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章 變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三百八十章變數秦洞虛等人神色的變化,被楚修盡收眼底。

  他云淡風輕的笑了笑,道:“諸位別擔心,楚某是個很好說話的人,只要各位向我投誠,我保證待諸位如手足。”

  童星海在一側說道:“諸位,這可是你們的福氣,一般的修行之輩,還入不得我家主上的法眼。”

  天蛇老妖笑吟吟道:“不瞞諸位,我家主上已決定,等開啟此地的機緣之后,就在此開辟道統,以‘化天神宗’為名,傳道授業,諸位現在投誠,以后便是主上大人身邊的左膀右臂。”

  他宛如少年,眼眸呈妖異的金色,一襲銀袍,氣息陰冷懾人。

  化天神宗!

  聽到這個名字,花信風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她曾聽蘇奕說過偶爾提起,但凡妖修一脈的宗門勢力,最喜歡在宗門名字內加上“仙”“神”二字,以此標榜自己是羽化登仙之輩。

  像這群仙劍樓,就是一個妖修勢力。

  而現在,這名叫楚修的黑衣斗篷男子,竟要鴆占鵲巢,在群仙簡陋的遺跡之上,開辟道統,建立“化天神宗”!

  這讓花信風一下子意識到,這黑衣斗篷男子極可能也是一個妖修!

  想到這,花信風內心都不禁感慨,果然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蘇奕隨口說的一個常識而已,就讓她現在僅僅從一個道統名字中,就推斷出了有價值的消息!

  她忍不住看了蘇奕一眼,卻見后者神色淡然的立在那,和秦洞虛等人此刻那警惕戒備的凝重神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閣下這是要讓我等加入你所在的勢力?”

  秦洞虛似不敢相信,忍不住問。

  “可以這么理解。”

  楚修點了點頭,笑容謙和,“我知道你們心中存在諸多疑慮,可沒關系,只要你們效忠于我,我一一解釋給你們聽。”

  “若我們不答應呢?”

  游長空深呼吸一口氣問道。

  “呵。”

  童星海等人都不禁笑起來,眼神玩味,神色戲謔。

  那紫衫負刀少年冷冷開口,“你們最好別把自己看得太重,機會給你們了,若不珍惜,這群仙劍樓的遺跡,便是你們葬身之地。”

  字字冰冷如刀,肅殺之氣四溢。

  秦洞虛等人臉色都是一變。

  這時候,楚修目光看向聶行空,道:“你來勸勸他們,莫要他們做蠢事。”

  眾人一驚。

  就見聶行空走出,朝秦洞虛等人道,“諸位,還請珍惜眼前這這一場千載難逢的機會,能為主上效命者,等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時,各位皆有機會在大道之上一飛沖天。”

  他骨骼粗大,一身粗布長袍,背負兩把長劍,氣息沉凝如巍峨大山,威勢極懾人。

  可此時,身為潛龍劍宗宗主的他,卻竟然不知何時,早已向楚修投誠!

  這讓秦洞虛等人臉色一變。

  澄真更是喟嘆一聲,道:“果然,我們都上了聶道友的當。此地,本就是一個精心準備的陷阱。”

  在場之中,唯有蘇奕和花信風最淡定。

  他們早就知道聶行空是奪舍者。

  而當得知秦洞虛手中那份秘圖,也是由聶行空送出時,蘇奕就已猜出,這家伙極可能就是個內奸,以秘圖為誘餌,引誘秦洞虛等人前來。

  現在發生的一切,無疑印證了他們的推斷。

  氣氛沉悶,秦洞虛等人皆預感到不妙。

  而此時,楚修目光又看向秦弗,道:“你呢,是否有喜事告訴我?”

  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就見秦弗站出來,恭敬朝楚修行禮道:“回稟主上,我玄月觀太上長老顧青都,愿意投誠,為您鞍前馬后!”

  話音剛落,就見顧青都上前,躬身見禮道:“自從秦弗跟我說起主上的風采,我便心生敬慕,如今能為主上效命,是我畢生之榮幸。”

  “什么!?”

  看到這一幕,秦洞虛等人都差點懵掉,又驚又怒。

  秦弗乃是六皇子,卻竟也早和聶行空一樣,在暗中叛變,向那楚修投誠。

  更讓人沒想到的是,連顧青都這位玄月觀太上長老,竟也被秦弗說動,投靠了過去!

  這一系列的變故,讓秦洞虛他們手腳冰涼。

  就是蘇奕也不由意外,他能猜到秦弗有可能也是奸細,畢竟這廝本身就是奪舍者。

  可他卻沒想到,顧青都這看起來濃眉大眼,威嚴十足的老家伙,竟然也早已叛逃了。

  “良禽擇木而棲,顧青都你的抉擇不錯。”

  楚修含笑點頭。

  說著,他從袖袍中取出一柄瑩白如雪的飛劍,遞了過去,“這是我從群仙劍樓遺跡中發現的一把靈劍,雖只是元道靈兵,但煉制手法卻極為精妙,威能也稱得上頂尖,就贈給你了。”

  顧青都軀體一震,雙手接過飛劍,欣喜道:“多謝主上賜劍!”

