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主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三百七十九章主上蘇奕沒有注意到花信風驚異的神色,目光看向那宮殿大門兩側的石柱上。

  略一觀摩,他眉毛不由一挑,“這一幅對聯倒是有些意思。”

  “公子,莫非那石柱上的對聯藏有玄機?”

  花信風問。

  “不,這是一種彰顯大道心境的對聯,當是這群仙劍樓的開派祖師所留。”

  說著,蘇奕已將那石柱上的對聯念出來:

  “一覺睡西天,笑古笑今,笑東西南北,笑來笑去,誰知夢里乾坤大。”

  “只身眠凈土,觀事觀物,觀天地日月,觀上觀下,只道其中歲月長。”

  聽完,花信風不由在心中重復咀嚼了幾遍,眼神惘然道:“這其中有何深意?”

  “境界不到,就體會不到其中意味,若以八個字來形容,這對聯主人的心境,當是‘花枝春滿,天心月圓’。”

  蘇奕說道,“由此觀之,此人的道行當已臻至皇境層次,傳聞中,這群仙劍樓中曾走出過一位妖皇人物,擁有通天徹地之威能,想來應該就是此人了。”

  花信風倒吸一口涼氣。

  僅憑一副對聯,就推斷出其中的心境,確定這是一位皇境人物所留!?

  這等眼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還有,這家伙竟還懂得上古九大妖文,知道那些妖文的來歷!

  這世上還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兩者交談時,秦洞虛等人已沿著那一層層石階,向上躍去,每一層石階皆有九尺高,尋常人需要攀爬才能往上,但對修道者而言,縱身輕掠便可扶搖而上。

  蘇奕目光一掃那三十三層石階兩側分別立著的一座座石像,眸子微微一凝,傳音給花信風:

  “準備好替身符。”

  花信風心中一震,深呼吸一口氣,將蘇奕所贈的替身符悄然握在掌心。

  “不必太緊張,我之前看過,這座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還在,應當是還沒有被人破解。”

  蘇奕傳音道,“待會一旦發現致命的兇險,我們就先進入那座宮殿,搶占機緣。”

  花信風一怔,難道這家伙已經擁有了破解那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的辦法?

  思忖時,一行人已順利抵達最高處的石階之上。

  此地極廣闊,地面也不知由何等神料鋪砌,光滑如鏡,彌漫神輝,立足其中,如置身煙霞云海中般。

  而遠處那緊閉的宮殿兩扇大門,高有九丈,似神金鑄造,表面鐫刻著一幅幅莽荒般的景象,有神禽橫擊長空,有兇獸踏破山河。

  有搖曳生姿的古樹撐起一方天地,枝椏扶搖周虛之外,根須扎進九幽之下。

  還有無數的先民,在擎天高的祭臺前,叩首膜拜,神色虔誠。

  那一幕幕大妖橫行的景象,看得讓心神顫栗。

  蘇奕眉頭微皺,在那一幅幅畫面中,人類一直是虔誠膜拜的樣子,如若螻蟻,匍匐在諸多宛如妖神般的存在之下。

  “果然是一個妖修道統。”

  蘇奕暗道。

  天下妖修,一直自視甚高,尤其在人族修士面前,有一種天生的傲慢和優越感。

當然,人族修士也大多看不起妖修,認為妖修之輩,皆山野  間的飛禽走獸、草木精怪所化。

  總之,妖修和人族修士,誰也看不起誰。

  當然,共同點就是,無論妖修,還是人族修士,向來信奉強者為尊。

  誰的拳頭大,誰就能“以德服人”。

  很快,秦洞虛嘗試以秘法去推那緊閉的宮殿大門,結果一股禁制力量涌現,直接將秦洞虛的力量化解。

  遭受沖擊之下,秦洞虛一個踉蹌,差點被那禁制力量拍飛出去。

  “這……”

  眾人見此,皆不由色變。

  “讓貧僧來試試。”

  澄真上前,雙手合十,口誦佛經,身上驟然涌現出一片金色佛光,凝結為一枚金燦燦的蓮花印,朝宮殿大門叩去。

  寶蓮化禁印!

  一種專門化解封禁力量的秘法,極為神妙。

  可僅僅瞬息,在眾人吃驚目光注視下,那一枚金色蓮印如紙糊般炸開。

  一股禁制力量從宮殿大門上翻滾擴散,震得澄真身影一個踉蹌,蹬蹬蹬倒退出十多步,一身氣息都翻騰不已。

  眾人心中一沉。

  澄真乃上林寺藏經閣長老,三位元府境老祖之一,大秦屈指可數的佛門圣僧。

  可連他出手,都和蚍蜉撼大樹般!

  接下來,游長空、顧青都等人陸續上前進行試探,可無一例外,皆無法撼動那宮殿大門絲毫。

  這讓眾人臉色都陰沉下來。

  “周道友為何不去試一試?”

  商洛語忽地開口,目光看向蘇奕。

  眾人都不禁搖頭,連那些大人物都辦不到的事情,這來自大夏的周奕,又怎可能辦到?

