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快哉其劍 斬落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紫色小劍掠空,滴溜溜旋轉,虛幻得像不是真實的。

  可當看到此劍,遠處的楚御寇和月輪宗上下所有人神魂皆悸動不已,臉色頓時變了。

  這是何等寶物?

  “魂寶?”

  遠處,蘇奕驚訝。

  “果然瞞不住道友的法眼,紫御劍正是一柄魂修秘寶,這五十年來,一直被我孕養于識海之中。”

  秋橫空眉梢間泛起一絲笑意,“此劍極通靈,與我劍心契合,威能也是強大無邊,當年在金虹魔山得到此劍認可時,我都不敢想象,自己竟有如此造化,何其之幸也。”

  話語帶著感慨。

  顯然,能得到紫御劍認主,是他心中極得意快慰的事情。

  “能得魂劍認主,足以證明,你的劍道不俗。”

  蘇奕點了點頭。

  所謂魂寶,就是以神魂之力御用的寶物。

  因為煉制所需的神料極其苛刻,故而在世間極其之稀少和罕見。

  煉制這等寶物的秘訣,一般掌握在魂修一脈手中,且只有凝結出“神魂靈臺”的靈道大修士,才有能耐煉制。

  像在大荒九州,就是那些一流的魂修道統中,也只有核心弟子才有機會從宗門長輩手中獲得“魂寶”。

  而秋橫空手中,竟能得到這樣一件魂道秘劍,的確和獲得一樁大造化也沒區別。

  “道友,小心了!”

  遠處,秋橫空輕喝一聲,就見那一柄紫御劍憑空一閃,突兀地消失不見。

  杳渺無蹤!

  只有在楚御寇這等元道修士的“神念”中,才勉強能捕捉到,那三寸長的紫御劍直似一縷虛幻的光,橫空百丈,斬向蘇奕。

  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堪比瞬移般。

  這樣的一劍若去對付武道四境的角色,注定會在毫無察覺之下,便被擊殺當場!

  就是對付同樣的元道修士,以魂道秘寶的力量,也足可在猝不及防之下,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不過,蘇奕和其他武者不同,他雖是先天武宗之境,可早在宗師境時,就已凝練出神念,神魂力量強大無匹,且掌握由神妙莫測的神魂秘法。

  這等情況下,自不可能束手無策了。

  就見他眸子中神芒一閃,神魂力量倏爾凝結出一道青色秘劍,從眉心之地爆射出。

  一炁戮神訣!

  那青色秘劍,正是由神魂所凝聚出的“戮神劍”。

  鐺!!!

  撕裂耳膜般的爆鳴響徹。

  就見三寸長的紫御劍受阻,被狠狠劈中,劍身劇烈一晃,便倒射出去。

  這致命的一擊,就這般被化解。

  可看起來容易,實則換做其他元道修士的話,即便能擋住,怕也會讓神魂遭受創傷!

  遠處,操縱紫御劍的秋橫空身影一晃,唇中發出悶哼,臉色都變得蒼白三分。

  以神念操縱魂道秘寶,當遭受沖擊時,也會讓自身的神念和神魂遭受到波及。

  “道友果然好手段,竟還掌握有神魂秘術,且神魂力量之強大,足以羞煞令我這般元道修士。”

  秋橫空感慨。

  他的確沒想到,蘇奕不止擁有神念,且還掌握有不可思議的神魂秘法,這讓他的紫御劍,也失去了足以致命般的威懾力。

  遠處,楚御寇神色陰晴不定,驚怒交加。

  這已經是蘇奕施展的第八招。

  可到目前為止,秋橫空卻一直處于一種劣勢中,這讓他如何不驚,如何不懼?

  月輪宗上下的氣氛也變得沉悶起來。

  誰都看出,紫御劍是太上大長老秋橫空的底牌,可這張底牌在蘇奕面前,卻似乎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

  這讓所有人心中皆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而三百丈外,茶錦那緊繃的心弦總算稍稍松懈了一些,這才發現,自己雙手緊攥,指甲都刺破掌心肌膚,產生隱隱的刺痛感。

  “魂劍對我沒用,道友可還有其他手段?”

  蘇奕問。

  “自然有。”

  秋橫空深呼吸一口氣,屈指連彈。

  鐺!鐺!鐺!

  在他指力之下,赤翎劍、青禾劍、紫御劍皆猛地一陣顫抖,齊齊共鳴,劍吟如潮響徹。

  三把劍的氣息,竟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融合在一起。

  而秋橫空一身的氣息,也是催發到極盡地步,眉梢間隱隱有汗水浸出,明顯是將全部力量都集中在了御用這三把劍上。

  “五十年來,我以修為磨礪青禾劍,以一身氣血磨煉赤翎劍,以神魂之力蘊養紫御劍,到如今,讓得此三劍和我畢生大道盡數相融,至今還不曾向這世間顯露出它們聯合一擊的威能。”

  肅然平靜的聲音中,秋橫空目光遙遙看向蘇奕,露出一絲笑容,“今日,且請道友一觀!”

  就見他雙手驀地在虛空一按,舌綻春雷:

  “去!”

