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舉目皆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約莫半個時辰后。

  花信風回來了,眉梢間帶著一絲喜色,道:“公子,這次咱們倒是來的巧了,今晚時候,在城外三里外的‘天水山莊’,將有一場盛大的酒宴拉開帷幕。”

  “此次酒宴由大秦臥龍山二長老秦洞虛做東,邀請上林寺、玄月觀、東華劍宗三大勢力的風云人物。”

  “除此,尚有來自大秦境內六大劍府中的厲害人物,有雄踞一方的老輩修行名宿。”

  說著,她掌心一翻,多出一封燙金請帖,得意道:“而我,搞到了今晚酒宴的邀請函。”

  蘇奕挑眉道:“你要去赴宴?”

  “不是我一個,而是我們一起去。”

  花信風說道,“據說,此次酒宴上,秦洞虛會公布一些和群仙劍樓遺跡有關的秘辛,同時還會宣布一件大事。”

  頓了頓,她笑說道:“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也可以借此機會看一看,此次的競爭對手都有誰,等抵達亂靈海時,也方便有的放矢,收割戰利品。”

  蘇奕想了想,道:“也好。”

  反正閑來無事,去領略一下大秦修行之輩的風采也好。

  花信風登時瞇起眼睛笑起來,樂呵呵道:“公子,赴宴之前,你可得稍作偽裝,否則,萬一被人識破你的身份可就不妙了,畢竟,無論是上林寺,還是玄月觀,可都恨你入骨。”

  蘇奕眉頭微皺,旋即點頭道:“也罷。”

  說話時,他一身骨骼忽地產生一陣炒豆似的密集爆鳴。

  肉眼可見,他頎長的身影忽地變得昂藏高大許多,清俊的臉龐則變得平淡無奇。

  眨眼間而已,就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年,就連渾身那淡然出塵的氣質都蕩然無存。

  花信風靈眸發亮,贊嘆道:“這易容術絕了!”

  “你的也不錯。”

  蘇奕隨口道。

  花信風愣了一下,沒有接話,而是笑說道:“再換一身合體的衣衫,保管就是那些目光老辣的修行者也認不出公子來。”

  蘇奕笑了笑。

  他現在所施展的,乃是魔門一脈的“靈胎千變訣”,改變的可不止是容貌,還有身上的氣息和神韻!

  除非是淬煉出“神魂靈臺”,凝練出神識的靈道大修士,否則其他人斷無法窺破這種“偽裝”。

  黃昏。

  天水山莊內已是燈火通明,一眾仆人、侍女,如穿花蝴蝶般在人群中穿梭,川流不息。

  換了一襲白色長袍的蘇奕和花信風抵達時,占地足有數十畝的山莊內,早已來了許多貴客。

  不僅僅有上林寺、玄月觀、東華劍宗的大人物,也有大秦皇室、六大劍府、以及天下各地的老輩名宿。

  這些賓客中,也不乏武者,可修為最弱的都有先天武宗修為,大多數則都是邁入元道之路的厲害人物。

  那等景象,稱得上是一場修行盛事。

  天水山莊中央,是一個巨大的露天玉臺,玉臺上早已陳列著許多的案牘和坐席。

  宴席還未真正開始,前來赴宴的賓客,皆三五成群,彼此交談。

  蘇奕一眼看到,最前邊的坐席上,蘭娑和其師尊云瑯上人赫然坐在其中。

  今日的蘭娑,著一襲水綠長裙,發髻高挽,鵝頸纖秀雪白,一張刀鑿斧刻般精致絕美的容顏,在夕陽下泛起柔和的光澤。

  她身姿本就極高挑,隨意坐在那,氣質高冷,清艷動人,吸引了場中不知多少目光注意。

  云瑯上人頭戴峨冠,儒袍博帶,作為大秦東華劍宗的太上長老,其身份在場中也稱得上舉足輕重。

  “也對,他們本就是東華劍宗之人,出現在這里倒并不奇怪。”

  蘇奕暗道。

  今日參與夜宴的大人物極多,每個皆有不同的風采。

  像蘇奕很快就看到,那今日曾在東孚郡城上空對峙的商洛語、藺余悲二人,赫然也在場中。

  兩人一個是東華劍宗年輕一代的領袖,一個是紅蓮劍府府主,也是場中備受矚目的角色。

  至于其他人,蘇奕就不認識了。

  “公子,我們的坐席在這里。”

  花信風帶著蘇奕,來到了玉臺偏僻角落處,這個地方坐著的,都是一些身份稍遜的角色。

  比如一些來自大秦各地的名宿等等,和那三大修行勢力中的角色相比,就差的遠了。

  “這里不引人矚目,也最自在。”

  花信風笑吟吟道。

  蘇奕嗯了一聲,拎著酒壺,自飲自酌。

  “公子你看,那是上林寺藏經樓的大長老澄真,一個修行至今已有三百年歲月的老怪物。”

