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九章 暗古之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外界。

  亂靈海上,由群仙劍樓遺跡映現在虛空中的曠世異象,也是在這一刻驟然間產生轟鳴。

  萬千神輝猶如花瓣似的,悄然收攏,無盡光霞內斂。

  就連那宛如天宮般的虛影,也驟然間縮小無數倍,最終化作一道光霞流轉的漩渦甬道。

  “這……”

  白色巨猿肩膀上,女子美眸睜大,輪廓精致的眉宇間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震撼。

  這是發生了什么?

  海面百丈之下,葛謙渾身氣息內斂,可此時也清楚察覺到了外界發生的一幕幕,驚得頭皮一陣發麻。

  因為,就在群仙劍樓的異象產生驚變時,他猛地看到,距離他不遠處的海域上,那一艘載滿清冽星輝的蓮舟上,忽地站起一道瘦削身影來。

  這身影周身沐浴星輝,虛幻朦朧,根本無法看清容顏。

  可卻顯露出一種遺世獨立般的曠世風采,如若從神圣中走來的一尊仙神!

  其身上的氣息之恐怖,令這片天地都色變,海水洶涌轟鳴。

  “好強!!”

  白色巨猿上,女子臉色微變,毛骨悚然,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

  不過很快,那一艘載星船上,忽地沖出一道晶瑩剔透的星光神鏈。

  星光神鏈猶如一條神鞭般,狠狠劈在那瘦削身影上,讓得他原本就虛幻的身影驟然間渙散,消失不見。

  “原來是被載星船上的禁忌力量囚禁了……”

  女子明白過來,可內心也是一陣翻騰,那瘦削身影的氣息何等恐怖強大,可卻依舊被囚禁。

  那載星船的禁忌力量,又是何等存在所留?

  “呵,三萬載‘暗古歲月’還未曾真正離去,時機不到,妄圖破禁出世者,必是死路一條!”

  遠處,不歸島上,忽地響起一道陰柔冷笑聲。

  就見那島嶼上空,兩盞碧油油的燈籠高懸,似一對瞳孔般,朝載星船望去。

  “果然,那不歸島上藏有恐怖的生靈!”

  白色巨猿上,女子臉色明滅不定。

  之前時候,她就曾遙遙觀望,察覺到不歸島上有一股晦澀的生命波動。

  而現在這一幕,無疑印證了她的揣測!

  “三萬載暗古歲月?這是何意?”

  女子心中驚疑不定。

  載星船上,悄無聲息,無人應答。

  可誰都清楚,那載星船上的瘦削身影,還在!

  “為何不說話,這無數歲月中,還活在亂靈海上的家伙,就只剩下我們四個。”

  “其他人等,要么早在暗古之禁降臨時,就已逃向星空深處,不知生死。”

  “要么都早已被‘暗古之禁’的力量侵蝕磨滅而亡。”

  不歸島上,那陰柔的聲音再次響起,“換而言之,亂靈海上,只有我們四個才有機會打破暗古之禁的枷鎖,再度橫空出世,問鼎大道之上。我們之間,為何就不能聯手?”

  載星船上,依舊無人應答。

  白色巨猿上的女子,則已是滿臉驚容。

  她不知道什么是暗古歲月,也不知道什么叫暗古之禁。

  可卻判斷出,在不歸島、白骨寶塔、葬靈山、載星船上,皆藏有一位極恐怖的存在,這四人曾遭遇暗古之禁鎮壓,歷經無數歲月變遷,一直活到了現在!

  而按照那不歸島上的聲音所言,當這三萬年的“暗古歲月”真正離去,他們這四個恐怖存在,便可打破暗古之禁的鎮壓,重現世間!

  “聯手?還未脫困,便籌謀這等事情,你離火老魔是否想的太多了?”

  驀地,那一片血色霧靄深處,白骨寶塔一陣搖晃,傳出一道霸道十足的冰冷聲音。

  “原來,不歸島上的恐怖存在被稱作‘離火老魔’,難道說,對方是魔修一脈的大能?”女子暗道。

  “這蒼青大陸上,能夠從暗古之禁中存活下來的,可不止有我們四個老東西。”

  不歸島上,離火老魔那陰柔的聲音再次響起,“若不提前做好準備,以后等去謀奪‘蒼青之源’……”

  剛說到這,一道天雷般的暴喝猛地從遠處的葬靈山上響起:

  “閉嘴!你離火老兒要找死嗎!還敢提起此事!!”

  一道聲音而已,卻響徹九天,透著震怒,讓附近海域驟然塌陷。

  白色巨猿耳膜刺痛,心神都被震得差點崩潰。

  而坐在白色巨猿上的女子,腦袋也是嗡的一聲,眼前直冒金星,當即色變,全力運轉修為,才抵消到那等威勢的沖擊。

  “計湮道兄何須這般震怒,當年暗古之禁降臨時,談起此事,或許都要忌憚三分,可如今,暗古之禁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弱,不出數年,必會徹底消失。這等時候,又何須再忌諱其威?”

