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六章 砧板魚肉 任憑宰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去!”

  蝕骨老妖袖袍一揮。

  漫天白骨戰矛橫空,密集如林,帶起滔天的血色霧靄,每一擊所透發出的力量,皆帶著一股詭異禁忌的氣息。

  這是暗古之禁的力量。

  在近三萬年前時,從亂道古井深處的蒼青之淵爆發,波及整個蒼青大陸。

  世間由此陷入長達三萬年的黑暗動蕩歲月。

  到如今,這暗古之禁的力量雖早已磨蝕消散嚴重,可那等威能,依舊恐怖無邊。

  不止是蝕骨老妖,其他三位恐怖存在,在這被困的這三萬年里,雖然一身道行被壓制著,可經由多年的推演和研究,在出手時,已經能夠借用一部分屬于暗古之禁的力量。

  若非如此,一直被困的他們,根本無法發揮出這等威能了。

  蘇奕在之前戰斗時,就敏銳察覺到了這一點,自然清楚,該如何收拾這些老東西。

  玄吾劍清吟。

  蘇奕持劍御空,于虛空驀地一劃。

  一掛天河決堤似的十丈劍氣貫空而起,澎湃如潮的精純元力,融合于劍氣之中,產生如風雷般的轟鳴。

  一劍而已,那等威勢,已和先天武宗境時截然不同。

  那是凡俗和修士的差別,是元力和真元的區分。

  這才是身心與天地通,道法自然的修行之術。

  和以往相比,判若云泥!

  而這一劍中,更是帶上一絲屬于九獄劍的氣息!

  砰砰砰——

  爆鳴響徹,那密集如林的白骨戰矛,皆仿似廢銅爛鐵,被十丈劍氣摧枯拉朽般斬碎,爆綻飛灑。

  “嗯?這怎可能!?”

  蝕骨老妖驚到,難以置信。

  “這一劍,竟能化解暗古之禁的力量?”

  這一刻,計湮雷君和離火老魔皆錯愕,徹底被震撼到。

  須知,暗古之禁籠罩蒼青大陸近三萬年,在當初剛爆發時,連皇境人物都無力抵抗這等詭異的禁忌力量。

  否則,諸如群仙劍樓祖師渾天妖皇這等皇境存在,當初哪可能會舍棄一切,離開蒼青大陸?

  那些古老的道統,又怎可能一步步湮滅在歷史長河中?

  一切,皆因為暗古之禁的力量太過恐怖。

  誠然,到了現如今,分布在蒼青大陸上的暗古之禁力量早已快要消散。

  可那等威能,也足以對靈道大修士造成致命威脅!

  而現在,蘇奕一劍而已,便將那一片蘊含著暗古之禁力量的白骨戰矛擊潰!

  這讓誰能不驚?

  “好強!!”

  白色巨猿肩膀上,女子也渾身一僵,被這一劍之威驚到。

  她并不清楚暗古之禁的來歷,可這并不妨礙她觀摩蘇奕這一劍的威能。

  當這一劍斬出時,她這等靈道修士,都不由生出驚艷之感,無法想象,這等一劍會是出自一個辟谷境少年手中。

  “這么說,若早些遇到此子,憑借他的手段,豈不是早就能夠把困住我們的暗古之禁力量打破了?”

  離火老魔喃喃,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被困三萬年!

  那暗無天日的折磨之下,誰能不渴望重獲自由?

  “現在也不晚。”

  計湮雷君沉聲道。

  他眸子電芒洶涌,看到了脫困的希望。

  之前,他們都在苦苦等待,等待暗古之禁徹底消散的那一天來臨。

  完全都沒想到,脫困的希望,竟出現在了蘇奕這樣一個少年身上!

  載星船上,身影瘦削,如夢似幻般的星珩眸子凌厲,牢牢鎖定蘇奕,似已經有出手的打算。

  而在他們交談時,蘇奕早已經展開行動。

  他凌空踏步,朝遠處的血色霧靄沖去。

  作為亂靈海的四大禁忌事物之一,無數年來,但凡靠近那片血色霧靄的,皆會化作一具枯骨,淪為那白骨寶塔的一部分。

  這對世俗中的修士而言,已經如同一道鐵律!

  強大如白色巨猿肩膀上的女子,也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此時,蘇奕身影如電,根本不曾受到任何影響,眨眼間而已,已沖入血色霧靄深處。

  來到那千丈高的白骨寶塔前!

  在這里,他終于看清楚了這蝕骨老妖的模樣。

  就見此人身影枯瘦如竹,妖氣森森,面頰凹陷,一對眸子泛起妖異的幽藍色。

  在他身上,纏繞著一縷縷細如長蛇的暗古之禁氣息,讓得他的身影,也受困在這白骨寶塔附近,無法離開。

  “我還當是何等了不得的存在,原來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小靈相境鬼修。”

  蘇奕一陣搖頭,面露一抹不屑。

  靈道三大境界,化靈、靈相、靈輪。

  擱在前世,別說一個靈相境角色,就是靈輪境,都入不了他的眼。

  蝕骨老妖瞪大眼睛,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一個辟谷境的小家伙,卻輕蔑他這等靈相境大修士,這……這是人言否?