  花信風忽地傳音,目光看向遠處。

  玉臺最前邊的一排坐席上,坐著三名僧人。

  為首的是一個白眉細長,胡須飄然的耄耋老僧,身影枯瘦如柴,臉上皺紋密布,端坐在那,如磐石般寂然不動。

  澄真。

  元府境大修士。

  上林寺屈指可數的三位老祖級人物之一,修“枯榮禪”,煉“法華金身”,是一舉一動便足以影響大秦修行界的佛門圣僧。

  “一個煉體者。”

  蘇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三百年光陰,才把修為淬煉到元府境層次,就是實力再雄厚強大,也談不上什么。

  反倒是商洛語、藺余悲這樣的年輕陸地神仙,潛力更大,以后的道途也會更長遠。

  當然,前提是不會夭折而亡。

  花信風傳音提醒道:“公子,你最好留意一下這老家伙,當初在玉京城死在你手中的上林寺羅漢堂首席長老寂河,就是他的關門弟子。”

  蘇奕一怔,饒有興趣道:“那你且說說,在這場中,還有誰有可能是我的仇敵?”

  花信風來自十方閣,所掌握的情報和消息,自然遠非尋常可比。

  而這,也正是蘇奕愿意和十方閣一起參與到此次行動的原因之一。

  就見花信風抿嘴淺淺一笑,道:“說起來,這場中視公子為仇敵的角色,可不再少數。”

  說著,她目光不著痕跡朝另一側瞥了一下,傳音道:“公子且看,那是玄月觀太上長老顧青都,今日我們進城前所見到的‘化岳樓船’,就是由此人所掌控。”

  玉臺靠前的坐席上,坐著一群來自玄月觀的修行之輩,正在被眾星拱月般擁簇著。

  花信風所說的,是一個身影高大,氣勢沉渾威猛的中年,一身肌膚呈古銅色,一對眸開闔時,電芒流竄,如刀似劍,極為懾人。

  顧青都。

  辟谷境大圓滿修為,游天鴻的師兄,年輕時便修煉刀道,至今已有一百三十載,在大秦有著“燎原刀君”的美譽。

  說他一刀之下,有燎原焚空之勢。

  蘇奕點了點頭,道:“還有么?”

  花信風當即又傳音介紹一人。

  此人同樣坐在前排,須發如墨,一襲黑袍,溫文爾雅,正在和旁邊眾人談笑,舉止雍容。

  游長空。

  大秦第一宗族游氏兩位元府境老祖之一,論輩分是游氏之主游淵渡的叔祖,地位極高,足可以去和三大修行勢力的太上長老平起平坐。

  一聽這是游氏的修道者,蘇奕自然清楚,這又是一個潛在的仇敵。

  正說著。

  花信風忽地一聲輕咦,目光看向遠處。

  就見一個骨骼粗大,身披粗布長袍,長發潦草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上了這玉臺之上。

  他背后斜插兩把劍,龍行虎步,渾身威勢如巍然大山,有壓迫人心般的力量。

  “大周潛龍劍宗宗主聶行空!”

  “他這等大人物,竟親自駕臨了……”

  場中產生一陣騷動。

  “聶道友,還請前來一敘。”

  前排坐席上,枯瘦如柴的上林寺澄真悄然睜開眸,向聶行空發出邀請。

  聶行空當即大步走過去,席地而坐。

  “公子,又一個大敵來了。”

  花信風眼神古怪,“這聶行空可不簡單,十九年前,就已是大周屈指可數的辟谷境修士,而這十九年中,他在宗門閉關,不問世事,據說是在為突破元府境做準備。”

  “但公子可要提防一些,據我們十方閣搜集到的情報,十九年前時候,聶行空曾和使風流一起,前往青藤妖山深處。從青藤妖山返回后,聶行空便選擇了閉關。”

  聽到這,蘇奕點了點頭,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道:“怪不得我之前看他身上的氣息有些不對勁,原來也是個奪舍者。”

  花信風愣住了,似很吃驚,半響才說道:“公子你……一眼就看出來了?”

  她之前說了那么多,無非是要告訴蘇奕,十方閣通過各種情報分析,懷疑聶行空這位潛龍劍宗宗主也被奪舍了。

  不曾想,蘇奕竟然已經有所察覺!

  蘇奕隨口道:“真正的修行勢力,皆掌握有鑒別奪舍者的秘法和寶物,如此,才避免被敵人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宗門內。而對我而言,想要一眼甄別出奪舍者的氣息,也并不算困難。”

  話雖這般說,可一想到大周第一修行圣地的宗主,竟被奪舍了,蘇奕依舊感覺很意外。

  而按照花信風的說法,聶行空極可能就是在十九年前,和使風流一起前往青藤妖山的行動中,被異界修士給鴆占鵲巢。

  畢竟,使風流本身就是一個奪舍者,曾進入青藤妖山中,若是他故意算計聶行空,后者怕是很難逃過這樣的劫數了。

  花信風的眸子亮晶晶的,好奇問道:“那公子可看出,這一場夜宴中,是否還有其他奪舍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