  不歸島上,離火老魔再次開口,“難道說,曾讓蒼青大陸修行之輩聞風喪膽的計湮雷君,至今還不曾從當初的陰影中走出來?”

  “少扯淡,渾天妖皇留在世間的‘本命真骨’提前出世,若你愿意將此物讓給本座,本座或許會考慮考慮等脫困時和你聯手。”

  葬靈山上,那雷鳴般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位恐怖存在,被稱作是“計湮雷君”!

  “哈哈,我就是有心相讓,就擔心蝕骨老妖不答應啊。”

  離火老魔笑呵呵開口。

  血色霧靄深處,那白骨寶塔內,霸道十足的聲音再次響起:“你若讓給本座,本座怎可能不答應?”

  此人,被稱作蝕骨老妖!

  “是嗎,可渾天妖皇的本命骨只有一塊,我讓給你蝕骨老妖,計湮雷君必然不會答應。”

  離火老魔淡淡道,“更何況,兩位別忘了,星珩道友可一直都在!”

  此話一出,場中一片寂靜。

  聽到這,白色巨猿上的女子,下意識看向了遠處那一艘載星船,那瘦削身影,道號星珩?

  并且看情況,似乎無論是那不歸島上的離火老魔、白骨寶塔內的蝕骨老妖、還是葬靈山上的計湮雷君,都對載星船上這個“星湮”頗為忌憚!

  半響,離火老魔再次開口:“依我看,就如我之前所提議那樣,我們一起聯手,便可一起分享渾天妖皇的本命骨,否則,打打殺殺的,必兩敗俱傷。”

  就在此時,那載星船上,響起一道清冷淡漠的聲音:

  “各憑本事。”

  寥寥四個字,卻似有極恐怖的威懾力量,讓得其他三位恐怖存在,皆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果然,這星珩才是最強的一個!”

  白色巨猿上,女子心中震顫。

  旋即,她內心不禁涌起一抹說不出的低沉情緒。

  這一場由群仙劍樓所留的遺跡,吸引著天下目光,之前時候,早有諸多修士闖入,對其中的機緣志在必得。

  就是她自己,也不例外,否則也不會返回這片區域。

  可現在,女子已深刻意識到,這一次無論這世間哪個修士來了,都注定將失敗!

  哪怕能夠從群仙劍樓遺跡中奪得機緣,當離開時,也會被那四大禁忌事物中所藏的恐怖存在殺死!

  想到這,女子心神一陣動搖,萌生撤離的念頭。

  可卻又不敢擅自妄動。

  她很清楚,那四位恐怖存在,早就看到了自己,之所以一直不曾理會,大概是把她當作了無關緊要之輩,直接忽略了……

  想到這,女子不由一陣暗嘆。

  擱在往常,她在這世俗之界中,也是堪稱傳說般的存在,足以讓那些個元道修士低眉斂目,敬畏仰望。

  可此時,她卻發現,自己的處境,似乎和那些從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元道修士沒什么區別……

  這片海域的氣氛重新變得壓抑寂靜起來。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群仙劍樓遺跡內,之前產生的轟鳴和異動,已歸于寂靜。

  九層玉臺之上。

  蘇奕眸泛異色,有些驚訝。

  那玉盒中的一枚白骨印璽,竟是由一截擁有皇境修為的妖類的本命骨所煉制,看似只小兒巴掌大小,可其中卻烙印著足足九重道紋結界力量!

  每一重道紋結界所擁有的符紋陣圖,都堪稱浩如煙海。

  九重道紋結界疊加一起,讓得這一小小一塊印璽,也變得極為超凡,稱得上是一件玄道秘寶!

  修行之道,有四大階段。

  分別是武道、元道、靈道、玄道。

  踏足“玄道”之路者,又被稱作皇境人物。

  而所謂的玄道秘寶,實則就是皇境人物才能煉制和御用的寶物。

  前世的時候,蘇奕便是踏上玄道之路盡頭的存在,擁有玄合境大圓滿層次修為,被視作皇境中的極境,故而又稱作“皇極境”。

  以他的目光,自然一眼看穿了這一枚白骨印璽的端倪。

  此印璽當是由渾天妖皇所留。

  渾天妖皇的本體為真靈神獸“白澤”,他以自身一截本命骨所煉制的這塊印璽,也注定遠非尋常玄道秘寶可比。

  眼下,蘇奕只能從印璽那九重道紋結界力量中看出,此寶是一把秘鑰!

  執掌此寶,就等于掌握了這一座群仙劍樓所留的遺跡,其內分布的一切禁陣力量,皆能夠被此印璽掌控。

  至于此寶是否藏有其他秘密,就需要以神念探入其中,進一步進行查探了。

  不過,蘇奕并未這么做。

  他如今的神念雖強大,可終究修為太低,冒然去感應一件皇境人物所留的秘寶,殊為不智。

  想了想,蘇奕把目光看向那一枚暗金色玉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