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五章 殺敵如割草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弒血祭靈陣,一座由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白長恨親自布置的古老大陣。

  若能夠汲取到真靈神獸的精血,其威能足以斬殺皇境之下一切對手!

  現在,此陣力量由楚修掌控,威能雖然還遠未達到最強地步,可那等力量,依舊恐怖到讓童星海、澄真等人感到絕望。

  然而此時,蘇奕一劍之間,便斬掉一位由此陣所化的妖類身影!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而不等眾人反應——

  唰!唰!唰!

  隨著蘇奕揮劍,一道道由晦澀禁制力量所衍化的劍氣橫空而起,斬落虛空。

  那其他十七道沖來的妖類身影,皆宛如巨大的泡沫般被輕易劈開,化作漫天光雨飛灑。

  轟隆!

  潰散的大陣力量光雨,直似肆虐的風暴般擴散開。

  “這……”

  “好可怕!”

  童星海、澄真等人皆駭然失色。

  而花信風此刻終于明白過來,之前蘇奕在宮殿大門上所鐫刻的那一幅清色符陣圖案,看似并未破開大門上的封禁力量,可實則就如一把鑰匙,讓蘇奕擁有了掌控那一股封禁力量的能耐!

  “你竟然能夠御用那‘渾天妖皇’所留的‘九絕封天陣’的力量?”

  楚修徹底無法鎮定,臉色陰晴不定。

  他本勝券在握,自恃憑借弒血祭靈陣的力量,足可以抹殺一切對手。

  可不曾想,蘇奕輕而易舉就擊潰了他的殺手锏!

  這就像冷不丁被人敲了一記悶棍,讓楚修始料不及,哪可能還淡定得了?

  “早在踏上那三十三層石階時,我便察覺到,那一座座石像有問題,其中所藏的禁陣力量,當已經被人掌控。”

  蘇奕淡淡的說道,“原本,我還打算動用一些手段,將這些禁陣一一毀掉,不過,當我發現這座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后,頓時改變了主意。”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遠處的楚修,“然后,就有了你剛才所見識的那一幕。以禁陣之力破禁陣之力。”

  遠處的澄真、商洛語等人,無不心中發顫,這才意識到,原來從抵達此地時,蘇奕早已識破了諸多玄機,并且做足了準備!

  這份心性和手段,無疑太可怕了。

  楚修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道:“我很不明白,按照群仙劍樓所留的古籍記載,這座宮殿乃是其開派祖師‘渾天妖皇’所留,其上覆蓋的‘九絕封天陣’力量,只有通過‘弒血祭靈陣’才能開啟,可為何你卻能輕而易舉就掌控?”

  “說了你也不明白。”

  蘇奕隨口道。

  此宮殿的“九絕封天陣”的確稱得上一座威能莫測的皇級殺陣。

  可歷經無盡歲月的變遷,此陣力量早已流逝大半,只剩下一股微薄的本源力量在維系此陣。

  這等情況下,只要窺破此陣的核心奧秘,足可以用符道手段,輕松掌控此陣的一切玄機和力量。

  “呵,蘇道友莫非真以為自己已經贏了?”

  楚修忍不住冷笑起來。

  蘇奕回答他的,是毫不客氣的一劍。

  一道劍氣裹挾著漫天晦澀禁制力量,朝遠處的楚修斬去。

  楚修沒有躲避,只把一對碧油油的眸盯著蘇奕,一字一頓道:

  “蘇奕,你壞我大事,下次再見時,我一定讓你感受一下我楚修的手段!”

  聲音還在回蕩,他整個人就被茫茫劍氣覆蓋。

  肉眼可見,他軀體剎那間被劈成無數碎片。

  當看到這一幕,童星海、澄真他們膽顫心驚之余,又不禁疑惑,都已經死了,還何談下次見面?

  花信風也同樣疑惑,當即問出聲來。

  “這不是他的本體。”

  蘇奕說著,探手一抓,楚修身軀所化的那些碎片,皆被隔空抓攝過來。

  仔細看,那些碎片赫然是一些焦糊的鐵屑。

  “怪不得這家伙自始至終都不肯出手,原來只不過是一具由秘法煉制出的‘傀儡’。”

  蘇奕不屑開口。

  “傀儡?”

  花信風錯愕,難以置信道,“那樣一個大活人,怎會是一個傀儡?”

  “這種傀儡名叫‘魔偶’,是魔門一脈所掌握的煉金秘術,剝取活人的皮囊、血肉、骨骼,再以各種神料和神藥一起,經由獨門手法和秘咒力量加持,所煉制出的魔偶,和活人并無區別。”

  蘇奕隨口道,“要掌控魔偶,同樣也需要施展神魂秘術,將自己的一股神魂力量切割出來,融入魔偶體內,如此一來,魔偶就如同自己的身外化身般,擁有智慧、靈性和生機。”

  頓了頓,他繼續道:“只要不動手,別說是尋常人,就是如我等這些修行之輩,也很難辨識破魔偶的氣息。”

  聽完,花信風不由嘆服。

  魔偶這種東西,她以前聽都沒聽說過,可蘇奕非但知道,還似乎對魔偶的煉制了如指掌!

