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五章 四大禁忌事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亂靈海!

  大秦境內第一大兇之地。

  傳聞中,這片海域內埋葬著諸多古老道統的遺跡,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吸引著不知多少強者前來探尋。

  有幸運之輩偶獲古老傳承,從此一飛沖天,成為名滿天下的風云人物。

  但幸運兒終究只是極少數。

  更殘酷的現實是,絕大多數前來探尋機緣的強者,皆喪命于此,有來無回!

  以至于到現如今,真正敢闖入亂靈海冒險的,幾乎都是先天武宗以上的角色。

  先天武宗之下的人物,根本就不敢越雷池一步。

  “抵達此地,就等于進入了亂靈海的范疇,越往深處就越兇險。”

  花信風神色變得認真而凝重,“我們十方閣曾搜集過諸多和亂靈海有關的消息,可至今對這片海域的了解,依舊只是冰山一角,一鱗片爪。”

  “亂靈海太神秘了,充斥諸多詭異和反常的事物和力量,一些宛如禁忌般的地方,就是元道修士也不敢靠近一步,否則必死無疑。”

  “像這片海域深處,有一座籠罩在血色霧靄中的白骨寶塔,它就像一個幽靈,會出現在不同的海域,一旦見到它,必須第一時間遠遠避開,否則,就會被漫無邊際的血色霧靄籠罩,淪為一堆枯骨,成為那白骨寶塔的一部分。”

  聽到這,蘇奕饒有興趣道:“有意思,還有其他詭異的東西嗎?”

  “當然有。”

  花信風不愧是十方閣的人,很快就說了其他一些詭異和反常地方。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亂靈海深處,被人發現的大兇事物有四種。

  除了那籠罩在血色霧靄中的白骨寶塔,其他三種分別是不歸島、葬靈山、載星船。

  有一座被叫做“不歸”的島嶼,島嶼上寸草不生,每當夜色降臨,其上就會漂浮起一盞盞碧油油的燈籠,浮現出幽冥地獄般的可怖異象。

  但凡靠近此島十里之地,就如踏上了不歸路,無論修為高低,血肉會瞬間化為灰燼,神魂則會被那一盞盞碧油油的燈籠攝取。

  不歸之名,便由此而來。

  葬靈山,則是一座漂浮在亂靈海之上的大山,足有千丈高,常年覆蓋在濃厚的灰色霧靄中。

  此山最為神秘,任何生靈只要踏上此山,就如憑空蒸發般消失不見,不知死活。

  每隔一段時間,此山上的灰色霧靄就會消褪,露出真實面貌。

  但也僅僅只能看到,那千丈高的黑色山體上,纏繞著四條粗如黑色蟒龍般的鎖鏈,每一條鎖鏈上,皆捆縛著一具尸體。

  那四具尸體,一個是背生雙翼,三頭六臂,體態修長的男子。

  一個是足有百丈長,上半身覆蓋著金色鱗片,下半身則是蛇尾的生靈。

  另外兩個,分別是一個身穿染血僧袍,沒有頭顱的僧人,一個胸膛被破開,頭戴蓮花冠冕的道人。

  他們的身份無人知曉,可他們那被鎖鏈囚禁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尸體,直至如今,依舊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氣息波動。

  曾有元道修士嘗試靠近葬靈山,結果都還沒有登上此山,就被那四具尸體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活活給震碎了神魂,暴斃而亡!

這便是葬靈山,哪怕其上充  斥詭異和神秘,至今也再沒人敢靠近過去。

  至于載星船,則是一艘黑色小船,才三丈長,像一艘蓮舟,可每當此船出現,就宛如載滿了星光般,熠熠生輝,虛幻神秘。

  此船也最恐怖,只要有人靠近,船上的星光就會激射而起,化作滔天劍氣,輕輕一掃,便能輕易斬殺修行之輩!

  至今,還不曾有人能夠從載星船的劍氣斬殺之下活下來!

  “白骨寶塔、不歸島、葬靈山、載星船……”

  聽完,蘇奕也不禁感到驚奇,這亂靈海不簡單啊。

  可惜,花信風給出的消息太少,讓他很難推敲出,這四種充滿詭異色彩的事物,究竟是什么來頭。

  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那所謂的“白骨寶塔”,極可能是一件魔兵,不歸島上的碧火燈籠,則疑似和鬼修一道有關。

  葬靈山上那四條鎖鏈捆縛的四具尸體中,背生雙翼,生有三頭六臂的男子,極可能是“銀翼靈族”的后裔。

  而那上半身覆蓋金色鱗片,下半身則是蛇尾的生靈,則疑似是“金蛟靈族”的后代。

  當然,這僅僅只是蘇奕的推測,沒有親眼見到,他也不好給出判斷。

  反倒是那一艘載星船,倒是讓蘇奕極感興趣,此船載滿星光般的劍氣,若是一件寶物的話,可就很不簡單。

  交談時,化岳樓船已經載著眾人,朝亂靈海深處掠去。

  一路上,雷云密布,怒海狂濤,一片混亂動蕩的景象。偶爾有血色閃電在天穹黑云深處閃現,照得天海之間一片殷紅,妖異懾人。

  不過,秦洞虛他們明顯并非第一次前來,由他們帶引,這一路上,化岳樓船有驚無險地避開許多天災。

  半個時辰后。

  “快逃,快逃——!”

