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如劍斬妖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澄真、童星海等人也都看向楚修,眼神帶著一絲不解。

  之前的戰斗和廝殺,楚修有大把機會可以出手。

  可他卻不曾這么做。

  哪怕是他身邊的屬下阿凜被殺,他都紋絲不動!

  這讓童星海等人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怨氣。

  楚修的強大,他們皆有目共睹,只要他剛才出手,蘇奕斷不可能殺死那么多人!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楚修忽地笑了笑,道:“之前,我一直在糾結,是否要繼續給你機會,讓你歸順在身邊,可現在……我想明白了,你這種角色,必須毀掉,才能讓我真正安心。”

  蘇奕道:“一個決定而已,需要想這么久?你看起來可不像是優柔寡斷之輩。”

  “當然不是。”

  楚修笑起來,說著,他一指宮殿下方那三十三層石階,道,“道友請看。”

  眾人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就見那宛如由神金仙玉打磨而成的石階上,涌現出一縷縷鮮紅的血色。

  這些血色像蜿蜒的小蛇似的,朝石階兩側矗立的石像涌去。

  再看那一座座矗立著的石像上,隱隱已泛起一抹虛幻般的鮮紅光澤,忽明忽滅,不仔細看,很難注意到。

  “血祭之陣?”

  蘇奕微微挑眉。

  “不錯,前些天時候,在我抵達此地時,就察覺到這三十三層石階兩側的六十六座石像,皆藏有大玄機。”

  楚修坦然點頭道,“經過我推演和參悟,最終確定,但凡死在這群仙劍樓的活物,其身上的精血,皆會被這六十六座石像所覆蓋的禁制力量所汲取。”

  “哦對了,我從這一片遺跡中,找到了一些古籍,其中就有記載,此陣名叫‘弒血祭靈陣’,是由群仙劍樓的第三代掌教‘白長恨’所布置。”

  楚修笑吟吟補充道,“那六十六座石像內,皆以禁制力量禁錮著一縷來自群仙劍樓先賢的英魂,只要汲取到充足的精血力量,此陣便能釋放出恐怖無比的威能。”

  “若能以真靈神獸的精血為引,此陣甚至可以滅殺皇境之下一切修士!”

  說到這,楚修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可惜,眼下死在這群仙劍樓遺跡內的角色,精血力量只算尋常,讓得此陣即便運轉,威能最多也只能滅殺靈道第一境界‘化靈期’修士。”

  雖然是惋惜,可他話中透露出的內容,卻令在場眾人心中皆是一震。

  “主上,之前您為何不運轉此陣,滅殺那蘇奕?”

  翁星海忍不住問。

  這也正是其他人心中的疑惑。

  “因為運轉此陣的血祭力量還遠遠不夠,而現在,隨著我殺掉那八個人,他們身上流淌的鮮血力量,已經勉強可以讓此陣運轉了。”

  回答的是蘇奕。

  楚修撫掌贊嘆,道:“道友所言極是。”

  翁星海、澄真到他們心中發寒,手腳冰涼,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之前楚修不動手,是為了搜集到足夠去運轉那“弒血祭靈陣”的精血。

  而戰斗中被蘇奕殺死的那些人,無疑成了犧牲品!

  這個事實,讓誰能不驚?

須知,阿凜、青鯊水君等人,可都是楚修身邊的屬下,可他卻完  不在意!

  這般心腸,可謂冷酷無情之極。

  就是花信風也倒吸一口涼氣,被楚修展露出的狠辣和無情驚到。

  楚修似渾然沒有注意到眾人異樣的目光,笑呵呵道:“不過,道友還有一點沒有猜到。”

  “哦?”蘇奕挑眉。

  楚修道:“這弒血祭靈陣除了威能強大,同時還是一把鑰匙,只要擁有足夠多的精血,將那六十六座石像中的英魂部喚醒,便可打開這座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

  眾人皆驚,此陣竟還藏有如此玄機?

  蘇奕卻哂笑起來,“要把這六十六座石像的英靈喚醒,怕不是那般簡單的事情。”

  楚修嘆了口氣,道:“不錯,之前我也在為此事發愁,所以才會打算在此開辟道統,廣受門徒,招納天下修行之輩前來,這樣的話,應當便可以湊齊足夠的精血,將這座宮殿大門開啟了。”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怒交加。

  除了云伯和戎鶴二人,其他人等,無不心生一股悲涼的情緒。

  原來,楚修之所以招納他們這些人,為的僅僅是取他們身上的精血,來開啟這座宮殿的大門!

  簡而言之,他們也終究只是楚修眼中的獵物罷了,當需要的時候,便可以毫不客氣的犧牲掉。

  “這家伙簡直太陰險了……”

  花信風也一陣心顫。

  之前,她聽說楚修要開辟道統,建立“化天神宗”時,還以為這家伙要集合一眾修行之輩的力量,去問鼎天下。

  誰曾想,完就不是這么回事!