  “死!”

  蝕骨老妖暴喝。

  白骨寶塔上,有密集的尸骨嘩啦啦站起來,鋪天蓋地似的朝蘇奕沖去。

  一眼望去,宛如幽冥大軍從天而降,煞是壯觀。

  可蘇奕看也沒看,手中玄吾劍一閃。

  一道凌厲無匹的劍氣,帶著屬于九獄劍的一抹氣息,橫空而起。

  在眾人震撼目光注視下,那萬千尸骨大軍,宛如一張布帛般,被從中劈開,一路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鳴聲中,蘇奕這一道劍氣直接斬在了蝕骨老妖身上。

  咔嚓!咔嚓!

  纏繞在蝕骨老妖身上的暗古之禁一條條崩斷碎裂,這本是他脫困的最佳時機。

  可在這一劍之下,也是他迎來死亡之時!

  就聽噗的一聲,蝕骨老妖那枯瘦如柴的身影從中分開,鮮血飛灑。

  一縷魂光從其身上掠出,那是一個宛如縮小了無數倍,只有拇指高的蝕骨老妖。

  神魂靈相!

  這是靈相境強者才能凝結出的力量。

  可還不等逃脫,就見一道青色法印迎頭而至,釋放出神秘的氣息,硬生生將蝕骨老妖的神魂靈相拘禁,而后嗖的一聲落入蘇奕掌中。

  青色法印名喚“三寸煉獄”,是鬼修一道的秘法,拘魂役鬼,禁尸驅靈,玄妙無比。

  擱在以前,蘇奕還施展不出這等秘法。

  可現在不一樣,他已是一位真正的修士,一身真元皆化為元力,已能夠動用許多以前無法施展的道法和秘術。

  “既然知道你是靈相境修士,我豈可能會讓你逃了?”

  蘇奕哂笑,抬手將對方收起。

  而后,他身影一閃,折身返回。

  在他身后,漫天血色霧靄消弭,白骨寶塔土崩瓦解,落下無盡枯骨,墜入海中。

  原來,那白骨寶塔并非什么厲害寶物,而是由無數枯骨堆積而成。

  當蝕骨老妖隕落后,白骨寶塔失去力量維系,隨之煙消云散。

  “蝕骨老妖就這樣死了?”

  目睹這一幕幕,離火老魔和計湮雷君皆頭皮發麻,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家伙,竟不怕那禁忌力量的威脅?”

  而此時,白色巨猿上的女子似終于明白過來,臉色明滅不定。

  她很早就看出,那四個恐怖存在被困,且遭受著一股禁忌力量的壓制,無法脫身。

  可她卻沒想到,蘇奕完全不怕這等禁忌力量!

  而當沒有了這等力量的威脅,被困的那四位恐怖存在,縱然擁有滔天修為,在蘇奕眼中,也沒多少威脅。

  就如蘇奕之前所言,在他眼中,這些恐怖存在就如砧板魚肉,予取予奪!

  “妙啊!”

  花信風激動得兩眼發光,內心滿滿的自豪,與有榮焉。

  “小友,能否暫且止戈,以化解之前的誤會?”

  眼見蘇奕朝不歸島掠來,離火老魔登時慌了,大叫道,“并且,若小友幫我脫困,我愿誓死追隨,以效犬馬之勞!”

  他們這些被困者,最強大的手段,就是借用一部分暗古之禁的力量殺敵。

  這無數歲月中,之所以沒有人能靠近不歸島,也正是因為暗古之禁的力量過于恐怖。

  可現在,他們最強大的手段,都在蘇奕面前形同擺設,讓得他們難能不慌?

  “之前你狺狺犬吠,叫囂著殺我者,離火神君,怎地現在,就直接求饒了?”

  蘇奕很失望,這家伙,未免太沒骨氣。

  眼見離火老魔還要說什么,蘇奕已直接動手。

  劍氣如神虹般,貫空而起。

  同樣是一劍,任憑離火老魔用盡手段掙扎和抵擋,也都擋不住那等無堅不摧般的鋒芒。

  最終,在其他人震駭目光注視下,離火老魔被一劍泯滅!

  其神魂靈相在最后時刻,還打算自爆,以求和蘇奕玉石俱焚。

  但可惜,在前世靈道境界的時候,蘇奕就收拾過不知多少靈道修士,豈可能讓他如愿了。

  直接一劍就將其神魂靈相絞碎,徹底魂飛魄散。

  幾個眨眼間,蝕骨老妖和離火老魔陸續伏誅,真的如羔羊般,任憑宰割。

  是這些恐怖存在不夠強大?

  不是,核心就在于,他們最大的依仗,在蘇奕面前失效了,如同虛設。

  而同樣是他們最大的依仗,則困了他們近三萬年之久,讓他們空有一身靈道層次的強大道行,卻都無力施展。

  最終,都沒能等來璀璨大世來臨,便淪為蘇奕劍下亡魂!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那一幕幕,驚世駭俗!

  而蘇奕彈了彈衣角,好像拍死一只蒼蠅般,毫不在意,折身離開不歸島。

  他的目光,遙遙看向了葬靈山。

ps:第五更送上!多謝童鞋們的打賞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