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章 夜宴風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道:“尚有兩人。”

    花信風瞳孔微凝,“誰?”

    蘇奕當即把那兩人點出。

    一個是坐在玄月觀太上長老顧青都身邊的金袍男子。

    此人一襲明黃玉袍,膚色白皙,五官俊朗,笑起來時,眼角微挑,帶著一股狷狂桀驁的味道。

    “大秦六皇子秦弗?”

    花信風不禁一怔,露出意外之色。

    秦弗,大秦皇帝膝下第六子,天潢貴胄,自幼在玄月觀修行,其人天賦卓絕,根骨絕佳,極受玄月觀一眾大人物器重。

    如今的他,更是以先天武宗境的修為,名列“大秦八秀”之首,被譽為百年來最強先天武宗!

    可花信風卻萬沒想到,以秦弗的尊貴身份,竟極可能早已被奪舍了!

    大秦皇室是否知道此事?

    玄月觀那些老家伙呢,是否識破秦弗身上的蹊蹺?

    花信風不禁微微有些失神。

    他們十方閣雖然掌握著世間諸多機密,消息也靈通之極,可也根本不曾注意到,在大秦皇室內,竟還藏有這樣一個奪舍者。

    “另一個呢?”

    半響,花信風忍不住問。

    “應該算半個。”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了東華劍宗的商洛語,此女一襲黑色紗裙,肌膚勝雪,眉眼清冷,背負一把闊口巨劍,風姿絕代,氣息懾人。

    “怎會……”

    花信風徹底愣住了,在他們十方閣掌握的秘辛中,商洛語這位東華劍宗掌教親傳弟子,就和大周月詩蟬一樣,皆是年輕一代中如若傳奇般的角色,千百年難得一見。

    據可靠消息,商洛語天賦異稟,擁有神秘的血脈力量,數年前,獲得東華劍宗天獬古劍的認可,一身修為,已壓得東華劍宗不少老輩修士都抬不起頭。

    這樣一個風姿絕代的女劍修,怎可能是奪舍者?

    “對了,什么叫半個奪舍者?”

    花信風忍不住問。

    “也就是還沒有被奪舍,但其體內,有著一股神秘的魂魄力量。”

    蘇奕隨口道,“還記得奪舍蘇弘禮的那一條魔靈嗎,這商洛語的情況,就和蘇弘禮類似。若我沒看錯,其體內的那一股神秘神魂,當來自她背著的那一柄巨劍。”

    “天獬古劍!!”

    花信風心中一震,頓時就明白過來,“原來如此,東華劍宗的天獬古劍,乃是其掌教在三十年前從亂靈海深處帶回,據說此劍來自一個名叫‘天獬靈宗’所留的古老遺跡內。”

    “如此看來,商洛語獲得此劍認可的同時,也被此劍內的一股神魂力量寄宿于體內!”

    說到這,她不禁多看了蘇奕一眼,心中都不禁疑惑,這家伙的目光也太毒了吧,一眼就看出這么多玄機?

    正自交談,忽地玉臺上議論聲消失,正自交談的大人物們,紛紛將目光看向同一個地方。

    遠處,一個童顏鶴發,大袖翩翩的紫袍老者,走上了玉臺,正是此次夜宴的東道主,大秦臥龍山二長老秦洞虛。

    他滿面含笑,目光一掃在場眾人,抱拳見禮道:“讓諸位久等了,宴席這便開始。”

    話畢,一眾妙齡侍女端著各色珍饈美味,一一擺放在一眾賓客面前的案牘上。

  秦洞虛又寒暄了一番,敬了    三輪酒水,這才笑著開口道:“秦某知道,在座各位,皆是為那‘群仙劍樓’的機緣而來,而秦某此次擺設這場宴席,也正是要和各位同道共商此事。”

    眾人皆停下杯筷,目光齊齊看向秦洞虛。

    氣氛也變得寂靜下來。

    見此,秦洞虛也不再遮掩,坦言道:“不瞞各位,秦某手中掌握有一份古老的秘圖,疑似和群仙劍樓所留遺跡有關,若依照此秘圖探尋其中的機緣,當可避開諸多殺劫。”

    此話一出,全場震動,不少大人物皆動容。

    誰也沒想到,秦洞虛竟還能得到這樣一份秘圖了。

    花信風眸子發亮,傳音給蘇奕,道:“這次還真是來對了,若能看到那一副秘圖,對咱們接下來的行動,必能起到事半功倍之用。”

    蘇奕淡然道:“換做你擁有這樣一份秘圖,會公布于眾嗎?”

    花信風一怔,若有所思道:“這么說的話,秦洞虛這老家伙是另有圖謀啊。”

    “秦道友此話當真?”

    玄月觀太上長老顧青都問。

    “斷無虛言。”

    秦洞虛微微一笑,“秦某召集此次酒宴,便是想邀請一些同道聯手,一起去探尋這一樁大造化。”

    場中一陣騷動,不少人心動。

    “那敢問秦兄,若要和你們臥龍山聯手,可有什么條件?”

    顧青都再問。

    “談條件可不是秦某的本意。”

    秦洞虛神色變得嚴肅起來,“不過,若是諸位想要和秦某一起行動,就必須保證一件事。”

    “何事?”

