境內,想要尋覓一些適合他修煉的修行資源,都顯得極其艱難。

  這就是世俗之界的弊端。

  當修為越來越高,能夠滿足自身修行的資源,就會越來越少,直至再無法滿足。

  “這由‘暗古之禁’導致的靈氣匱乏問題,還真是一個無形的枷鎖,這三萬年來,扼殺了不知多少修行之輩繼續求索大道的希望。”

  蘇奕一聲輕嘆,“或許,自己也該考慮一下去大夏的事情了……”

  這時候,寧姒婳從遠處走來,道:“道友,陶青山和一個自稱是清瀾水君的男子前來求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