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九章 葛謙身上的蹊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再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當蘇奕的聲音再次響起,葛謙一咬牙,拿出一沓珍藏在身的秘符,分別貼在臂膀,胸腹,大腿,背脊等部位。

  而后,他猶不放心,又取出一副護心鏡貼在胸口,佩戴一對護腕。

  最后,他又摸了摸杏黃道袍內穿著的一層靈甲,將左手搭在腰畔玉帶上。

  玉帶是儲物法器內,還藏有各種諸般保命手段……

  葛謙確定,就是碰到靈道大修士,也足可憑借這一身的防御寶物殺出一線生路。

  可一想到去面對蘇奕,他心中還是有些發虛。

  “罷了,逼急了,小爺大不了把識海中那老家伙供出來當擋箭牌!”

  葛謙一咬牙,身影從海底掠起。

  海面掀起浪花,葛謙的身影甫一出現,就朝遠處的蘇奕深深鞠躬見禮,清秀臉頰上盡是忐忑和欽佩,道:

  “蘇前輩神通廣大,慧眼如炬,竟一眼便窺破晚輩藏匿之地,讓晚輩嘆為觀止。”

  他姿態擺的很低,直接以晚輩自居,言辭洋溢著贊美、驚嘆、敬畏等情緒。

  那認慫的樣子,讓人完全無可挑剔。

  蘇奕都不禁怔了一下,不解道:“你一個先天武宗,卻能夠以斂息法瞞得過靈道大修士的神念力量,想來也不是尋常人物,可為何……卻這般畏畏縮縮的樣子?”

  葛謙飛快用右手擦了擦額頭冷汗,道:“在蘇前輩這等高人面前,晚輩著實無法不緊張。”

  蘇奕笑起來,道:“你叫什么名字?”

  “葛謙。”葛謙飛快答道。

  “原來你就是葛長齡那個徒弟,怪不得。”

  蘇奕恍然。

  他很早就曾聽葛長齡說過,他那個徒弟無比謹慎小心,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蘇前輩認得晚輩師尊?”葛謙一喜。

  “不錯。”

  蘇奕點頭,似笑非笑道,“我還聽說,你身上有古怪,疑似繼承了某種古老傳承,也極可能是藏有其他的秘密。”

  一下子,葛謙渾身汗出如漿,臉色都變了,期期艾艾道:“蘇前輩莫非懷疑我是奪舍者?”

  蘇奕笑道:“之前的確有所懷疑,但現在見到你之后,已經確定你沒有被奪舍。”

  葛謙稍稍松了口氣,道:“那晚輩就放心了。”

  “行了,此間事情已了,我打算返回大周,你要不要一起?”

  蘇奕問。

  葛謙下意識搖頭,開什么玩笑,若是可能,他寧可一輩子不和蘇奕再見面!

  這家伙太危險了!

  似乎感覺自己拒絕的太快,葛謙連忙補充道:“呃,蘇前輩別誤會,晚輩只是另有要事,決定前往大夏走一遭,暫時不打算返回大周。”

  “大夏?也罷,你且自便就好。”

  說著,蘇奕折身而去。

  他自然一眼看出葛謙身上有古怪,不過,念在對方是故人徒弟的份上,倒也沒有繼續去試探。

  直至目送蘇奕那頎長的身影消失,許久,葛謙這才直起身體,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喃喃道:

“還好還好,這次沾了師尊的光,否則,以蘇奕這家伙的秉性,怕不可能  這般輕易放過我……”

  說著,他這才感覺渾身都被冷汗浸透,禁不住一陣自嘲:“雖說慫是慫了一些,可起碼能活得更久一些,這……不就是我一直求索的大道之路么,不求名震天下,但求可茍活永生……”

  “丟人現眼!”

  識海中,老家伙的聲音響起,毫不客氣諷刺了一句。

  葛謙登時氣得跳腳,咬牙切齒道:“老東西,剛才你怎么不動彈?像只咽了氣的老王八一樣,恨不得縮成一團,真正丟臉的,應該是你吧!”

  “蠢!我若不收斂氣息,必然會被那姓蘇的察覺,到時候,我倒霉不要緊,可以后,誰還為你傳道授業,指點迷津?”

  老家伙冷哼,“好了,不談此事,你剛才說你要去大夏?”

  “不錯!”

  葛謙一咬牙,“若有機會,我也不介意去參加一下那蘭臺法會!”

  “喲,有出息了啊!”老家伙嘖嘖稱奇。

  “我想過了,這天下越來越動蕩和危險,而大夏能人無數,強者如林,就是天塌了,也有人先撐著,而我只要低調一些,應該不會遇到什么滅頂之災。”

  葛謙深呼吸一口氣,道,“這就叫大樹底下好乘涼,有大夏這株參天大樹在,足可替我遮風擋雨。”

  老家伙愣住了,這才終于明白,葛謙之所以去大夏,原來是抱著趨吉避兇,繼續茍活的目的!