  猛地,極遠處的海域上,傳來一陣驚恐的大叫。

  可那聲音很快就戛然而止,消失不見。

  化岳樓船上,秦洞虛、顧青都等人皆神色凝重,驚疑不定。

  難道前方發生了什么兇險的事情?

  蘇奕和花信風也被吸引,目光遙遙看過去,只能看到一片陰森灰暗的動蕩海域和黑色雷云覆蓋的天穹,再沒有其他發現。

  “公子,亂靈海就是這樣,時常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詭異事情,就是元道修士,若不熟悉這片海域的情況,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

  花信風低聲傳音,“不過,我們這次和那些老家伙一起行動,倒是不必擔心這些,哪怕就是危險來了,也有他們在前邊頂著。”

  說到最后,她唇角不禁掀起得意的笑容。

  “那是什么?”

  蘇奕目光忽地注意到,化岳樓船一側極遠處的海面上,漂浮著一片綠油油的光暈,像火焰似的,隨著海水不斷翻滾。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片綠色的荷花,密密麻麻,一望無垠,像綠色的毯子般,覆蓋在海面上。

  花信風愣了一下,旋即露出驚色,道:“不好,這是‘蜂妖鬼蓮’!!”

  幾乎同時,化岳樓船頂部,響起秦洞虛的大喝聲:“快離開這里,快!”

  聲音透著罕見的凝重。

化岳樓船轟鳴,寶光流轉,速度驟然加快,如離  弦之箭般,朝遠處掠去。

  只是,那極遠處的一片綠油油的荷花中,驟然掠起成百上千的彩色光影,如若鋪天蓋地般,朝化岳樓船撲來。

  速度之快,直似一道道迅疾閃電!

  蘇奕當即就看到,那些色彩光影赫然是一頭頭模樣詭異猙獰的蜂鳥。

  皆只有拳頭大小,羽翼透明似的,帶起繽紛的妖光,其頭顱則呈現出猙獰兇惡的鬼臉,眼瞳猩紅,青面獠牙,嘴巴發出一陣陣尖銳如鬼哭似的叫聲。

  當成百上千的蜂鳥一起動,直似一片五彩斑斕的風暴,以鋪天蓋地之勢席卷而來。

  太快了!

  幾個呼吸間而已,這群猙獰的兇物,就已經追到了距離化岳樓船不到百丈之地。

  “諸位,準備戰斗!”

  見到這一幕,秦洞虛大吼。

  顧青都、澄真、聶行空、游長空等大人物,紛紛第一時間祭出各自寶物,隔空出擊。

  轟隆!

  劍氣、刀光、槍影、巨斧……各種流光溢彩的寶物掠起,帶著滔天的威勢,朝遠處那追上來的蜂鳥轟去。

  剎那間而已,就有一大片蜂鳥被轟殺。

  可那些蜂鳥太多了,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從不同方向撲向化岳樓船,一時間,根本就殺不完。

  “船上的道友,快請一起出手!”

  秦洞虛怒吼。

  根本不必他提醒,分布在樓船上的商洛語、藺余悲等其他強者,也都出手了。

  一場大戰,當即在這灰暗陰森的亂靈海上拉開帷幕。

  蘇奕負手于背,憑欄遠眺,眉頭微皺,自語道:“這次的遭遇有些不對勁。”

  花信風一怔,道:“公子可看出什么了?”

  就在此時,一只蜂鳥掠來,竟沖破樓船上的防線,朝蘇奕佇足的軒窗處沖來。

  其拳頭大小的軀體,帶起鋒利無匹的繽紛妖光,一對猩紅的瞳盡是嗜血般瘋狂氣息。

  蘇奕探手一抓,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那蜂鳥登時遭受禁錮般,被蘇奕抓在了掌心,唇中發出猙獰凄厲的尖叫,可任憑掙扎,也無法逃脫。

  蘇奕掌指發力,這蜂鳥渾身一顫,登時暈死過去,輕松的就像掐死一只螻蟻般。

  蘇奕這才開口道:“這是‘鬼臉妖蜂’,談不上多厲害,最多也只堪比九階妖獸,性情暴戾,成群出沒,可若非遇到生死危機,這種妖物極少會主動出擊。除非……”

  花信風道:“除非什么?”

  “除非有人以‘馭靈之術’,在暗中操縱這一切。”

  蘇奕說著,指尖輕輕敲了兩下,那鬼臉蜂妖的一對雪白獠牙就被敲了一下,滾落掌心。

  仔細看,這一對獠牙如若雪白月牙似的,鋒利懾人,蘊含著一股妖異的靈性氣息。

  而失去獠牙后,鬼臉蜂妖一身的生機登時消褪得一干二凈,徹底死掉。

  蘇奕當即將這一對獠牙收起。

  這是一種五品靈材,看似微小,實則是不可多得的煉器材料,價值不菲。

  “公子的意思是,我們這次遭受的襲擊,是有人在暗中搗鬼?!”

  花信風這才明白過來,不由吃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