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二章 視若獵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出乎花信風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猛地,蘇奕發出一聲悶哼。

  他那渾身沸騰若燃般的力量,在這一刻竟是如潮水般褪去。

  很快,他一身氣機都悄然沉寂下來。

  “這……”

  花信風愣住,這是破境失敗了!?

  九層玉臺上。

  盤膝而坐的蘇奕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之前的破境,極為順利,可就在他一步邁入辟谷境門檻時,卻發現,以他那龐大無比的大道根基和底蘊,要在丹田內凝結出一顆元力種子,竟是根本無法實現。

  這就如一個天塹,無法逾越。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大荒九州之地,不曾有任何人能夠在此境凝結至強道種,可在幽冥之地,卻記載有至強道種的秘辛。”

  “以我前世對此境的鉆研和推演,憑借我現如今所擁有的大道底蘊,當已經有機會去辦到這一步,可卻偏偏地,就差最后一步無法辦到,這究竟是為何?”

  “是缺了一個契機嗎?或者說,必須迎來那一場禁忌般的劫數,將其化解,才能鑄成至強道種?”

  蘇奕沉吟。

  他大致判斷出,要筑就至強道種,僅憑苦修怕是辦不到,必須等來一場禁忌般的大劫,而后擊敗它!

  半響后。

  蘇奕長長吐了一口濁氣,長身而起。

  “蘇公子,你……沒事吧?”

  花信風迎上來,有些擔憂。

  “你看我像有事?”

  蘇奕心不在焉道。

  花信風安慰道:“哎,你別灰心,在我看來,就是因為你的大道根基太過雄厚,才會在破境時所遭遇的困難,遠超世間其他同輩。這次雖然失敗了,可我相信,以后你肯定可以踏入辟谷境中!”

  蘇奕好笑道:“你那里看出來我失敗了?”

  開什么玩笑,這次他為了破境,所消耗的修行資源之寶貴,足以讓天下任何同輩人物自嘆弗如。

  尤其是那一滴真龍精血,就是靈道大修士見到,也必眼紅垂涎。

  這等情況下,蘇奕豈可能讓這些寶物白白浪費了?

  “啊?沒有嗎?”

  花信風一呆。

  “當然沒有。”

  蘇奕想了想,說道,“我已成功了一半,相當于一只腳已踏入辟谷境的門檻內,就差一個契機,便可真正躋身此境,成為一名元道修士。”

  他并未隱瞞。

  事實上,他此刻的修為,就出于辟谷境層次中,唯一的不同就是,他還未真正凝練出元力種子。

  “需要一個契機?”

  花信風有些疑惑,據她所知,世間修行之輩,在踏入辟谷境時,完全不需要任何契機,而是看各自所錘煉出的先天之氣是否雄厚和精純。

  像她當年踏入辟谷境時,就極為順利,靜修七天世間,便水到渠成般凝結出了一顆品相一流的元力種子。

  “說了你也不懂。”

  蘇奕搖了搖頭。

  關于至強道種,擱在大荒九州之地,都沒有人見過。

  現在就是說給花信風聽,她怕是也不敢相信,世上會有這等力量了。

  “走吧。”

  蘇奕決定離開,從進入這群仙劍樓遺跡到現在,已過去三天時間。

此地的機緣也已被他獲得,也沒什么好  逗留的了。

  說話時,他拿出白骨印璽,掌指發力。

  一股晦澀奇異的禁制波動從印璽上擴散而出。

  下一刻,就將蘇奕和花信風的身影覆蓋,憑空消失在原地。

  亂靈海上。

  三天時間過去了。

  不歸島、葬靈山、白骨寶塔、載星船一直漂浮在遠處,靜靜等待著。

  白色巨猿肩膀上,女子眉梢間已露出一抹深深的疲色。

  三天,在那四位恐怖存在的眼皮底下硬撐著,雖不是戰斗,可卻讓她的心神一直處于緊繃狀態。

  有好幾次,女子都想轉身而去。

  可最終,她還是忍住。

  半途而廢,從來不是什么好事情,值得慶幸的是,那四位恐怖存在一直不曾理會她。

  “怎會到現在還沒有認出來,難道進入群仙劍樓遺跡內的那些修士,都已死光了?”

  這個疑惑,一直縈繞在女子心頭。

  在她視野中,群仙劍樓遺跡所映現的所有異象,如今都已化作一個漩渦般的門戶。

  無疑,那門戶便是進入群仙劍樓遺跡的入口。

  可至今,無人從門戶內走出。

  不對!

  忽地,女子眸子一亮。

  就見那漩渦門戶內,憑空走出一男一女。

  男子一襲白色長袍,清俊出塵,女子臉色蠟黃平庸,可一對眸子卻極為靈秀漂亮,像深邃清澈的湖水似的。

  正是蘇奕和花信風。

  “不好!這里怎會變成這樣了?”

  花信風臉色驟變,她一眼看到,那四面八方的海域中,漂浮著的不歸島、葬靈山、白骨寶塔和載星船。

  這四大禁忌事物,尋常時候見到一個,就足以讓任何修士驚恐絕望。

  而現在,它們卻一起出現了!