  “試一試也無妨。”

  蘇奕說著,徑直上前,指尖泛起一縷清色霞光,如若筆鋒似的,在那宮殿大門上飛快勾勒。

  幾個眨眼而已,那宮殿大門上,一幅玄妙莫測的清色符陣圖案涌現而出。

  出乎所有人意料,當這一道陣圖出現,竟是像和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融合般,產生一陣陣奇異的漣漪,光霞流轉,璀璨熾盛。

  “這……”

  秦洞虛他們睜大眼睛。

  可很快,那一陣陣漣漪波動就消弭無蹤,宮殿大門緊閉,一如從前,巋然不動。

  眾人內心剛升起的一絲期待,也隨之消散。

  “我還當周兄來自大夏,掌握諸般妙法,既能夠在一堆畫卷中發現那一枚金色玉簡,想來也應該能化解這宮殿大門上的封禁力量呢,如今看來……是我想多了。”

  商洛語輕輕搖頭,似很失望。

  花信風氣得都像抽商洛語一巴掌,這話皮里陽秋,陰陽怪氣,簡直可恨之極。

  蘇奕沒有理會。

  在他眼中,商洛語已經和一個死人沒什么區別。

  就在這時,一道嘆息聲忽地響起——

  “我也沒想到,各位也算是大秦修行界的頂尖人物,竟然會在這宮殿大門前碰壁。”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座宮殿是群仙劍樓掌教‘渾天妖皇’修行之地,不是隨隨便便誰就能開啟。”

  誰!?

秦洞虛等人皆是一驚,第一時  間蓄勢以待,做好戰斗準備。

  就見這座宮殿遠處拐角的地方,走出一群人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黑色斗篷,膚色白皙,眼瞳碧綠妖異的男子,腰部懸掛一條盤繞成一團的猩紅長鞭。

  在他身后,還跟著七八人,有男有女,氣息皆極為可怖。

  “原來是他。”

  蘇奕想起來,剛進入亂靈海的時候,化岳樓船曾遭遇一群鬼臉妖蜂的襲擊。

  而操縱這些鬼臉妖蜂的,極可能就是這渾身透著妖異氣息的黑衣斗篷男子。

  蘇奕清晰記得,當時這家伙還微微一笑,遙遙朝自己揮了揮手……

  “童星海、天蛇老妖、青鯊水君、金尸老魔,果然是你們這些老東西!”

  秦洞虛等人騷動,認出了跟隨在那黑衣斗篷男子身邊的一群人的身份。

  而蘇奕身邊,花信風飛快傳音,把那些人的身份一一說給蘇奕。

  童星海。

  大秦陰煞門門主,宛如一個儒雅的教書先生,頭戴羽冠,手握玉尺,柳須飄然,辟谷境大圓滿修為。

  天蛇老妖、青鯊水君、金尸老魔三者,皆是大秦境內成名多年的邪道魔頭,兇名昭著。

  其中,天蛇老妖是元府境修為,青鯊水君和金尸老魔一樣,皆是辟谷境后期修為。

  除了這四個魔頭,那為首的黑衣斗篷男子身邊,還有其他三人。

  一個手執銀色長槍的妙齡女子、一個紫衫負刀少年、以及一個高冠古服的老者。

  這三人雖顯露出辟谷境層次的修為,可氣息卻一個比一個晦澀和強大,比童星海等魔頭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蘇奕一眼就看出,這三人和那為首的黑衣斗篷男子一樣,無一不是奪舍者!

  “呵呵,諸位道友,好久不見了。”

  陰煞門門主童星海笑著開口,眉梢間盡是春風般溫和的笑容。

  “之前死在此地的紫風劍府柳墨痕、八極劍府莫寒之、云巖山駱圖、赤鴉嶺鐵末楚等人,皆是你們所為?”

  澄真皺眉開口。

  “不錯。”

  說話的,是那為首的黑衣斗篷男子。

  他聲音清朗,慢條斯理道,“我給了他們一個為我效命的機會,可他們卻冥頑不靈,所以……就只能送他們先死一步了。”

  秦洞虛等人心中一寒。

  “敢問閣下又是何人?”

  澄真神色凝重開口,目光看著黑衣斗篷男子。

  黑衣斗篷男子笑著開口道:“我名楚修,區區一介修士罷了,承蒙身邊的一眾同道看得起,奉我為主,尊稱我一句‘主上’。”

  童星海在一側恭敬說道:“主上太謙虛了,在我等心中,放眼這天下,怕也找不出能夠和您在大道上相提并論的。”

  旁邊其他人皆紛紛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一個個姿態擺的極低,溫馴恭敬。

  看到這一幕幕,秦洞虛他們皆一陣心驚肉跳。

  須知,童星海等人,無一不是震爍大秦境內的邪道老魔頭,氣焰滔天,兇威強橫,

  而能夠把這些老魔頭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畢恭畢敬,這一切足以證明,那楚修無疑是一個極恐怖的存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