  嗖!嗖!

  這時候,遠處的戎鶴和云伯二人,忽地一起朝遠處逃去。

  蘇奕瞥了他們一眼,袖袍一揮。

  一片禁制力量掠起,就如一張大網似的,瞬息就將兩人的身影覆蓋住,拖拽到了蘇奕身前。

  原本也打算趁機而逃的童星海、澄真等人,看到到這一幕后,心都涼了。

  之前的蘇奕,就已強大到擁有擊殺他們所有人的力量。

  現在的他還掌控著“九絕封天陣”,儼然就像成為這一座恢弘宮殿的主人。

  而他們這些人,就如砧板魚肉,只能任憑宰割,予取予奪!

  “你們兩個也是奪舍者,卻竟甘愿奉楚修為主,莫非……你們來自同一個世界位面?”

  蘇奕負手于背,俯視著被鎮壓在地的云伯和戎鶴。

  云伯面露恐懼之色,顫聲道,“蘇奕,我勸你最好把我們放了,否則,當我家主上的本尊出現時……”

  還未說完,他和身邊的戎鶴齊齊咳出一口血來,頓時整個人的生機飛快流逝,癱軟在地,氣絕而亡。

  這樣兩個實力強大的奪舍者,就這般突兀的死掉了!

  蘇奕眉頭微微一皺,“神魂中被下了禁咒么,這楚修倒是好手段。”

  原本,他還打算抽出這兩人的神魂,研究一下他們的來歷。

  可現在,只能作罷。

  而后,蘇奕的目光看向了遠處的童星海、天蛇老妖、澄真、商洛語等人。

  那一剎,童星海等人皆齊齊色變,如被死神盯住,渾身直冒寒氣。

  “蘇道友,我和你無冤無仇,之前發生的沖突,只是奉命行事,若道友愿給我一條生路,童某愿誓死效命,奉道友為主!”

  童星海深呼吸一口氣,躬身行禮。

  “我也愿奉蘇道友為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天蛇老妖也慌了,連忙開口。

  這兩位兇威震天下的邪道老魔頭,此刻在面對蘇奕時,就如兩只瑟瑟發抖的小雞似的,惶恐不安。

  “你們可不夠資格當我蘇某人的手下。”

  蘇奕淡然開口。

  “和他拼了!”

  童星海眸子中兇芒一閃,猛地發出大喝,揮動一柄長矛,朝蘇奕殺來。

  同一時間,天蛇老妖也動了,只不過他卻是朝遠處逃去,明顯是打算趁著童星海和蘇奕拼命的時機來脫身。

  蘇奕見此,不禁搖頭不已。

  嗤!嗤!

  他屈指連彈。

  一道指力裹挾著晦澀的禁制力量,如無堅不摧的利箭般,直接洞穿童星海的眉心,留下一個血淋淋的窟窿,身影噗通一聲栽倒在地,就此斃命。

  另一道指力,則隔空刺穿天蛇老妖的背脊,從其心臟之地穿過,帶出一蓬猩紅血雨。

  彈指殺敵!

  無論是打算拼命的翁星海,還是趁機逃跑的天蛇老妖,皆如螻蟻似的,被抹殺當場。

  那血腥恐怖的一幕,讓僅剩下的澄真、商洛語等人徹底心寒,生出抑制不住的絕望無助情緒。

  蘇奕本就極為強大,此時的他還掌控禁制力量,宛如神祇般,根本是無法戰勝的,這還怎么打?

  “你們呢,還有什么話要說?”

  蘇奕目光看過去。

  澄真深呼吸一口氣,雙手合十,稽首道:“蘇道友,凡事不可做絕,做絕必有后患,若道友愿意收起屠刀,貧僧可用性命立誓,從今以后,上林寺再不會和道友為敵!”

  頓了頓,他微微抬頭,目光平靜的看向蘇奕,“若道友非要做絕,以后的時日里,怕是會遭受到我上林寺永無休止的仇視和報復。”

  在他身后,還立著兩名中年僧人,此時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在等蘇奕做決斷。

  卻見蘇奕嗤地笑起來,眼神輕蔑,“你們上林寺只要不怕被滅門,就盡管來找我便是。”

  話音還未落下,他袖袍一揮,漫天禁制力量化作漫天光霞,籠罩向澄真等人。

  眨眼間而已,就將這些敵人滅掉,魂飛魄散,輕易得如收割韭菜似的。

  最后,只剩下商洛語一人。

  她清冷的俏臉已是煞白透明,眉梢眼角盡是驚懼和不安,再沒有之前的傲意和驕橫。

  在她背后,那天獬古劍嗡嗡顫鳴,似也嗅到了威脅。

  當蘇奕的目光看過來,商洛語嚇得第一時間拔劍,歇斯底里尖叫道:

  “蘇奕,我承認,我之前得罪過你,可那都是意氣之爭,真要算起來,你我之間,并無深仇大恨,你為何就不能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