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入辟谷 花開三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此時的元力種子,就如一個最原始的混沌,莫可名狀,不斷變化。

  時而幻化出山河湖泊、鳥獸蟲魚景象,時而構建成日月星辰,天經地緯等圖騰。

  時而又化作風雷地火……

  那一幕幕的異象,皆一閃而逝,就重歸混沌。

  而隨著從九獄劍中源源不斷地汲取那一股精純神秘的禁忌力量,元力種子愈發凝練和厚重了。

  這樣奇妙的變化,也讓蘇奕驚嘆不已,內心也是期待不已。

  屬于自己的“至強道種”,當真正成形時,又該是怎樣一番景象?

  以前的時候,蘇奕也曾想過,當在踏入辟谷境時,引來那一場詭異禁忌的劫難時,該如何應對。

  畢竟,按照他前世所了解的各種見聞,很清楚在以往歲月中,不少驚采絕艷之輩,也曾遭受這樣的劫數,可無一例外,最終皆被抹滅,身隕道消。

  沒有一個成功!

  這也讓蘇奕不得不重視此事,并為此做足了準備。

  可他卻沒想到,當這一場詭異的劫數真正降臨時,卻會如此的輕松。

  僅僅是九獄劍的力量,便輕而易舉將那一道道劫光煉化!

  轟隆!

  天穹劫云翻騰,黑暗壓抑,漩渦似的云層深處,有一道道劫光在蓄積和發酵。

  那充斥在天地間的毀滅劫難氣息,刺激得遠處那些恐怖存在都心驚膽顫。

  就見在場除了載星船,那不歸島、葬靈山、白骨寶塔,皆遠遠避開了。

  “這等劫數,可要比我當年踏入化靈境時,所迎來的‘化靈大劫’還要可怕,充滿了禁忌詭異的氣息……”

  白色巨猿肩膀上,女子眼神恍惚,身心皆顫。

  咔嚓!

  猛地,一道粗大如瀑般的劫光,從黑色劫云漩渦深處暴涌而出,垂落人間。

  那等狂暴恐怖的一幕,嚇得那些恐怖存在都倒吸涼氣不已。這可比剛才那一道道劫光威能強大了不知多少!

  可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等劫光轟在蘇奕身上后,僅僅只是讓他的身影猛地一沉,朝虛空下墜數丈之地,而后便穩住。

  而那狂暴的劫光,則如萬流歸海,最終皆涓滴不剩地涌入蘇奕的體內,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這算是在吞噬天劫嗎!?

  就見蘇奕長吐一口氣,意猶未盡似的,目光看向那重重劫云深處。

  九獄劍在轟鳴,丹田內的元力種子也在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凝練和蛻變。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修為、神魂、軀殼,乃至于精氣神,皆在得到一種玄妙的洗練和升華。

  那感覺,讓他飄飄然,直似要羽化飛升般。

  這是真正破境的蛻變。

  一場在他前世同等境界時,都根本不曾實現過的極盡突破!

  在大荒九州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也不曾有一人能辦到這一步。

  而現在,這樣近乎不可能的奇跡,正在他身上上演!

  天地昏沉,愈發壓抑了,而在那劫云深處,有晦澀莫名的劫光交織凝聚。

  最終,化作一道形似戰矛般的劫光,狠狠刺出。

  那一瞬,宛如來自上蒼的審判之矛臨世,無邊恐怖的劫難氣息,

  席卷十方,天地間產生一陣陣哀鳴般的劇烈震蕩聲。

  一直不曾動搖的載星船,也是在這一刻遠遠避開,明顯察覺到了不可抵擋的災難氣息。

  “好可怕!”

  離火老魔、蝕骨老妖、計湮雷君等老怪物,皆齊齊失色。

  白色巨猿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女子不得不運轉修為,幫自己和白色巨猿抵消那等劫難氣息的沖擊。

  躲在群仙劍樓遺跡內的花信風,眼前刺痛,白茫茫一片,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蘇奕感受著那一道戰矛劫光的氣息,也不得不承認,換做沒有九獄劍,以他現在的道行,哪怕就是將所有的底牌全部都施展出來,最終或許能化解此劫,可必會被劈得肉身爆碎,元神重創,下場凄慘。

  “也不怪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無人能從此劫之下存活,這就是換做靈道大修士,怕都扛不住啊……”

  蘇奕暗自感慨。

  這樣的劫難,讓他意識到一件事,此劫根本就不是針對這世間的尋常修道者。

  唯有那些和自己一樣試圖筑就“至強道種”的家伙,才會遭受到此劫的抹殺。

  這不是考驗。

  而是懲罰!

  為的是抹除掉“至強道種”這種大道底蘊,不允許這等力量存在于世間!

