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六章 群仙劍樓的秘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疾光雀雙爪一松,那一封密函墜落虛空。

  還未墜地,密函忽地炸開,火雨飛濺中,一個肥碩高大的和尚憑空顯現了出來。

  一襲僧袍,滿臉油膩,正是十方閣的鴻濟和尚。

  他先是歉然朝蘇奕和寧姒婳拱手道:“和尚冒昧前來,還望兩位莫怪。”

  蘇奕坐在藤椅中,饒有興趣道:“這一手變身幻化之術,是誰傳授給你的?”

  鴻濟和尚連忙道:“小法術而已,是和尚當年從銀焰妖山中獲得的一樁小機緣,等不了大雅之堂。”

  蘇奕道:“以后動用此術時,你切記莫要被一些性情變態之輩盯上,否則,非逼迫讓你幻化成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不可。”

  鴻濟和尚臉上笑容一滯,渾身一陣惡寒,苦笑不已,“和尚我現在只能幻化為物,還不能真正幻化成活物。”

  “說說吧,你此來作甚。”

  蘇奕問道。

  鴻濟和尚神色一肅,道:“蘇公子可曾聽說,大秦亂星海深處,有驚變發生?”

  蘇奕和寧姒婳對視一眼,皆明白過來,原來這和尚也是為此而來。

  “剛聽說。”

  蘇奕道。

  “那……蘇公子是否有興趣前往走一遭?”

  鴻濟和尚飛快道,“當然,公子可以把這個邀請當做是我十方閣的一次請托,若公子答應,在此次行動中,一切收獲,公子可獨占七成,而我十方閣則會為公子提供最詳盡的情報。”

  蘇奕挑眉道:“為何你十方閣也打算摻合進這一場行動?”

  鴻濟和尚沉吟道:“實不相瞞,據我們掌握的消息,那亂靈海深處出現的那一場驚變,極可能和‘群仙劍樓’這個古老的道統有關。”

  “這個道統在很久以前,曾名震蒼青大陸,躋身‘三大妖道圣地’之一。”

  聽到這,寧姒婳眸子泛起異色,不禁多看了蘇奕一眼。

  之前時候,當聽到“群仙劍樓”這個名字時,蘇奕直接就說,這極可能是妖修一脈的勢力,最喜歡以“仙”“神”二字來命名道統的名字。

  不曾想,竟一語中的!

  蘇奕道:“僅僅如此?”

  鴻濟和尚連忙道:“當然不是,在我十方閣掌握的最高機密中,曾記載過一段古老的秘聞,據傳,這群仙劍樓的開派祖師,疑似是一位強大無比的妖皇!”

  妖皇!

  寧姒婳心中一震。

  蘇奕也不禁露出驚訝之色,情不自禁就想起,那血荼妖山深處的般若禪庭,在很久以前曾走出過一位騎龍而游星空中的白衣僧人,那定然是一位皇境存在,甚至要更強大。

  而現在,鴻濟和尚竟說那“群仙劍樓”的開派祖師,極可能也是一位妖皇,自然引起了蘇奕極大興趣。

  須知,在當今這蒼青大陸上,元道修士都是一國中的頂尖存在,靈道修士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般,近乎于傳說。

  可很顯然,在很久以前的時候,這蒼青大陸上,不止有諸多古老道統,并且還有皇境存在!

  “怪不得你們十方閣也要摻合進來,若這群仙劍樓真的是一個皇級道統,那其留下的遺跡中,定然有不尋常的造化了。”

  蘇奕自語。

  在大荒九州,將天下各大勢力分作了三六九等。

  其中,屹立在天下一流位置的,便是“皇級”道統。

  像三大道門、六大魔宗、九州書院,就是大荒屈指可數的皇級道統。

  在皇級道統之上,還有四個更恐怖的勢力,被稱作“大荒四極”。

  當年,由蘇奕所創建的“玄鈞洞天”,便是大荒四極之一,并且是最強大的一極!

  所謂“四極”中的“極”,便是指代有皇極境坐鎮。

  以蘇奕前世那稱尊大荒九州,劍壓諸天的劍道力量,自然穩穩坐著“大荒四極”的頭把交椅。

  鴻濟和尚笑呵呵道:“若非如此,我十方閣也不會來叨擾公子了。實在是此次盯上這一場機緣的厲害家伙太多,諸如大秦皇室、東華劍宗、上林寺、玄月觀等勢力,皆對此次機緣志在必得。”

  “除此,據我們十方閣打探到的消息,陰煞門門主也在暗中邀請了一批邪道老魔頭,已啟程趕赴亂靈海深處。”

  頓了頓,他神色異樣,低聲道:“并且,這些年來蟄伏在大魏、大周、大秦三國境內的‘奪舍者’,以及一些身懷古老傳承的狠角色,也都極可能會前往。”

  “可以說,這群仙劍樓的遺跡,已經成了全天下修行之輩眼中的肥肉,誰都像咬上一口。我十方閣自然也不例外。”

  當聽到這,蘇奕終于有些心動了。

  他對“奪舍者”可很感興趣,一直想研究研究,這些奪舍者究竟是來自哪個世界位面。

  “你們十方閣可有計劃?”