  “你小子……可真是慫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

  老家伙很無語。

  葛謙沒有理會,扭頭就走了,步伐匆匆,簡直像拼命般,根本不愿再在這片海域呆上片刻。

  一望無際的海面上,蘇奕大袖翩翩,凌虛邁步。

  踏足辟谷境后,一身修為和天地之氣相通,只需運轉修為,便可憑虛御風,飛天遁地。

  遠不像先天武宗境時那般,只能由自身的先天之氣托著,凌空飛渡。

  剛離開群仙劍樓遺跡所在的區域,蘇奕一路上就察覺到了一些屬于修行者的氣息。

  這些修士皆遠遠地躲著,不敢靠近。

  尤其當看到他的身影時,皆低眉斂息,大氣都不敢出,一副隨時都會遠遠逃掉的架勢。

  蘇奕沒有理會。

  之前在戰斗中,他就察覺到,附近海域上還有不少屬于修士的氣息出沒。

  既然這些修士在之前的時候,都沒有摻合進來,蘇奕哪可能計較了。

  “嗯?”

  忽地,蘇奕注意到遠處海域上,有著兩道熟悉的身影,正在朝自己靠近。

  赫然是云瑯上人和蘭娑。

  “兩位之前也來了?”

  蘇奕問。

  云瑯上人先是抱拳見禮,慚愧說道:“我和蘭娑在附近海域盤桓了數日,一直不敢靠近,只能遠遠觀望。”

  蘇奕點了點道:“事情已經結束了,兩位是否要一起返回?”

  “能和道友一起同行,是老朽的榮幸。”

  云瑯上人笑呵呵答應下來。

  蘇奕敏銳察覺到,云瑯上人和以前變得不一樣了,面對自己時,帶上一種以前沒有的敬畏之意。

再看蘭娑,從見面之后,那如刀鑿斧刻般精致絕美的臉龐上,就有這  一抹揮之不去的恍惚之色。

  “蘭娑姑娘,你這是怎么了?”

  蘇奕問。

  “啊?沒什么。”

  蘭娑如夢初醒似的,連連搖頭。

  云瑯上人心中感慨,他明白蘭娑的感受。

  在剛才時候,他們一起遠遠地看到了蘇奕是如何渡劫證道的,也看到那一個個恐怖存在,是如何被蘇奕所殺的。

  那等震撼,讓云瑯上人至今都有做夢般的不真實感,更何況是蘭娑?

  “對了,蘇兄,之前的時候,有許多修士都和你一樣,進入了那群仙劍樓遺跡,可他們至今卻不曾出現,莫非……是發生了意外?”

  蘭娑穩了穩心神,問出聲來。

  “都死了。”

  蘇奕道。

  云瑯上人和蘭娑對視一眼,內心又是一陣翻騰,果然,秦洞虛等大秦最頂尖的一批修行者,都已遭難!

  蘭娑似不敢相信,問道:“商洛語……也死了?”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錯,我記得,她不是一直和你作對么,她死了,你該高興才對。”

  蘭娑笑起來,道:“我只是太意外了,以至于有些不敢相信。”

  “走吧,先離開此地。”

  說著,蘇奕朝前行去。

  云瑯上人和蘭娑緊隨其后。

  走到半途,蘇奕忽地想起一件事。

  “之前葛謙所用的斂息之法,似乎是‘玄武真炁經’中的閉氣之法?”

  越想,蘇奕越感覺相似,眉頭不由微微皺起,“難道是玄凝?”

  玄凝是前世他所收的第七真傳弟子,本體是一只真靈神獸玄武,除了修煉,也幫自己鎮壓洞府氣運,守護山門。

  玄凝雖是玄武一脈后裔,但他幼年就跟隨自己身邊,所修煉的“玄武真炁經”,還是由自己依據他的血脈天賦,專門為他所創,歷經數千年時間的不斷完善,才最終形成一部完整的道經傳承。

  可以說,這門道經除了他和玄凝,就是他身邊其他弟子,也都不知道。

  而現在,葛謙身上卻竟出現了疑似玄武真炁經的秘法氣息,如何不讓蘇奕意外?

  “之前,倒是我疏忽大意了,本該進一步摸一摸葛謙此子的底細,如此,或許就真相大白了。”

  蘇奕心中一嘆。

  這時候就是返回去,以葛謙那謹小慎微的性情,怕是早已逃得無影無蹤了。

  再加上,蘇奕也有些不確定葛謙所施展的斂息法,究竟是否和“玄武真炁經”有關系,很快就懶得再多想,把這件事拋之腦后。

  兩天后。

  東孚郡城外,東海之畔。

  蘇奕和云瑯上人、蘭娑一起,飄然而至。

  “蘇道友,進城中找一家酒樓一起暢飲一番,如何?”

  云瑯上人笑著邀請。

  蘭娑也把目光看向蘇奕,露出期待之色。

  蘇奕想了想,便答應下來。

  一行人當即朝城門方向行去。

  可尚在半途,就見遠處掠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名身影瘦削,頭戴羽冠的玄袍男子。

  遠遠地,玄袍男子便笑著開口道:“師叔,蘭娑丫頭,可算等到你們回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