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一章 我兄長和蘇奕不分伯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商洛語的話,讓在座那些大人物都暗自一驚。

  畢竟,商洛語雖然堪稱年輕一代的傳奇人物,可終究是東華劍宗的晚輩,她那番話,簡直稱得上目無尊長!

  云瑯上人霍然佇足,冷眸如電,盯著商洛語,道:“丫頭,得到天獬古劍的認可后,你可越來越膨脹了!”

  話語含怒,威勢懾人。

  商洛語深呼吸一口氣,長身而起,微微躬身見禮道:“弟子口無遮攔,冒犯師叔祖尊威,還望師叔祖莫怪。”

  頓了頓,她抬起頭,目光迎著云瑯上人,道:“不過,弟子倒是聽說過一件事,想跟師叔祖請教。”

  云瑯上人眉頭微皺,按捺住內心怒意,道:“你說。”

  商洛語聲音清冷,認真問道:“當初師叔祖曾和蘭娑師叔一起前往大周玉京城,也曾前往造訪蘇奕,弟子想問一問,您和蘇奕之間,又是什么關系?”

  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座大人物們眼眸皆瞇了瞇。

  秦洞虛更是臉色一沉,語氣不善,道:“符兄,竟還有這等事情?”

  云瑯上人眸子泛起一絲驚疑,這樣的事情,極為隱秘,可商洛語這個晚輩卻竟了若指掌,這讓他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沉默片刻,云瑯上人淡然道:“不錯,蘇奕曾救吾徒蘭娑一命,于情于理,我符某人自當親自出面,表達感謝。”

  說著,他冷冷看向商洛語,道:“這個回答,你可滿意?”

  商洛語目光一掃在場其他人,道:“師叔祖,你這樣的回答,又讓在座那些同道該如何作想?”

  秦洞虛、澄真、顧青都、游長空皆皺眉,在座其他人也神色各異。

  “呵,拿其他人來壓我?”

  云瑯上人冷笑,目光看向秦洞虛等人,道,“那老夫倒要問問,諸位是什么意見?”

  他立在那,睥睨四顧,誰都看出,這位名滿大秦天下的劍道巨擘,已動了真怒。

  “道友息怒。”

  秦洞虛笑起來,道,“符兄不和我等聯手,也情有可原,只是,秦某勸道友一句,最好還是莫要再摻合到亂靈海的事情中。”

  云瑯上人戰力驚人,且在東華劍宗地位極高,若非必要,秦洞虛也不敢輕易得罪。

  “群仙劍樓的機緣,人人皆可謀取,為何我符某人不行?”

  云瑯上人冷哼。

  秦洞虛眉頭皺起,臉色有些陰沉了。

  玄月觀顧青則冷笑起來,道:“符云瑯,你當然可以去摻合一腳,可你最好別讓我等發現你和那蘇奕暗中勾結,否則,在座這些同道可都不會答應了!”

  話語已帶上警告的味道。

  “是嗎,那就走著瞧。”

  說罷,云瑯上人再懶得待下去,帶著蘭娑徑直離去。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座那些大人物都皺眉不已,可最終沒有人多說什么。

  實在是,此次前往亂靈海的行動還沒有真正開始,這時候若和云瑯上人撕破臉,殊為不智。

“沒想到啊,云瑯上人和蘭娑兩人倒是夠意思,在這等局勢  下,寧可得罪在座那些老家伙,也不選擇和公子你為敵,著實難得。”

  目睹這一幕幕,花信風不禁傳音,感慨不已。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我們也走吧,這樣的宴會,未免太無趣。”

  在座之輩,或許是大秦最頂尖的一波修行者,地位一個比一個崇高,身份一個比一個尊貴。

  可在蘇奕眼中,也不過是一群小小的元道修士罷了,連宴席上所談論之事,也枯燥乏味之極,完全就提不起任何興趣。

  說著,正欲起身,卻被花信風連忙攔住,飛快道:“蘇公子,不能走,否則咱們就錯失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蘇奕一怔,道:“這是何意?”

  “公子,秦洞虛他們要聯手探尋機緣,同時還視你為仇敵,這等情況下,我們為何不能和他們聯手?“

  花信風說著,語氣都變得興奮起來,”只要混進他們的陣營中,在前往亂靈海之后,不止可以利用他們來幫我們探尋機緣,等機緣到手了,還能出其不意將他們一網打盡!”

  她一對明眸發光,“到那時,群仙劍樓的機緣是我們的,他們身上的寶貝也統統是我們的!”

  蘇奕沉默片刻,挑起大拇指:“夠陰險。”

  花信風嘿嘿笑起來,“承蒙謬贊,不勝榮幸。”

  “那你打算如何加入他們?”

  蘇奕饒有興趣。

  “看我的。”

  花信風說著,已深呼吸一口氣,長身而起。

  她目光看向秦洞虛,道:“秦前輩,我和家兄也愿和您一起聯手,共討蘇奕此賊!”

