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樁機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這一人一猿離開后,那一股覆蓋這片海域的恐怖神念力量,這才消失不見。

  海底下,早已緊張之極的葛謙如釋重負。

  而其神魂中,那蒼老的聲音沙啞開口:“沒想到,這亂靈海中竟來了位靈道大修士!”

  葛謙揉了揉僵硬的臉頰,喃喃道:“這世道怎么變得越來越可怕了,要不……咱們還是離開這亂靈海吧?”

  那蒼老聲音氣得怒吼:“本座活了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見到如你這等膽小的混賬東西,這次你若敢離開,本座保證再不傳授你任何修煉心得!!”

  葛謙一呆,旋即無奈喟嘆:“我只是說說而已。”

  他心中已開始盤算,該如何在這兇險四伏的亂靈海茍活下去了……

  群仙劍樓遺跡內。

  一重重恢弘殿宇鱗次櫛比,錯落矗立,宛如一個巨型迷宮般,處處都是古老陣法的痕跡。

  虛空中,覆蓋著一重無形的結界光幕,一旦靠近,就會遭受到結界力量的轟殺,那等威能,就是元道修士也扛不住。

  這也就意味著,此地根本無法遁空飛行。

  秦洞虛手中有著一份秘圖,帶領著眾人穿行其中,一路上竟是極為順利。

  可讓他們神色難看的是,一路上,他們也發現了許多藏有機緣的地方,可無一例外,皆早已空空如也,明顯被人提前一步奪走了。

  “秦兄,你這份秘圖是從哪里獲得,莫非那些提前進入這片遺跡的家伙,同樣也擁有這樣一份秘圖?”

  顧青都忍不住問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我這份秘圖,是聶兄所贈,聶兄,你如何看待此事?”

  說話時,秦洞虛目光看向潛龍劍宗宗主聶行空。

  所有人都露出意外之色,把目光看向聶行空。

  聶行空神色平靜道:“這份秘圖是聶某從一位好友手中得到,至于他是否贈予其他人,聶某就不得而知了。”

  眾人眉頭皆微微皺起,察覺到有些蹊蹺。

  “敢問聶兄你那位好友是誰?”

  顧青都眸光如電,沉聲問道。

  聶行空搖頭道:“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諸位也看到了,我們這一路走來,若無這一份秘圖指引,怕是根本不可能順利地走到這里。”

  這一點,眾人皆無法否認。

  這群仙劍樓遺跡中殺機重重,到處是古老禁陣的痕跡,若不是有這份秘圖指引,他們怕是早遭遇到諸多不可測的殺劫了。

  “走吧,繼續前行。”

  沉默片刻,秦洞虛帶著眾人繼續上前。

  蘇奕和花信風走在隊伍的最后邊。

  目睹這一幕幕后,蘇奕傳音道:“聶行空這奪舍者身上有問題,極可能充當著內奸般的角色,我懷疑,他以一份秘圖為誘餌,為的便是把秦洞虛這些人引誘到這里。”

  花信風漂亮的眸悄然一凝,道:“這么說,從一開始的時候,這群仙劍樓遺跡,就是一個被人精心布置的陷阱?”

  “有可能,不過,此地所分布的機緣應該是真的,否則,斷不可能鬧出如此大動靜。”

  蘇奕隨口道。

  “公子,你說著聶行空該不會和我們的打算一樣,既要機緣,又要黑吃黑,把那些老家伙都給坑了吧?”

  花信風黛眉微皺。

  蘇奕淡淡道:“那就要看看,和聶行空聯手之人,究竟是否有這樣的能耐了。”

  “該死,這一座靈池內生長的神藥,明顯剛被人摘走!”

  蘇奕一群人來到了一片建筑群內。

  這里矗立著一座座古老的殿宇,中央處,則是一個百丈范圍的道場,道場一側,是一個約莫三丈范圍的池塘。

  池塘早已干涸,只剩下一灘黑色淤泥。

  此時,游長空探手從那一堆淤泥中,抓出一些根莖,兀自殘留著驚人的靈性氣息。

  這明顯是極為珍貴的神藥,可卻被人提前一步摘走了。

  這讓游長空臉色頗有些難看。

  費了這么大勁前來群仙劍樓的遺跡,可這一路上,但凡遇到的存在著機緣和寶物的地方,幾乎無一例外都被人提前一步搶走,這滋味,可太不好受了。

  秦洞虛深呼吸一口氣,吩咐道:“搜一搜這附近的建筑,看是否有沒有被那些對手發現的寶物了。”

  當即,眾人分散行動起來。

  蘇奕掌指間,握著“偵靈”秘符,這一瞬,隨著他催動此符,很快,秘符微微一顫,其上出現一絲玄妙的波動。

  “來這邊。”

  蘇奕感應著那一絲波動,和花信風一起,朝西南角的一座殿宇行去。

  從進入群仙劍樓開始,他就將偵靈秘符握在掌心,一路上憑借此寶感應過多次。

  可全都一無所獲。

  也是此時,這塊秘符才總算有了一些反應!