  青禾劍率先掠出,三尺劍鋒勢如匹練,帶起漫天青金色光霞。

  緊跟著,赤翎劍和紫御劍陸續呼嘯而出。

  三把劍,首尾相連,化作一道筆直的長線,當它們的氣息契合交融在一起時,威勢也隨之一節節暴漲。

  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都隨之暴涌而來,讓這渾然一體的三把靈劍的威勢也隨之愈發可怖。

  “這……”

  觀戰眾人無不駭然失神。

  “不愧是我月輪宗太上大長老,百年來大魏第一劍道巨擘!”

  楚御寇震撼。

  秋橫空這一劍,集他五十年苦修之大成,修為、神魂、氣血皆融于三把劍中,渾然一體,足以讓鬼神辟易,天地皆驚!

  “好可怕的一劍,不知道公子,該如何接下這一劍……”

  茶錦緊張的心臟仿佛要跳出來。

  “好!”

  而面對這一劍,蘇奕贊嘆出聲,目中戰意暴漲。

  他終于不再保留。

  袖袍揮動,玄吾劍驟然響徹一道激昂沖霄的清吟,斬出一道三尺劍氣。

  這劍一出,頓時似畫龍點睛般,呈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神韻,似無堅不摧,能把天地分開。

  又似一往無前,可斬天地之羈絆,破虛實之枷鎖。

  這是蘇奕將一身劍道造詣連同精氣神盡數融于一劍之中,一劍而已,糅合其修為、神魂、體魄之力,融入五蘊性靈之韻,讓得這三尺劍氣,煥發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當此劍出,天穹暮色都被沖散,虛空黯然無光,唯有一抹清氣,成為唯一的一抹光。

  快哉其劍,斬落人間!

  天地間,青禾、赤翎、紫御三劍橫絕天宇,如白虹貫日,彗星襲月,帶著滔天之勢而來。

  而蘇奕斬出的一劍,也隨之橫空而現。

  三尺劍氣對三柄靈劍!

  鐺——!

  天地亂顫,爆鳴如雷。

  先是青禾劍承受不住,倒射出去。

  緊跟著,赤翎劍也被擊潰,搖晃倒退。

  眼見蘇奕那三尺劍氣就要和紫御劍爭鋒,可讓人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被擊潰的青禾劍和赤翎劍滴溜溜一轉,來到紫御劍后邊,首尾銜接,然后猛地一合。

  三把靈劍再度融合,威勢比剛才也變得愈發可怖。

  遠處,秋橫空露出笑意。

  這才是他閉關五十年磨礪出的一劍,以修為、神魂、體魄力量御用劍道之力,將一切變數和殺機藏于其中,遠不是硬碰硬那般簡單。

  可下一刻,秋橫空露出的那一絲笑容猛地凝固。

  就見蘇奕那三尺劍氣上,忽地涌現出五座劍山,直似遠古巍巍神山,帶起鎮壓一切的磅礴威勢。

  無疑,他這最強一劍暗藏變數,可蘇奕這三尺劍氣,同樣藏盡大道之妙!

  轟隆隆!

  在眾人眼中,三尺劍氣與三把靈劍,猛地撞擊在一起,爆發出天塌地陷般的恐怖毀滅洪流。

  那片虛空中,只剩下這一片芒光,眾人視野都變得白茫茫,耳朵失聰,一切感知都遭受到沖擊。

  唯有楚御寇清楚看到,一道浩瀚恐怖的毀滅勁氣,從兩人的交接點,瞬間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宛如肆虐天宇的颶風過境。

  當那些毀滅氣息擴散到大地上,羅摩山山門前那足有百丈范圍的道場就像被揉碎般,被狠狠碾開,大地都被撕出千百道觸目心的裂痕。

  三百丈外,茶錦第一時間遠遠閃避。

  那毀滅氣息過于可怕,寥寥一縷就有壓塌山峰般的力量!

  “誰勝誰負?”

  在大部分人看來,以秋橫空苦練五十年之功施展出的那一劍,便是元府境修士在此,也必會遭劫而亡,蘇奕再強,也應該擋不住,哪怕不隕落,至少身受重傷。

  便是楚御寇,心中也如此揣測。

  可當煙塵彌散,一切恢復寂靜,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虛空之上,亂流漸熄,光芒散盡,一抹三尺劍氣,抵在秋橫空咽喉三寸之地。

  劍氣清澈空靈,刺激得秋橫空喉結處的肌膚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他臉色蒼白,眉梢間盡是驚色,軀體僵硬在那,不敢稍有絲毫亂動,而他內心深處,則有止不住的驚悸情緒蔓延翻騰。

  蘇奕這一劍,破開了他最強的一擊,當劍鋒抵喉那一瞬,秋橫空甚至以為自己必死無疑。

  因為剛才那一瞬,他根本就再沒有機會去抵抗!

  “道友為何……不下殺手?”

  半響,秋橫空眼眸微抬,望向遠處,神色復雜,眉梢間兀自殘留驚悸之色。

  遠處。

  蘇奕倒握劍柄于背后,青衫獵獵,傲立虛空中,超然如仙。

ps:晚上7點前,爭取2連蘇奕說多天沒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