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二章 赤翎 紫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每一步退出,秋橫空腳下虛空都似承受不住那等沖擊,產生爆鳴,氣流如細碎的利劍般迸濺四溢!

  當秋橫空身影站穩,其臉龐之上,也是有潮紅之色一閃而過,一身氣息翻騰如潮。

  全場寂靜。

  這第三劍,秋橫空分明落于下風!

  “第四招。”

  蘇奕根本沒有遲疑,一劍掠空,再度殺來。

  他青袍如玉,渾身盡是疏狂恣肆之意,玄吾劍清吟,與他一身氣機交相呼應。

  直似劍中仙。

  當一劍斬出,直似月滿碧空,光影浮動,劍意空靈縹緲。

  秋橫空眉宇間已盡是凝重之色。

  蘇奕之前三劍,每一劍皆呈現出一種截然不同的大勢,一劍比一劍強大。

  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

  更讓秋橫空吃驚的是,蘇奕每一劍斬出后,其一身的氣機也隨之攀升一截。

  到現在,當他斬出這第四劍時,那等威勢,比之前三劍皆強大了一大截,顯得不可思議之極。

  縱然早已研究過蘇奕過往戰績,清楚這十七歲的少年無法以常理衡量,可當親自與之對決,依舊帶給了秋橫空極大的震撼。

  “起!”

  沒有猶豫,秋橫空驀地大喝一聲。

  就見火紅的光影一閃,在他左手中,竟多出一柄形似翎羽,鮮紅如火的靈劍,劍鋒飄灑著點點火雨,耀眼熾盛。

  秋橫空雙手各持一劍,于虛空交錯,青禾劍牽引純陰之力,火紅靈劍衍化純陽之力,一陰一陽,在虛空中交融,如若一道劍氣圓弧,一清一濁,碾壓虛空而去。

  劍化陰陽斷長天!

  雙劍一出,那等威能,竟直接翻倍暴漲!

  蘇奕的劍氣,如月滿碧空,空靈縹緲,當和秋橫空這一劍接觸的那一瞬,當即如水火不容,驟然產生驚天轟鳴,繽紛瑰麗的光雨飄灑。

  就見兩道劍氣,皆在那可怖的碰撞中寸寸炸開,碧空滿月四分五裂,而陰陽劍弧也隨之塌陷崩滅。

  到最后,那片虛空直似下了一場細碎劍光所化的暴雨,璀璨到極致,也恐怖到極致。

  全場寂靜,不知多少人心神顫栗,被這等驚天一擊震撼到,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這直似和傳說中的神仙打架般,無論是秋橫空,還是蘇奕,所動用的力量,完全超出了大多數人的認知。

  就連楚御寇這等人物,都看得連連失神。

  同為辟谷境,可相較于秋橫空,完全就是米粒之珠和天上皓月的區別!

  而若是和蘇奕這等先天武宗比較……都足以羞煞楚御寇這等元道修士!

  “雙劍?”

  遠處,蘇奕饒有興趣。

  “此劍名赤翎,乃我五十年前從大魏第一兇地‘金虹魔山’中所得的一柄古劍,劍長三尺六寸,劍身內烙印一部玄妙劍訣。”

  秋橫空目光看著左手靈劍,說道,“除了此劍,我手中尚有一柄名喚紫御的靈劍,同樣是從金虹魔山中獲得,這五十年的閉關中,我以全部心血,磨煉此三劍,試圖將它們一一融入我這一身劍道中,到如今,勉強有所成就。”

  說到這,他目光抬起,看向遠處的蘇奕,道:“就是不知道,道友能否逼迫我三劍齊出。”

  蘇奕笑著點頭,道:“不錯不錯,這才有意思。”

  他衣袂飄曳,再度出擊,似大步凌空的謫仙,玄吾劍揚起,劍鋒遙遙指向天宇。

  直至踏出九步,揚起的劍鋒驀地斬下。

  “第五招!”

  那一瞬,天邊晚霞暗淡,唯有一抹無匹明亮的劍氣斬落長空,極盡璀璨,照亮人間。

  就仿佛那諸天光明,入此一劍!

  月輪宗上下,所有人眼眸刺痛,眼前白茫茫一片,皆駭然失色。

  茶錦也禁不住以手遮住雙眸,那劍氣太過熾盛,雖相隔極遠,可卻給人以不可逼視之感,神魂都似有被灼傷之感。

  秋橫空閉上眼睛,在其神念力量感應下,清晰捕捉到蘇奕這一劍的軌跡和所蘊含的力量,心神也是微微一顫。

  好恐怖的劍道造詣!!

  這可不是能夠一夜之間就能掌握的力量,也不是獲得某種大造化,便可一夜頓悟。

  身為劍修,秋橫空也最清楚,劍道的求索,絕非一朝一夕之功可練就,需要的是時時刻刻的磨煉,夜以繼日的揣摩,持之以恒的淬煉。

  除此,還需要擁有極高的悟性。

  可蘇奕明明只十七歲,明明只先天武宗修為,可他那一身劍道造詣,卻似歷經了無數歲月的磨煉,超乎想象的可怕。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思忖時,秋橫空沒有任何怠慢和耽擱,毫不猶豫出手。

  鏘!鏘!