  秦洞虛他們神色變幻不定,哪會不清楚,這是做給他們看的?

  “秦弗,你可是大秦六皇子,怎能做出這等事情!?”秦洞虛憤怒開口。

  就見秦弗笑起來,神色古怪道:“實不相瞞,以前的秦弗已經死了。”

  秦洞虛一怔。

  不等他開口,楚修朝秦弗揮了揮手,道:“你的表現也不錯,且退下吧。”

  秦弗猶豫了一下,卻低聲道:“主上,我有一事相求。”

  楚修哦了一聲,道:“說來聽聽。”

  秦弗目光驀地看向蘇奕,道:“此人之前曾當眾羞辱于我,還請主上出手,幫我洗刷恥辱!”

  他看向蘇奕的眸子透著濃濃的恨意。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蘇奕。

  可此時,楚修看了看蘇奕,卻忽地笑起來,道:“道友,你這易容之術的確堪稱天衣無縫,但很不巧,我恰好修煉了一門秘法,當初在亂靈海上時,便一眼看出了一些端倪。”

  “這……這又是什么情況?”

  秦洞虛他們皆有些懵,這來自大夏的周奕,竟也有問題!?

  “你這樣一個奪舍者,居然能夠看穿這一點,倒也讓我有些意外。”

  蘇奕神色淡然。

  楚修贊嘆道:“道友的眼力也很不俗嘛。”

  奪舍者!

  那名叫楚修的家伙竟然是一個奪舍者!

  秦洞虛他們皆似乎明白過來了,只覺今日之局勢,變數叢生,疑云重重,讓得他們都快要反應不過來,內心皆愈發壓抑和沉重了。

  “道友,都已經到了這時候,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是不敢嗎?”楚修開口。他似也很好奇,蘇奕究竟是什么人。

  “有何不敢?”

  蘇奕哂笑,說話時,身影倏然發生細微的變化,眨眼間而已,就已恢復原本的面容。

  “是你,蘇奕!!”

  聶行空臉色驟變。

  蘇奕!

  寥寥兩字,就如一道驚雷劈在秦洞虛他們心中,讓得他們一個個皆徹底色變,渾身直冒寒氣。

  他們這些大人物之所以聯合在一起,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要對付蘇奕。

  可誰能想到,他們要對付的目標,原來一直就跟在他們身邊?

  “蘇奕……”

  秦弗也愣住,似難以置信。

  “竟然是他!”

  商洛語和藺余悲皆驚怒交加,也有些始料不及。

  聶行空、秦弗、顧青都三人的背叛,就已稱得上驚變,讓人難以接受。

  而現在,蘇奕身份的暴露,更像一道驚天霹靂般,讓秦洞虛他們都有瘋掉的感覺。

  一場行動而已,可身邊的眾人里,不止藏著叛徒,還跟隨著一個頭號大敵,這讓誰能受得了?

  “怎么會這樣……”

  秦洞虛失魂落魄,這次行動,他躊躇滿志,自認聯合一眾頂尖人物,定可以破開重重困難,將群仙劍樓的機緣搶奪到手,順便還能收拾一下蘇奕這個大敵。

  哪曾想,到頭來卻竟是這樣一個局面?

  遠處,顧青都、秦弗、聶行空等人,以及童星海等邪道魔頭,也都驚疑不定。

  這一幕,同樣出乎他們意料。

  “原來你就是蘇奕,我聽過你的名字和事跡,很早就對你極感興趣,不曾想,卻會在此地見面,這……莫非就是緣分?”

  這時候,楚修眸子泛起異彩,笑吟吟看著蘇奕,宛如發現了一個稀世珍寶般。

  “緣分?”

  蘇奕笑起來,道,“也算是吧,我對如你這般的奪舍者,可也極感興趣。”

  楚修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不如你投誠于我,在我身邊效命如何?你想了解什么,我統統告訴你!”

  蘇奕面露一抹譏誚之色,淡淡道:“就你這種小角色,也配?”

  此話一出,童星海等人皆臉色一沉,厲聲喝斥:

  “大膽!”

  “蘇奕,你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對我家主上不敬,簡直猖獗!”

  這些效命在楚修身邊的老家伙,皆神色不善,就仿佛蘇奕那句話,踩到了他們的尾巴,一個個殺機畢露。

  “行了。”

  就見楚修風輕云淡的揮了揮手,阻止身邊眾人說話。

  而后,他笑著感慨道,“還沒有看出來嗎,想讓蘇奕蘇道友這等堪稱妖孽的角色投誠,不動用一些手段是不行的。”

  他那碧綠的瞳孔深處,隱隱有火焰般的光澤涌動。

  便在此時,游長空忽地冷不丁開口道:“閣下,若您能幫我等殺了蘇奕,相信我等都會心甘情愿投誠于您,為您效命!”

  頓時,秦洞虛、澄真等人心中一動。

  借刀殺人?

ps:已經更4章,本來以為大家會主動地投一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