  思忖時,戰矛劫光已怒刺而至。

  這一擊,無疑堪稱恐怖,可在九獄劍力量的鎮壓下,依舊還沒等傷到蘇奕,就被吞沒一空。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清楚感受到,自己丹田內的元力種子,就如混沌初開般,爆發出無匹的光。

  緊跟著,他的修為、軀殼、神魂皆猛地一顫,周身大放光明,就如一輪大日,照亮這片昏暗壓抑的天地。

  不知何時,那天穹上厚重黑暗的劫云,已悄然消散,天地歸于寂靜。

  而在眾人眼中,憑虛而立的蘇奕,渾身光霞繚繞,如浴火重生的鳳凰般。

  以他為中心,附近虛空之中,浮現出無數光影搖曳的花朵,仿似大道之花,鋪滿乾坤,隱隱約約之間,更有一種仿似天籟般的大道倫音響徹,天地莊肅,神圣非凡。

  那分明是一種曠世異象!

  就如傳聞中的“天花亂墜,地涌金蓮”。

  這一幕,映襯得屹立在虛空的蘇奕平添一份如仙似神般的神秘氣息。

  眾人皆震撼。

  誰還能看不出,蘇奕渡劫成功,一躍而入辟谷境?

  誠然,這樣的境界,根本入不了那些老怪物的法眼,可蘇奕無疑是個另類。

  他以先天武宗之身,卻引發詭異莫測的曠世劫數,這本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以前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而在他渡劫成功,踏入辟谷境后,所筑就的大道根基,更是引發了一場曠世異象!

  這一切,怕是翻遍古老的典籍,查遍以往無盡歲月的歷史,怕都再找不出一個來。

  “這家伙莫非真的是天上仙人下凡?否則,為何僅僅只是踏入辟谷境,便能引發這等曠世的動靜?”

  花信風心神恍惚,神馳目眩。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都說璀璨大世來臨前,一切反常,皆為預兆,可這家伙身上的反常,未免也太多了吧……”

白色巨猿肩膀上的女子也  是呆滯在那,陷入久久的震撼中。

  “就是擱在三萬年前的天下,那年輕一代的絕世妖孽中,又有誰曾做到這一步?”

  “此子,究竟是誰?為何身上會出現這般多神異神情?”

  離火老魔、蝕骨老妖、計湮雷君等老怪物,也都徹底無法淡定,被這一幕幕驚到,震撼之極。

  這一切,同樣超出他們的認知和想象。

  很快,漫天花影消散。

  虛空之上,蘇奕氣定神閑,似洗盡鉛華,返璞歸真,就連身上的氣息,也恬淡如水,有絕俗出塵之神韻。

  在他體內丹田,一枚元力種子懸浮,徐徐旋轉,涌動著澎湃而精純的元力,猶如潮汐般和體內的經絡、穴竅、臟腑產生獨特的聯系,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辟谷境所締結的元力種子,最頂尖者被稱作“道種”。

  非驚采絕艷之輩,無法凝練“道種”。

  而道種也有三六九等,因人而異,厲害的道鐘能夠衍化成各種各樣的形態,諸如山河湖泊、日月星辰、鳥獸蟲魚、風雷地火等等。

  各有各的神妙,就如一種后天凝結的天賦之力般,能夠帶給修行者遠超同輩人物的力量和底蘊。

  而蘇奕的至強道種,同樣呈現出非凡的形態,仔細看赫然形似一枚微型的九獄劍!

  只是,還不等蘇奕仔細體會其中的奧秘,就聽一道大喝響起——

  “辟谷境而已,縱使再逆天又如何?不留下機緣,也必死無疑!”

  不歸島上,離火老魔聲音陰柔,氣息洶涌,蠢蠢欲動。

  天地一顫,森冷的殺機重新彌漫這片區域。

  和之前相比,那些恐怖存在看向蘇奕的目光,多出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就如盯上了一只渾身藏著秘密的獵物,好奇有之,殺機有之,貪婪有之。

  “這機緣,老夫可以不要,諸位只要把這小家伙讓給老夫便可。”

  蝕骨老妖聲音森然。

  “呵,想得美!”

  計湮雷君冷笑,他哪會不清楚,蘇奕身上的秘密,怕不比那一樁機緣差多少。

  天地肅殺,如潮般的殺機蔓延,局勢一下子又變得壓抑起來。

  虛空中,蘇奕舒展了一下身影,目光一掃這些恐怖存在,笑道:

  “說實話,若你們不是被暗古之禁的力量困住,或許還會讓我蘇某人忌憚三分,而現在,你們于我而言,就如砧板魚肉,可予取予奪。”

  說到這,蘇奕屈指一彈手中的玄吾劍,道,“不必廢話,誰若不服,我蘇某人愿親自賜其一死,幫其從這世間解脫。”

  全場先是一寂,旋即一陣哄笑聲響起。

  無疑,那些恐怖存在,皆把蘇奕這番話當做笑話看待了。

  白色巨猿上的女子也愣了愣,這小子才剛剛破境而已,縱使曾渡過詭異大劫,引發曠世異象,可畢竟僅僅只是辟谷境修為罷了,可看他的語氣,不免也太囂張了吧?

  花信風沒有笑。

  她知道,蘇奕從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

  蝕骨老妖早已按捺不住,第一時間出手了。

ps:又一個2連送上第五更稍晚,可以肯定的是,應該能搞定這些被困的老家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