  此話一出,全場目光都看向了花信風,許多人都露出疑惑之色,這女人是誰?

  就是秦洞虛也愣了一下,忍不住道:“恕秦某眼拙,敢問姑娘尊姓大名,師承何人?”

  眾人都愈發疑惑了,此次夜宴規格之高,尋常之輩根本沒有機會參與進來。

  可秦洞虛身為東道主,怎可能連有資格赴宴者的名字都不知道?

  秦洞虛內心也尷尬不已,這次的請帖,是他身邊的老仆發出,他哪會知道,還有陌生面孔參與進來?

  之前,他只當花信風和蘇奕是哪個老輩人物帶來一起赴宴的晚輩而已,根本沒有在意。

  這時候,一名老仆匆匆來到秦洞虛身邊,低聲傳音道:“大人,那女子拿著天隱宗榴火真君的二弟子綠云大人的符詔令牌前來,老奴檢查過,那符詔令牌不是作假,故而才允許他們前來。”

  秦洞虛瞳孔驟然一縮,點了點頭,心中則翻騰不已。

  榴火真君!

  這可是大秦最神秘的一位恐怖存在,來自大夏,擁有疑似靈道層次的可怕修為!

  在大秦,榴火真君收過三名真傳弟子,分別是大弟子徐引、二弟子綠云,三弟子冉重陽。

  這三人,皆是元道層次的頂尖人物,天賦一個比一個妖孽!

  此時,一男一女帶著榴火真君二弟子綠云的令牌前來,就是秦洞虛,也不敢小覷。

這時候,花信風微笑道:“回稟前輩,我名周風,這是我兄長周奕,我們兩個皆來自大夏,前  輩不知道我們的來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她隨口就幫自己和蘇奕編了個身份,且言辭神色毫無異樣,自然而然。

  “大夏!?”

  頓時,場中響起不少驚呼聲。

  顧青都、澄真、游長空等人都不禁露出意外之色。

  大夏距離大秦極遙遠,乃是蒼青大陸上的霸主國度,古來至今,極少有大夏的修士出現在大秦。

  現在,花信風報出這樣的身份,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唯獨秦洞虛露出恍然之色,榴火真君就是來自大夏,這一對來自大夏的男女既然拿著榴火真君弟子綠云的令牌前來,自然合情合理。

  “姑娘也要和我們聯手滅殺蘇奕?”

  秦洞虛神色溫和道。

  “正是。”

  花信風道,“這蘇奕,曾得罪過榴火真君大人,我和兄長既然遇到這等機會,自不能坐視不管。”

  榴火真君!

  聽到花信風提到這個稱謂,在座一眾大人物臉色都變了,都不禁在想,這來自大夏的女人,難道是榴火真君身邊的人?

  蘇奕都不禁看了花信風一眼,這女人的謊話一套扣一套,她敢拿榴火真君的幌子來行事,就不擔心被那榴火真君知道后找她算賬?

  “這……”

  秦洞虛有些猶豫了。

  對他而言,兩個來自大夏的陌生角色摻合進來,終究有些不放心。

  尤其是此次行動,牽扯極大,萬一出什么意外,后果難料。

  可若是拒絕,就極可能會得罪對方。

  甚至,秦洞虛懷疑,這兩個來自大夏的男女,極可能就是榴火真君派來,為的就是在此次探尋機緣的行動中摻合一腳!

  若真如此,那就更不能拒絕了。

  萬一得罪榴火真君,可就不妙了。

  似乎看出秦洞虛的心思,玄月觀顧青都沉聲開口道:“這位姑娘,我們的行動,可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參與,你說你要替榴火真君行事,總該展露出一些力量,讓我們相信你真的有這等能耐吧?”

  這就是試探。

  在座其他大人物皆點頭不已。

  就見花信風眉頭微皺,似有些不悅,旋即勉為其難似的說道:“也罷,我和兄長畢竟來自大夏,諸位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略一思忖,她露出傲然自信之色,似做出決斷,道:“這樣吧,在座之輩想要試一試我兄妹二人能耐的,盡管站出來便是!”

  聲傳全場,引來眾人側目,無不驚詫。

  這話中意味可就太囂張了,分明是說,無論是誰,都可以去和他們兄妹二人切磋一二,儼然一副無懼一切的姿態。

  “這位姑娘,我看你也只是辟谷境修為,但口氣可不小,就不擔心落敗時,顏面掃地?”

  商洛語聲音清冷道。

  花信風微微一笑,指著旁邊的蘇奕,自信滿滿道:“你誤會了,我兄長會代我出戰,別看他只是先天武宗境修為,但不是我夸口,若論戰力,應該和那大周的蘇奕不分伯仲。”

  此話一出,全場錯愕,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