  蘇奕問。

  鴻濟和尚登時露出一絲喜色,察覺到蘇奕似已動心!

  他連忙道:“公子放心,只要您千萬,此次我們十方閣大周分舵的大長老,將會和您一起同行,有她在,足以為公子提供最為詳實的情報。”

  蘇奕一怔,道:“就是你當初說的那個風華絕代、秀外慧中、宛如天上仙子般的……大長老?”

  鴻濟和尚呃了一聲,先瞥了一眼遠處那立在松樹上的疾光雀,這才肅然道:“正是!若論美貌,我們大長老絕對是傾國傾城,禍國殃民,公子若見了她真人,定會明白,和尚我那一切發自肺腑的夸贊,都不足以形容大長老姿色之萬一……”

  蘇奕沒好氣打斷,“行了,你就是要拍你家大長老的馬屁,也別當著我的面。”

  鴻濟和尚頓時訕訕。

  寧姒婳也不禁莞爾,哪會看不出,鴻濟和尚的一切夸贊,無非是懼怕那位大長老罷了。

  “你們打算何時行動?”

  蘇奕問。

  “這就要看公子的行程和安排了,不過,最好還是越早越好。”

  鴻濟和尚飛快道,“按照我們十方閣估計,不出九天,那亂靈海深處的群仙劍樓遺跡,就極可能完整地橫空現世。”

  “此去大秦亂靈海需要多久?”

  蘇奕再問。

  鴻濟和尚略一沉吟,道:“若騎乘靈禽趕路,最快也要兩天時間,若公子決定前往,我十方閣會派‘赤光雕’前來接您。”

  “好,那就定在三天之后啟程。”

  蘇奕做出決斷。

  他目光一瞥,看出寧姒婳也極為心動,沉吟道:“寧道友,你就莫要前往了,若我此行真有收獲,定會分你一份。”

  寧姒婳一怔,雖有些遺憾,但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她清楚蘇奕的心思,擔心天元學宮的那些親友無人照拂,在他們離開時,發生什么意外。

  而有她坐鎮,便不必擔心這些。

  哪怕真在蘇奕離開時,出現什么危險,也可以前往距離天元學宮百里之外的“玉屏山”中避禍。

  “蘭娑那邊,我當如何回復?”

  寧姒婳問。

  蘇奕道:“你告訴她,若有機會,就在亂靈還深處相見便是。”

  寧姒婳點頭答應下來。

  很快,鴻濟和尚便告辭而去。

  接下來三天,蘇奕過得極為悠閑,除了修煉,便是和文靈雪下棋對弈,指點對方修行。

  少女已出落得愈發水靈,膚如凝脂,眉目清麗,靈秀十足,渾身洋溢著清純靚麗的氣息。

  和她在一起時,蘇奕心中也是最愉悅和放松的。

  她的姐姐文靈昭也在天元學宮,不過,自從蘇奕出現后,文靈昭似乎有意識避開和他見面的可能,近乎是足不出戶。

  到如今,兩人也不曾再見一面。

  對此,蘇奕自然不會在意了。

  過往入贅文家的事情,早已如若煙云消散,讓得蘇奕對文靈昭既談不上恨,也談不上多在意。

  就如當初他寫給文靈昭的那一幅字:“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在此期間,蘇奕也是了解到,在寧姒婳的籌備下,玄衍道宗已初具規模。

  木晞、濮邑、姜談云、盧長鋒、蘭陵蕭氏蕭天闕、云河郡袁氏之主袁武通、袞州鄭家之主鄭天合等人,皆已加入進來,各有職責。

  除此,武靈侯陳征、廣陵城黃氏之主黃云沖等蘇奕的故交,也都已表明心志,成為玄衍道宗的一員。

  對于寧姒婳這等安排,蘇奕頗為滿意。

  不以修為高低和身份尊卑來區別對待,把和自己交好的朋友皆邀請進玄衍道宗,這也正是蘇奕答應創建這個勢力的初衷。

  歸根到底,玄衍道宗的成立,本就是要給和蘇奕有關之人一個庇護之地,而不是為了擴張地盤,角逐天下。

  誠然,黃云沖、袁武通這等角色,遠無法和木晞、濮邑等人相比,可只要是他蘇奕的朋友,哪怕是一只螻蟻,也能得到來自他的庇護!

  除了這些,蘇奕還收到了來自大周太子周知離的賀禮,祝賀他在大魏劍敗月輪宗,揚大周國威。

  看到龍紋斑斕玉、天香靈髓、和那一顆千年火候的巴蛇內丹,蘇奕也不禁訝然,暗道周知離這小子倒是有心了。

  這三樣寶物,皆極珍貴,以后在他沖擊辟谷境時,可起到補益輔助之用。

  三天時間匆匆而過。

  清晨,天剛破曉。

  一頭羽翼火紅如燃的巨大兇禽,從遠處天邊破空而來。

  正是十方閣派來迎接蘇奕的赤光雕。

  在此兇禽背上,還坐著一道俏生生的倩影。

ps:第五更送上!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