  西南角殿宇內,當蘇奕和花信風進入其中時,商洛語和藺余悲赫然也在其中。

  兩人正立在一方擺滿了卷軸的案牘前,一一翻閱那些卷軸。

  可讓兩者皺眉的是,那都是一幅幅畫卷,繪制著花鳥蟲魚、錦繡山河、日月星辰等等景象。

  尋尋常常,根本沒有任何值得留意的。

  當蘇奕和花信風進來時,商洛語兩人已將那一幅幅畫卷快速的翻閱了一遍,扔得滿地都是。

  看到蘇奕和花信風,商洛語眉梢微皺,眸子泛起一絲冷意,轉身而去。

  藺余悲則微微一笑,道:“這里沒什么好留意的,兩位請自便。”

  說著,他也轉身離開。

  “這兩個家伙之前不是視若仇敵嗎?”

  花信風有些意外。

  “關心這些做什么。”

  蘇奕一陣搖頭,目光掃視那散落一地的卷軸,半響后,唇角忽地泛起一絲弧度,道,“這群仙劍樓,定然是妖修宗門了,否則,斷不可能掌握這屬于妖修一脈的古老秘術‘小天星障眼法’了。”

  小天星障眼法?

  花信風一怔。

  就見蘇奕袖袍一揮,將那散落一地的卷軸收起,足足有三十六個。

  而后,他來到案牘前,就見案牘表面,鑿刻著三十六條交錯縱橫的線條。

  他屈指一挑,一縷火焰落在案牘上。

  嘩啦!

  火光躍動,無聲無息地,案牘上那一道道線條竟宛如活過來般,一一浮現在虛空中,勾勒出一幅神秘的圖騰,似三十六顆星辰在循環繚繞般。

  這一幕,讓花信風眸子一亮。

  就見蘇奕一抬手,三十六個卷軸在虛空中一一鋪陳開,沖向那虛空中的神秘圖騰。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那每一幅卷軸甫一接觸到那神秘圖騰,就倏爾間化作一道光,融入那神秘圖騰中的一顆星辰上。

  三十六幅卷軸,恰好對應三十六顆星辰。

  當所有卷軸消失,那神秘圖騰散發出燦燦星光,倏爾間,就凝聚成一枚金色玉簡。

  花信風內心不由一陣震顫,化腐朽為神奇也不過如此!

  若非親眼所見,她恐怕也會和商洛語、藺余悲一樣,只當那些卷軸皆是尋常之物,置之不理。

  蘇奕將金色玉簡拿在手中,神念感應其中,就見其中記載著的,是一門名喚“星元淬神術”的神魂秘法,倒也頗為玄妙,稱得上是一門古老的神魂秘訣。

  可蘇奕卻有些失望。

  他哪可能會缺少修煉法訣了,對他而言,哪怕這金色玉簡中記載的是一些和群仙劍樓有關的事情,也要遠勝這樣一門神魂秘法。

  “公子,其中記載的是什么?”

  花信風好奇道。

  蘇奕正要將金色玉簡遞過去,驀地一道聲音從大殿門口傳來:

  “哈哈哈,多謝周兄出手,幫我和洛語姑娘參破這一樁機緣的真實面目。”

  就見藺余悲和商洛語一起,走了進來。

  藺余悲滿臉笑意和驚喜。

  商洛語眉梢間則浮現一抹驚異,似沒想到,蘇奕能從那些稀松尋常的畫卷中,硬生生破解出一樁機緣來。

  “周兄,還請將這金色玉簡還給我們吧。”

  藺余悲上前,笑容滿面,“作為酬謝,等回大秦時,藺某定會請周兄好好喝一頓酒。”

  蘇奕哦了一聲。

  花信風不禁樂了,道:“藺余悲,你也是堂堂紅蓮劍府府主,大秦年輕一代的傳奇人物,怎會說出如此無恥的話來?”

  藺余悲臉上笑容變淡,皺眉道:“兩位,這地方可是我和洛語姑娘一起發現的,并且之前那些畫卷,也經由我們兩個查探,只不過是剛才時候,我們并沒有發現其中玄機而已。”

  花信風氣得柳眉倒豎。

  瞎子都能看得出,藺余悲是來搶機緣來了。

  她剛要說什么,大殿門口處,秦洞虛、顧青都、澄真等大人物們已走了過來。

  當看到蘇奕手中的金色玉簡,這些大人物眸子皆是一亮,有些驚訝。

  從進入這群仙劍樓至今,這還是他們遇到的第一個機緣。

  可誰也沒想到,這個機緣卻會是由這個來自大夏的周奕發現的。

  “這是怎么回事?”

  秦洞虛問。

  藺余悲臉色微變,旋即把之前發生的一切說了一遍。

  話里話外就是,這機緣是他和商洛語先發現的,理當歸他和商洛語所有。

  那些大人物人老成精,哪會看不出,藺余悲是強詞奪理,打算搶占這樁機緣?

  便在此時,商洛語清聲道:“各位前輩,我和藺余悲都已決定,將這樁機緣獻出來,由我們所有人一一觀摩參悟。”

  此話一出,秦洞虛等人頓時心動。

ps:老規矩,第二更中午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