  他只是要以此為幌子,吸引修行者加入其陣營,而后利用這些修行者身上的精血,來圖謀那宮殿內的機緣!

“為何要把這些都說出來?莫非僅僅  只是想證明,你運籌帷幄,早已穩操勝券?”

  蘇奕身上淡然如舊。

  “不。”

  楚修笑著搖頭,“我只是借此機會,想讓諸位死的時候,也可以瞑目。”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認真說道:“說實話,我的心很仁慈的,哪怕是殺敵,也不忍對方糊里糊涂地就死掉。讓每個敵人死的時候,也對我楚修服氣,一直是我做人的準則。”

  這樣的話,聽得眾人汗毛倒豎,渾身發寒。

  蘇奕也笑了,道:“待會殺你時,我也告訴你一個意想不到的秘密。”

  “是嗎。”

  楚修故作詫異,旋即笑呵呵道,“可惜,死人的秘密我可不感興趣。”

  說話時,他袖袍中忽地掠出一柄瑩白如雪的小劍,劍柄鐫刻“白長恨”三個蠅頭小字。

  手握此劍,楚修目光一掃童星海等人,道:“各位,我之前的話依舊算數,只要你們一直為我效命,我楚修定不會殺害你們。畢竟,我身邊真的很缺人手。”

  而后,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現在,蘇道友可敢試一試這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親自所布的大陣之威?”

  花信風心中發緊,擔憂地看向蘇奕。

  “我本以為,你會是一個可堪對決的角色,現在,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蘇奕輕嘆。

  “能夠借大陣來殺敵,為何要親自去動手?道友難道沒有聽說過千金之子,

  坐不垂堂這句話嗎?”

  楚修笑起來。

  說著,他手中雪白小劍遙遙一指虛空,唇中發出一道晦澀的雷音:

  “起!”

  聲震八方。

  宮殿前那最底部的九重石階兩側,十八座石像猛地一顫,宛如從無盡歲月的沉寂中蘇醒。

  剎那間,石像上暴涌出沖霄的妖氣,遮天蔽日。

  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就見那一座座石像上,凝聚出一道道恐怖身影,沐浴在沖霄妖氣中。

  有的形似獅虎,大如山岳。

  有的頭顱如房屋,生著獨角,四蹄如鐵柱,渾身覆蓋猩紅的鱗甲。

  有的蛇首人身,雙手握著巨錘,渾身雷電繚繞。

  ……足足十八個妖類身影,當他們出現,洶涌如潮的禁制力量也隨之彌漫而開。

  僅僅是那等恐怖的禁陣威壓,便讓翁星海等人呼吸一窒,如墜冰窟。

  “好恐怖!!”

  那十八道身影散發出的力量,完已超出元道三大境界的范疇,和傳說中的靈道大修士也幾無區別。

  蘇奕卻似渾然不覺般,他瞥了一眼不遠處緊張不安、瑟瑟發抖的花信風,不禁哂笑,“你剛才膽子不是挺大的,怎地被嚇成這樣,出息。”

  花信風一呆,我的蘇大爺哎,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去!”

  遠處,楚修手中雪白小劍猛地朝蘇奕一指。

  頓時,十八道恐怖的妖類身影如鎖定目標般,于虛空中一閃,帶著滔天的禁制力量波動,朝蘇奕殺去。

  轟隆!

  為首的,是那手握雙錘,蛇首人身的妖類,在他身上的禁制力量,化作一道道粗如兒臂的黑色閃電,煞氣滾滾。

  眨眼而已,就沖到蘇奕身前十丈之地,手中一對巨錘猛地狠狠砸下。

  直似天雷從天而降,毀滅般的氣息,讓遠處童星海、澄真等人憑生絕望無助之感。

  捫心自問,換做他們任何一人,怕是都擋不住對方一擊了。

  而此時,蘇奕卻笑了笑,隨手朝身后三丈之地的宮殿大門一抓。

  宮殿大門上,浮現出一幅清色的符文陣圖。

  “咦!”

  花信風距離最近,一眼就認出,那一幅符陣圖案,正是剛抵達這里時,蘇奕隨手在宮殿大門上所鐫刻。

  當時,還被商洛語這女人嘲弄了一番。

  可現在,當這一幅符文陣圖涌現時,一股晦澀宏大的禁制力量,也是如潮水般洶涌而出,竟是被蘇奕抓在手中,化作一口虛幻般的道劍!

  道劍三尺,完由晦澀神秘的禁制力量所凝聚。

  一劍在手,蘇奕橫空一斬。

  一道由漫天符文光雨劍氣橫空,輕輕一掃而已,那率先沖殺而至的蛇首人身妖類的身影,便如紙糊般劈成兩半。

  緊跟著,這妖類手中的巨錘和身影,皆猛地炸開,化作潰散的禁制力量光雨飄灑,消弭一空。

  那一幕,直似一劍斬妖神!

  翁星海等人無不瞠目結舌,驚呆在那。

  而目睹這一幕,原本一直鎮定自若的楚修,終于色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