    眾人皆露出關注之色。

    秦洞虛目光一掃四周眾人,唇中輕輕吐出三個字:“殺蘇奕!”

    全場一寂。

    蘇奕!

    這個名字似有魔力,讓在座大人物們臉色皆微微一變。

    也是這時候,他們才終于明白,秦洞虛為何要拿出那一份秘圖了,核心就在于聯合一批厲害人物,去對付蘇奕!

    花信風眼神微微有些古怪。

    她之前打探到消息,說今晚的夜宴上,秦洞虛會宣布一件大事,卻不曾想,這件事卻竟和對付蘇奕有關!

    這……還真是巧了。

    蘇奕坐在那,自顧自飲酒,似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莫非這蘇奕也要前往亂靈海?”

    有人不禁問。

    “不錯。”

    秦洞虛道,“據秦某得到的消息,兩天前,此子便從大周天元學宮離開,不出意外,他應當已經抵達大秦境內,甚至極可能就在這東孚郡城。”

    此話一出,在座又是一陣騷動。

    “對付蘇奕這件事,我玄月觀自不會袖手旁觀。”

    顧青都沉聲開口,眸子中殺機涌動。

    這等于是代玄月觀表態,要和秦洞虛合作,一起對付蘇奕!

    “那蘇奕殺害我上林寺不知多少人,連寂河長老也慘遭其毒手,他若敢出現,我上林寺定不會置身事外。”

    澄真旁邊,一個面目堅毅的中年僧人沉聲開口,表達必殺蘇奕的態度。

    這一幕,也是讓場中大人物們愈發騷動。

    “秦兄,算我一個。”

  溫文爾雅,舉止雍容的游長空淡然開口,“我也不瞞在座各位,此    次前來,我游長空不為造化,只為斬蘇奕此子之首級。”

    到目前為止,已有玄月觀、上林寺、游氏一族三大勢力一起表態,要聯手對付蘇奕!

    這絕對是一個恐怖的陣容!

    秦洞虛臉上笑意愈盛,道:“對了,秦某忘了說一件事,大周潛龍劍宗宗主聶行空聶道友,此次也會和我等一起聯手。”

    全場嘩然,目光紛紛看向聶行空,這位一宗之主坐在澄真旁邊,神色木然,面無表情,顯然,他早和秦洞虛接觸過。

    “嘖,這奪舍者是要替使風流報仇么?”

    花信風挑眉。

    “他這是找死。”

    蘇奕飲了一杯酒。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陸續有大秦的修行之輩表態,愿意和秦洞虛一起聯手。

    像紅蓮劍府府主藺余悲、以及一些蘇奕都沒聽說過的名字。

    “還有哪位道友愿意聯手?”

    秦洞虛說話時,目光看向東華劍宗那邊。

    大秦三大修行勢力中,有兩個已表態,就剩下東華劍宗了。

    云瑯上人沒有開口,蘭娑則直接道:“我們對聯手沒興趣。”

    此話一出,全場錯愕。

    秦洞虛皺了皺眉。

    遠處的顧青都、澄真、游長空等人,都把目光看了過來。

    這時候,更讓人意外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商洛語黛眉微皺,聲音清冷道:“蘭娑師叔,我聽說在大周時,那蘇奕曾救過你的性命,莫非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你才拒絕的?”

    場中氣氛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蘭娑是云瑯上人的親傳弟子,商洛語則是東華劍宗掌教親傳弟子,兩者相差了一個輩分。

    故而,商洛語才會稱呼蘭娑為師叔。

    可商洛語這番話,就毫不客氣了,明顯意有所指!

    尤其當得知,蘇奕曾救過蘭娑這件事,讓得在座許多目光看向蘭娑時,皆帶上冷意。

    蘭娑敏銳察覺到了宴席氣氛的變化,她卻并不在意般,淡然道:“商洛語,你想多了。”

    商洛語搖頭道:“即便是我想多了,師叔你一個人的態度,可代表不了整個東華劍宗的態度。”

    說著,她目光看向秦洞虛,道:“前輩,若您愿將那一份秘圖讓我一觀,我可以答應一起對付那蘇奕!”

    秦洞虛笑道:“這自然是可以的。”

    蘭娑眉梢間涌現一抹怒色,“商洛語,你以前處處針對我,我也懶得和你計較,可現在什么時候了,你還這般胡鬧,就不怕給自己招惹殺身之禍?”

    商洛語神色清冷道:“師叔,莫非在你眼中,我們這些要和秦前輩一起對付蘇奕的,都是在胡鬧不成?還殺身之禍,你不覺得這樣的說辭很可笑?”

    眼見兩女之間劍拔弩張,云瑯上人不禁皺眉,喝斥道:“夠了,你們兩個莫要再爭執。”

    他目光看向秦洞虛,道:“這件事,我和蘭娑皆不會摻合,這也是我符云瑯的態度!天色不早,符某先行一步。”

    說罷,他長身而起,帶著蘭娑就要離開。

    至于商洛語,直接被他無視了。

    商洛語臉色微變,忍不住道:“師叔祖,您這么做,豈不是等于要和在座一眾同道為敵?”

    此話大不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