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二章 四面皆敵 一力壓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被稱作“云伯”的高冠古服老者率先出動,其瘦削的身影在驟然間暴漲為五丈高大。

  其肌膚生出濃密的黑色鱗片,眼瞳猩紅,唇角生出一對殘月狀的雪白獠牙。

  一股肆虐狂暴的火焰妖氣當即從老者身上擴散而開,那是屬于元府境的威勢,兇橫無邊。

  “這……”

  秦洞虛他們毛骨悚然,呼吸都感到困難。

  這老者的氣息,兇殘暴戾,遠比銀槍女子阿凜和紫衫少年戎鶴更恐怖!

  肉眼可見,滾滾黑色妖火,籠罩在他五丈高的身影上,直似一尊蠻神般。

  原本有些不耐的蘇奕,不由挑了挑眉,一頭火魔靈猱!

  這可是天生的異種,力大無窮,血脈強橫,天生掌控火行之力!

  老者大步上前,身影雖高大,卻如火焰閃電般迅捷,還未靠近,便揮拳朝蘇奕砸來。

  一拳之下,虛空紊亂,黑色妖火肆虐,霸烈無匹。

  蘇奕不閃不避,舉手捏印,與之硬撼。

  一股毀滅氣息驚人的氣浪從蘇奕和老者之間擴散。

  蘇奕身影微微一晃,原地未動。

  老者則被震得倒退出一步。

  “再來!”

  老者猩紅的眸泛起冷冽光澤,聲如炸雷,再次揮拳。

  那等拳勢,暴烈肆虐,撼天動地。

  “原來是走的煉體一脈的道途,肉身力量已接近佛門修士金剛不壞的地步,大道底蘊也遠超尋常,不是這世俗中的元府境修士可比,可惜……”

  “還是不夠強大。”

  蘇奕暗自搖頭。

  眼見老者這一拳轟來,蘇奕身影猛地一展,一身氣血如洪鐘大呂般震蕩轟鳴。

  而他的右手五指,并攏如劍,在虛空一斬。

  一顆顆純粹由氣血力量所化的清色星辰涌現。

  眾星劍指。

  魔門一脈的體修絕學,以蘇奕那強橫無匹的肉身修為施展而出,呈現出蒼茫恢弘的異象。

  砰!!

  就見老者打出的一道拳勁,如若紙糊般被碾碎,他整個人都被震得身影踉蹌,差點被鎮壓當場。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就是楚修眸子也悄然一凝,云伯是他身邊的戰仆,肉身已臻至“無懼雷火,塵劫難消”的地步。

  就是對付同樣的元府境修士,也穩壓一頭。

  可現在,卻被蘇奕輕松擊退!

  這讓他都差點不敢相信,世上怎會有這等恐怖的先天武宗了,簡直強橫到離譜的地步。

  “殺!”“殺!”

  阿凜和戎鶴皆出手了。

  阿凜揮動銀色長槍,掀起漫天冰霜般凜冽刺骨的寒芒,凌厲迅疾。

  戎鶴則施展出一門極為陰森詭異的刀法,刀鋒一閃,漫天都是猩紅妖異的血色刀氣,密密麻麻,如滾滾血色潮水般,朝蘇奕覆蓋而去。

  陰絕斷靈刀!

  一門殺伐力驚世的秘法傳承,一經施展,刀鋒無量,刀影幢幢,遠遠一望,如森羅血獄降臨,極盡毀滅之勢。

  無疑,此刻的阿凜和戎鶴,皆已動用全力,再無保留。

  “以卵擊石罷了。”

  這一刻,屹立原地紋絲不動的蘇奕終于出擊了。

  他掌指如劍,隨手一劃,清色劍氣于虛空一閃。

  鐺!!!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中,阿凜整個人再度被劈飛出去,像斷了線的風箏般。

  她本就在剛才負傷,右腕斷裂,蘇奕這一劍又霸道凌厲到極致,雖被她擋住,可卻遭受到極嚴重的沖擊,一身氣機都差點被震得潰散,氣血逆轉之下,讓得她咳血連連。

  而幾乎同時,蘇奕腳踏罡斗,衣袍獵獵,直接沖向戎鶴。

  密匝匝的血色刀氣影影幢幢,鋪天蓋地,彌散出恐怖的毀滅威能,可當還未碰觸到蘇奕的身影,就被他身上散發出的清色道韻狠狠撞碎。

  砰砰砰!

  就見漫天血色刀影,皆如若泡沫般炸開,沉悶的爆鳴接連響起,蘇奕的身影勢如破竹,碾出一條路徑來。

  “不好!”

  戎鶴臉色一變,眼見蘇奕殺來,他猛地揮刀怒斬,一刀之下,近乎將一身力量催發到極致,讓得這一刀斬出時,直似燃燒般,九丈血光沖霄。

  蘇奕眼眸閃過一絲不屑,隨手一拂。

  咔嚓!

  九丈血光炸開,脆弱如紙糊般。

  而當蘇奕的指尖拂在那狹長刀鋒上,看似輕柔的一擊,卻釋放出如神祇揮動巨錘轟砸的恐怖力量。

  鐺!!

  戎鶴如遭雷擊,狹長戰刀被砸得脫手而飛。

  “怎可能?!”

  戎鶴駭然,差點不敢相信。

  眼見他就要被蘇奕鎮殺,“云伯”握著一把黑色短戟從一側刺來,直指蘇奕的背脊要害。

  “滾!”