  這讓花信風頭皮一陣發麻,手腳冰涼,這是什么情況?

  蘇奕也看到了這一幕,不由瞇了瞇眼睛。

  他早聽說過這亂靈海中的四大禁忌事物,雖不曾見過,可當看到時,還是一下子就辨認出來。

  不過,相較于花信風,他無疑淡定許多。

  而就在他們兩人出現后,遠處那不歸島上,響起一道陰柔沙啞的聲音:

  “咦!怎會是兩只小家伙溜了出來,莫非其他人都已經死了?”

  聲傳九霄,打破這片海域的寂靜壓抑氛圍。

  聲音還未落下,一盞碧油油的燈籠忽地從不歸島上掠出,化作一只燃燒著慘綠色火焰的大手。

  大手足有十丈范圍,掀起漫天碧綠光影,隔空朝蘇奕和花信風抓去。

  “這離火老魔也太狠了,直接就動手,這是擔心機緣被其他人搶走嗎?”

  白色巨猿上,女子美眸一凝。

  海水翻騰,天地色變。

  那大手所彌散出的力量,極為詭異恐怖,遠遠地,讓女子呼吸都是一窒。

  根本不必懷疑,那等力量,必在靈道層次之上!

  “離火老兒,以你的身份,就這般直接對兩個小輩動手,豈不是讓人恥笑?”

  葬靈山上,一道霸道凜冽的聲音響徹。

在聲音響起的同時,葬靈山上驀地掠出一桿長矛,完全由灰濛濛的霧靄凝聚,劃破長空,朝那只碧  綠火焰大手刺去。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碧綠火焰大手被直接鑿開,潰散在虛空中,迸濺的力量洪流擴散之下,將那片海域都攪亂。

  目睹這一擊,花信風都不禁驚出一身冷汗,就在剛才那一瞬,她都生不出抵抗的念頭。

  太恐怖了!

  那等力量,完全能輕易將她滅殺!

  再看蘇奕,卻淡然如舊,只是眉頭卻微微皺起,眼神深處泛起一抹冷色。

  這可不是一言不合,才大打出手,分明是視他和花信風為獵物,都懶得廢話,想要將他們直接擒下!

  這等姿態,無疑顯得極囂張和霸道。

  “待會你躲進群仙劍樓的遺跡內,在那里,沒有人能傷得了你。”

  蘇奕神色平淡傳音。

  “那你呢?”

  花信風問。

  “我之前不是說,欲凝結元力種子,還差一個契機嗎,現在這個契機已經主動送上門來了。”

  蘇奕雙手負背,淡淡的說道。

  花信風一怔,心中震顫,蘇奕這是打算和對方動手,謀求修為上的真正突破!?

  思忖時,遠處不歸島上,響起一道陰柔冰冷的聲音:

  “計湮,大家都是為了搶奪渾天妖皇所留的本命骨,就不必這般假惺惺了,你阻擋我,還不是擔心機緣被我搶先奪走嗎?”

  不歸島上萬千慘綠的燈籠如潮汐般起伏,就見一道瘦長的黑色身影浮現,渾身彌漫著妖異的綠色光影中。

  離火老魔!

  “搶奪機緣,也不能太下作!若那兩位小友愿意主動將機緣交出,本座自然不會害他們性命,這,就是你我之間的區別。”

  伴隨著那雷鳴般的霸道聲音,就見葬靈山上,灰色霧靄蒸騰,捆縛在那四條巨大鎖鏈上的古尸,皆搖晃不已。

  而山巔位置,有著一道偉岸虛幻的身影屹立,渾身涌動著一絲絲妖異猩紅的雷芒。

  計湮雷君!

  白色巨猿肩膀上的女子瞳孔一縮。

  “兩位,星珩道友之前可說了,搶奪這一樁機緣時,各憑本事,依老夫看,不如我們先一一切磋一番,分出個高低?”

  遠處海域上,血霧蒸騰,一道陰冷森然的聲音從白骨寶塔內傳出,激蕩這片天地間。

  伴隨聲音,就見那寶塔前,驟然間浮現出一道身影,一襲猩紅血袍,身影如竹竿般枯瘦,渾身妖氣森森。

  蝕骨老妖!

  “有何不可?”

  不歸島離火老魔大笑。

  “這樣的話,你們兩個敢保證是星珩的對手?”

  葬靈山計湮雷君諷刺出聲。

  “星珩道友意下如何?”

  白骨寶塔前,蝕骨老妖遙遙望向遠處那一艘載星船。

  載星船在海面搖曳,星光流轉,如夢似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無聲無息地,一道虛幻般的瘦削身影,在載星船上站起,渾身星輝蒸騰,如神似仙,彌散出凌厲驚世般的恐怖氣息。

  看到此人那一瞬,花信風眼前刺痛,心神如被劍鋒切割,毛骨悚然,臉色都變了。

  好恐怖的氣勢!

  白色巨猿上,女人渾身發僵。

  蘇奕則挑了挑眉,一個……劍修?

  ps:今早先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