  青禾劍和赤翎劍鏘鏘耳鳴,被他以雙手揮動,兩種劍氣在虛空中交錯成“乂”字形狀的劍弧。

  乂,切割之意。

  這一劍,融合兩種劍勢于一體,一者極陽,一者極陰,似能將那天地山河都斬成四分五裂之狀,鋒芒無匹。

  這一劍,也是秋橫空之絕學,是其閉關五十年以心血淬煉出的殺伐之術!

  虛空亂顫,蘇奕那極盡璀璨的一劍,被兩道劍弧堪堪擋住,就像被張開的剪刀絞住。

  咔嚓!

  兩道劍弧的交錯處斷開。

  可前半截劍弧卻余勢不減,猶如兩條夭矯長龍,朝蘇奕沖去。

  蘇奕眸子泛起訝色,旋即輕笑,袖袍鼓蕩,施展出第六劍。

  通天徹地般的劍吟響徹,玄吾劍驟然一轉,如夜色般空靈的黑色劍身隨著蘇奕手腕一抖,仿似潛龍出淵,猛地一挑一劃。

  劍鋒挑起時,一道磅礴劍氣如拔地而起,沖霄而上,以摧枯拉朽之勢碾碎那迎面斬來的兩道劍弧。

  光雨迸濺擴散。

  而劍鋒劃出時,恰似天上神祇揮落人間的一掛長鞭,煌煌如火,肆意霸道,有鞭撻天下之大勢。

  虛空中,都出現一道破裂般的長痕。

  砰!!!

  秋橫空動用全力硬撼,雙劍之間,掀起劍氣風暴,隱然有絞殺一切般的毀滅威能,可當面對蘇奕這劃下的一劍,足有十丈高的劍氣風暴,登時被破開,狂暴亂流席卷擴散之下,秋橫空如置身狂暴汪洋中的一葉扁舟,身影都猛地一晃。

  而此時,蘇奕那破天而至的一劍已斬來。

  “開!”

  秋橫空臨危不亂,周身氣機催發到極盡地步,手中雙劍格擋在頭頂之上。

  在一眾震駭目光注視下,秋橫空身影猛地下墜,從百丈高空一直落到距離地面丈許之地,才勉強穩住身影。

  而他雙臂衣袖已破碎炸開,如穿花蝴蝶似的飄灑,那俊俏如少年般的臉頰,更是浮現一抹吃力之色,渾身氣機劇烈翻騰。

  仔細看,他握著雙劍的手指都微微顫抖,指縫間有鮮血浸出,可想而知,蘇奕這一劍的力量何等之霸道。

  一劍,差點把這位大魏極負盛名的劍道巨擘劈落大地!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這是蘇奕施展的第六劍,卻已強大到讓月輪宗上下所有人都膽寒,對秋橫空的信心都在動搖!

  “能擋此劍,你的戰力,已遠超這世俗中的元府境修士,難得的是,你修為還牢牢穩固在辟谷境中,潛能極大。”

  虛空中,蘇奕語帶欣賞,聲傳天地。

  這秋橫空,論天賦不如月詩蟬,論修為不如周長易,可他一身劍道造詣,卻稱得上是蘇奕至今所見最凝實雄厚者。

  如此人物,才配得上“劍修”之名。

  “承蒙道友謬贊。”

  深呼吸一口氣,秋橫空身影扶搖而起,遠遠和蘇奕對峙,神色已變得平靜如湖,眉目間盡是堅毅之色,道,

  “道友以先天武宗之修為,御奪盡造化之劍道,才讓人感到震撼。”

  說到這,他眸子發亮,有細碎如虛幻的劍芒涌動,“不過,秋某倒不認為,沒有擊敗道友的機會。”

  蘇奕痛快笑道:“如此才好!”

  說話時,他再出一劍。

  一個字,快!

  快如流光一閃,一道三尺劍氣便抵達秋橫空身前,薄如蟬翼的劍氣,卻鋒芒如電,帶著刺目的光。

  秋橫空肌膚刺痛,毫不猶豫揮劍成圓,一圈圈煙雨般的劍意如若漣漪般在虛空中蕩漾而開,層層疊疊,似無窮盡般。

  劍如漣漪意如潮!

  在那等如浪潮般的劍氣重重拍打之下,蘇奕這快到極致的劍氣登時猛烈搖晃起來。

  可肉眼依舊能清楚看到,那一重重劍氣浪潮被破開,一層層潰散,細碎的劍芒洪流四散迸濺。

  直至抵達秋橫空身前一尺之地時,蘇奕這一劍才被徹底化解掉。

  可在秋橫空眉心之地,肌膚悄然出現一線劍痕,一滴殷紅的血珠浸出,滑落鼻梁,蔓延到唇角。

  咸惹的血腥味道,隨之在秋橫空唇中擴散,讓得他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背脊隱隱發寒。

  此劍何止是快,且鋒利無邊!!

  雖在他身前一尺之地被化解,可那劍氣擴散下,依舊劃破了他眉心的肌膚!

  遠處,蘇奕笑問道:“這一劍,是否能讓你施展出第三把劍?”

  “可。”

  秋橫空眉眼凝重,肅然點頭。

  在其頭頂天靈蓋上,掠出三寸劍鋒,紫霞瀲滟,光影流轉,帶著虛幻般的神秘色彩。

  那片虛空,都被染出一抹耀眼紫色。

  恰似紫氣東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