  蘇奕袖袍一揮。

  一股匹練般的清色力量席卷而出,砰的一聲蕩開那一柄黑色短戟,云伯那五丈高的身影,也被震得一個踉蹌,倒退出去。

  不過,趁此機會,戎鶴抓住一線機會,有驚無險地抽身而退。

  全場震撼。

  三位實力遠超世俗修士的強大人物一起聯手,卻竟都被蘇奕輕描淡寫之間擊潰!

  這完全出乎人們意料,讓人不寒而栗。

  秦洞虛等人背脊直冒冷汗,一想到在前來亂靈海的路上時,若蘇奕不顧一切出手,他們這些老家伙怕是根本就扛不住!

  遠處的翁星海等邪道魔頭,也都心顫不已,世間怎會有如此逆天的少年?

  蘇奕憑虛而立,冷眸如電,望向楚修,淡然道:“還不打算一起出手?”

  花信風也趁機嘲笑道:“唉,我還當所謂的奪舍者有多厲害呢,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遠處,楚修雖然鎮定如舊,可臉色已變得有些陰沉起來,他揮了揮手:“你們一起上。”

  “是!”

  翁星海、天蛇老妖、青鯊水君、金尸老魔當即站出,各自祭出自己的寶物,渾身氣息滾滾涌動。

  “殺!”“殺!”“殺!”

  一眾邪道魔頭和阿凜等三人一起,悍然出擊。

  轟隆!

  這片區域氣流紊亂,天地色變。

  翁星海和阿凜等七人,最弱都有辟谷境中期的修為,強大的更有元府境道行。

  此時一起聯手,那等場景還是何等恐怖?

  就見劍氣、刀芒、寶光各種力量洪流涌起,同時更有諸般道法橫空釋放,浩浩蕩蕩,直似決堤洪流般,朝蘇奕一個人沖去。

  那等一幕,都能讓任何元府境修士絕望!

  “好!”

  蘇奕眸子一亮。

  他深呼吸一口氣,袖袍鼓蕩,一身修為也是在這一刻全力運轉而開,通體內外,響起陣陣長江大河般的力量奔騰之聲。

  他不閃不避,迎沖而上。

  頓時,大戰爆發,蘇奕和足足七位堪稱世間頂尖的修士廝殺在一起,殺得這片區域轟鳴如雷,神輝迸濺。

  可讓遠處秦洞虛等人膽寒的是,面對七位高手的圍困,蘇奕卻竟不曾被壓制!

  他疏狂如仙,勢若無可匹敵,一次次沖垮對手的圍困和打壓,舉手投足之間,施展出拳勁、掌印、劍氣等不同的力量,每一擊,皆強大到不可想象。

  千般妙法,信手拈來!

  “這家伙的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這該在武道四境中淬煉出多少堪稱驚世駭俗的大道底蘊?”

  遠處,楚修神色明滅不定。

  他目光一直鎖定在蘇奕身上,似乎試圖要洞察蘇奕身上所有秘密,可越看越讓他心驚。

  因為以他的智慧和閱歷,都不曾聽說過,在先天武宗境中,怎可能擁有如蘇奕這等恐怖威能的。

  “秦洞虛,你們也一起上吧,否則,待會再去殺你們,未免也太乏味。”

  戰場中,驀地響起蘇奕的聲音。

  就見他孤身迎戰八方敵,縱橫捭闔。

  一個人而已,如今卻竟已穩占優勢,壓迫得童星海、阿凜等七人都快抬不起頭來!

  “這……”

  秦洞虛等人心中咯噔一聲。

  他們之前可抱著坐山觀虎斗的打算,可不曾想,戰斗中的蘇奕,竟還打算拉他們加入戰局!

  “各位,我覺得蘇道友說的不錯,雖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可你們……可遠不夠資格當漁夫。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抉擇,要么現在下場去和蘇奕廝殺,要么由我來送你們上路。”

  楚修瞥了秦洞虛等人一眼,那碧油油的瞳孔一片淡漠,讓得秦洞虛等人心中一陣發寒。

  “閣下所言極是,這蘇奕本就是我們的仇敵,一起出手滅殺他,本就是我等義不容辭的事情!”

  深呼吸一口氣,秦洞虛答應下來。

  澄真、游長空、藺余悲、商洛語等人自然不敢反駁。

  “你們也去。”

  楚修目光一掃聶行空、顧青都。

  “是!”

  聶行空、顧青都見此,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嗖嗖嗖!

  頓時,一道道身影掠空,沖進戰場,朝蘇奕殺去。

  秦洞虛、澄真、游長空、顧青都皆是元府境修為,是大秦修行界頂尖層次的存在。

  而聶行空、商洛語、藺余悲等人,雖然相對弱一些,可修為也都在辟谷境層次。

  此時,隨著他們一起加入,和翁星海、阿凜等人一起對付蘇奕,讓得整個局勢也發生變化。

  原本還占據優勢的蘇奕,頓時陷入圍困之中,四面八方之地,皆是敵人的身影!

  “這等情況下,蘇道友你……又能支撐多久?”

  遠處,楚修雙手負背,輕聲自語。

  而與此同時,蘇奕卻笑了,深邃的眸中,有久違的戰意彌漫。

  磨刀,也需要磨刀石夠硬才行!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